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焰阳下的冰辰 > 第十一章:关系

第十一章:关系


  "走了,不过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玄玉临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某人离开的背影。

  "你在这里做什么?""嗯?"沉闷的声音响起,玄玉临一扭头便看见了不远处那个魁梧的身体,勾唇一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师兄,你来的刚好,我正有事找你呢。"

  "扇子又坏了?""……"什么叫又坏了?他总共不就修了五六次吗?

  "听到刚才那个动静我就猜到了,要是再来个几次,我估计你那个扇子也别想在要了。”玄袁瞥了一眼玄玉临,淡淡地说着,随后便抬脚朝前方走去。“师兄,你去哪啊?”“找你三师姐,扇子的事情晚上我再帮你弄。”“啊,等等我,我也去!”

  玄夜岛的一处海岸边上

  风吹拂着,带着淡淡的,海水的味道。玄芸站在沙滩上,眼中满是复杂之色:“师姐……真的要去吗?已经俩次了,那个地方……”“我知道,但若是不去,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失去的那段记忆到底是只能靠自己去寻回。”抬头仰望,漫天的群星美丽而动人,然却依旧无法拭去玄霖心中的那抹感伤。

  “呐,小五你是不是感觉我变了不少?”突然间,玄霖偏过头看着玄芸。嘴角勾着的淡淡笑容让同样身为女孩子的玄芸都有些看痴了:“师姐……”有多久没听到小五这个称呼了呢?玄芸记不清,只知道自从第一次从落红市回来,玄霖整个人都变了许多,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便没有再听过了……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重新扭过头去,火红的俩翼张开,瞬间将周围点亮,随意扇动了俩下整个人便已腾空而起。“师姐!”突然的大叫让玄霖最后又看了玄芸一眼:“那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再见。”说完整个人不再停留,只是朝着东方急速飞去。

  “再见……”仰望着玄霖离开的方向,玄芸轻轻呢喃着,举起的右手一直没有放下,直到再也看不见那片火红。

  ……

  "醒了没有。""还没,不过应该就这俩天了吧。""等他醒了之后就带他过去吧,大人已经等了很久了。""嗯,好。"轻轻应着,此后再无多言。

  ……

  落红市,天穹阁会议室

  "嗯,这次就这样吧,散会。"

  话音刚落,就在众人准备回去时,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老大,老大回来了没有?"

  紧接着门被推开,露出宴琳殊的身影,齐刷刷地,三十七双眼睛同时看向她,整齐划一。

  "抱歉哈,你们继续,继续,打扰了。"宴琳殊讪笑着,随后"嘭"的一声门被重重地关上。

  "我的妈呀,差点被吓死。"抚着胸口靠在门上,一副死里逃生的表情。一想到刚刚一进门的那个瞬间,宴琳殊就觉得头皮发麻,试问被三十七个人同时盯上的感觉,其中一大半还都是一群老头子,那种经历她表示一点都不想再来一次。

  "嗯?诶~我靠!"突然间后背一空,毫无防备的宴琳殊瞬间朝后倒去,下意识地闭上眼,随后宴琳殊伸手一抓,避免了摔倒在地的结局。

  "宴琳殊小姐,请问能松开了吗?"良久,礼貌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宴琳殊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正抓着任杰的衣领,而任杰则是弯着腰一脸无奈。

  宴琳殊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随后腰肢用力一扭,只一瞬间便已经站稳了身形:"抱歉哈。"看着已经站好并正在整理衣襟的任杰,宴琳殊双手合十,小心翼翼地道着歉。

  "没关系,不过琳殊小姐到这里是有什么事情?"任杰毫不在意的样子让宴琳殊松了口气,外加上想起自己此次来的目的:"老大还没有回来吗?"

