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众说纷纭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众说纷纭


  然而,警察们在来到日睦的工厂之后,发现有更大的案子在等着。

  天妇罗浩被害的案子重要不重要?当然很重要,但是这里必须明确一个要素:因为涉及了外商,在调查清楚或者说有了明确的线索之前,这个案子是保密类型的,会严格控制传播。

  甚至有了线索,也未必会传播——境外传播是境外的事,国内会严格控制的。

  但是在公共区域,地下发现白骨,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有人觉得这是凶杀案,惊悚万分,社会影响力极大。

  但是影响力更大的是,现在已经有传言说——这里挖出了古墓。

  所以警察们赶到的时候,周边已经围了不少吃瓜群众——不过这些群众里,很多都是带了铁锹、镐头,随时打算动手的。

  当然,警察们首先考虑的,还是天妇罗浩的死,所以留了人在现场,又直奔工厂而去。

  但是工厂里也有埋尸坑,而且这个埋尸坑被挖出了一部分,露出的……还有军服和枪支。

  工厂里负责的都是泥轰人,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就让工人们把坑填埋了。

  要是搁在一个信息封闭的小县城,工人们估计就乖乖地听话了——外资企业的人发话了,咱们端着人家的饭碗,不得听人家号令?

  然而这里是魔都,工人们虽然也有不少是小地方来的,但是终究是眼界不同了,就说这是抗战将士的埋骨之处啊,哪能随便填埋?

  这年头经济挂帅,这个一点都不假,但是工人们不听指派的话,泥轰籍的管理人员也不能强迫,毕竟不是唯外方马首是瞻的年代了。

  警方赶到现场,也不能强迫工人,正经是他们有些奇怪,这千人坑的出现,跟天妇罗浩的离奇死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没有。

  天妇罗浩的死,看上去确实奇怪,虽然在死之前,他似乎被人抽过一个耳光,屋里也被人翻动过,屋外甚至有植株被人拔走的情况,但是看情况,他似乎是病故的。

  通过对泥轰籍管理人员的问询,他们知道天妇罗有糖尿病,所以他死于糖尿病并发症的可能性极大,不过到底是不是,那需要经过尸检来判断。

  不过尸检外籍投资商,这事儿可不是警方能做了决定的,于是他们马上上报。

  现在的工厂里,隐约有个传言,说天妇罗浩之死,很可能是抗日英灵所为。

  这种涉及玄学的东西,在吃瓜群众中最容易传播,甚至已经有人考证出来了,这个千人坑里,埋的应该是十八师和三十三师的将士。

  紧接着,朋友圈有些图片在疯狂流传,其中就有断腿老兵保护小兵的图片。

  警方火速出击,在源头扼杀了传言,并且暂时收走了所有人的手机。

  有些人觉得,我又没有造谣,你凭什么收我的手机?

  不过警方应对这种事情,也早就轻车熟路了:你觉得没错?是,我们也觉得你没错,但是你身为华夏公民,有义务配合zheng府的相关行动,

  一般到了这一步,大家都会选择配合,再有谁冥顽不灵,警方就直接查你的档案了,哪怕你档案上一点污点都没有,没有文章可做,可是……你总有亲戚朋友吧?

  魔都警方办案,一般很少硬来,相关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掐住了源头,那些疯狂转发的,就要被删除了,还会受到警告:你这些图片和消息不真实,信谣传谣的后果……了解一下?

  简而言之,社会上的舆论,相对比较容易控制,但是现场的舆论,那完全没办法控制。

  警察们看到以前工厂的照片,头皮都有点发麻:十八棵松柏,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这是什么人才干得出来的?

  此刻天上还在下雨,昨夜的痕迹被雨水冲走了不少,但是想把这么多松柏拔起来并且弄走,肯定是要出动大型机械的,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

  所以大家就觉得,这事儿目前来看,好像也只有灵异才勉强解释得通……

  工厂这边的反应暂且不提,冯君带着大家回到了外滩,心里还是有点略微的遗憾,“居然让那家伙自杀了,还是有点大意了……这些海外游子会的家伙,死起来一个比一个干脆。”

  张采歆忍不住出声发问,“还有什么消息没有了解到吗?”

