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离圣 > 第122章 怎惊起一滩鸥鹭

第122章 怎惊起一滩鸥鹭


  日暮时分,荆襄营终于赶到了小土城。

  小土城,虽然名字庸俗,但规模却丝毫不弱于荆襄国的城池,而且小土城作为西陇道汾州青宁郡的重城,扼守汾州北部山脉的咽喉之地,是进入汾州平原的兵家必争之地,战略价值颇为重要。

  所幸三朝大战的战场范围太广,小土城的地理位置虽然不错,但却处在战场的边缘位置,并未被战火波及多少。

  不过,如今战乱将起,整座小土城早已城门戒严,商业停歇,城中更是隐隐弥漫着一股恐慌之气,还有着不少居民已经开始准备搬迁避乱。

  荆襄学子都尉营,主要负责小土城西门的防守。

  西门的守军,原有两个地方军都尉营,王若离到来后,总揽西门防务,将手头的荆襄学子都尉营,与守军整合一起,改任胡不休、凤小侠为守军都尉,协助自己分管两个都尉营。

  王若离一边加强整顿守军的纪律风气,一边派出哨探勘查小土城附近一带的地形情况。

  数日下来,城池周遭一片祥和,仿佛已经远离了战场烽火一般。

  虽然连日来哨兵查探,回馈正常,但是王若离心底,隐隐地,总是有些放心不下,最后还是奏请了卫将军,决定亲自查探一番。

  薄暮红霞,天朗风清。

  王若离独自出城,沿着城外西面方向,一路查巡过去。

  前方,有一块藕塘,在霞红的暮色下,荷叶轻曳,有如一叠叠圆盘,又如一把把扇子,葳蕤密集,紧紧挨着,连成一池。

  虽然已过盛夏,但藕塘中的荷花,依旧毫不气馁地绽放着,一根根,一朵朵,从荷叶里冒了出来,借着暮色观望,就像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少女,随着微风的轻拂,在荷叶掀起的一片片碧浪中,翩翩起舞,真是美不胜收。

  藕塘岸边,站着一个与荷花同样妍丽的苗条身影。

  苗条身影静静地看着塘中的荷叶接天荷花红,也不知是在想念着什么,还是在等待着什么?

  见此场景,王若离眉头微皱,轻叹一声,跃步靠近。

  “孤身一人,私自离城,你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既违反军纪,又容易遇险吗?”王若离脚步轻点,掠到苗条身影的背后。

  苗条身影闻言,肩膀一颤,转过身来,见是王若离,似乎紧张多过惊讶,嘴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原来这个苗条身影,正是谢灵韫。

  “是你啊!”谢灵韫芳声细语,脸上有着淡淡的愁色,“心太乱,想要寻觅一处安静的地方,沉淀心情,抚平波澜。”。

  “世事无常,何必非要溯本求源,那般较真。”王若离淡声道。

  “可是有些事情,解不开,舍不得;剪不断,理还乱。”谢灵韫眼睛里闪着一抹幽怨。

  “坚持本心吧!”王若离凝语片刻,轻声道。

  “你说得对,只问本心,心若向阳,才见阳光。”谢灵韫仔细地看着王若离,脸上似乎载着满满的期待,“所以,我义无反顾地来了。”

  王若离静静地回望着谢灵韫,话头沉默,仿佛凝固了一般。

  “这三年来,我算是看出来了,你的外表看似温和,实则冷淡,内心更是冷漠。”见着王若离似乎不为所动,谢灵韫的神色有些伤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王若离眨着眼睛,慢慢说道,“或许,有些缘分,早在十几年前,便已注定了。”

  “真的?”谢灵韫脸现几丝喜色。

  王若离思忆着道:“还记得,那年八岁。有一天,贵客来访,随行还跟着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可不得了,年纪虽小,但调皮捣蛋,丝毫不比男孩子逊色。小女孩到了后园,先是将一众婢女小厮捉弄了个遍,而后又爬上了假山,大喊着要在假山上放风筝。

  好说歹说,总算被劝了下来,谁知小女孩真是个闲不住的主儿,用过梨汁糕点后,竟又哗啦哗啦地,跑去攀爬湖边的那棵大树,可惜,小女孩爬树的技术,实在不咋地,才爬了一小段,就一个失手,从树上掉了下来,噗通一声,落进了湖里……”

