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成王之志 > 第五十三章 江河竭比翼齐偕

第五十三章 江河竭比翼齐偕


  “店家,先准备些酒食,我们兄弟三个赶了一下午路,早已肚中无物,至于我这朋友欠的灵晶,我稍后一并还了便是!”

  宁风说着,还有意在那店家面前拿出来一大袋兽灵晶,店家一看,顿时眉开眼笑。

  灵晶,最下等的便是白灵晶,其次就是兽灵晶,一块兽灵晶,可是能值一千块兽灵晶,这么一袋,少说也有个几十块,店家自然不担心宁风没钱支付。

  “好勒,小二上茶,给这位公子看座!”店家大声叫到,立马就有机灵的小二来领路,带着宁风他们四人落座。

  那武侍一哼,也知道店家这是做些表面功夫,也不好说破,转身就坐到了门口。

  “还真是有缘,上次卖剑,这次又送刀。”宁风哈哈一笑。

  那女子却有些心不在焉,一直盯着门口那武侍。

  “哼,遇见你就没好事!上次我丢了剑鞘,这次又把老爹送的玉花丢了。”女子撇撇嘴。

  宁风一愣,心说,原来话还可以这样说,明明上次是我帮忙,你这丫头才有机会开溜,这次是你吃霸王餐在先,玉花也是你自己送的,干我什么事?

  “你们俩这么奇怪的看着我干嘛?赶紧吃,吃完自己滚,到我们来的时候见到的第一间客栈等着!”

  也不怪这脑子缺根筋的两兄弟奇怪,这女子化妆的确有一手,看上去极像个小生,甚至连脖颈处,都有个类似喉结的东西,要不是宁风上次不小心和这女子亲密接触过,还真发现不了。

  看到这小生说话间便像女子般娇嗔,这两兄弟还真有些吃不消。高人行事果真高深莫测,这少侠,还真不是一般人!瞧瞧这面不改色,谈笑自若的模样。

  两兄弟风卷残云,一刻也不愿意和‘机’智过人的少侠待下去。

  “他们怎么了?”少女疑惑道。

  “哦,他们家老母猪快生了,赶着投胎呢。”宁风头也不抬,埋头随口道。

  “你当真要给那店家六千灵晶?我住了这么久,早就发现这是家黑店!”少女小声道。

  “不给钱,和你一样吃霸王餐?”宁风故意抹了抹嘴角,将头靠了过去,也学着她那语气打趣道。

  “哼,你果然是个大傻子!”少女一怒,转过脸不理他。

  但片刻后,少女又将脸凑了过来,满脸捉狭的笑容。

  “不然,你将那武侍揍一顿,也好为我出口恶气,顺带抢回我的东西?”

  宁风摇摇头,指了指那武侍,又指了指自己,很无辜道。

  “大姐,别开玩笑啦,瞅瞅他那块头,我这小样儿挨得了几下!”

  少女又怒了,刚想说话,宁风突然一拍桌子,一只脚踩在了凳子上,大声吼道。

  “店家快来,有人想吃霸王餐!”

  少女闻言一滞,俏脸微寒,看着宁风恨得牙痒痒,刚才还觉得是个好人,没想到转眼就把自己卖了。

  宁风一把拍在她肩膀上,耸耸肩叹气道:“没办法,最近手头有点紧,那武侍我又打不过,所以委屈你了……”

  “你……!”女子抽出剑,颤巍巍地指着宁风,恰好此时店家也赶了过来。

  “哪个不怕死的,敢吃霸王餐,出来!”说完,店家很是不善的看着女子。

  “店家,你误会了,不是她。”宁风将女子挡在身后,然后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道。

  “其实是我,没想到吧!”

  店家一愣,那女子却是忍不住一笑,看着宁风。那一瞬的风情,倒真有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味道。

  “你的意思是?”店家有些没反应过来,忍不住再问了一遍。

  “我的意思?额,大概是这个样子滴!”

  宁风双眸陡然一寒,出手快如闪电,一把将店家提起,然后砸向柜台。

  店家踉跄着爬起来,那门口的武侍早已提着佩剑冲了过来。

  封灵二重?宁风不由得多看了了这店家一眼,怪不得敢开黑店,原来这武侍还是个封灵强者,在这种三级城池,也算是修为不弱了。

  “小子,本打算放过你,想不到你非要作死!”

  武侍一声厉喝,手中佩剑被金色的灵力包裹,直奔宁风而来。

  火属性为赤色,也就是红色,金属性为金色,木属性为绿色,水属性为蓝色,土属性为黄色,其他稀有属性暂时不论,金木水火土便是五行属性,也是武修者之间最常见的灵力属性。

  宁风将脚下长凳一脚踢出,直奔那武侍而去,手中突然出现一把阔剑,身形不慢,紧随其后,迎向那武侍的一剑。

  武侍只觉得虎口被一股大力撕开,佩剑脱手而出,口中吐出鲜血,身体踉跄后退,然后重重砸在了大门之上。

  宁风紧随而上,然后躬身一阵摸索,看着犹自发呆的少女吼道。

  “干嘛呢,快走呀,咱们可是吃了霸王餐了!”

