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狼战于野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何谓强大?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何谓强大?


  这一刻的少年,浴血而生,苍莽雄浑,战意无双,宛若从远古走来的战神,杀意森然,狂暴无极。

  即使身带如此可怕的战意与杀心,狼卿的眼眸依旧一片清明,丝毫没有堕入无间地狱的苗头。

  一股股难以形容的磅礴气势在他周身迸发出来,只是瞬间,便将余下怪物粘连而成的气势场域完全压制。

  “缠绕!”

  突然之间,一名怪物的身躯以一种诡异的幅度扭曲了起来,好像变得柔软无比,像是一根扭结在一起的麻花绳一般,直接将狼卿缠住,双腿,双手,全部锁住,脖子伸的老长,在自己身躯上打了一个死结。

  “哈哈哈,我困住他了,兄弟们,上,杀了他!”怪物被拉得老长的脸上露出激动的潮红,不顾一切的对着同伴们放声嘶吼,一双怪眼中有着疯狂的杀意在凝聚。

  只是突然间,让他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不知何时,狼卿空着的左手从其环绕的身躯中挣脱了出来,手上还蔓延着刺目的火焰,火焰缭绕,绚丽非常。

  狼卿左手前伸,一把抓住其下颌,随后浑身力量爆发,一声苍凉的狼嚎从背后的苍狼虚影喉中突现。

  这怪物只是瞬间,那缠绕着狼卿的身躯便被崩碎开来,无数血肉块儿四处乱飞,鲜血四溢,狼卿手中只余下一个光秃秃的头颅和一双难以瞑目的怪眼。

  “凭你!也想困住我,简直可笑!”,狼卿嗤笑一声,手中火焰暴涨,将头颅生生化为灰烬随风飘散。

  “让我来!”

  一名怪物身长四臂,持着一杆漆黑的长枪,直接朝着狼卿的心口刺穿而来,狼卿只是随意一看,而后离火遁法展开,化为一道虚幻的火影,只是轻轻一挪脚步,便避过这来势汹汹的一枪。

  当!一声脆响,惊鸿残影阵阵,带着无边威势打偏了刺来的漆黑长枪。

  那怪物被一击而中,瞬间感觉一股如山岳般厚重强悍的力量透过枪身传来,一时间,四只手掌的虎口都隐隐有着鲜血流出,险些抓不住长枪。

  而狼卿则是轻描淡写的一击,可见其战力之强,完全超乎常理,狼卿看着四臂怪物,皱了皱眉,道:“你!简直侮辱了枪!你可知道,枪乃百兵之王,堂皇正大,战意浩然,岂是尔等丑恶怪物可得之精髓!”

  言罢,不待那怪物反应,惊鸿昂然而出,如出水蛟龙,气势如虹,枪速快如雷霆闪电,一闪而逝,只见一道金色的火焰焰尾在虚空中闪现,而那四臂怪物则是被一枪穿喉。

  狼卿嫌恶的将其甩落,尸身蕴藏的强悍力量将四周的怪物打了一个趔趄,晃晃悠悠险些带倒一片,狼卿浑身气焰再次暴涨,威势直冲云霄,一身炎阳内力狂暴的运转,像是脱缰的野马在宽阔的经脉中流动,一圈圈实质性的气浪自狼卿身上涌出,一次次的冲击着踉跄不稳的怪物们。

  仰天长啸一声,狼卿拾起地上的漆黑长枪,一阵火焰从枪头至枪尾而过,将怪物残留的污秽气息焚烧殆尽,随后炎阳内力汩汩流进漆黑长枪之中,看了一眼手中颤动的长枪,“别急,我会带你洗刷那不光彩的历史!”

  漆黑长枪嗡嗡鸣音,仿佛再回答他的话语,狼卿见状,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银光一闪,惊鸿化为一道流光进入丹田,浮在炎阳内力上方静静的吞吐着炙热的气息,只是枪身上那隐隐传来的铿锵之声,才显露出其还想再战之心。

  “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得将你们全部解决了,你们太让人恶心了,所以不会给你们留全尸,不会让你们有转世重生的机会!”

  狼卿持着漆黑长枪,浑身火焰熊熊,如同火焰战铠将之覆盖,无数焰尾在背后飘荡,像是一件无比美丽的披风随风而动,身后那巨大的苍狼虚影仿佛也凝实了几分,那双狼眼中有的只是蔑视一切的霸道,只有不可一世的无双威严。

  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只是这笑容落入怪物们眼中,却是那么的恐怖,“现在,告诉我,你们准备好,怎么死了吗?”

