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求人不如求己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求人不如求己


  冯君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阴煞派,这个门派带给他的不美好的印象,实在多了点。

  现在白砾滩的秩序井然,虽然也有不少猎赏人来到这里,想要赚“尸体五千中灵,活捉一万中灵”的悬赏,但是这个钱,还真的不好赚保护冯君的人太多了。

  相对于保护冯君的白砾滩而言,十方台的修者面临的困境就太多了。

  关键的原因在于,十方台悬赏的是冯君,而冯君悬赏的是整个十方台!

  冯君没有没那么多的灵石,但是……他有推演能力!只要他活着,这种能力生生不绝。

  十方台的悬赏确实很高,但那只是针对冯君个人的杀了其他人,得不到奖励。

  按说这种悬赏方式更合理你想杀人赚大钱,就别考虑那些意外因素,赚得了这个钱你赚,赚不了就算,我们只看最终结果。

  两派加天通,保护不了一个人吗?

  凡是未经允许进入白砾滩的……甚至在周边打转的,都被抓起来了,保护冯君很容易。

  所以这两个悬赏,在最初就是不对等的冯君如果没有两派的支持,没有众多真人的守护,那他就应该选择一个体面的死亡方式,但是有了支持,危险的就是十方台的弟子。

  冯君原本以为,这种模式可以完美地转嫁到阴煞派头上,但是事实证明:他想简单了。

  不是随便什么人有个一技之长,就能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

  十方台虽然认栽了,但是不接受派出金丹袭杀阴煞派的要求阴煞唆使我们的真人违背规矩出手,这事肯定要追究,但那是我们和阴煞之间的事,我们自己解决,

  为此,大梦执掌甚至追究了台里某个金丹的职责该真人气愤两名师兄弟被害,在任务堂发布了针对冯君的悬赏,有鉴于他也是出于义愤,执掌责令其闭关百年不得外出。

  哪怕是临时工,也是金丹级别的临时工,算是拿得出手的交待了。

  大梦真人还有理由,说我们为这件事开启了五台盟誓,我们一旦派金丹猎杀阴煞派,其他四台的真人也会考虑参与,这就不好了。

  这个理由其实是狡辩,但是他这么说了,别人也不是特别清楚五台盟誓的细节其实就算清楚,也要陷入扯皮中。

  阴煞派这边也是不买帐,天通才挂上对阴煞的悬赏,就有人通知了被悬赏者。

  于是阴煞就炸刺了,执掌九煞真人直接联系天通商盟的总部:什么时候你们有资格挂四大派的悬赏了?以后是不是不想做阴煞的生意了?

  天通这边才要解释,说是客户的需求,然后就发现一个问题:阴煞没有悬赏过冯君!

  在歧视链上,五台的地位要略逊于四派,但是一般人想在天通挂五台的悬赏,基本也是不可能的。

  冯君之所以能挂上任务,除了自身能为天通提供大量产品,是天通的优质合作伙伴,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十方台先悬赏了他,他对等报复,天通支持他就没有问题。

  至于天通本身就是十方台的对手,十方台出手也算挖天通墙角,这个就不好明说了。

  而阴煞派虽然信誓旦旦要处理冯君,但既然没有悬赏,冯君就不能同样报复,所以天通这么做,就显得过分了一个区区的商业联盟而已,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挂四大派的悬赏?

  天通商盟除了明榜,也有传说中的暗榜私底下的悬赏。

  但是冯君的悬赏,连暗榜都不能挂,因为四大派也有一个类似于“五台盟誓”的约定,叫做“四派共识”,有人明显伤害到四派权益的时候,四派当一致对外。

  天通你今天能把阴煞派挂到暗榜悬赏,明天岂不是就能挂赤凤派?

  天通意识到这个问题,特意托皇甫有道转告冯君:抱歉,不是不想帮你,是真的不能挂。

  甚至连回到白砾滩的夏霓裳都表示:阴煞的理由选得很好,我赤凤都只能认可。

  不过一起回来的孤月真人表示:没什么,大不了就是那些杂鱼参与不进此事了,我不敢代表太清,说所有的金丹都支持你,但是我会去猎一个金丹高阶的。

  他一时心软,把千山真人的功劳让给了夏霓裳,现在自家的推演名额还没有到手。

  好在夏霓裳也是敞亮人,表示说你要杀阴煞金丹的话,跟我说一声,于公于私我都会帮你。

  对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失望的,还有很多人,其中季不胜是最为不满的,不过已经是这样了,他表示自己也可以去猎阴煞金丹。

  冯君也有点无奈,索性决定:你们猎杀你们的,我也去猎阴煞金丹!

