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成王之志 > 第114章 乱战起大军来袭

第114章 乱战起大军来袭


  三人耷拉着脑袋,心中又恨又怕,就是兴不起再动手的念头,这哪是人呀,分明就是人形凶兽吗。

  他们哪里知道,冷染只是出于教训他们一顿的目的,要是用出了弯刀,怕是现在就不是站在这里了,而是躺在地上凉透了。

  “你们还有不服的吗?一并出来吧,没有?要是没有以后就得听我们两个的话,不然我身后这三兄弟就是你们的榜样!”

  冷染双目中闪着冷芒,扫了所有人一眼,一时间居然没有人敢开口反对,就连剩下的那十二个灵脉强者都低着头,看向冷染的余光很是忌惮。

  刚刚冷染的出手真的是太惊艳了,并没有什么滔天的气息和花里胡哨的招式,但一拳一掌之间都直逼要害,数个呼吸之后那三人就乱了阵脚彻底招架不住,之后的时间几乎就是三人一直被挨打,哀号惨叫声那个凄惨。

  他们甚至在想,要是这少年手中有把利器,配合他那招招取人性命的招式,自己能挡住几下,一招,还是两招?所有人都摇摇头,心中没有丝毫底气。

  不过,他们看向宁风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忌惮了,冷染如此年轻就有这么恐怖的修为加上诡异的杀人手段,宁风难道也这么强?众人打死也不愿意相信,这般妖孽一个就足以逆天,要是同时出现两个,还是结伴而行,那这世界岂不是乱套了?

  宁风自然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看着冷染道。

  “你这些战斗技巧到底得经过多少搏杀才能熟练到这种程度,我自幼在大山长大,危险时时刻刻存在,和魔兽不知道搏杀了多少回,但自认和你比起来远远不及,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本该死的人没有死,他的双手自然沾满了数不尽的鲜血,你也不要这么奇怪的看着我,或许有一天你接触到某个力量层面,你就会明白我们这些人的悲哀了。”

  冷染的话让宁风沉思起来,一时间二人也没再说话,因为有了冷染的威慑和之前龙屠的突然出现,也没什么人不识好歹再滋生事端。

  当那名教官再次回来时,很是吃惊地看了一眼宁风和冷染,然后看到冷染身后三个被揍成了猪头的刺头,一个没忍住,居然就笑了出来。

  “好了,你们随我来,今夜的房间已经安排出来了,注意事项我会和你们讲的,你们要时刻做好当炮灰的准备,希望我这话你们牢记于心,新兵,真的是炮灰。”

  宁风突然开口道;“教官,我想见风将军一面,烦请您转告一声,就说有个叫宁风的想见他,有要事禀报。”

  “嗯,我记下了,你们快跟我来。”

  教官心想,你以为你是第一个想要见风将军的年轻人吗,天风帝国崇拜风将军的人多了去了,这么烂的借口自己一天都能听见好多次。

  宁风自然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当做了风行军的崇拜者,这也就是说他已经没有机会将叛军和山贼潜伏进黑月城,放火烧粮的事情及时告知风行军了。

  夜里,宁风在自己房中运起乱古魔经开始修炼,寻常人都要武王修为才能将吐纳之法代替睡觉休息,而且都还有缓和的时间,每隔一段时间都始终要睡觉的,宁风现在的情况却已经和武王强者的修行方式相同了。

  黑月城到底是二级城池,比起三级城池不知道大出了多少,而且作为军事要塞,前前后后被扩建了数次,就是比起巨石城怕也是大上了一两倍,城中有百姓二十余万,要是算是麾下的归属城池领地,怕是有百万之众。

  守城军士共计两千人,城主是个灵武七重的强者,一向就很亲近风家,听说风行军奉命和十大名将之一的龙屠一起带着六千士兵共同守城,城主亲自出迎了十多里远。

  目前的黑月城,共计步军五千,骑兵两千,老弱病残的伤兵和没有什么战斗力的近千人,加上新募的士兵,总数也差不多近万人。

  城主也算是未雨绸缪,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囤积粮草,这一下差不多能支撑一年左右,而且还是不扰民的情况下,要是这城中百姓再捐出些许余粮,怕是能应付整整两三年。

  不过粮草比不得其它,不能长时间储存在储物戒指里面,所以有专门的粮仓,守粮的,就是那一千老弱病残。

  虽然只是些伤员老弱,但寻常人也是万万抵挡不住的,毕竟每一个士兵的最低修为都是封灵境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受了伤,也不是黑月城里面那些势力敢动歪心思的,毕竟,他们还要考虑风家和天风帝国之后的惩罚。

  而且,风行军都当着满城百姓的面亲口说了,毒师的大军不日就将打过来,愿意离去的百姓就赶紧走,没有盘缠的还可以去城主府登记领取路费,但这么些天过去,离开的人连全城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可见风家军还是很得民心的。

