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逆流剑皇 > 第306章 赌上家族的未来

第306章 赌上家族的未来


  第306章赌上家族的未来

  楚南天直勾勾地看着叶晨说道:“敢问这位少侠怎么称呼?”

  叶晨对楚南天的来意很是不解,他也看出来了楚南天修为比自己强太多了,即使是在这里自己对上楚南天也毫无胜算,不过他也不是很害怕,楚南天要拿下自己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人影前辈的回归,让叶晨心里底气足了许多。

  “在下剑掩月,不知楚家主拦住我等有何贵干?”叶晨抱拳回道,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楚南天在叶晨说话的时候紧紧地盯着叶晨的双眼,他从叶晨的双眼没有看见丝毫的慌乱,心里对叶晨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不愧是少年天才,这样的心性楚家后代没有一个比得上的,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楚南天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原来是剑少侠,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少年了得,名不虚传。”楚南天微笑地说道。

  此时楚南天已经决定了和叶晨打好关系的想法,叶晨不仅是个少年天才,心境修为也高,他的未来绝对不同凡响,而能教出叶晨这样弟子的人更是个绝世高人,和叶晨打好关系,楚家说不定就能攀上叶晨身后的那棵大树,这绝对比楚家得罪叶晨,得罪叶晨背后的高人要划算得多。楚南天能带领楚家一路走到现在,他的修为不是楚家最高的,当时眼光却是最毒辣的,所以整个楚家没有人对他这个家主不心悦诚服的。

  叶晨和裴有缘听了楚南天的话差点翻白眼,剑掩月明显就是叶晨的化名,哪里有什么名气啊,不过叶晨和裴有缘都没有解释,楚南天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又不关他们什么事。

  “楚家主说笑了,不知楚家主找在下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在下就先告辞了。”叶晨拱手说道。

  “看我,两位少侠莫怪,楚某只是想问下两位少侠是否是从死亡地狱中心出来的?”楚南天派了一下额头,似乎有些懊恼地说道,当他看见裴有缘脸色不对的时候有立刻解释道,“两位少侠别误会,我只是问问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据说裴少侠是被申家追杀才进入死亡地狱的,而申家进入死亡地狱的方向和我们楚家的刚好对面,裴少侠出现在我们楚家面前,裴少侠应该是穿过了死亡地狱中心的吧。”

  楚南天说到这里感慨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死亡地狱存在了无数岁月,从来都没有人深入死亡地狱中心而出来过,楚某也是一时好奇才拦下两位少侠,想要从少侠口中得到些许里面的情况,如有冒犯之处还请两位少侠见谅。”

  楚家的其它人看着楚南天的态度一个个都睁大了双眼,诧异地看着楚南天,楚南天作为楚家的家主有必要对这两人如此吗?

  楚南天说着说着却是越来越心惊,是啊死亡地狱无数岁月都没有人能深入其中心而安然无恙的出来,这裴有缘是第一个啊。

  而叶晨给楚南天的感觉比裴有缘还要神秘,那岂不是叶晨应该也可以深入死亡地狱而安然无恙地出来?或者叶晨本来就是在死亡地狱深处,裴有缘进入死亡地狱深处后遇到了叶晨,然后叶晨带着裴有缘出来的?如果真是这样,叶晨岂不是对死亡地狱非常了解,甚至有可能了如指掌。

  如果真是这样,楚家要是能得到叶晨的带领,那楚家不是也能在死亡地狱中如鱼得水了。

  “死亡地狱已经变了,我们一路走来虽然遇到了不少危险,可是只要小心点,别靠近那个地方,一般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如果没什么事情,那我们告辞了。”楚南天从一开始就对他们和言相对,叶晨就是镜面人,别人对他好,他就对别人好,楚南天的态度让叶晨也不好意思对楚南天出手,为了不再纠缠下去,叶晨简单地说了一下死亡地狱里面的情况。

  叶晨虽然说得很简单,可是楚南天听着却如五雷轰顶一般。

  死亡地狱变了!

  从有记载开始,死亡地狱就是死亡的代名词,如今却变了。

  联想到之前那绝世珍宝的气息,楚南天是相信叶晨的。

  那绝世珍宝出世,死亡地狱就变了。

  楚南天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死亡地狱会不会是因为那绝世珍宝而形成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绝世珍宝就不是楚家能染指的,甚至不是青域任何一个势力所能染指的,把它带回去,说不定它会把楚家变成第二个死亡地狱。

  楚南天不得不说头脑确实灵活,从叶晨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基本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楚家家主确实当之无愧。

  想到这里楚南天额头上渗出了冷汗,还好见到了叶晨他们,要不然他们楚家也像其它人一样一股脑地去争夺那绝世珍宝,是福是祸还真不好说了。

  “多谢剑少侠的提醒,相见既是缘分,两位少侠一看就和楚家有渊源。申家和楚家世代有仇,裴有缘又和申家有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知道两位少侠是否有时间,要不去楚家坐坐?”楚南天笑脸迎上,开口邀请叶晨和裴有缘去楚家做客。

  叶晨本是不想搭理楚南天的,但是他忽然想到,楚南天好像说他是妖都人士,飞鹰号就是飞往妖都的,在飞鹰号上还有他托福陈鹰代为照顾的的师姐柳梓曼,叶晨有些不方心柳梓曼,不知道陈鹰有没有帮助她,他有必要去确认一下。

  叶晨思索了一会,自己好像不知道怎么去妖都,而且自己没有飞船,单靠两只脚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赶到妖都,如果能搭上楚家的顺风车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楚家主,你刚才说楚家在妖都?”叶晨问道。

