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阴煞派和阴冥珠

第七百一十四章 阴煞派和阴冥珠


  皇甫无瑕将香水带回去,琢磨了大半晚上,第二天又起一个大早,继续琢磨。

  修仙者测试香水的使用效果,方法比一般人多得多,也方便很多,放个清风术、凝出些小水球、释放除尘术、用内气烘干衣物……这些手段可以说随手就来。

  凭良心说,皇甫会长的鉴别能力,也真不是白给的,哪怕不用鉴宝眼,她的感知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再加上鉴定的是女性用品,她的动力十足。

  所以很快地,她就分辨清楚了香水的不同档次。

  不过接下来,她被香水的不同香型组合迷住了,开始考虑在不用的场合,该用什么不同的香型,面对年纪不同、气质不同的客户,又该提出怎样的合理化建议。

  不得不承认,在香水的使用方面,女性天生就是行家。

  一直琢磨到接近中午,她猛地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然后抬头看一眼冯君小院的方向,皱着眉头感受一下,然后才抬手狠狠地一拍自己的额头,“坏了!”

  真的是坏了,小院方向传出了若有若无的阴气,虽然微弱,但是气势不弱,应该是昨晚那颗阴冥珠发出的。

  冯君此刻激发出阴冥珠的气息,当然不是无因,因为他知道,阴煞派的弟子就在左近。

  果不其然,他的气息散放出去不久,米芸珊就前来汇报,说有阴煞派的弟子求见。

  来求见的还是那两位,不过这一次,两人就客气了很多,尤其是那炼气七层的乐叶,原本是眼睛长在天上,现在却是未语先笑,热情到不得了。

  冯君知道他们的来意,也不说破,就着米芸珊上茶,自己则是拿着一本书在看。

  乐叶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起身又作个揖,“昨天有事跟皇甫会长商量,事发仓促,有一些无礼,还请冯道友见谅。”

  冯君这才抬起头来,看他一眼之后,随手摆了一下,淡淡地发话,“不必如此见外,你我同是修道之人,何必在意些许俗礼?”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依旧没有问对方,你们上门来有什么事情。

  这是倨傲的表现,然而阴煞派的弟子根本没办法计较。

  乐叶更是很干脆地发问,“敢问道兄,方才这里的浓郁阴气,可是道兄所为?”

  好嘛,这次都不叫道友了,直接称呼为道兄。

  当然,他也不算掉面子,炼气七层对上炼气九层,这么称呼还不是很正常吗?

  冯君抬起头来,愣了一愣才缓缓摇头,“阴气……当然不是我所为。”

  两名阴煞派弟子交换个眼神,还是乐叶笑着发话,“是我说得不准确,我们感应到,此地该有阴属性宝物出现,道兄可知情?”

  冯君无法说他不知情,出尘期的阴冥珠,那种气息普通人都无法靠近,若是说他这个炼气九层都没感受到,那就是故意拉仇恨了。

  所以他只是不屑地笑一笑,“你问这做什么?你又买不起。”

  乐叶的笑容在脸上一僵,他原本就是不苟言笑之辈,能挤出笑容已经很难得了,却是没想到,自己已经道歉了,对方说话还是这么冲。

  但是……冲也得忍着,因为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刚才那股阴气,气势是何等的恢弘庞大,又是多么地纯正和精炼。

  所以愣了一愣之后,他勉力笑着,“道兄说笑了,虽然我没带多少灵石,但是家中还算宽裕,而且……我认识买得起的人。”

  冯君笑了起来,“我哪里说要卖了?可能你不知道,我也不差灵石。”

  “那我们可以高价买嘛,”乐叶笑一笑,不以为然地发话,“这样吧,不管是何物,道兄可否先拿出来一见?”

  “见识一下当然无妨,”冯君摸出了阴冥珠,在手里抛了几抛。

  炼气三层的弟子惊叫一声,“居然是阴冥珠!”

  乐叶也倒吸一口凉气,“阴冥珠……居然是出尘期的!”

  见他俩已经认出来了,冯君的手腕一翻,又将阴冥珠收了起来,似笑非笑地发话,“好奇心满足了?”

  阴煞派两名弟子又对视一眼,然后乐叶出声发问,“道兄此珠,多少灵石愿意卖?”

  冯君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刚才我就说了,没打算卖。”

  这话纯粹是扯淡,他如果不打算卖,就不会拿出阴冥珠来卖弄了。

  昨夜他取出了阴冥珠,很快就收了起来,皇甫无瑕给出了五千灵石的一口价。

  冯君不知道,这是不是符合行情,不过他很清楚一点,天通商盟收了货物,是要往外卖的,但是对阴煞派弟子而言,此物有助于自身的修炼。

  同样一件物品,是应该卖给中间商,让其赚差价,还是直接卖给最终用户?

