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迟到的捧场

第四百九十三章 迟到的捧场


  面对窦家辉的威胁,章队长愣了好一阵,才干笑一声,“小窦,这玩笑不能随便开。”

  “跟你开玩笑,你特么谁啊,脸大?”窦家辉不屑地笑一声,“我就跟你说了,五十万!”

  章队长又愣了一愣,也有点火了,“我真没有五十万,你杀了我算了,我跟你老爸同事一场……你放过我家人成不?”

  云园是两省交界处,穷乡僻壤的,很多男人有些血性,不就是一条命吗?

  窦家辉又是一声冷笑,“你把我老爸当成你同事了吗?欺负了我,还要给你面子?”

  章队长再次语塞,这话……逻辑上没错,虽然他认为自己也没做错。

  想一想之后,他转身就走,“这事儿我不管了,要钱没有,要命你来拿好了。”

  说实话,他恨得牙根儿直痒,从小到大都没这么被人欺负过,张嘴就要五十万,你特么以为你是谁?

  不过,真没办法啊,窦家人的威胁,可是比亡命徒的威胁严重多了,对上亡命徒,他可以先下手为强,可是对上窦家,根本没办法先下手。

  就算他人品爆发,直接阴了窦所长和他儿子,但是……窦家还有其他人的!

  他总不能把窦家整个家族的人全部抓起来。

  既然惹不起,章队长就决定先躲,反正他这次赶来,也没对窦家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正经是他想求个情,却被窦所长打脸,直接当着他的面,砸断了人的腿骨。

  所以他认为,其实自己不欠窦家的,不过那愣小子开口,想讨还什么公道,那么他还是得找人,跟窦家说合一下,让对方给个面子,把矛盾低调处理了。

  至于说五十万?他也不是没有,但是他绝对不会给的!

  老话都说善财难舍,他挣点钱也不容易,章队长都想好了,对方若是继续不依不饶的话,惹得他火了,就直接干掉窦家父子——麻痹的,别以为只有你窦家人豁得出去。

  反正他就只认为自己挣钱不容易,别人积攒起来做生意的钱,他却一点都不在意。

  章队长带着人想走,窦家辉不肯答应,结果丫连警车都不要了,直接冲出人群扬长而去。

  这时候,窦所长又恢复了些许精明,出声拦住了儿子,“我先带人回去审,审出主使者再说,放心,谁都跑不了,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别耽误了。”

  老窦带着一中巴车人走了,小窦还得继续操持新店的开张。

  此刻已经十一点过了,因为朝阳人很铁血地镇压了那帮混混,过来看热闹的人大增,很多都是这条街上的同行。

  然而,来自同行的祝福,还是没几家,在大多数同行眼中,这家新开的店的危机,远远没有过去,以后怎么发展,那还两说呢。

  而且,就算这家真的站稳了脚跟,对大家而言,有个极为强势的竞争对手,也不是什么好事——蓝山能做的事情,这家也一样能做。

  只有那前来举报的女人,美滋滋地送了一个花篮过来——他家跟蓝山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了,也就不怕让关系更恶劣一点。

  然而她送花篮前来的时候,忽然发现,人们正围着另一个花篮在看,她走过去一看,忍不住嘴角抽动一下,“云园军fen区的花篮?”

  除了军fen区,还有两个花篮,也很令人吃惊,一个是省移动的,一个是中建某局的,这些花篮的落款,让大家真的是非常疑惑——这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不会是假冒的吧?

  其实真不是假冒的,部队上的那个花篮,是徐雷刚找人关说了一下,反正送个花篮嘛,又不值几个钱,正好显示军地关系和谐。

  中建某局,是袁化鹏打了招呼,他从高强处得知了消息,冯君的发小开店,就顺手送上一份人情——捧个场而已。

  省移动公司的花篮,是云园市移动公司送来的,还附上了市移动的花篮,在围观的人眼里,这个花篮是最靠谱的。

  但是窦家辉对这个花篮最懵逼,他完全不知道是谁的关系送来的。

  没有人注意到,有个风韵犹存的女人,正站在角落里打电话,“怎么花篮还没到?”

