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成王之志 > 第137章 首战胜往生秘闻

第137章 首战胜往生秘闻


  当逆羽这家伙看到胖子时,表情很警惕,他很担心自己的这座好不容易骗来的山头给这胖子吃空,直到听到这胖子说自己叫魏猛虎的时候,逆羽才捂着肚子笑了起来,胖子很不服气,说了句人不可貌相,等小爷以后治好了病,帅得你这臭道士都会自卑,逆羽闻言嗤之以鼻,您这话说出去要是有人信,除非你现在就能爬上树。

  但是,不得不说胖子的加入解决了宁风三人的一个难题,伙食问题,宁风擅长的只限于烤魔兽肉,其它食材一窍不通,冷染这家伙弄饭就像是为了杀人,压根就不是一般人咽得下去的。逆羽则是美其名曰,为人师表怎么能给你们这几个小子成天打下手,给学院的老家伙看到多没面子。

  胖子一出手,宁风三人立马惊为天人,当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家伙做饭还真是行家,胖子为此得意不已,还说自己如何如何,甚至吹嘘自己还写过一本关于美食的书,逆羽不信,冷染一言不发,宁风则是随口问了句叫什么。

  当胖子说出那个让宁风一生也忘不了的书名的时候,胖子挨了一顿毒打,逆羽和冷染都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胖子则是一脸无辜的可怜模样,实在搞不懂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位大爷,不过,挨揍有助于自己的病情,但这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胖子心想。

  当宁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当初苏沐雨把胖子的食谱当医书,差点没把自己玩死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众人大笑,胖子猛地一拍脑袋站了起来,直说自己犯了职业病,取名字取了个让人误会的书名。

  “对了,你不是叫魏猛虎吗?你那书的署名可叫魏毛帅,难道不是你?”宁风突然想了起来。

  “额,当时我正在照镜子,想了半天就写了上去,哎,为毛我这么帅?”

  众人无语,这家伙脸皮实在太厚,连逆羽都觉得这是一个可塑之才,差点就没忍住想收胖子当自己的衣钵传人。

  “我是药师,喏,美食只是个人爱好,就像我喜欢收集些八卦一样。”

  “你知不知道这道人什么修为?”宁风突然对逆羽的事情有些好奇,这无良道人总是神出鬼没,身份也让人捉摸不透。

  “修为倒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我如果没猜错,你的法外分身不是寻常的东西吧,而是一种上古凶兽,嘿嘿,我说的对吧。”

  胖子笑嘻嘻的搭上了逆羽的肩头,说的话听得逆羽眉头一皱,不得不重新审视其胖子来,突然,他看到胖子额头的那个暗淡到极点的印记,恍然大悟道。

  “原来如此,你是往生天的人,那个地方的人,我记得被叫做时间窃贼吧!”

  逆羽说着,警告着宁风还有冷染道,“你们两个离他远点,只要被他接触到身体的人,都会被他看到过去发生的一些片段。”

  宁风和冷染大惊,世上还有这种能力?

  胖子见三人戒备的样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语气有些黯然道。

  “其实你们也不用这么怕我,我之前就说了,我得了病,我的这种能力正在变弱,而且你们真的很奇怪,就像是命纹被朦胧的天机遮掩,我只能依稀看到一角,我家老头子为了看清楚宁风的未来,现在躺床上和一个废人差不多了。天机之道,有因必有果,而且世人对我们往生天的人存在误解。”

  胖子见三人神色稍缓,又接着道。

  “我往生以药术独步天下,除了鬼谷,世间找不到任何可以和我们相媲美的存在,哪怕是所谓的圣阶炼丹师,在我们眼中也如同牙牙学语的孩童。我们治病救人,所以上苍允许我们洞察天机,可是不是没有代价,而我,就是这个代价的衍生物,我一出生就诅咒加身,要不是我在家里地位特殊,被家族全力救治,怕是早就没了小命。

  所以你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我魏猛虎深知这种能够看透他人过去的能力有多么惊世骇俗,平日里都很少与人交流,我家老头子不忍心看着我被诅咒吞噬,用性命揣测天机,然后看到了一群人,其中就有你们两个。

  老头子说,他看到了一个末世,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鲲鹏断翼,苍龙淌血,地上是数不尽的尸体,但只有那一群模糊的身影一直站立着,所以他叫我来找你们。

  我不想死,不是因为我怕死,而是我还没有报答那些让我苟延残喘到今天的亲人。所以我必须跟着你们,如果你们认同我这个朋友,我可以手指苍天立誓,我不会动用能力窥视自己朋友的秘密。”

  胖子的话让宁风和冷染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的,拥有这种逆天能力的人本身就是被孤立的,谁会愿意和一个能窥探他人过去的怪物呆在一起。

  逆羽毕竟见多识广,虽然有些惊讶,但还不至于震惊,只是他想到了另外一个事,便开口问道。

  “胖子,你说你在往生天的地位特殊,据我所知,那种妖孽辈出的地方,就算你家老爷子是三天之主,怕也是没有能力让那么多人答应替你治伤。说吧,你到底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难道是你身上的诅咒让他们舍不得,这才一直将你当小白鼠养起来?”

