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八百零九章 酒香四溢

第八百零九章 酒香四溢


  季平安的话很不好听,但是冯君认为,要是搁给他,估计话会说得更难听。

  炼气高阶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但是他的眼中,没有半点笑意,反而透出了浓烈的杀意,“我就是买不起,还想买……你不愿意卖吗?”

  “我当然不愿意卖,”季平安伸出手,在自己脖子上虚拟地划了两下,“这儿,就这儿……来,你冲我砍啊。”

  “咳,”祁毋生又重重地干咳一声,却是没有说话。

  炼气高阶的嘴角,又泛起了轻蔑的笑容,“好了,知道你不怕死,我也不欺负你,一个功勋点,十块灵石。”

  季平安刚刚跟冯君谈过行情,市价差不多是一个功勋点二十灵石,这位花十块灵石就想买,还是牛皮哄哄的,豪强的气息,真的是扑面而来。

  季平安刚才开价是六十灵一个功勋点,他并不是真的想卖,只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

  当然,对方若是真的要这个价钱买的话,他也可以卖——十九个功勋点,那就一千一百多灵石了,有这钱干啥都行。

  但是十块灵石,那真的是不行,他脸一沉,“十块灵石?我呸,十五块灵石一个功勋点……你有多少,我全收了!”

  炼气高阶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阴森森地发话,“你全收……我这儿有一千功勋点,你收得起收不起?不是我笑话你,你有这么多灵石吗?”

  说实话,他这并不是有意小看对方,而是在秋辰坊市讨生活的修者,什么样的身家做什么样的事,在这里戍守的修者,大致有多少身家,那是瞒不过人的。

  很简单的逻辑,这姓季的真有一万灵石的话,何苦来做这种活儿?

  当然,在季平安的眼里,对方就是有意嘲讽自己了。

  但是他输人不输阵,只是面无表情地表示,“我有没有这么多灵石,你拿出一千功勋点来,就知道了。”

  炼气高阶见他油盐不进,于是阴森森地一笑,“希望下次见到你,你还能这么嘴硬。”

  他不再理会季平安,只是又侧过头,上下打量冯君两眼,然后轻声笑一笑,“听说冯道友此番出战,斩获不菲?”

  这是作者有意不让我苟啊,冯君心里暗叹一声,却是没理会这厮,而是看向季平安,“老季啊,这一场大战下来,能活着走下城墙,真的很侥幸啊。”

  季平安有点猜不透他是什么意思,按照他的想法,冯君应该也是个有胆色的人——能孤零零坚守云柱小二十天,没有叫苦没有求援,算得上条汉子。

  所以他不认为,冯君是在帮那厮说情,于是笑一笑,“是啊,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多活一天都是赚的,真的很奇怪,谁会眼瞎到打咱们的主意?”

  这话里所含的强硬一览无遗,那炼气高阶听得却是脸色发青。

  “不说那些了,”冯君微微一笑,“我是说活下来就好,此次一别,不知何日才能重逢,但是不管怎么说,咱们是一起扛过枪的交情,在我的家乡,这就是人生三大铁之一……”

  他说的那个枪,跟这个位面说的枪,不是一回事,但是表达的意思差不多,大差不差。

  季平安别的不懂,起码听出来了,冯君选择支持自己。

  有这么一个高手支持,他心里长出了一口气,于是笑着发问,“还有两大铁是什么?”

  炼气高阶有点忍不住了,他轻咳一声,“冯道友,我在问你话。”

  “注意素质,我在跟别人说话,”冯君淡淡地看他一眼,然后又看向季平安,笑着发话,“不管怎么说,既然有这么个缘分,临别之际……咱喝两盅。”

  然后他放出桌椅,还有一大盆灵兽肉,又取出一坛酒来,“来,喝起来。”

  另两个炼气初阶都是重伤,其中一个还致残了,不过见到这场景,也凑了过来,其中那个瞎了一只眼、半个脑壳都没了的家伙笑着发话,“哈,老冯的酒,一定要喝一杯。”

  冯君摆出这些东西的速度很快,几乎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不过季平安的手脚也不慢,他直接打开坛子上的酒封,给大家斟酒,还笑着大声发话,“你俩小子运气不错,这次赚到了。”

  他能猜到,冯君拿出来的是什么酒,所以才用这么快的速度斟酒,释放出酒香。

  炼气高阶冷着脸,仔细看他俩两眼,一副“我记住你俩”的样子,然后正要转身离去,猛然间鼻子抽动两下,看向了对方正在倒出的酒。

  “好酒!”说这话的是祁毋生,他的眼中流露出了明显的意外,“这酒是哪儿买的?”