  "暂时还没有。"任杰摇摇头,接着又道,"琳殊小姐是***有什么事情吗?""嗯,其实是宇让我来找她,不过既然不在那也没有办法了。"

  "那……""任杰,让那丫头进来说话,我们有些事情问她。"突然间,会议室里传来大长老的声音,任杰微微一愣,随后看着宴琳殊,像是在征求意见:"琳殊小姐,你看……"

  任杰有些忐忑,生怕宴琳殊接下来会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作为夙天歌的挚友且有着强大战力的她,宴琳殊在天穹阁也是有着不小的关注度的,以至于她和长老会直接的关系很多人也是有所了解。古板、不懂变通是她对于十位长老的唯一评价;且相对的,她懒懒散散、没有规矩的性子,长老会也是颇有意见。可以说俩方只要是站在一起,十有八九都能吵起来,而且还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要是平时倒也没什么,但在这种非常时期,他必须排除掉一切的内部矛盾,以防止人心的涣散和其他势力的渗入。

  “没事,我进去看看,放心好了我还不至于在这种时候给老大添乱。”这样说着,紧接着宴琳殊直接推开任杰来到了大长老的面前。

  就这样,俩人对视了数秒,宴琳殊才缓缓开口道:“老头,叫我什么事情?”语气十分的随意,而且或许是站累了,宴琳殊直接拉过一旁的椅子就这么坐了下来。

  宴琳殊的行为不仅是周围的其他人有些不满,就连任杰都是皱了皱眉,倒不是不高兴,只是生怕俩人一个不小心就打了起来。不过当看向大长老的脸时,瞬间任杰就有些懵了,那好像不是生气的表情吧,总感觉……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叫我爷爷。”平静地说出这一句话,大长老仿佛没有看到周围人震惊的表情一般,继续道:“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但是当年……”"父亲的死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抬手便阻止了大长老继续说下去,而且见他已经说出了俩人的关系,此时的宴琳殊也没有了任何的顾忌,"但是你敢说一直以来你一点错都没有?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吃不饱穿不暖受尽他人冷眼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四处流浪多次经历生死的时候你又在哪?"

  一句接着一句,宴琳殊的语气十分平静,没有人能想象得出眼前这个少女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但所有人却都能听出那话语中的不甘和痛苦。一旁的的任杰更是为此感到诧异,他本以为这俩人关系差皆是因为看不惯对方,但现在看来应该是有隐情的。

  这么说来大长老的名字好像是叫宴石林来着,与琳殊小姐是同一个姓。想到这里,任杰有些无语,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有注意到过这么一个明显地事实……

  "我……对不起,当年是我的错。"大长老张了张嘴,最终只是化作这一句歉语,没有更多的解释。

  "算了,就这样吧。"宴琳殊扶了扶额,随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累了,就先走了。"说完最后一句话,宴琳殊便转身朝门口走去。众人让步,皆是目送着少女的离开。

  一直站在旁边的任杰亦是如此,而且他还发现此时大长老总有点不一样了,那原本拔实的后背都显得有些弯曲。

  是受打击了吗?任杰想着,刚刚的那一番对话已经是变相地向这里面的所有人宣布了俩人的关系,他估计用不了多久这件事情便会被所有人知道的,毕竟这个时代的信息传播速度可是很快的。

  "抱歉让各位看笑话了。"突然间宴石林正了正身子,朝周围的所有人拱了拱手,"还希望大家不要将今天的事情传出去。"

  "大长老你就放心好了,我看那丫头也只是一时的别扭,女孩子本来就敏感,经历了那么多心里肯定有道坎。"开口的是一名中年的妇女,大概四十岁左右。

  "是啊是啊,我觉得大长老你可以时常去看看她,男人嘛,面皮厚一点总归是好的。"这次是那妇女旁边的中年男子,也是四十岁上下的样子,一头碎发看上去十分精神,说着男子还看了那妇女一眼,眼中的调侃之意清晰可见。

  看着这俩人,宴石林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他知道这俩人,是一对夫妻,这段时间执行任务也是同进同退的。

  "那就先谢谢俩位的吉言了,要是琳殊那丫头能原谅我,我就请大家喝酒。""好!""……"宴石林的承诺瞬间迎来了不少喝彩声,对于此景任杰可是相当愿意看到的,毕竟要是宴石林因为这件事一蹶不振,那对于天穹阁可谓是一个特别大的打击。

  "各位,我突然想起来个事情。"齐刷刷地,任杰的出声让众人一齐看向他。

  "……"他总算是明白之前宴琳殊的感受了,这种被突然盯上的感觉还真喜欢不起来。

  "什么事情?"见任杰没有说话,有人就直接问道。

  "咳咳,其实是关于小姐的事情。"任杰清咳了俩声,很明显是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失态。

看过《焰阳下的冰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