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成王之志 > 第六十六章 季渐蓝乱世利刃

第六十六章 季渐蓝乱世利刃


  在宁风和苏沐雨搭乘的三级魔兽穿云鹰的斜下方,有两个小点似乎正在争论什么,一个年轻的道人,一个秃头的和尚。

  “嘿,秃驴,身为佛门中人,你居然猎杀一头飞行魔兽,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年轻道人指着天上垂死挣扎不断下落的穿云鹰正气凛然的大声道,道人约莫三十岁上下,剑眉星目,一表人才,只不过有些不修边幅,蓬头垢面。

  “哼,妖道休要胡说,我这是助它早入轮回,免了这奔袭之苦。你看它,喘着大气,还要一刻不停的载着人赶路,多可怜!”

  和尚是个中年人,披着袈裟,拄着禅杖,指着天上进气多出气少的穿云鹰悲悯的反驳。

  “呵,你这和尚坏得很,不仅杀生,看来还想吃肉!”

  年轻道人看着和尚流到嘴边的口水,再次出声喝道。

  “哎,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正菩提。贫僧一人身负普度天下苍生的重任,这穿云鹰,就算是为了天下苍生而献身吧!”

  和尚双手合在一起,打了个佛门手语。

  “呀,秃驴,我发现你无耻起来的样子,颇有爷爷我当年的风范!”

  年轻道人神色一正,眼前一亮。

  “呼,妖道,你别再贫僧面前装好人,半个时辰前,东边小树林那后面的池塘,你自己做了什么不会不知道吧?都说修道之人净心养性,清心寡欲,我看你就六根不净,七情未斩!”

  和尚一转身,揶揄的打量着年轻道人。

  “额,这个,那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偷看那女子洗澡?”

  年轻道人脸上一红,但立马就疑惑的反问道。

  “嗨,她在水里头,你在那头,我在这头,你一直盯着她,我却顺眼看到了你。”

  和尚凑到道人身边,小声的回道。

  “嘿嘿嘿……原来是同道中人,幸会幸会!”

  两人异口同声,年轻道人一拍和尚肩膀,和尚也咧开嘴笑了起来……

  半炷香后……

  “嗯,真香!来,道兄,多吃一点,我俩肩负着拯救天下苍生的重担,万万不可累垮了身体。”

  和尚递过一块半人高的鹰腿肉,年轻道士立马接下含糊不清的边吃着边说道。

  “大师说的对,对了,那边瞪着眼的小女娃娃,这鹰是你们的吧,贫道记下了,放心吧,将来天下苍生会感激你们的。”

  宁风和苏沐雨被绑在了同一棵大树上,宁风还算好,除了手脚被绑,至少还能张口说话,苏沐雨这小魔女之前刚刚落下时,便同时对和尚与道士大打出手,没想到只三两下就被点了穴,被绑在大树上嘴也没歇着,一个劲的骂着贼秃驴,臭道士,然后嘴上就给塞上了一块刚刚烤好的油腻腻的鹰肉。

  一旁,欧阳横等人也被绑在了大树上,秃毛鸟躲在大树后面,其他两只穿云鹰也躲在后面,袖珍版的铁额暴熊穿着花裤衩,缩着脖子躲在秃毛鸟肩膀上。

  “前辈,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商量,先把我们松开好不好?”宁风沉默半天,这两个和尚道人深不可测,但过去这么久了,两个家伙就像饿死鬼投胎一样,只是一个劲的狼吞虎咽,欧阳横他们都被点了哑穴,苏沐雨也开不了口,就只有自己情况好些,于是便出口问道。

  “好说好说,小子,我就一个要求,拜我为师,答应了我立马放人,不答应,嘿嘿嘿,不答应其实我也没办法,就这么一直绑着吧!”年轻道人给宁风松开了绳索,但却丝毫没有给苏沐雨等人松绑的意思。

  宁风愣了愣,一时间有些为难,大家萍水相逢,哪有一来就拜师的,还有就是,眼前这位实力貌似不错,可是这人品确实不敢恭维,吃了自己等人的飞行魔兽,还将人绑了起来,然后还要死皮赖脸的要自己拜师。

  “拜师?拜师好呀,道兄你收了个徒弟,贫僧今日也得收一个,不然总感觉很吃亏呀。那小子,看你小胳膊小腿的,贫僧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你这个弟子吧。咦,摇头,是不是捆久了脖子疼,额,你怎么还感动得哭了呢?”