  他只是庚字队的临时队长,此刻战斗已经结束,对季平安之类的,没什么约束力。

  不过季平安还是很得意地炫耀,“当然是好酒,这是相思入梦。”

  炫耀归炫耀,看起来他并没有邀请出尘初阶喝一杯的意思。

  事实上他心里想的是——喝一杯?我特么馋死你!让你再带着外人来买功勋点。

  没人出声邀请,祁毋生也不好强来,事实上,他现在是满心的惊讶,“传说中三绝真人的相思入梦?没搞错吧?”

  “呵呵,”炼气高阶不屑地笑一笑,“相思入梦……你怎么不说醉满江山呢?”

  季平安是跟此人杠上了,他冷笑一声,“你这点眼力价,也就是便宜倒卖几个功勋点,说得你好像喝过相思入梦似的。”

  炼气高阶的脸色越发地黑了,“我买功勋点自有用处,你不卖,也别给自家惹祸。”

  季平安不屑地看他一眼,“就凭你?”

  眼见双方又要争吵,祁毋生出声发话了,“冯道友,敢问你这相思入梦得自何处?”

  冯君还没说话,那个没了半个脑壳的炼气初阶出声了,“这是天通商盟送给老冯的,祁上人你若是不信,可以去天通问询。”

  他是在极力地替冯君吹嘘,但是事实上,他也想保住自己的功勋点——冯君和季平安都扛不住对方的话,他就更扛不动了。

  祁毋生本来就是做生意的,是祁家在秋辰坊市的负责人,闻言他的眉头微微一皱,“天通我很熟啊,没听说他们有相思入梦卖的。”

  冯君本来不想说什么,奈何三个队友齐齐地看向他,眼中有惊讶有意外,也有迷惑——老冯你不是在忽悠我们吧?

  所以他轻咳一声,“过一段时间,天通会拍卖相思爵,祁上人若是不信,自去打听就是。”

  祁毋生一听,愕然地张大了嘴巴,“相思爵出世了?”

  季平安不敢嘲笑他,但是忍不住说一句,“反正我从来没听说过,相思爵被毁了的消息。”

  祁毋生哪里还顾得上跟他计较?他看向冯君,愕然发问,“你这消息得自哪里?”

  “皇甫无瑕亲口跟我说的,”冯君很随意地回答,因为担心对方未必知道皇甫家的小字辈,他又说一句,“客卿许上人也在场。”

  他并不担心那两位出卖自己,天通商盟拍卖,是要收手续费的,皇甫会长满脑子的商人思维,怎么可能泄露卖家信息?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祁毋生虽然也知道许上人,但是更清楚皇甫家——同为金丹家族,皇甫家族比祁家还要强势很多,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些?

  他沉吟一下发问,“你跟皇甫无瑕是什么关系?”

  冯君看他一眼,真是有点“苟不住了”的感觉,不过最后他还是说一句,“你可以去问她。”

  祁毋生可也是个商人,一听心里就明白了,这位不怕我去问皇甫无瑕——也就是说,人家确定,皇甫无瑕心里有这么一号人。

  他侧头看一眼身边的炼气高阶:这一队的功勋点,你还要买吗?

  炼气高阶耷拉下眼皮——他倒是不知道皇甫无瑕,但是天通商盟的客卿许上人他知道啊。

  就在这时,旁边走过来两人,其中一个惊呼一声,“好酒!”

  此人矮胖身材,也是炼气九层,顺着酒香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冯君,忍不住眼睛一眯,恶狠狠地发话,“是你!”

  冯君一看来人,乐了,正说相思爵出世呢,卖给他相思爵的这位就出现了。

  他笑着点点头,“活下来了?不容易啊,恭喜恭喜……来喝一杯?”

  “切,谁不敢喝似的,”矮胖男人走了过来,抬手放出一张椅子,大喇喇地坐下来,“这酒不错,先给我上十斤。”

  他也是一身的伤,精气神倒是还不错,不过大战之后死里逃生,很多事情也就看开了。

  不看开能怎么样呢?他又惹不起皇甫家族和天通,反正买假货的成本,早就赚回来了。

  “十斤……你想啥呢?”季平安瞪他一眼,“知道这是啥酒不?相思入梦!”

  “相思入梦?”矮胖子也是捡过漏的——虽然不太成功,但是他真知道这东西,“别是拿假的哄我吧?”

  冯君白他一眼,笑着发话,“我像是那种人吗?”

  矮胖男人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像!”

  “少扯这些,”季平安虽然只是炼气中阶,但是他相当感激冯君为自己撑腰,眼里也就不在乎这炼气高阶了,“这是天通商盟送给老冯的酒!”

  :。:

看过《大数据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