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神侠之龙争虎斗 > 第013章 天下英雄谁论数

第013章 天下英雄谁论数


  当那火堆上的兔子,噼里啪啦不断地滴下硕大的油滴来时,王跃龙的肚皮,终于不争气的“咕咕”地叫了起来。

  之前那点儿干粮和牛肉,根本不够少年塞牙缝的,在这么长时间里,早就是消化殆尽了。

  那黑衣少年却是一声不吭,没有搭理。实际上从王跃龙坐下来之后,二人之间便再无任何地交流,黑衣少年专注着那只肥硕流油、香气四溢的烤兔,而王跃龙则同样视线紧盯着这只兔子。

  “这兔子,再过一会儿就好了。你不用这么心急,这只先给你了。”在王跃龙饿的难受准备起身去拿点儿干粮时候,那黑衣少年却是头也不抬地说道,声音也没有很大,也不去管王跃龙是否能够听见。

  “额,在下谢过朋友了。”王跃龙没想到这黑衣少年却是个面冷心热之人,在听到黑衣少年的话后,不禁感激至极,却也老老实实地等着了。

  又过了片刻,那黑衣少年总算是把这只肥兔子给烤完了,从火上取下来倒递给王跃龙,同时漫不经心地道:“现在还很烫,你如果不嫌嘴上撩起泡来,就现在吃。”

  倒是把正准备立刻大快朵颐的王跃龙给吓了一跳,连忙吹了一吹,这才狠狠地大咬了一口。

  “啊!”饶是有了准备,但是王跃龙还是被兔肉给烫了一下。

  “我都说了,你自己不小心,就别怪我之前没提醒过你了。”黑衣少年面冷心热,但也是个刀子嘴,现在还不忘了调侃王跃龙一句。

  “多谢朋友大义相助的烤兔。不过我吃了你的晚餐,那你吃什么呢?”王跃龙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看那黑衣少年手上空空荡荡,还是禁不住问道。

  “我吃素。”黑衣少年从脚边拿起一棵王跃龙不认识的野果,用衣服擦了擦便即啃了起来。

  随后他看到王跃龙那疑惑的眼神,还是补上了解释:“这只倒霉兔子今天自己撞到了树桩上死了。我本来是想自己打打牙祭的,谁知道你来了。看来老天爷都不让我吃肉了。”

  嘴上说的很是洒脱,可是话语中那浓浓的遗憾意味,便连王跃龙这个江湖新人都听得出来,当下王跃龙直接掰下自己啃开了的那根兔腿,将剩下的兔子递给黑衣少年,同时说道:“这本来就是你的晚餐,我不能抢。”

  “说了是你的就是你的,别唧唧歪歪的。爱吃就吃,不爱吃扔了。”黑衣少年也是少年心性,非常要面子,哪怕是口水都流出了几滴,但是依旧十分嘴硬,没有去接兔子。

  “这就是你的,你肯让给我,我非常地感激你。但我王跃龙堂堂齐州王氏二公子,这种强抢他人之物的做法,我自问也做不出。”黑衣少年嘴硬,王跃龙却也是个倔脾气,单手依旧举着那大半只兔子,没有丝毫退让。

  黑衣少年一抬眼,只见对面那一身金衣自称王跃龙的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少年,一双明亮有神的眼里,写满了坚毅。从很小就在江湖上飘着的黑衣少年,自然是明白,这个王跃龙也是个坚持自己原则的人。

  想了想,黑衣少年还是暂时放弃了自己所谓的面子,默默无语地接过王跃龙手中的兔子来,抽出自己腰间的一把短匕将兔子一分为二,把那缺了一只腿的一半又扔给了王跃龙道:“我饭量小,这么半只够了。你要是还不要,那就扔了好了。”

  王跃龙这才半信半疑地接了过来,黑衣少年便即垂首专心吃了起来,不再去理会王跃龙了。

  就这样二人又都无声地吃着各自手中的食物。不过王跃龙毕竟是有过家教,吃起来那叫一个细致,哪怕是一只兔子也要吃出修养来。而那黑衣少年则是同样吃的不快,王跃龙吃完之前掰下来的那根腿时,黑衣少年才吃了几口。

  疑惑地看着那吃的同样很慢的黑衣少年,王跃龙不由得去猜想,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独特的习惯啊。

  “对了,你说你是齐州王氏的二公子。那‘九仙剑皇’王昌阳,是你的什么人?”正在吃着,那黑衣少年却是忽然开口问道。

  王跃龙也觉得这么闷着实别扭,听着少年开了口,便也来了兴致:“正是家父。朋友你也知道吗?”

