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王妃报废指南 > 第142章 那个婢女赖着要做本王的侍妾

第142章 那个婢女赖着要做本王的侍妾


  “难道你忘了,曲岱岩可是得了大祭司七成真力,说不定可以和主子一战。”说完芮启喝了一口茶。

  储农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你说的是没错,但可能性微乎其微,大祭司虽修行近百年,但他七成的真力也绝不是全部半神之力的对手。我觉得他还有更大的阴谋,比如那八十一个男女。”

  手又被旁边的玄仲卿握住,王凡清低头看了看,又看了看微微皱眉的两位侧君,还是没有说什么。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那八十一个男女我已经让大祭司去研究了。咱们前期查出来的一些东西太过顺利,就像是有人故意放在那里一样,他既然知道我有半神之力,就一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毕竟九皇子康王是先帝九子当中最聪明的一个。”

  芮启垂眸思索,将知道的阵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全都需要严格的训练才能发挥作用“那八十一个男女确实可疑,但,短短几日就算找齐了,不经过训练,又能做什么?说不定就是个障眼法呢。”

  王凡清打断两人的争论“不说这个了,这些人等大祭司那边看看有什么发现,现在需要搞清楚的是莱阳王和曲岱岩之间有什么交易。”

  “莱阳王世子的寒毒应该快发作了,曲岱岩可以救他,救不救,就看他和莱阳王的交情有多深了。寒莲池水的寒毒是逐步累加的,曲岱岩看了应该知道是我们所为,主子还需要我们做什么吗?”芮启认真的看着王凡清。

  “天不早了,你们先歇了,等两天,看看莱阳王和曲岱岩都是什么反应,让猎鹰给莱阳那边传信,查一查曲岱岩和莱阳王有什么往事,为什么三年前莱阳王来京述职就没有回去。”

  两人躬身告退。

  坐在书桌后面的玄仲卿懒得参与,只静静听着,两人离开了才牵着王凡清向卧房走去。

  上午,王凡清正和芮启、储农和陶渊商讨关于昨晚的事情,吴宜宣火急火燎的就进来了。

  一进来没有跟王凡清打招呼,直接和芮启怼上了,气急败坏的指着芮启的鼻子就骂

  “你行啊你,派人给梁王床上送人也就罢了,还送到被窝里面,送到被窝里面也就算了,还脱了衣服,脱了衣服也就算了,还点了穴,虽然我去的及时,你知道事情的后果吗!”

  话音刚落,后面梁王抬脚就进来了,和吴宜宣并肩而立,一副秋后算账的架势。

  芮启静静听着,她发完了火也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不顾王凡清在场毫不留情的揭短“愿赌服输,你赌输了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输不起就别赌。”

  “你……有胆量出来单挑啊!”吴宜宣被他气昏头了,忘了王凡清的提醒,芮启武功很高的。

  “你们两个可以一起上,输了不能再找我麻烦。”芮启抽了抽嘴角,丝毫不将两人放在心上。

  “好,让队……阿雅作证!”吴宜宣走到王凡清身旁,“作证啊,我们两个赢了他,你不能帮他。”

  王凡清摇摇头“他虽然不是影卫,可武功比我的影卫还要高一些,内力深厚,别说你们两个,就是十个你们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

  吴宜宣不甘心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你是说我们两个联手都打不过他?”

  “嗯,据我观察,梁王武功并不怎么滴。”王凡清实话实说,似乎打击到了她,吴宜宣不服“他不太会武功,你可不能下死手。”

  “你不死心,试试就知道了。”王凡清对着芮启,“手下留情,别伤到他们。”

  “是”芮启答的很恭敬。

  屋子里的人都走到院子里,对于大家来说,芮启就是在陪这他们两人玩过家家。

  芮启站定,单手负后“我用一只手让你们十招,你们一起上。”

  听到这话,吴宜宣更气了“不把我放眼里,这回让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在71世纪吴宜宣也是第五纵队里的高手,被一个人再三的瞧不起,真的是很气愤,顾不得君子风度,抽出离殇的剑就朝芮启刺了过来,梁王见到媳妇出手,唯恐媳妇吃亏,抽出离盛的剑两人一起发起攻击。

  无奈,两人攻势如何凌厉,连芮启的衣角都不曾碰到,人家还是单手对两人。

  “十招已过,我要出手了,你们小心。”芮启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着实让人气愤。

  吴宜宣和梁王攻势更加凌厉,心里一着急破绽就露出来了,芮启唇角微勾,又让了他们几十招,见到一个漏洞,白影一闪就到了梁王面前,毫不留情的在他胸前拍了一掌,“砰”的一声梁王狼狈的跌落在地。

  吴宜宣大吃一惊,凌空刺了过来,芮启身子微微一侧,大手钳住吴宜宣的脖子“再动你的脖子就断了,你们输了。”

  “好了,我说过,他功夫很好,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吴宜宣不甘心的跺跺脚,梁王从地上爬起来,走到芮启面前,十分有风度的抱拳“阁下武功高强,玄某佩服,输的心服口服,以后定然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然后拉过旁边的小媳妇,“愿赌服输,输了就是输了,我代阿宣向你赔罪了,不过像昨晚你派人往我床上塞人的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办了,那个婢女赖着要做本王的侍妾,惹恼了阿宣。”

  芮启微微一笑“好说。你的女人昨日和我打赌,”想了想还是不要说打赌的内容了,“她赌输了,算了,不提了,以后不和这种输不起的人打赌就是了。”

  吴宜宣当然不是输不起的人,不过是这件事造成的后果,让她十分生气罢了。

  “我不是输不起,只是那个婢女赖着非要做他的侍妾,你说怎么办?”

  “一条白绫赐死了事,哪个王府少的了这样的事。若是觉得手段太过阴损,那就把那个婢女许配给侍卫了事,办法总比困难多,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让一个奴婢给欺负了,真不知道梁王的封号是怎么来的。”

  被戳中痛点的梁王再次哑口无言,他说的不无道理,挺简单的事到了他这里就乱了阵脚,蠢啊。

  芮启低头单膝跪在王凡清面前“给主子惹麻烦了。”

看过《王妃报废指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