  大家当然反对他亲自出手,一如上一次去十方台生事,但是冯君认为,修者的世界里,求人不如求己,想要获得别人的敬重,关键还是要自己有实力。

  推演水平高当然很厉害,可是说到底,还是得能打才行。

  众人闻言,也不好意思再劝了,说到底,还是他们对冯君的支持力度不够,不管太清还是天心台,他们只能以个人名义参与此事,不能推动整个门派跳出来跟阴煞作对。

  只有赤凤派表示,愿意倾全派之力,支持冯君。

  然而冯君虽然对赤凤很重要,但是他自己并没有列入赤凤门墙,连供奉和客卿都不是。

  这种情况下,赤凤能做的也就是多派高手出马,战斗的同时,尽量保护好冯君,指望全派出征浩浩荡荡地讨伐阴煞,是不现实的。

  事实上,冯君也不希望赤凤支持他太多,他想用自己的实力,打出一片天空。

  大佬挺支持他的想法,事实上,这一票真人回到白砾滩之后,白砾滩的实力有点过于恐怖了,当然,最让它忌惮的,还是夏霓裳、孤月和岳青三人。

  于是,在真人们回到白砾滩的第二个晚上,冯君悄然消失了。

  第二天中午,有人拿了天通的悬赏确认信物,来找冯君推演,才愕然地发现,冯君居然不见了,曲涧磊听说之后,直接懵了……这么多真人的眼皮子底下,人就没了?

  他先去找夏霓裳,他知道她的神识感知非常厉害。

  但夏太上也是一脸的懵懂,“失踪了,怎么可能……我还悄悄地摆了几个示警小阵呢。”

  “示警阵我也摆了,”曲涧磊表示很无奈,当然,他俩摆示警阵,主要是防止有人悄悄地接近冯君,不过冯君外出,应该也会有提示的。

  就在众人纷纷猜测之际,米芸珊拿出了冯君留下的字条,“寻仇去了,欠缺的推演,待我回来补上。”

  大家得知,冯君不是被人抓走了,稍稍地松了一口气,不过孤月真人还是忍不住抱怨一句,“这对自己也太不负责任了吧,这么多真人,多少带上两个嘛。”

  “人多容易分心,”季不胜不疼不痒地顶他一句,“你们继续讨论吧,我也要走了。”

  孤月知道,他是对自己上一次的安排不满,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收拾一下,咱们也出发吧,”夏霓裳也是有点无语,冯君你也太任性了吧?

  然后她侧头看向岳青,“岳道友你去不去猎阴煞金丹?”

  “不去,”岳青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我帮着看护白砾滩就是了,顺便为我的徒儿护法。”

  夏霓裳的脸色有点发黑,“你就不考虑,冯君会面临极大的危险吗?”

  “他又不是小孩子,”岳青做事,还真是有主见,他不紧不慢地发话,“既然没邀约我帮忙,想必有自己的底气,我又何必多事?”

  夏霓裳被他噎得无话可说,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没过多长时间,季不胜和素淼结伴走了,孤月真人和夏霓裳也离开了,没过多久,曲涧磊和筱萌也走了,最后连皇甫有道都离开了。

  白砾滩只剩下了晓冬真人和岳青,晓冬真人原本也想走的,但是岳青在这里,他实在有点放心不下,只能硬撑着。

  冯君为什么急着走?因为许久不动作的寒魄等三真人,开始移动了,方向似乎……正是阴煞派。

  这三人没有走传送阵,而是用飞舟飞的,估计也是担心有人暴露其行踪。

  冯君担心这三位一旦回了阴煞派,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所以他不想再等了。

  白砾滩这里真人确实很多,但是他想招呼两个走,没准又要引起扯皮,在讨论的时候,时机没准就耽误过去了,倒不如直接前去狙杀。

  反正大佬说了,自己和它一起去,足以对付那三人,没必要去辛苦求别人。

  冯君顺着足迹来到鸣砂坊市外围,休息了半晚上,等到天亮之后,直接从传送阵离开了,如果有人注意到他的行踪,就会知道他的传送方向是阴煞派。

  传送到巨木坊市的时候,他出了传送阵,买了一些东西,到了临海坊市,他也出去买了一些临海的特产,在其他传送阵,他根本就没有逗留。

  他最后消失的地方,是紧邻阴煞坊市的嵘山坊市,因为他一路赶来,所以才离开嵘山坊市的传送阵不久,就有阴煞派七八个出尘上人赶了过来,在传送阵旁边打探情况采集气息。

  就在这时,传送阵里又是一阵波动,却是赤凤派的曲涧磊和筱萌真人到了。

看过《大数据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