  村长齐白时的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

  他有一种感觉,凭着现如今这幅躯壳的力量,真要上场,谁胜谁负还真难以预料,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一击必杀,纵然死光手下孩儿们也无所谓,孩儿们可以再养,可自己要是一不小心,阴沟里翻船,到时候可就大大不妙了,所以纵然狼卿大杀四方,齐白时也是按捺住了自己,没有妄然出手。

  轰!一枪穿过,四周尘土飞扬,地面有着淡淡的皲裂之痕,虽然还无法达到翻天覆地,天崩地裂的层次,但是这一枪攻伐出去,都是血肉横飞,伤及大片怪物。

  剩下怪物们看着身边的怪物一个个的倒下,或化为碎片,或被火焰直接焚化,或者被巨大的力量碾压为肉泥,他们的胆气已经渐渐的消散了,快要支撑不住了,他们的眼中再也没有疯狂的嗜血之意,脸上也没有得意骄傲的笑容,充斥着他们全身的是一种叫做恐惧的情绪,此刻,在他们眼中,眼前的人类男子才是真正的怪物,所向披靡的怪物!

  “村长大人,你这老人家的皮囊真是让我难以下手,而且你也不叫齐白时吧,是否可以现出真身,咱们真刀真枪的大干一场了?你这些手下怕是都要死干净了!”

  狼卿长枪挥舞,火势滔天,气韵如龙,威势如天,一枪旋舞,再杀一怪之后,转头过去,看着犹自按兵不动的村长。

  齐白时压下心中的不安,看着场中血流如注,残肢断臂四处堆叠的惨状,“跟我们比起来,你似乎更加的残暴,手段更加的血腥!”

  狼卿一枪而行,击退疲软下来攻势,道:“残忍?血腥?不,这不是残忍血腥,而是对待你们这种禽兽不如,丧尽天良的怪物,只有这种手段才能祭奠那些无辜之人的在天之灵!”

  随后指着路边一个叠的整整齐齐的皮囊,怒火冲天的道:“就是你们这些杂碎,竟然残忍的虐杀一个如此天真烂漫的孩童,你知不知道,她还有光明的未来,或许她会成为一个强大的修行者,或者她出落的亭亭玉立,嫁了一户好人家,相夫教子,幸福快乐!但是!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毫无人性的不速之客,这一切都没了!没了家庭!没了未来!甚至没了性命!”

  村长齐白时慢慢的褪下老人家的人皮,只见一个直立的六臂双目,面目可憎的黑面獠牙的怪物出现眼前,此怪人立而站,身躯笔直,浑身漆黑长满鳞甲,甲片缝隙中隐隐可见有着黑绿色的黏液流动。

  他的嗓音也是变化了,像是金属摩擦的声音,十分刺耳,“吾名幽将,说实话,带着这幅“面具”久了,渐渐的我都有些忘记自己本身的面目了,这村长可是一个大才人,别看他只是在小小的村落中,可却令我十分敬佩,十分他是从容赴死,临死之前的唯一要求,则是要画完案上的一副画,那副心胸,那等修养,虽无修为傍身,却堪比绝世大能。”

  顿了顿,幽将继续说道:“我虽然杀了他,但却敬重于他,所以对他并没有虐杀,而是待他画作完成,一击毙命,随后手法极快的剥下他的皮囊,一点痛苦都没有,我还记得他画的是两只嬉戏的小虾米,十分传神!”

  狼卿眼睛眯了眯,眼前这个名为幽将的怪物明显和其他的有着很大的区别,那是一种与生俱来本质上的区别。

  “纵然如此,你们也是害了他,害了全村所有老小的性命!”狼卿神情肃穆,怒火内敛。

  “呵呵,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没有道理,唯有强大才可以主宰一切,就像那村长齐白时,纵然一身才华,满腹修养,可惜没有强大的修为,他不能保护自己,不能保护村子,说到底,只是自身的孱弱而已!”幽将闻言,只是笑了,言语如刀,彻入骨髓。

  “强大,的确可以主宰,但是强大,不是虐杀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生灵的借口,如果真的强大,你们又何须隐藏在人皮之下,隐藏在这小小的村子当中!究其所以,还是你们不强,你们害怕更强的人!在我看来,你们只是一群欺弱怕强的懦夫,鼠辈而已!”

  狼卿一言出,掷地有声!

  呯!

  话音刚落,狼卿瞬间消失在原地,而当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一名想要偷袭的独眼怪物面前。

  “你”独眼怪物一愣,刚才本想趁着这人跟幽将大人说话的当口,出手偷袭,可术法才刚刚在凝聚,却见一个英武的火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对方身上如深渊炼狱的气势将自己给彻底压制住了,手中刚刚凝聚的术法却是不敢对着狼卿而发,而是在气势的压迫下,消弭于无形,同时,他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畏惧,这股畏惧像是从心底而出,眼前的人也像是顶天立地的无边神氐,充满寂灭天下的威势!

看过《狼战于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