  “倒也不多了,”冯君说起来就想笑,“那个家伙居然以为,我最在意的是他的钱和海外游子会的名单,或者是他的子母阴阳阵,其实我只想知道这件事里的相关逻辑……”

  没错,他跟对方的着眼点就不一样,天妇罗浩在一开始交待得很痛快,因为他觉得,自己交待的都是些没用的——起码用处不大。

  到了后来,骗了吃喝之后,他就可以通过自杀,来保住他所认为的秘密了。

  殊不料,冯君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些东西,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着急使用搜魂符。

  天妇罗浩自以为得计,事实上他的应对也堪称完美,唯一可惜的是:他搞错了重点。

  冯君也是因此不开心,他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不过对方这样寻死,让他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这厮虽然必须死,但是该怎么死,得我说了算啊。

  而且那些游子会的名单、天妇罗浩的钱财,冯君也不是不想要,只不过优先级不够高而已。

  就在这时,高强忍不住说一句,“不知道警方,会怎么处置那些英烈尸骨。”

  “这个我可以托人问一下,”张采歆拿起了手机。

  嘎子也拿起了手机,“要不我点一些外卖吧,辛苦了一晚上,早就饿了。”

  “不用点外卖,”张采歆一边打电话,一边还不忘记说一句,“我对这一片熟,一会儿我带你们出去吃早餐……”

  早餐吃完,天上还下着雨,众人坐着车,又开始在市里面转悠。

  大约是下午两点左右,冯君的电话响了,来电话的是喻老,“@%#&……~%…¥#¥*)#!”

  他的口齿还是不够清楚,必须得有人翻译,“老首zhang说,大师你收了神通吧,不要再魔都祸害了,事情再往大搞,老首zhang也压不住了。”

  冯君当然是要装聋作哑,“这什么意思呀?我怎么听不懂?”

  “你懂不懂无所谓,太阳快要落山的那个公司的事儿,是你干的吧?”翻译在那边也用上了隐喻,“一整就整那么大的动静,很让人为难的,知道吗?”

  “太阳快要落山的公司?”冯君听得就想笑,这可不就是日暮吗?

  “躲避敏感字抓取,你懂的,”翻译很随意地解释一句,然后声音凝重了些许,“动静真的不小,虽然魔都当地目前没有注意到你,但是有人注意到了。”

  “我还是不明白什么意思,”冯君是打定主意装傻了,“不管什么事,现在是法zhi社会,我也愿意支持法zhi建设,有谁觉得我做了违法的事情,可以来调查。”

  翻译在那边幽幽地叹口气,他当然也知道,大师是有神异的,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是,“大师……冯大师,有些部门抓人,它是不需要证据的。”

  冯君满不在乎地回答,“那让他们来抓好了,我看能给我扣什么帽子。”

  翻译其实也是他半个迷弟了,是那个安保,“大师,有什么要求您可以提,别玩得这么危险,老爷子也是希望通过正常途径解决,他还指着您帮忙治疗呢。”

  冯君心里其实也清楚,得意不可再往,既然人家心里已经断定是他,他再继续操作,也没什么意思了,“你说的这些我真不明白什么意思,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

  听他挂了电话,翻译也终于松一口气,侧头看一眼喻老,恭敬地发话,“看来他终于是要歇一歇了,不过对日睦那边,可能他会有些要求。”

  “有要求,那就处理嘛,”喻老轻描淡写地发话,“经济要发展,历史也要牢记,把那两个千人坑的尸骨起出来,该送到哪里就送到哪里,在当地竖块碑做纪念,也就是了。”

  这种事情处理起来,其实灵活度是很高的,当地就能解决,不过一旦被他这个级别的人关注到了,那么,他说怎么办,下边一般也都会照办。

  大约下午四点左右,冯君打来了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日睦工厂的附近,根据他的推算,当地应该还有一个埋尸坑,希望喻老帮忙反应一下。

  至于说那些英灵的骸骨,不能在这里保存,只能运到烈士陵园,冯君表示出了理解。

  喻老的解释很到位——这样的埋尸坑,真的太多了,哪怕不是从发展经济的角度考虑,也无法在每个坑上修建陵园,正经是全部放进烈士陵园,也能方便大家祭祀。

  能在尸骨出土的地方,竖起一块碑来做记载,基本上可以满足纪念的意义了。

  不过喻老对冯君又发现了一个埋尸坑,也是相当意外,但是他没有怀疑,而是马上让人向魔都方面做出告诫。

  至于魔都方面问消息来源,他的态度也很坚决,“哪里有什么消息来源,就说是有幸存者曾经说过……那儿有三个埋尸坑!”

  :。:

看过《大数据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