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我成了仁宗之子 > 第七八零章 有意一的一追一逃

第七八零章 有意一的一追一逃


  大理的追击战快三个月了,逃命者没到绝望的时候,追兵总是会留下机会,让逃命者有继续的机会。

  就这样一追一逃,几乎快跑遍了大理的富庶之地。

  没办法,大理的势力就是这般混乱繁杂。原本的高氏、董氏、杨氏以及段氏,四家的势力也是交错着,很好的体现了制衡的关系。

  如今,段氏逃命,也就有了这种游览大理的现状。

  可惜,面对大宋绝对的优势,聚集再多的抵抗者,也都是同样的命运。

  “差不多了······”

  这已经是在永昌府一带了。从善阐府,到弄栋府、大理府,再到永昌府,大理境内富庶之地几乎转了一圈。章惇觉得差不多了。

  “大帅,要歼灭了吗?末将听说这大理往北、往西还有很大的地盘呢。”

  这山山水水的,一个个好像都喜欢上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之所以没有往西北逃窜,一个可能是那些部落势力他们从来没掌控或者亲近过,还有一个可能是,那些地方或许是真正的蛮荒之地。”

  “大军出来近半年了,一个大理这般小国,大军还不能拿下,朝堂会有闲话的。”

  这一路追击,没有郑侠在场,他们几个人又仿佛回到了讲武堂共处的时候,说话也都随便了很多。

  “诸将听令:折将军率部北上,然后转道向南,逼迫逃兵南下,尽量减少杀伤;周将军率部穿过永昌府,在西面形成堵截之势,同样要减少杀伤;王将军率部南下,确保逃兵不得继续南下。诸部完成后,将东南向的缺口放开······”

  种建中部没有出发的命令,也就是要固守现在的战线了。只是,章惇这样的安排,让种建中有点不明白了。

  东南之向,那是安南······

  “大帅,为何?”

  各部行事,唯剩下种建中部随行章惇未动,安营扎寨,防止逃兵东进。种建中终还是没忍住。

  “彝叔,敢决定皇子命运者是谁?是我等边将可以擅自做主的吗?其实,从开始,就能直接将其驱逐至安南的,只是为大理将来治理考虑,才绞尽脑汁······要感谢彝叔配合。”

  “大帅······”

  种建中明白了,或许这样的君王,才是他心中的君王。真正的薄情寡义,冷血无情,否则,即便是臣工有恭敬也只是恭敬,甚至敬畏,绝不会贴心。

  官家终归还是没有要求夺了二皇子的性命······

  逃兵往哪逃,如何逃,皆是由南征军决定的。自打从善阐府出来,一直就是这样。如其说那些逃命者是在选择安全的方向,不如说是承担着一个导盲犬的角色,为大军歼灭不臣之力量引导方向。

  不需要了,也就该让大军告诉他们该往哪逃了。

  就一条狭窄的通道是安全的,稍微有了偏离,就有无尽的炮火等着。华夏书库  

  虽然面对南征军时,那些残余的大理火枪兵溃不成军,可面对安南军时,却充分发挥了火器的优势······

  安南也知道这是一拨丧家之犬,毕竟大理这段时间的战争,作为邻邦的安南很清楚。虽然尽力防范了,可惜,这样仓促迎战,又有军备上的差距······

  “大帅,安南遣使帐前······”

  对于亡命之徒,安南没办法,可对于王师却可以用邦交的礼节走流程。章惇还不好一口回绝了。

  “章大帅,安南一直以上国之礼恭敬大宋,年年贡献不曾断绝。前方已是我安南境内,还望章帅以两国邦交为重,莫要挑起边衅······”

  这使臣若是没有最后的一句话,或许章惇会考虑一下说话的方式,可使臣居然以挑起边衅为理由,章惇不耐了。

  “大军追击逃兵,我部的军令也是追击逃兵,不死不休!既然安南可以容大理逃兵入境,难不成我大宋军伍就不可以吗?来呀,送客!”

  就这一句话,似乎也告诉对方理由了,也就是简单的告诉一声,章惇就逐客了。

  大军的推行并没有因为安南使臣的到来而减缓,仍然继续着正常尾随的步调,在安南境也如此。

  就这样看着那些亡命逃兵跟安南战斗,像个有偏向的裁判。每当安南军占上风时,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的意外发生······

  “大帅,安南使臣估计快到汴梁了······”

  “就等着他们到汴梁呢。这一去一回,差不多高邦和郎颂都会被那位拿下,届时咱们也该着带着段廉义的人头归朝了!”

  “段廉义·······”

  “没错!那位不管怎样,那都是大宋内部事由。他段廉义算哪根葱?敢伸手参与大宋事务!若不予以惩戒,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干干涉国朝内政了!”

  “可是大帅,那位确实有惊人的谋划能力,即便是以这三五千的溃兵,也一样可以让安南狼奔豸突的,如何让其交出段廉义?”

  这种话,也只能种建中跟他扯。种建中是担心安南军拦不住溃兵深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成了仁宗之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