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八百八十二章 酒呢?

第八百八十二章 酒呢?


  警察们其实挺无奈的,因为他们在来之前就被打了招呼,说这是税务执法,遇到了刁民。

  可是过来一了解情况,他们觉得也不是那么回事,你没夹带东西,检查一下车辆有啥呢?

  和谐社会,稳定才是最重要的,人和人之间,要多一些理解。

  你要是觉得车辆被查很没面子的话,当初为啥要把车开进院子里呢?

  沈头目一听这话,就知道完蛋了,他大喊一声,“他们这个酒的成分不明,我带几瓶出去化验,难道不行吗?”

  四个警察闻言,齐齐愣了一下——他们其实是来挺此人的,要不然用不着来这么多人。

  但是尼玛……你真拿别人的东西了?

  那个年轻的警察嘴巴动了一动,看起来是想说点什么,但是最终没有开口。

  倒是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警察嘀咕一句,“那你得联系食药局的人呀,报警没用。”

  工人们听到沈头目的话,早就忍不住了,走上前推开人,就在车里翻腾了起来,不多时,就翻出了整整十箱酒,八箱三生老酒,两箱三生酒。

  四个警察见状,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你特么化验酒,要搬出来整整十箱吗?

  这就是偷了,按说这种情况,警察们要扣下赃物,对沈头目做出一定的处理。

  但是他们是被打过招呼的,所以带队的警察做出一个让他后悔了许多年的决定,“这个数量……你们双方协商吧,我们愿意帮助调解。”

  他是真不知道三生酒有多么值钱,否则扣下赃物,不小心“遗失”一些,那都是钱啊。

  沈头目这时候是说成啥都不可能后退的,他咬牙发话,“食品的检查,最看重的是抽样范围,我只拿两瓶酒走的话……就算查出问题来,有权威性和代表性吗?”

  叶清漪正在跟人聊微信,闻言走了过来,若有所思地发问,“你知道这些酒价值多少吗?”

  沈头目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酒价值多少?他可是跟死去的窦少有过对话的!

  所以他在窦公子死后,还要顶着市长的压力,变本加厉地针对三生酒业,为的就是钱!

  能刁难一把三生酒业固然很好,刁难不住,他也想弄点货出来。

  所以叶清漪一开始派人盯着酒厂,他高兴得差点笑出声来——劳资正好派人住在酒厂里。

  第一天夜里,两个临时工就盗出一件三生酒和一件三生老酒——是爬墙出去的。

  盗出酒之后,沈头目有点不满意,说你们要多盗老酒——那个更值钱。

  其实这也有点人心没尽了,要知道光是这二十四瓶酒,市值就是八十四万。

  当然,他们没有销售的门路——关键是渠道不够权威。

  产品可能不愁人买,但是不能自证是真品,价格可想而知——能买这玩意儿的谁会差钱?

  不过就算是这样,卖个十来万应该不成问题。

  第二天酒厂装了摄像头,就不能再这么操作了,于是第三天的时候,沈头目中午来喝酒,任由对方检查了一下车辆,这也是套路……晚上才是往外运酒的最佳机会。

  十箱酒,老酒八箱九十六瓶,价值四百八十万,两箱三生酒,价值四十八万,加起来五百万都不止,就算渠道不权威,可以慢慢地卖,用质量来获得认可——毕竟是真货。

  以沈头目的想法,自家囤积的三生酒越多,价格就能卖得越高——只要那些主儿认可了他有真货,他能保证持续供应的话,价格不会比真货低多少。

  所以这五百多万的酒,他有信心卖到一百多万。

  但是他的目标不会只有这么一点,他想的是这么来十次,偷出一百箱酒的话,市值五千多万,他有信心卖到两千万去。

  不过现在对着叶清漪的问话,他只是冷冷一笑,“一瓶二十多……算你三十,不就十件酒吗,三千来块的钱的事儿。”

  因为天色已黑,他并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有一只白色的蝴蝶破空而至,落进了院子里。

  而叶清漪跟洛华庄园沟通过了,她的心里暗哼:三千多块,你想得倒美!

  不过她也得了机宜,并不着急撕破脸,只是冷冷地问一句,“我就想知道,不问而取算不算偷,你从我厂里拿酒化验,该不该跟我打个招呼?”

  沈头目的头铁得很,他一向信奉“富贵险中求”,已经把人得罪成这样了,再多得罪一点也无所谓了,所以他很冷漠地反问一句,“我跟你打了招呼,检查还有意义吗?”

