想看就来小说网 > 灾厄之囚 > 第244章 诡异斗兽场

第244章 诡异斗兽场


  奥尔多在欲望彻底失控的刹那,耳边忽然响起了一声冷哼,奥尔多浑身一震,就像是被人当头泼下了一盆冰水,炽烈的欲望被瞬间浇灭,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

  奥尔多眼中的疯狂缓缓消退,沸腾的血液也逐渐平息下来。

  察觉到异样的乔安妮,眼中闪过一抹幽光,眼中的苍老虚影缓缓抬起头。

  乔安妮的她缓缓从奥尔多身上将身体挪下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对面的观众席。

  对面的观众席依然笼罩在弥散的黑雾之中,老者虚影却穿透层层迷雾,看到了个靠坐在白骨王座之上的黑影。

  黑影似乎感知到了老者虚影的视线,他微微抬低下头,猩红的眸光闪现,两人在虚空之中对视一眼。

  白骨王座上的虚影和老者虚影说了什么,两人似乎达成了协议,老者虚影微微点了点头,俯身仔细的看了奥尔多一眼后,徐徐从乔安妮的眼中消散。

  乔安妮的眼神从空洞,迅速恢复清明,他挽住奥尔多的手臂,轻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奥尔多摇了摇头,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幻觉一般。

  斗兽场内,获胜的人族角斗士,摇摇晃晃的从升起的栅栏处离开,半人马余热犹存的尸体,散落在斗兽场中央,鲜血汩汩流出,在黑色泥土上平添一抹微不足道的血色。

  一场决斗落下帷幕,观众席的狂热却没有丝毫冷却的迹象,红黑色的雾气从斗兽场的地下弥散而出,瞬间笼罩了整个决斗的区域。

  奥尔多眉头微微一簇,红黑雾气中蕴藏着一股诡异的力量,虽然只是笼罩着斗兽场,没有蔓延到观众席,他依然感觉到体内的血脉之力,发生了微弱的共鸣。

  “这个斗兽场处在一个巨大的法阵之中,而且是一个和血脉之力相关的法阵!”

  奥尔多环视一周,那些沉浸在欲望之中观众,似乎并没有发现斗兽场的异常,依然在扭曲的欲望之中,疯狂的放纵自己。

  片刻之后,笼罩着斗兽场的红黑雾气散去,第一次决斗留下的痕迹,已经全部消失无踪,就连那具半人马的尸体,也已经消失不见。

  第二场决斗很快开启,这次是一个波旁家族的子弟,对阵两头三阶的元素生物。

  莫里斯喘着粗气,再次开盘,这一次下注的人更多了,下注也远比上一次更重。

  白银层次的真名图谱、稀有的炼金药剂、异世界的魔宠、封印级的三阶超凡物品……

  那些勉强保持着理智的试炼者,立刻双眼通红,这些东西价值巨大,只要能带走一件,这一趟试炼,就算不虚此行。

  可惜这些东西的价值太高,以他们的身家,根本不足以掺和到赌局之中。

  某些携带了珍贵物品的试炼者,被赌注冲昏了头脑,将进入遗迹之前的叮嘱全部抛在了脑后,咬了咬牙,将携带的物品投入到了赌局之中。

  在这欲望扭曲、杀戮血腥、诱惑无限的气氛之中,很少有人能继续保持理智。

  似乎是受到了斗兽场气息的影响,下方的战斗愈发的激烈起来。

  一头三阶的风元素和一头三阶的火元素,联手之下的爆发,将大片的火云,笼罩了大半个斗兽场。

  风助火势,狂风之中烈火燎原,两头元素生物在风火之中肆虐,即使那个波旁家族子弟,实力强悍异常,也在它们的联手之下逐渐落入下风,几件防身物品在风火之中,被烧成灰烬之后,试炼者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身体也在火焰之中一点点被烧成了灰烬。

  “吼!”

  两头元素生物,发出一声胜利者的咆哮,风火相交,凭空卷出一道数百米高的烈火风柱,灼热的气息疯狂的向四周席卷开来,观众席的气温凭空上升了一倍。

  以观众席的身体素质,这种程度的温度上升,根本无法对他们造伤害,只能让他们的欲望和疯狂在灼热的升腾之下,愈发的炽烈。

  奥尔多端坐在观众席上,那一声冷哼的余韵,犹在脑海之中回荡,他变得愈发的冷静起来,即使乔安妮的衣物已经被汗水湿透,整个人如同一条无骨之蛇贴在了他的身上,他也没有和其他人一般欲念升腾。

  奥尔多忽然觉得自己和这个斗兽场,有些格格不入,仿佛这里只能容下疯狂和欲望,所有的理智和冷静,根本就允许存在。

  奥尔多目光环视一圈,数千名观众,无论他们的身份多么高贵,地位多么崇高、血脉多么优秀,此刻大部分都是衣冠不整,举止狼狈、行为疯狂,只有极少数人依然保持着冷静。

  疯狂的气氛之中,第三场决斗迅速开启。

  这一次的决斗双方,是一堆人族的双胞胎兄弟,对阵一头体型巨大无比的铁甲猛犸兽。

  奥尔多没有注意到,在一双隐藏在暗处的目光,正在偷偷的窥视着他,那道目光之中隐藏难以掩饰的惊骇。

  人群之中,阿莫斯死死的将头低下,避免被奥尔多发现自己窥视的目光。

  “这怎么可能!”阿莫斯被自己的发现惊呆了。

  借助血裔区的身份,他不但成功的从彻底迷失的安布罗斯手中,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同时也成功的和一名贵宾区的原住民搭上了线,由此获得了进入第二层观众席的资格。

  阿莫斯原本想要寻找那个伏杀了安德森的面具男,却没想到在奥尔多身上发现了线索。

  试炼者进入遗迹,在取代原住民的身份之后,相貌也会随之改变,但有些东西却是改变不了的。

  作为波旁家族残存至今的血裔,阿莫斯知道一些其他试炼者并不清楚的秘密,虽然他不知道这个遗迹的具体来源,也无法将所有的试炼者和原住民完全区分开来,但他知道,这个遗迹之中,徽章是唯一的身份象征。

  佩戴错误的徽章,会招致波旁家族的训诫和惩戒,有时甚至会导致死亡,特别是贵宾区,佩戴正确的徽章,更是尤为重要。

  而现在,奥尔多的胸前,竟然出现了面具男曾经佩戴过的徽章。

  这意味着,奥尔多并不是原住民,极有可能是一个被面具男取代的试炼者。

  “面具男怎么可能取代奥尔多,这种尊贵无比的身份!”

  这个疑问就像一个无解的世纪难题,在阿莫斯的脑海之中,疯狂的回荡着。

  :。:

看过《灾厄之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