  所以粮仓方面,风行军还是很信任城主的安排的,也就没关心那么多,此刻,他正皱着眉在油灯下看着地图,刚刚探马急报,毒师的二弟子刀屠亲自领着大军和七弟子枪狂分两路,昼夜不停的朝黑月城袭杀过来,或许明天破晓,就会有一场恶战。

  “龙屠叔叔,你对这个毒师了解多少?为什么以前都没听说这么一个人物。”

  风行军朝着身后坐在椅子上擦拭着战戟的龙屠道,龙屠停了下来,思索了片刻,皱了皱眉很认真的说道。

  “我随你父亲征战多年,就是你未曾出生前,也没听过毒师这个人,他就像是凭空出现的,手段了得,连风帅都吃了好多大亏。”

  顿了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继续道。

  “对了,毒师这个人没听说过,但是百毒候这个人我听大公子提到过,当年这百毒候可是你们风家老祖宗风凛的结义二哥,而且感情很是深厚,后来不知道怎么就闹翻了。这毒师呀,我听大公子说,好像是百毒候的关门弟子,也就是说,他起码也得是个接近三千岁的老怪物了。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寻到了百毒候的传出,自称是百毒候的关门弟子也很有可能。

  比起第一种猜想,我倒更加偏向第二种,要真是三千年的老怪物,我看我们这仗打的就有些儿戏了,三千年没死的老怪物,修为怕是远远超出了武王的范畴,高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风行军点点头,突然将地图放下,然后笑道。

  “龙屠叔叔,我发现你平日里不管是面对敌人还是手下,可都是惜字如金的,怎么每次和我说话,都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龙屠摇摇头,叹了口气道。

  “我和风帅是几十年的是老兄弟了,当初你还是个娃娃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将来能成为一个号令三军的大将军,我这个人杀人太多,所以也不想连累后人,所以终生未娶,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十四岁你就能为了大公子替兄从军,我那个时候就知道了风家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如履薄冰。

  说句大不敬的话,当代天风帝王看似雄才大略,礼贤下士,座下宾客常满,能人异士趋之若鹜,而且能纳他人之言。可是,他这种人恰好是无能昏君的体现,多谋而寡断,色厉而内荏,这种人永远也成不了气候。

  他将风帅一家囚禁在皇城王都,看似高明无比,但是个人都能看出他心胸狭窄,这样的君臣关系让多少人寒心。

  大公子文韬武略,心计远超常人,而且能忍常人之不能忍,这便是大智慧,也是一个好的主上应该有的心胸。

  二公子你勇冠三军,这些年威名赫赫,深得军心,丝毫不亚于你父亲当年的威风,这就是一个大将军该有的样子。

  三公子行为放荡不羁,但终究是年少,不明白风家现在的处境,等到在大些,自然就能懂得兄父

  这些年的不易。

  可惜,风帅一直以来都不许我提起这些事,他说风家满门忠烈,决不能毁在自己手中,皇家是无情了些,但至少还给风家留了活路,我这么说,你应该知道我真正想说的是什么了吧?”

  风行军点点头,丝毫不觉得意外,龙屠这个人性格如此,一般很少开头说话,谎话和昧着良心的话更是不屑说出口。

  “龙屠叔叔的意思我明白,我也问过大哥的意思,只是大哥说,他怕父亲伤心,而且时机未到,我风家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算了,龙屠叔叔,我们不说这些扫兴的话,咱们分析一下明天的战事吧。”

  龙屠点点头,指着墙上张贴的大地图说道。

  “消息我也收到了,按照毒师一贯的闪电战的打法,他这次派出的两只队伍定然会昼夜不懈的赶路,早晚都会有一丈,我看,我们不如以逸待劳,今夜就分兵两处,出城埋伏他们,他们胜在兵多,据说各自领着两万人马,合计整整四万,我们就是赢不下这场战事,也能给他们当头棒喝,灭灭他们的威风,壮我三军士气。”

  “好,事不宜迟,我和龙屠叔叔即刻出发,各带一千铁骑出城伏击,到时候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们也能快速脱身回到城中坚守。”

  风行军言罢,唤来军中将士,开始布置防务和调兵遣将。

  夜晚过得很快,次日破晓,宁风就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出去一看,发现半边天都是五颜六色的灵力在疯狂涌动,攻城巨石狠狠的砸在城墙上想起惊天动地的响声,火油,飞箭如同雨水般落下,城中乱作一锅粥。

  “怎么了?”宁风随手拉住自己小队的一人问道。

  “哎呀,据说昨夜风将军和龙屠将军引兵出城,在半路上遭到了一个白衣人麾下近万人的围杀,打了一个多时辰才带着五百余铁骑回到城中,这天刚一亮,毒师的大军就开始了攻城。”

看过《成王之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