  “这不是一回事,”叶清漪的声音不大,却很坚决。

  她对商场的规则不太熟,但是基本的逻辑思维还是有的,“你给我的工厂贴了封条,那是因为税务方面有些争议,可这并不代表在权威决定出来之前,你有权处置我的东西。”

  沈头目脖颈一挺,“抽取一些样品,不算处置……我可以支付费用。”

  叶清漪迟疑一下,还是做出了决定,“但是我现在非常怀疑,你是要借机盗取我司财物!”

  “你开什么玩笑,”沈头目不以为意地笑一笑,“一瓶酒三十块,这个没错吧?我得盗取多少瓶,才顶得上我一个月的工资?”

  他咬定了单价,哪怕是此前不见了两箱酒,大不了多赔两箱酒钱,这能值多少?

  关键是你三生酒自身不硬,营销过程中有猫腻,就别怪我趁机占便宜了。

  叶清漪看着他,愣了好一阵,才轻咳一声,“我们公司的库房里,可是有很多酒的,我离开之前,咱们点过数的,我有录像的记录。”

  沈头目笑了起来,“是啊,点过数,你不会以为,我能把你的仓库搬空吧?”

  搬空仓库,他也想啊,但是他心里更清楚,这不现实——近七百箱酒,八千瓶出头,不算酒瓶的重量都有四吨多,怎么可能搬得完?

  他想的是搬走一点货物,手续上再卡一卡,就算将来不能入主三生酒业,但是最少也要完成一个小目标——挣个一千万。

  “你有没有搬空我不知道,”叶清漪轻描淡写地发话,“但是我现在想去清点一下我的货。”

  “这不可能,”沈头目断然拒绝,他倒不是以为,库房里会损失多少东西,关键是——现在贴着封条呢,你就想点货……当我不存在啊?

  可是叶清漪得了机宜,就算不愿意惹事,也知道这一局必胜无疑了,她不能容忍对方的拖延——已经是必胜的局面了,你推迟一阵,没准要再弄出点变数来。

  所以她很干脆地表示,“我不是要求你同意,而是我现在要求去点货,你不在场也无所谓,警察同志们在的……可以做个见证。”

  一个老警察当即就表示反对,“小姑娘你搞错了,我们来这里,是调解纠纷来的……你和税务方面的具体事宜,我们不会参与,这也不是我们的职责。”

  开什么玩笑,各司其职这话,真不是白说的。

  “大叔你想多了,”叶清漪微微一笑,“我现在是怀疑我失窃了……遇到小偷了,总是归警察管的吧?”

  老警察摸一摸下巴,他还是不想掺乎这种破事,“但是你们报警,说的是民事纠纷吧?”

  叶清漪缺乏处理这种事的经验,但是旁边的工人……那经验就多了。

  底层老百姓,谁家还没遇到过点事儿?

  有人说我们补报一个警,不就完了吗?还有人说,这是公权私用,你们警察破了这案子,难道不是很拔份儿吗?更有人说,你们是不是只会欺负老百姓,不敢惩治当官的?

  最靠谱的人说,罪恶就在这里,你们做为执法机关,真的要离开吗?

  得,警察们也没了选择,那就只能远远地站着看。

  但是税务的封条,真不是那么好揭开的,接下来就是各种打电话了,叶清漪在联系人,沈头目也在联系人。

  等到凌晨四点,税务那边死活给不出一个话来,甚至都没人关心这件事了,摆明了要把事情拖到天亮以后解决了。

  其实天亮以后解决也无所谓,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叶清漪发飙了,“所有的灯都打开,手机照相机走起……我倒要看一看,姓沈的你拦来拦去,到底做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

  她这话一说,所有昏昏欲睡的人,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涌向了酒厂。

  一个老警察都快睡着了,但是出警了,总是要坚持下去——这种场合,他见得太多了。

  但是这一刻,他的精神勉强振了一振,有气无力地发话,“喂喂,各位老大,你们的精神我很佩服,但是……有事可以天亮了再说。”

  叶清漪很干脆地回答,“天亮了,也许我就没资格进我的厂子了,上面的心思太复杂,我也不懂,但是我现在抓住小偷了……我认为他们在偷我的东西。”

  老警察打着哈欠,看着工人们亢奋的表情,他觉得自己不能螳臂当车,所以他只能劝解,“这黑更半夜的,有啥事天亮了不能说吗?”

  叶清漪冲着他微微一笑,“你不说我还忘了,大哥,咱警察现在出门,随身都带着执法记录仪的吧?那就麻烦您给我做个见证好了……”

  (更新到,欠了两个盟主两章,会尽快补上的,召唤金键盘票和月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大数据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