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入籍的建议

第二百八十三章 入籍的建议


  故老相传,在晋阶先天时,飞得越高,这名先天的潜力也就越大。

  据说昔年以武证道的刀君吴一笑,破境先天时,就凌空飞起九十九丈。

  不过大致来说,这应该归于传说系列,人都飞起来了,一百丈和九十九丈……谁分得出来?

  在刀君吴一笑之后,也有破境先天时,飞起十数丈的武修,最高的据说有二三十丈。

  有目共睹的是,飞得越高的,潜力确实越大。

  不过潜力再大,也得能成长起来才行,近几十年名头比较响的先天高手,比如说夺魂刺之类的,一般都不去琢磨怎么将气浪导向天空。

  这玩意儿不太实用,反而会在破境先天时分神。

  武修的修炼,一向注重实用,能破境又能继续成长,才是最重要的。

  虞长卿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亲眼目睹,“百丈先天”这一传说。

  纵然她已经知道,冯君是仙人,取得这样的成就,似乎并不能代表什么,但还是有一种“见证历史”的感觉。

  因为过于激动,她甚至忘记了掩饰自己的嗓音。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听到这一声巨响的人,抬头看过来的时候,大多数人第一个感觉,跟邓老二一模一样——尼玛,又炸了?

  甚至有人转身拔腿就跑,没办法,上一次仙阵的爆炸,让人印象太深刻了,死了好多啊。

  在一片惊叫声中,虞长卿的声音被淹没了,不过她却听到了妹妹的话。

  虞二少爷愣了好一阵,才说了一句,“不是吧,他昨天还出来吃饭的。”

  一般而言,冲击先天是个漫长的过程,先是要调整好身体,让肉体和精神处于最佳状态,然后要摈弃一切外来干扰,最后闭死关突破。

  冯君昨天还出来吃饭,明明就是处于准备状态,今天居然就直接破境了,难怪虞二少爷要惊讶——这真的太不科学了。

  然而,不管科学不科学,空中的人影缓缓落下,不是神医又是谁来?

  冯君刚刚晋阶先天,并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气息,他身体的四周,有庞大且雄浑的气息,在不住地波动着,带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压力。

  轻轻地落到地上之后,他走了两步,一不留神,就弹飞了一把扫帚,扫帚倚靠的木制支架,也晃了两晃,好悬倒地。

  他的脸上,是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像是开心,又像是不解,还有一些大梦初醒一般的茫然,“这就……先天啦?”

  “没错,先天啦,”保哥儿在院子外面大喊,“还是百丈先天,不过我说神医,咱能动静小一点吗?吓得我差点尿了裤子。”

  冯君回头看一看身后的房间,过了四五息时间,他眼中的茫然才尽去,于是哭笑不得地一跺脚,“苦死了,房子都被拆了,又得……”

  他的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然后疑惑地看一眼脚下,“我去,这么夸张?”

  他这随便一脚,竟然将地面跺出一个尺许深的坑来。

  就在这时,虞二少爷从监控室里走了出来,不过也不敢靠近他,躲得远远的大声发话,“你刚破境先天,力道不好控制,你尽量收着点……”

  冯君晋阶先天的响动,实在太大了,没有用多久,就传遍了止戈山。

  田乐文在第一时间赶到,代表田氏家族道贺,并且表示,非常愿意出钱出力,协助神医办好庆贺先天的大典。

  冯君对此不是很了解,他在近期也很是看了一些书,但是这些约定俗成的东西,书上没有啊,于是他皱着眉头发话,“庆贺大典……有必要办吗?”

  众人闻言齐齐无语,这位还不是一般地能装……

  破境先天,而且是百丈先天,这位竟然来了一句“这就先天了”?

  现在说举办大典,你又来一句“有必要办吗”?

  我们都知道你是仙人了,不过你一直这么说话,会让大家感到绝望的,你知道不?

  最后还是郎震出声了,“神医,这是天大的喜事,也可以借此昭告天下,世间又多了一位先天,这是很有必要的。”

  是这样吗?冯君依旧眉头轻皱,“会不会有点高调?”

  “不会啊,”虞二少爷抢着发话,“你也可以邀约好友,前来观礼呀。”

  冯君的嘴角抽动一下,我若是邀约好友前来,那才叫糟糕——尸体能观礼吗?