  这个问题,随便一个人都回答得出来,冯君当然也不例外。

  昨天的时候,阴煞派两个人对他不是很友善,但那只是大派弟子本身的傲慢,双方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矛盾。

  那么他当然可以考虑,将阴冥珠卖给对方,同时也算是对皇甫无瑕做出点警告我并不是只能跟你做生意。

  他现在说不打算卖,当然也只是策略反正双方对对方的第一印象都不怎么好。

  乐叶却是急了,也有点口无遮拦,“这阴冥珠给别人用,根本就是暴殄天物……冯道兄我不是在说你,而是说那些铸剑峰和观泉谷的人,根本不能发挥此珠的威力。”

  炼气三层的弟子也点点头,“是呀,只有我阴煞派弟子,才最懂得使用阴冥珠。”

  这一点上,他俩并没有说假话,别人拿上阴冥珠,制作法器也好,是用来养鬼也罢,最终是把阴冥珠当作一个罕有的宝物来使用。

  可是阴煞派大部分的弟子,却是直接能吸收阴冥珠里的阴气,炼化之后,就能转化为自身的修为有点类似于灵石对修仙者的作用。

  区别在于,阴冥珠里的阴气,不会造就一个同等修为的修者它能造就更多。

  换句话说,阴煞派任何一个弟子,都不可能只靠着阴冥珠的阴气来提升修为,除了吸收阴气,他们自身也要打坐,也要修炼,而他们自身的修行,才是修为提高的重点。

  道门修自身,不修外物,阴冥珠只能加快修炼的进度,不是修炼的根本。

  当然,也有一些邪修掌握了邪门功法,专门吸收阴冥珠的阴气为己所用,那样的话,修炼的速度会快很多,但终究是修外物不修自身,很容易出问题。

  简而言之,一颗出尘期的阴冥珠,如果被阴煞派的弟子全部吸收,理论上能成就三个出尘期的修者。

  当然,事实上不是这么算的,修炼的修者不可能完全没有障碍晋阶出尘期,万一遇到瓶颈什么的,阴冥珠会对他有所帮助,但却不是万能的。

  还有就是,阴冥珠被吸收到一定程度之后,会掉阶的。

  这些详细的情况,解释起来太过麻烦,总之就是,阴冥珠是公认的宝贝,但是对阴煞派的作用奇大,以至于大部分的阴冥珠,都入了阴煞派的手里。

  冯君对此多少了解一些,不过阴煞派为了减少别人对阴冥珠的觊觎,通常不会宣传得很详细,所以他也只知道,阴煞派更看重阴冥珠。

  现在听到这种“舍我其谁”的口气,他心里虽然有点不以为然,但也同时暗喜:你这么说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呵呵,”他意味深长地笑一笑,“我并不认为,我不懂得使用阴冥珠。”

  炼气三层的弟子下意识地反驳一句,“哦?那还要请冯道兄说一说……你是如何使用的?”

  “嗯?”冯君的眉头一皱,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眼神的意思很明显我俩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

  “道兄恕罪,”乐叶赶紧一拱手,赔着笑脸发话,“我这师弟年轻不懂事,他习惯了维护师门,并非有意冒犯。”

  “是吗?”冯君的嘴巴扯动一下,似笑非笑地发话,“贵师弟也可以说一说,你阴煞派是如何使用阴冥珠的嘛。”

  说到底,对方的话不但是小看他,还不无试探的嫌疑,这就有点过分了。

  乐叶继续赔着笑脸发话,“呵呵,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各家的辛秘……就免了吧。”

  冯君也不为己甚,很随意地笑一笑,“其实我也无所谓的,其实这阴冥珠,你们有你们的用法,我有我的用法,何必分高下?”

  炼气三层的嘴巴动一动,看起来他还是不赞成这个说法,不过最后,他终究没有出声。

  倒是乐叶赔着笑脸发话,“冯道兄,我们是真的有意想要买,你不能开个价码出来吗?”

  冯君摸着下巴想了一下,最终微微颔首,“行,两万灵,你就拿走。”

  “什么?”炼气三层忍不住叫了起来,“你这不是讹人吗?”

  冯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很不屑地发话,“你这种没见过灵石的,就不要张嘴,省得败坏师门形象,两万灵很多吗?”

  乐叶犹豫一下,最后还是苦笑了起来,“冯道兄,你这价格……真的有点贵了。”

  就在这时,米芸珊走了进来,“大人,皇甫会长来了。”

  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让她等着,看不到我有客人吗?”

看过《大数据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