  胖子苦涩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这倒不是,正如你所说,上三天除了我们往生天,还有鬼谷域和剑天陵,我爷爷也不是上三天之主。他们之所以不惜耗费我整个往生天的举族之力,一则是因为我的修炼天赋,境界方面我或许并不突出,但药理、规则甚至领域方面,我的天赋绝对是万年以来上三天的第一人。当然,成长起来的天才才能算作天才,真正让他们心动的,是我的另外一个能力,一个任何修炼者都不能抗拒的诱惑。

  我是这世间最接近永生的人,不是说我的寿命,而是我的能力,我如今只是灵脉,但我却能使用武王的王座之力,圣人的规则之力,甚至,我还能模仿出领域,动用大帝才有的帝息。

  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我这种能力的逆天程度了吧,我的修炼之路,没有任何瓶颈的说法,哪怕我修为再低,我都能使用任何一个大境界相对应的能力。

  所谓的光阴的力量,也就是时间之力,就像是武皇强者破碎虚空一样,使用的是空间之力。我们往生族人为何一直都是大陆最顶尖的种族,因为我们是时间的使者,我们的本命灵脉,就是时光之轮,而我,就是无数时光之轮暗淡之后承载了无数年间诅咒的衍生物,我若是十年内不死,便可得永生!”

  宁风和冷染呆若木鸡,逆羽也是震惊的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发不出声。

  永生,这是修炼者的最终追求。世间之人,谁能不死?

  四人各怀心思,一夜无语,只是默默的吃着东西。

  ……

  次日天明,三人出发,前往天风学院新生会比的地点,一路上有说有笑,仿佛昨夜什么也没发生。

  宁风还特地将秃毛鸟,铁额暴熊还有小胖墩从气海里放了出来,警告性的训斥了一顿,告诉他们不要惹事,然后就将这三个麻烦的家伙交给了逆羽。

  擂台赛如期进行,今天是最后一轮淘汰赛,每个擂台只能留下一人,而昨天就没有硬性要求,很多人拉帮结派,当然也不乏胖子那种单打独斗。

  “记住,咱们的赌约!”

  宁风提醒着冷染,冷染点了点头,然后三人各自选了一个擂台挑战。

  这时候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宁风的擂台上的对手,是个和自己差不多身材的青年,皮肤黝黑,看上去属于力量型的武修。

  “宁风”

  “陈合”

  二人礼貌性的打过招呼,宁风见他是水属性灵力,也就运起了火属性灵力。

  砰……

  第一次交手后,二人也摸清楚了对方的境界,宁风灵脉三重,陈合灵脉六重。

  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差不多十来个回合,宁风气定神闲,丝毫不见慌乱和灵力不继。

  这个陈合战力平庸,拳法武技也是黄阶下级的地摊货,也没有强大的血气,唯一让宁风眼前一亮的就是他的格斗技巧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宁风才和他打了这么久,他一边抵挡陈合的进攻招式,一边心里想着这招要是自己用会怎么样,应该注意些什么细节,不能像陈合一样出现一些不必要的失误。

  陈合心中叫苦不迭,旁人或许看上去两人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但真实情况却是自己完全是个陪练呀。这面前的小子年龄别看不大,战斗经验丝毫不比自己这个猎虎出生的人,如果在这么慢慢打下去,对自己也是种折磨罢了。

  所以陈合再次和宁风对拼了一掌后,顺势多退了两步,然后朝宁风抱了抱拳,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贴身短刀。

  没有武器的猎人和有武器的猎人完全就是两回事,取出武器之后的陈合,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稳住起来,进攻招式之间比之前流畅了不止一两倍,一方面的原因是之前被宁风压着打憋屈了太久,一方面是因为常年猎杀魔兽的习惯。

  和魔兽赤手搏杀,哪怕魔兽并不算太强,心中都有些不妥当的感觉,但有了这把短刀,就算是面对比自己强上不少的魔兽,心中也有个拼一拼的念想,这就是猎人的心理,很古怪,但也很实在。

  宁风这次开始运用御剑凌天躲避了,二人又是这般打了十多个回合,陈合突然另外一只没有武器的手一把抓住宁风的一摆,就好像平时捕捉魔兽是一下掐住了魔兽的咽喉。

  宁风挣了挣,没甩开,干脆也就任由他抓着,陈合另外一只手拽紧短刀刺向宁风面门,但出手只有一半距离,宁风不退反进,用自己手肘抵着陈合的手肘,陈合有力没处使,手中有短刀却没有用武之地,每次一切换角度刺向宁风,宁风都像是早就看穿了自己意图一般将自己半路抵挡下来,根本就不让自己抓着武器的右手刺出去。

  陈合无奈,改而用脚,想要将宁风逼退一些,这样手中短刀就有了用武之地,宁风趁势后退,就在陈合以为机会来了的一刹那,猛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是一手肘打在了陈合握刀的手肘之上,陈合吃疼,加上实在是没反应过来,手中握住短刀的力道送了些,宁风一转身,趁势一把夺过,陈合回过神时短刀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我认输!”

  陈合虽然不甘心,但也知道自己和宁风的差距,不由得很是遗憾的低头喊道。

  :。:

看过《成王之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