  “‘九仙剑皇’王昌阳,号称东洲第一高手,同时是神榜第五高手,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武艺更是登峰造极。更难得的是,王前辈为人正义,侠义之名远近皆知,锄强扶弱,爱护百姓,是个真正的大侠”黑衣少年的眼神忽然变得飘远,“他是我心中第一等的大侠。”

  “朋友你过奖了。”王跃龙口中虽然谦虚,但是黑衣少年夸得是自己父亲,他感同身受,内心却是非常得意。

  “那你说说,神榜二十位高手,除了‘九仙剑皇’外,还有谁称得上一个侠字?”黑衣少年对于王跃龙的谦虚完全无视,反倒是问起王跃龙的看法。

  “我?我不知道。”王跃龙对于江湖那些事儿基本上都是听自己二叔王昌明说的,但是二叔也没有给他太多讲那神榜高手,究竟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神榜高手,江湖前二十人,我最敬重的,首推你的父亲‘九仙剑皇’王昌阳。”黑衣少年放下了手中未啃完的的兔子,侃侃而谈,“除了王昌阳王前辈外,还有一人能让我敬重。”

  “还有谁?”王跃龙少年心性,自然好奇。

  “自然是‘九仙剑皇’的亲弟弟,人称‘枪影’的王昌明。不过我更喜欢称呼王二前辈为‘枪影神帝’。”黑衣少年在提到王跃龙的二叔王昌明时,眼神认真了起来。

  “我二叔?!”王跃龙一听,不由得奇道。

  于是被挑起了兴趣的王跃龙,便听着这黑衣少年侃侃而谈了起来。

  这个少年年纪不大,但却已然是一个老江湖了,他对于这江湖有着独自的见解,相对的,更是对这江湖豪杰们,看法也是独出一门。

  对于岭北百花谷当前的神榜和高手榜高手们,黑衣少年将他们划分成了名至实归和浪得虚名的两种。

  王跃龙的父亲与二叔,自然是属于那名至实归的那一种了,黑衣少年对于这些名至实归的高手们,有着发自内心的敬重,而对于那些浪得虚名的高手们,则是打心底里鄙视。

  王跃龙原本并不知道这些,但是听了这黑衣少年的讲述,再结合过去二叔给他灌输的诸多江湖之事,两相一将比较,少年只觉得自己的眼界又开阔了许多。

  “要说这天下最欺世盗名者,除了那天门宗的宗主无心老贼秃外,再无第二人可当此称谓!”黑衣少年说了一大通,在最后说到那天门宗宗主“菩提佛”无心上人的时候,竟是一下子神情激动了起来。

  “朋友你别激动,你为何会说那无心上人是欺世盗名呢?”王跃龙连忙按住了黑衣少年,同时疑惑地问道。在他的记忆里,不论是自己父亲还是二叔,全都对这无心上人比较推崇,王跃龙也曾见识过无心上人的徒弟,却是恭谨有礼,一身武艺修为也颇有些水准,想必那无心上人也并非浪得虚名。却不知那已然七十多岁的无心上人,是怎么让这黑衣少年给记恨上了。这中间,会否有什么误会。

  “我为何?就是在半年前,那个欺世盗名的老贼秃,竟带着一群天门宗的秃驴到我家来,强要我家族镇族之宝,一言不合竟是杀了我全家!错非我的父亲将我藏于暗室,得以保存一命,否则那无心老贼秃的恶行,江湖如何知晓?!”

  “我觉得一定是你弄错了。那无心上人也是一位得道高僧,佛法无边,又岂能真的如你所言带人去你家里强抢宝物,还杀你全家呢?我想,这一定是有人贪图你家宝物,化妆成无心上人并嫁祸与他的。”虽然这黑衣少年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可是王跃龙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得相信,这件事儿会是真的。

  “或许有人能模仿出那无心老贼秃的老脸来,但他那手独步天下、赖以成名的‘菩提往生掌’,又有人能模仿出来?!”黑衣少年见王跃龙根本不信,又抛出了一个十分有利的证据来。

  “你怎么能确定,是无心上人的‘菩提往生掌’?你可曾见过?”王跃龙却是有了怀疑了,他怀疑这个黑衣少年会否是某个邪恶组织排出来的,专门为了挑拨江湖诸大势力或诸多群豪之间的关系的。而且那无心上人已经有十好几年没有和人动手了,按这黑衣少年的年纪,根本不可能见识过那“菩提往生掌”。

  “那‘菩提往生掌’一经使出,会在掌心凝结成金色的‘’字佛印,我虽然被藏了起来,但是透过秘窗看到了那个‘’字佛印,这就是最大的证明。”这黑衣少年倒是有些见识,还真的说出了那“菩提往生掌”的最大特征来。

  话已至此,王跃龙虽然心中依旧疑惑重重,但是却对这黑衣少年起了戒心了。

  未完待续。。。。

看过《神侠之龙争虎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