  和尚一边说一边给欧阳横松绑,欧阳横一听立马就拼命摇头,但听到和尚后面的话,被点了哑穴的他直接就泪流满面,太无耻了吧,没看到我的心上人就在旁边吗,居然叫我出家当和尚。

  秀儿双眼通红,生怕欧阳横真的答应,一旁的苏沐雨看不下去了,用仅能移动的脚重重的踢了一下宁风的脚踝,宁风回头看了她一眼,明白她这是叫自己给她松绑,他也没管年轻道人便给苏沐雨松开了绳子。

  苏沐雨刚刚松开双手,立马就将口里的肉给扔了出去,然后拿着手帕一个劲的擦着,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提着逸天剑就朝着年轻道人砍去。年轻道人错身躲开,马上就急道。

  “小丫头,差不多就行了,你又打不过我,可别被贫道揍疼了哭鼻子,到时候说我以大欺小我可不认。”

  却在这时,和尚与道人突然神色一正,双手突然有玄奥的符印涌动,周身气息大作,身后也同时出现了巨大的法外灵身,一道纵横睥睨的剑气由远及近,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年轻道人和苏沐雨中间,一把漆黑巨剑插在了和尚身侧不足半尺的大树上,剑身嗡鸣,剑意霸道无匹。

  “呵呵,之前我和云弟上山拜访时就问过你了,没想到没过多久就跑这里来欺负我们的妹妹,现在再问一次,可敢一战!”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四个人,一个老头,一个丑妇,一个瘸子,一个瞎子。

  独眼青年面容俊逸,眼神睥睨的盯着年轻道人发出邀战,嘴角噙着笑意,一头长发随风而动。

  “是你们呀,我就说这小丫头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原来背后有靠山,嘿嘿,误会误会,对不起,打扰了,贫道告辞!”

  和尚有些愕然的看着脚底抹油只看得见个轮廓的年轻道人的影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不过他也没多想,看来这几个人不简单,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是双手合并,对着刚来的四人拱了拱手道。

  “贫僧只是路过化缘,诸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阿弥托佛,我本色魔,哦不对,阿弥托佛,有缘再见。”

  说完,和尚以一种丝毫不输给年轻道人的速度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灰溜溜的跑了。

  众人瞠目结舌,这两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人呀,毫无高手风范,甚至连最基本的狠话都没撂下。

  “蓝大哥,快去追那个臭道士,狠狠揍他一顿替我出出气!”苏沐雨气呼呼的对着独眼青年道。

  季渐蓝摇了摇头,盯着年轻道人远去的方向悠然一叹,沉声道。

  “小雨,那个道人可不简单,至少现在的我对上他,四分赢面,六成会输,书生最得意的弟子,确实不简单呀。”

  “这么说,蓝大哥和季云哥哥联手都输给了书生?那这个书生也未免太可怕了吧!”

  苏沐雨自然知道自己这两位兄长离开自己这些天干了什么事,她心中有些震惊,除了老爹,在她的认知里,当世怕没有人会是二人联手的对手。

  一旁坐在轮椅上的云际却是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

  “也不能说是输了吧,书生这个人,本就是一个奇人,老师教大哥无双剑术,传授我天机玄术,我二人同时出手本就失了公允,何况,我们也只是坐在一起喝了喝茶,下了一盘棋而已,谈不上输赢。”

  “不对,是主人和大公子赢了,书生抬头了。”一旁的黄牙老头儿不禁打起了抱不平,丑妇人闻言也是重重点头表示同意。

  “不,鬼和魅你们都只是看到了表面,书生抬头,看的却不是我与兄长,而是在看一个人,一个如今声名不显的年轻人,我当时很好奇,今天却见过了,书生的眼光,还有他手中的春秋笔,果然从来没错过。”季云目光深远,眸中隐有星辰浮动。

  “谁?”鬼魅还有苏沐雨同时开口好奇道。

  季云淡淡一笑。

  “书生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那个人一直在我们身边,他一直默默地站在我们身后,当他愿意站到人前的时候,身后早已汇聚起了一股足以颠覆大陆格局的势力。至于他是谁,或许我们遇到了,或许还没有,但将来一定会,因为他才是这乱世的主人!”

  季渐蓝一言不发的拔出树上的巨剑,然后给所有人松了绑,走到宁风身边的时候,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盯着宁风背上被黑布包裹的断剑打量了很久,耳边是自己弟弟的话,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一行人继续出发,朝着雁山镇而去。

  只是,此刻的南川,或者说是整片大陆都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了,南川院书生,被一个瞎子和一个瘸子颠覆了属于他的神话,有人说,书生的那场战斗,只是平局,也有人说,书生赢了,因为他再踏青山城,手持春秋笔来去从容。但不管哪种说法,人们记住了书生留下的那句话。

  霸世之谋略,乱世之利刃!

看过《成王之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