  少女闻言,这才反应过来,提着手中那‘天下第一宝刀’跟着宁风夺路而逃。

  天色黑尽的时候,宁风带着少女找到了那两兄弟。

  四人一起进了客栈,宁风随口道。

  “房间都准备好了吧?你们带路。”

  “少侠,放心吧,来来来,就在这边!”宁风跟在身后一路东拐西拐,然后那矮个又说道,“喏,就是这一间,我们哥俩的就在隔壁。”

  宁风不由得愣住,半晌才道:“就两间,那她怎么办?”宁风一指少女,赶紧道,“你们马上去向老板多要一间,愣着干嘛,去呀!”

  “少侠,这是最后两间了,还是咱哥俩把原来的客人吓跑了才腾出来的。”矮个道。

  宁风痛苦的揉了揉额头,很想将这两个家伙赶出去露宿街头。

  “都是男人,少侠这么介怀干嘛,莫非?”两兄弟突然笑得很贱,宁风作势就要揍人。

  “走吧,都是男人,莫非你还害羞了不成?”少女插嘴道。

  宁风很无奈,总不能自己跑去露宿街头吧,明天可还有正事儿要办,血魔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于是,在两个家伙一脸高深莫测的注目下,宁风跟着进了屋。

  “你这家伙有些古怪,先前还说打不过那武侍,居然赢得那么轻松。”

  少女皱着眉,她说的古怪其实是宁风的身体,她本身武修境界虽然谈不上多高,但随随便便秒杀宁风几百遍还是很轻松的,加上她身上还有宝物,竟然也看不出宁风身体的古怪。

  “哦,那家伙托大了,我侥幸获胜而已。”宁风很‘谦虚’,表情却很是欠揍,  就好像在说:那样的货色我随随便便一个打好几十个。然后在后面加一句:躺个两三年咱又是一条好汉!

  “对了,这是六十块兽灵晶,够你用一段时间了。早些回家吧,外面人心险恶,指不定啥时候就遭了毒手。”宁风抛出一袋灵晶,好言相劝。

  “人心险恶?你不就是好人吗?所以世上还是好人比坏人多的。”少女莹莹一笑,盯着宁风。

  宁风摸了摸鼻子,然后从口袋里取出玉花,在手中晃了晃。少女见状,欣喜不已,伸过手去连忙道谢。

  “谢谢!哈哈……”

  宁风却将她伸出的玉手一推,然后将玉花放进了自己衣服里,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你干嘛?”

  “都说了人心险恶,我干嘛?我坏嘛!”

  宁风哈哈大笑,自顾自蹲下身打起了地铺。

  没办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己要么是禽兽,要么就是禽兽不如,但话又说回来,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你在干嘛?怎么不来床上呢,这天寒地冻的,我可一点都不介意!”说着,少女拿出了那把‘天下第一宝刀’在身前晃了晃。

  宁风打了个寒颤,天寒地冻?丫的现在可是六月时节,不过这剑明晃晃的,还真让人看着心生寒意。

  看到宁风吃瘪,少女心情愉悦了些,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笑吧,希望你笑岔气最好  ,再不行喝水噎死,走路摔破相,出门被雷劈,生儿子……呸呸,宁风暗骂,这怎么想着想着就动了歪心思,果然孤男寡女容易出事,古人诚,不欺我。

  三更时分,宁风突然睁开眼,悄悄地起身,然后小心翼翼地朝着床边走去。

  床上,想着心事的少女一夜未眠,突然听到声音,不由神色一紧,不会吧,莫不是这家伙兽性大发?要真是那样,看我不一剑刺他个透心凉。

  但一想,这家伙好像人还不错,算了,自己下手轻些,阉了他就行了……

  宁风走到床边,突然觉得浑身一凉,就好像有一阵阴风刮过,不由得很是纳闷,这大热天怎么老是心里拨凉拨凉的。

  他将玉花放在床边,也没多想,转身推开门悄悄钻了出去。

  这是他早就想好了的,虽然他和少女相处时间不长,但也对她的性子有了几分了解,这是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要是知道自己跑去杀血魔这种事,绝对会拍着手大声叫好,然后想法设法逼自己带她去。

  要真是那样,宁风光想想就头疼,咱这是偷袭下阴招,要是这丫头跟着,怕不是要变成观光闲游了。

  出了门的宁风丝毫不知道,此刻屋里的少女正有些出神的拽着玉花,片刻后突然展颜一笑,起身套了身黑衣,抓着佩剑,鬼鬼祟祟的跟在宁风身后。

  :。:

看过《成王之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