  “别说了。”谢灵韫认真地听着,只是听到后面,脸都羞红了,“这么糗的事情,以后不许再说了……”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曾经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女孩,如今竟然出落成了眼前这位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王若离脸面微笑,接着道。

  “谢谢……”谢灵韫微微低着头,咬着嘴唇,声音细如蚊呐。

  “别忘了,我们还有一纸婚约。”王若离自信满满地道,“依我王若离看来,你恐怕没有毁约的机会。”

  “嗯……”谢灵韫的头更低了,声音更细了,脸上全是一副甜蜜的娇羞模样。

  藕塘边,原本系着的一叶小舟,此时已经破开细细的波粼,荡漾在了藕塘中央。

  夜色渐浓,周围慢慢地,已经变成了模糊一片。

  两人轻拾木桨,划着小舟,只能看到水面反射的微微月光,还有那密密麻麻的荷花丛。

  “你似乎喜欢荷花?”王若离轻声问道。

  “嗯!”谢灵韫目露神迷,“荷花,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娇艳但不失清纯,清香中透着谦逊,柔弱里带着刚直,是花中的谦谦君子。”

  “喜欢它的品性?”王若离不禁随口问道,“出淤泥而不染?”

  “倒也不全是,有了风霜,有了雨露,所以才能不染。”谢灵韫抚摸着一朵盛开的荷花,柔声说道,“我更欣赏荷花的这股顽强的心气,生性倔强,宁折不屈。”

  “确实!”王若离嘴角露着笑意,“品花如品人,诚如你,便如这荷花一般,不拘泥于浊世,看到的,追求的,只为心向往之。”

  “其实有时候,我也容易多愁善感,容易患得患失。”谢灵韫脸上透着丝丝娇气,“我的那份倔强,真的只是因为固执,固执地想要看到希望,希望登上心驰神往的彼岸。”

  “若是岸上没有明灯呢?”王若离不禁戏问道。

  “既是心中所求,不论他是一弯草坝,还是一个渡口,他都是心中最初的港湾。”谢灵韫闭着眼睛,两手合拳,托着下巴,期盼声道,“因为心之所系,唯愿足矣!”

  “花开最美时,折一枝可否?”

  “别说话,吻我……”

  清凉的夏夜,清沁的嘴唇,静静地靠近,紧紧地贴合在了一起。

  是那片摇曳不出波澜的月光,在夜风中的颤抖吗?

  不,是那种甜甜润润的味道。

  小舟没了掌控,晃晃悠悠地荡出了一圈圈活泼跳动的波纹,划开了荷花枝蔓,拐进了藕花深处。

  这次第,怎么还惊起了一滩鸥鹭?

  沉醉者,沉醉其中,不知归路。

  夜深人静。

  偶尔还有几声蛙鸣。

  相伴而行的两个身影,顺着平坦的大道,一路往着小土城走去。

  清风里,王若离和谢灵韫之间,似乎多了几分融洽和亲密。

  “灵韫,你跑来三朝战场,家里的长辈不会反对吗?”王若离似有所思,轻声问道。

  “没事,我说服他们了。”谢灵韫脸蛋一红,微声说道。

  “你是怎么办到的?”王若离闻言,大感惊诧,“据我了解,谢家长辈对于这门婚事,一直持着以静待变的态度,而且你的祖父谢安石,为人刚愎自用,固执己见,听说很难被说动。”

  “其实很简单,我突然闯进房间,劈头盖脸先把他们批驳一顿,然后再提起婚约之事,果然祖父就不吱声了。”谢灵韫狡黠地笑着道。

  “你胆子太大了吧!”王若离有些愕然,“一个还未出阁的姑娘家,就敢批斥起长辈了,将来怎生得了!”

  “现在就开始怕了?”谢灵韫转过头来,瞪着王若离。

  “怕!必须怕!”王若离脸上讪讪,抬手投降,“怕得要命!”

  “咦……”谢灵韫不经意间,看到远处的城池出现异常,手指着道,“若离,你看,小土城方向,是不是有敌军正在攻城?”

看过《离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