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太傅家的小娇娘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七个无名牌位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七个无名牌位


  画岚一愣,疑惑道“谢侯爷一人也用不着七个牌位啊?”

  谢瑾卿淡淡道“按照我的吩咐做便是,画岚,你最近的问题越来越多了,如果不是你跟了我数年,我都快以为你是孟祈越派来监视我的人了。”

  画岚脸色一白,双手微微颤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急切道“奴婢没有,请小姐明察!”

  谢瑾卿淡淡的瞥了脸色惨白的画岚一眼,凉凉道“我不过是说句玩笑话,你这么严肃作何。”

  画岚松了一口气,看着小姐面无表情的样子,沙哑道“奴婢只是怕小姐误会了。”

  谢瑾卿道“走吧,时辰不早了,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一步步往竹苑外走去,今日的谢瑾卿格外的留念这一切,一边说赶时间,一边却慢悠悠的讲长乐侯府的一切仔细的看了一遍,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长乐侯府。

  当马车路过求得书坊时,谢瑾卿的目光微微有了变化,没有不舍,反倒是放下了窗帘,再也不肯多看一眼……

  马车缓缓的行驶着,正午的时候便到了白马寺,刚到寺中的时候,了缘身边伺候的那个小和尚便已经在山门口等待,刚看到那华丽的马车抵达的时候,眼前一亮。

  “殿下,里面请。”小和尚恭敬道。

  谢瑾卿微微颔首道“主持可在?”

  小和尚道“知道殿下要来,早已等候殿下多时。”

  谢瑾卿点头道“带路吧。”

  小和尚在前面带路,很快便来到了那个偏殿,这是她此生第三次来,第一次来是为了德忠侯府,第二次来是为了命,第三次来却是为了求死……

  “殿下请。”到达殿门口时,小和尚道。

  谢瑾卿推开门进去,小和尚则是拦住了画岚,将她带走了,偏殿内便只剩下谢瑾卿与了缘两人。

  “三年不见,主持的精神还是那么好。”谢瑾卿问候道。

  了缘坐在佛前的蒲团上,看到谢瑾卿后,难得露出笑容,笑道“贫僧老了,比不上殿下风华正茂。”

  谢瑾卿随意的同坐在佛前的蒲团上,轻笑道“风华正茂算不上,不过是濒死之人而已。”

  了缘的面容显得几分痛惜与无奈,缓缓道“阿弥陀佛,殿下还是决定那样做了?”

  谢瑾卿笑道“主持难道是想劝我不成?”

  了缘摇摇头,对着佛祖拜了三拜,道“如果贫僧说了,殿下便能听,便能做。那贫僧必定念上个三天三日,直到殿下回心转意为止。”

  谢瑾卿看着那庄严肃穆的佛祖雕像,面容慈悲,苦涩道“我今日来不是听您说这些废话的,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有两事想请您帮忙。”

  了缘叹了一口气,沉声道“殿下请说。”

  谢瑾卿拿出七个无字牌位,轻声道“还请主持亲自刻上七人姓名。”

  了缘接过牌位,面容慈悲怜惜道“哪七人?”

  谢瑾卿沙哑道“祖父谢氏楠德,祖母谢王氏飞燕,父亲谢氏谦言,母亲谢董氏凌月,二叔谢氏谦元,二婶谢王氏佑玉,以及谢氏瑾卿……”

  了缘手中的牌位怦然落下,幸得是木制,掉落在地上也没有什么伤痕,谢瑾卿上前一步,捡起排位,轻柔的吹入上面的尘埃,沉声道“如果刻了字后还落下,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了缘惊醒过来,接过谢瑾卿手中的牌位,双手颤巍巍的,郑重道“贫僧明白,定会好生供奉谢家人!贫僧在此替天下百姓,多谢靖安长公主以命相拼,您的功德老天爷定会知晓!”

  谢瑾卿轻笑道“不说这些,明日孟祈越会上山,还请主持相助。”

  了缘颔首,郑重其事道“贫僧明白!”

  谢瑾卿看着神情肃穆的了缘,突然道“主持,你总说一切自有定数。我想知道,我费尽心机筹谋,为何我谢家人还是如前世的结局一般?既然命运不可改变,那么老天爷让我重生是为何?难道就是让我重历一次家破人亡吗!”

  了缘摇摇头,望着佛前盛开的莲花,缓声道“殿下可知,为何你一直记不得前世你死后孟祈越做了什么,又为何而死的事情?”

  谢瑾卿一怔,回忆道“那时候我魂游天地,自然不知此事。”

  了缘叹气道“非也非也。殿下一直以为你死后五年才重生,其实错了。你是在你死后两年才有了意识。”

  谢瑾卿迷茫道“为何会如此?”

  了缘似是回想起那前世的场景,竟是有些脸色发白,沉声道“你死后,孟国公无法接受,认为是他们逼死了你,为了给你报仇雪恨,两年时间,生灵涂炭血流成河,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整个天下被血腥阴气所笼罩。所以你才会重生……”

  谢瑾卿似是无法接受,过了好一会儿,才沙哑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之所以重生便是为了解决孟祈越这个祸害的?”

  了缘缓缓点头道“天地间一切皆有定数,命运是无法改变的。所以前世德忠侯府被林相残害,此生谢家人依旧是家破人亡。”

  谢瑾卿不敢置信道“那我和沈静安又是为何!明明前世我们并无交集!”

  了缘神情复杂道“沈静安为救世之人,想要解决孟国公,你们此生自然会相遇相识想知……”

  谢瑾卿怒道“呵呵,可笑。所以我与沈静安之所以变成如今这样,就是命中注定!那么孟祈越做的孽,凭什么让我谢家人承担!”

  了缘看着那悲愤绝望的谢瑾卿,缓缓道“前世,你身为高门嫡女,本不该与寒门子弟的孟祈越有所交集,可却任性嫁给他,所以导致德忠侯府覆灭。后来,你逃离现实自焚而亡,导致孟祈越为你屠尽天下,此事虽不是你所为,却与你有关。”

  谢瑾卿冷笑道“既然让我来偿还债孽,那为何孟祈越会重生!如果他没有重生,现在也不会到如此境地!”

  了缘看着激动不能自已的人,无奈道“孟国公杀孽太重,执念太深,所以才会重生。”

  谢瑾卿听了,只觉得那般可笑,指着了缘的鼻子道“所以你们就是欺软怕硬,恃强凌弱!对付不了那孟阎王,就让我去承担过错!都说佛祖公平待人慈悲为怀,这就是你们的悲悯之心吗!”

看过《太傅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