  保哥儿也兴致勃勃地表示,“没错啊,比如说跟你有交集的一些先天,以前你修为不够,无法邀约,这次对等了,可以请他们来做个见证。”

  冯君摇摇头,淡淡地发话,“跟我有过交集的先天……都已经死了。”

  这话一出口,众人又是齐齐一翻白眼,你总这样说话,很容易把天聊死的,知道不?

  不过保哥儿的神经,不是一般的粗大,他怔了一怔之后,马上又出声了,“这个好说,我可以帮你邀约最少一名先天,虞家估计起码也能邀约一名。”

  虞家人尚未出声,冯君就很干脆地摇摇头,“我已经是先天了,何须别人见证?”

  众人闻言,又不做声了,按道理来说,神医说得没错,身为先天,何须在意别人怎么看?

  但是事实上,人是社会性动物,你这先天并不是唯一的,若是不合群,不懂得抱团取暖的道理,也非常容易遭遇意外。

  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先天,就是因为太过特立独行,尚未成长起来就陨落了。

  就连虞长卿这修仙者,闻言都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神医什么都好,就是做事太直率,不懂得变通。

  冯君哪儿是不懂变通?他在这个位面,就没有任何的根脚,轰轰烈烈搞什么庆典,很容易被人揪住刨根问底。

  反正他是要修仙的人,也无意跟世俗中人牵扯太多因果——还有整整一个位面的因果,等着他去了结呢。

  见到虞长卿摇头,他想一想之后发问,“你们谁知道,夺魂刺在何时何地搞过先天庆典?”

  夺魂刺就是他杀死的第二名先天,来历成谜,不但没人知道他姓什么,在被诛杀之前,大家都不能确定,此人到底属于何方势力。

  “不搞庆典的人总是有的,但多是藏头藏脑的鼠辈……”保哥儿的话说到一半,一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我叫你胡说八道……”

  这一记嘴巴,抽得是既脆且响,他晃了晃脑袋,又使劲揉一揉脸颊,才继续发话,“肯定有人因为特殊的原因,不搞庆典,但是神医……很多人见到你晋阶先天了。”

  冯君沉吟不语,我若是不搞庆典,就会显得异于别人?

  可是,已经有很多人猜到,我是仙人了啊,异于常人……似乎也不算什么吧?

  他正难以取舍,最先建议搞庆典的郎震出声了,“神医,您在此地破境,若是请止戈县令来做见证,那么此后,你就是止戈的荣耀了,会有很多便利。”

  冯君听到这话,心里微微一动,独狼是最了解他的,这建议里肯定有别的用意。

  稍微一想,他就反应过来了,“我可以入籍止戈?”

  “正是,”独狼点点头,心说神医还真是一点就通。

  既然神医公然把话挑明,他不介意说得更明白一点,“到那时,您就不需要使用其他身份了,直接使用止戈的身份……官府认证的先天高手,还有什么身份证明,能权威过这个?”

  在息阴城的时候,独狼曾经帮神医搞了一个身份证明,是假冒的,不过这个位面不存在计算机联网,查询不易,基本上也能当做真的证件来用。

  但是假的终究是假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拆穿了,现在能借机把身份洗白,是再好不过了。

  郎震并不认为,世俗间的律法,能难住仙人,但是……神医不是想低调吗?

  “咦?”冯君是终于来了兴趣,他是一点都不想让别人关注自己的来历。

  这个位面既然有仙人,没准就会有什么所谓的大能或者圣人,万一有人注意到,冯某人身后,竟然藏了一个位面,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大能对未知位面会是什么样一个态度,那根本不用猜,看一看本位面的俗人之间,是怎样对待利益的,就知道他们会如何对待异位面的生物了——哪怕是同类。

  好吧,这些扯得远了一点,事实是,他觉得有一封官方介绍信,能为他省去不少麻烦。

  不过就在这时,有一个人沉默寡言的人,站出来唱反调,邓老大提醒独狼,“狼哥,有官方认证,就有接受官方征召的义务。”

  权力和义务从来都是对等的,只想享受便利,而不履行任何义务,那是不可能的。

  官府征召先天高手的时候很少,而且大多时候也不是硬性指标——征召你三次,你去上一次也就行了,算是给了官府面子。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他们不想接受官府任何形式的约束,邓老大记得老爸这么说过。

  不过他的担心,有点多余了,虞二少爷不屑地冷冷一笑,“征召冯前辈?切,止戈县有这胆子,还是庆宁府有这胆子?”

  邓老大顿时恍然大悟,我怎么忘了,神医可不仅仅是先天高手!nt

  :。:

看过《大数据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