  “正是,剑少侠这是答应了?”楚南天有些意外,他贸然提出邀请就没想过叶晨他们会答应,毕竟双方都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叶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实不相瞒,我们真准备去妖都,如果楚家主能带我们一程,小子感激不尽,至于做客,还是再说吧,我们身上麻烦事情一大堆,去了楚家怕是给楚家带来麻烦,楚家主如果不愿意就当小子没有说过。”

  楚南天看着叶晨,和叶晨简简单单的几句对话中楚南天就基本了解了叶晨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爽快地说道:“剑少侠严重了,我们也准备回去了,如果少侠不嫌弃那就一起吧。”

  楚南天在推测出绝世珍宝不是楚家能觊觎的结论后,对死亡地狱探索的热情一下子减少了许多,既然叶晨他们想要搭乘顺风车去妖都,那做个人情给他也是不错的选择。

  至于邀请叶晨他们去楚家做客,他并没有强求,叶晨说得对,现在裴有缘一身麻烦,带到楚家做客确实有所不妥,会给楚家带来一些麻烦。

  叶晨没想到楚南天居然一下子就答应了下来,也没有怪罪自己拒绝他的邀请。

  “如此多谢楚家主了。”叶晨对楚南天微微行礼道。

  一个时辰后。

  楚南天安排妥当后带着叶晨登上了飞船,踏上了回妖都的路程。

  “家主,我们就这么放弃了吗?”飞船中一个豪华的房间里,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向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楚南天问道。

  楚南天放下手中的书籍,看着老者说道:“楚老,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你先听听我的想法再说。”

  老者还想说话,可是听见楚南天这话,他把要说的咽回了肚子里:“家主您说,老夫洗耳恭听。”

  楚南天整理了一下头绪说道:“先说说那裴有缘和剑掩月两人吧,楚老你怎么看两人?”

  老者想了想开口道:“沉着冷静,不卑不亢,修为在同龄人当中遥遥领先,却没有骄傲自满,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楚南天点点头:“楚老说得都对,不过楚老你还没说道重点。”

  “重点?”老者疑惑地看着楚南天。

  “是的,楚老你也知道裴有缘被申家追杀了半个多月了,可是到现在他还没有被申家抓住,你认为楚家有几分把握能拿下他?”楚南天问道。

  老者思索了一会:“裴有缘能逃这么久确实有些本事,可是老夫觉得当时的情形楚家拿下他们应该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楚南天笑了笑,否定道:“不,楚家不一定能拿下他们。”

  “这不可能。”老者有些激动地反驳道。

  楚南天不急不缓地说道:“楚老你没发现他们在被我们包围的时候一点也不慌吗?而且在我邀请他们一起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拒绝吗?这说明他们有把握从我们手中逃出去,不被我们抓到。”

  “这怎么可能?”老者被问道有些动摇了。是啊,叶晨他们的表现太过正常了,这反而有些不正常。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们当时的目光都集中在裴有缘身上,其实那个剑掩月才是真正值得注意的人。”

  “他?”老者回忆起叶晨当时的表现,还真让他感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

  “没错,就是他。我仔细观察过了,他的修为只有结丹境,虽然不是很高,可是他的灵魂强度却很强,我怀疑他的灵魂已经发生过蜕变了。”

  楚南天还没有说完,就被老者打断了:“这怎么可能,灵魂在结丹境就发生蜕变古往今来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怎么可能。”

  楚南天:“我也只是猜错而已,不过我觉得**不离十,这就是我想要结交他的主要原因。”

  老者沉默了,楚南天从小灵魂就比其它人强大,所以他才能年纪轻轻就被楚家任命为楚家家主,对灵魂的敏感度,楚家可以说没有一个人胜过楚南天的。

  楚南天继续说道:“楚老你没发现吗?裴有缘从头到尾对剑掩月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没有反驳,这说明裴有缘完全信服剑掩月,裴有缘本身就是个天才,一个天才是不会信服一个庸才的,剑掩月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再来说说,死亡地狱吧。”

  “之前那恐怖的气息出现在死亡地狱中,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有稀世珍宝出世,之后死亡地狱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如今的死亡地狱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凶险了,楚老不觉得奇怪吗?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吗?”楚南天看着老者问道。

  老者皱眉:“我想过,可能是稀世珍宝的出世影响了死亡地狱吧。”

  楚南天笑了笑:“这是肯定的,可是楚老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这死亡地狱就是那稀世珍宝形成的呢?”

  老者一听楚南天的推测脸色大变,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应该不是吧,那稀世珍宝的气息给人一种浩然正气的感觉,死亡地狱的气息和它格格不入。”

  楚南天:“楚老说得没错,我也只是猜测。不过根据剑掩月的话,那死亡地狱中心应该有一处极其危险的地方,那里可能就是死亡地狱的中心,稀世珍宝也可能会在那里出现。剑掩月接到过那里,还能安然无恙地出来,这也是我重视他的一个原因。”

  “死亡地狱都已经这么危险了,更何况是其中心呢,那不就是更加危险?楚老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叫做‘物极必反’。”

  “这……”老者想要反驳,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反驳。

  楚南天:“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罢了,所以我并没有撤回所有的人员,只是带了一部分人返航而已。”

  “家主,深谋远虑,楚秋云多有冒犯之处,请家主责罚。”老者向楚南天拜到。

  楚南天笑了笑,示意楚秋云平身:“楚老不必如此,解释给你听其实也是我自己在说服我自己。”

  楚秋云先是不解,然后也相通了,他再次躬身道:“家主辛苦了。”

  楚秋云知道楚南天这是在赌{河蟹}博,而且是在拿家族的未来在赌,赢了一切都好说,输了那楚南天就是楚家的罪人。百度一下“逆流剑皇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逆流剑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