  她刚刚放下电话,门口又一阵轰动,一个中年人分开人群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小年轻,手里捧着一个一米多长的透明盒子,盒子里是一艘木质的工艺品帆船。

  帆船不值几个钱,估计也就是千把块的水平,只是图个好口彩——“一帆风顺”。

  大家注意到的是,送礼的人,是坐着云园的一号车来的。

  事实上,有人认出了中年人——这位是云园市一把手的大秘。

  大秘走上前,跟窦家辉聊了两句,大意是市里领导很看重市里经济的发展,也鼓励云园人多引进一些知名品牌,为实现云园的繁荣而努力。

  最令人惊讶的是,大秘表示,下半年市里有一些集中采购项目,你这个店子虽然是新开的,但是代理的品牌不错,希望你们积极参与。

  窦家辉更加懵逼了,心不在焉地应酬了两句,将这位扯到了一边,低声发问,“您这是……我跟市里领导不熟啊。”

  大秘是个谨慎的人,吐露口风也很有技巧,“领导曾经去京城学习过,还有省里领导,也挺关心窦总的成长……大家共同努力吧。”

  “省里领导?”窦家辉眉头紧皱,又问一句,“谁啊?”

  “这个……”大秘犹豫一下,然后才发话,“总是要古老满意了才好。”

  “啧,她呀,”窦家辉明白了,有意无意地斜睥了杨玉欣一眼。

  他第二次离开洛华庄园的时候,杨玉欣还没去,但是他跟冯君是什么关系?两个人没啥不能说的,二胖一问杨玉欣是什么人,大胖就告诉他了。

  大秘是什么人?专门察言观色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记住了杨玉欣和古佳蕙。

  他知道自家领导送这个花篮,是省里领导吩咐的,也知道是古家人跟省里领导打的招呼,但是更多的内情,他不方便问——总不能让人以为,他要短省里领导的路。

  而杨玉欣则是完全不知道,婆家会派什么人来道贺,事实上,她原本就没想打出古家的招牌,直到开业庆典遇到了麻烦,连冯君都出手了,她才打个电话给大伯子。

  平心而论,古家现在影响力最大的,不是她的公公,而是她的大伯子,她的公公弟兄三人,在不同的领域都颇有建树,那两位的名气更大一点,可惜都去世了。

  大秘说什么“古老满意”,其实说的是让古老大满意。

  不管怎么说,她临时给大伯子打电话,也是想帮着冯君震慑一下宵小。

  她觉得,这市里一号的秘书来,应该是大哥的手笔,不过直到窦家辉一眼扫过来,她才真正地确定。

  市里的一号车来道贺,顿时把这小小的灯具一条街燃爆了。

  大秘是十一点到的,按说待十分钟左右就可以走了,他的到来只是一个姿态,表明市里的重视即可,窦家辉盛情留饭,请他参加中午的宴会,他表示说这个绝对不行,是违反规定。

  窦家辉很想说一说这条街的乱象,但是最终,他还是先找冯君商量了一下。

  冯君建议,他要是问经营环境,你就说,他不问的话,你先别提这个事。

  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云园治下,跟一把手随便抱怨,这个不好。

  不过很快地,窦家辉就不用纠结了,因为举报的那女人走上前,主动揭发。

  这女人也懂得一些人情世故,她先不说自家的遭遇,就说今天大喜的日子,有人来捣乱,勒索了窦总五万块钱。

  正如冯君所料,大秘的脸上有点难看,他是来送温暖,不是来当包青天的。

  就算他想当包青天,也当不了,他不是主政官,只是一个秘书,主政官的助手而已。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他还是表示,这个事情我知道了,市里不会不闻不问的,窦总这样杰出的青年企业家,我们要当好他的后盾,提供一个良好的经营环境。

  得,他这么一表态,旁边马上有人跟进,尤其是有两家,已经被蓝山灯具挤走了,听说今天这里有猛龙过江,特地赶过来看热闹的,马上出声状告蓝山。

  大秘的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你们有点眼色行不?我是来送温暖的!

  但是这个时候,他还不能一走了之,毕竟窦家今天也是受了骚扰,他要是一走,窦家跟古家一歪嘴,今天的人情白送了不说,没准还替领导结仇了。

  他硬着头皮听了十来分钟,最后灵机一动,“这样……窦总,你把大家的情况汇总一下,写个文字性的材料,回头交给我。”

  我真是机灵啊,他暗暗为自己点个赞,把决断权交给窦总,省了是非,要是窦总真把材料交上来的话,那么……领导没准就能跟古家联系一下了。

  窦家辉其实不傻,不过他眨巴了半天眼睛,才反应了过来,合着真让冯君猜对了,人家对我的热情,是要视情况而定的。

  就在这时,又有人敲锣打鼓送花篮来了,来的是这条街上的几个大商家。

  (更新到,召唤月票。)

  :。:

看过《大数据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