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先驱之火 > 第二十三章 男尸

第二十三章 男尸


  “神说,他曾赐福恩典于信徒,在感召中给予你们丰盛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与你们!”高台上的人影开口,下方是黑压压的人头,他们一个个身着黑袍,手里拿着筷子长度的粗壮的圆筒蜡烛,簇簇火光点燃这个沉默的夜晚。无数的火光遍布在这一片地域,带着神圣的气息。

  半晌,高台上的人继续开口。

  “就在前几天,我们在秀容市的兄弟姐妹们在举行聚会的时候遭到了一次袭击,死伤者到达近五十人!”高台上的人朝下方扫视了一周,全场鸦雀无声,他再次开口道,“他们有什么错?我就问!他们究竟有什么错?!为什么一定要被杀害?”

  “在场的同胞们!你们中有那一位没有受到过苦难?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继续忍耐、纵容这些恶行继续发生吗?”那人振臂高呼,语气强烈。他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死死盯着台下的人群,眼里是无数火苗舞动的倒影,隐隐透着一丝疯狂。“不!我们流的泪已经够多了,我们流的血的也已经够多的了,我们应该遭受的苦难应该结束了!”

  “你们当中有的是无辜的被冤枉的囚犯,有的是从来没填饱过肚子的流浪汉,更是有被歧视孤立的学生,也有知识渊博却无人欣赏的教授,甚至还有被排挤的警察和法官......在这里,有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在这里,所有人都怀着同一个想法,那就是为更加美好的明天奋斗!这不仅仅是我在这里的空口白话,而是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努力的事情!”那人来到高台的边缘处,俯视着下方的芸芸人海。

  那人死死地盯着下方一簇簇地火苗,高喝道:“是时候该反抗了!神告诉我,我们已经受了足够多的苦难,是时候接受神的赐福,掌握力量,获得新生了!”

  “没错!作为神的信徒,我们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掌握着我们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力量!”他审视一周,随即缓缓朝前迈步,他本就处于高台的边缘,前方就是一团空气,他抬腿的瞬间,下方传来了一片喧哗惊呼声。

  那人从黑暗的高台上方走出,这才让人看清他的样貌,他的脸上画着神秘的图腾样式,那是一种粗犷神秘的纹路,看着那种纹路仿佛给人一种回到洪荒时代的感觉。他露出诡秘的笑容,在众多的惊呼声继续缓缓向前,处于高台下方的人一阵骚动,有人在惊呼,有人在后退。

  那人缓缓向前,一步,两步......如履平地一般,到后面时,那人甚至若无其事地小碎步蹦跳两下,他一摆手,装作上层贵族跳完交谊舞一般,做了一个滑稽的鞠躬礼。

  下方的人群顿时沸腾起来,一张张脸庞上写满了狂热和崇拜,那是对未知力量的敬畏。他们齐齐高举起手中的蜡烛,嘴里呼着喊着地都是一个名字。

  “奥斯!”“奥斯!”“奥斯!”

  径自悬浮在空中的人挥挥手,刚刚还无比狂热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重新变成了最初的无比虔诚安静的模样。他再次开口,平举双手,然后将手交叉置于胸前,低头祷告道:

  “奥斯与我们同在!”

  “奥斯与我们同在!”下方成千上万的信徒,将手中的蜡烛放开,平举双手,然后如同半空中那人一般交叉置于胸前,低头祷告着。无数的蜡烛像是丧失了重力一般,静静地悬停在这些信徒的身前,蜡烛的火苗齐刷刷地一阵高涨,在这高台下方显得无比的神圣。更为奇怪的是,这些蜡烛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从点燃到现在,没有滴下一滴灯油。

  火苗安静地燃烧着,成为这幢庞大建筑物中唯一的色彩。

  无数火苗从丧失重力的蜡烛烛心出飘逸而出,像半空中汇集而去,沙聚成塔水聚成海,无数的火焰在半空中勾勒出一个巨大的人形火影,盘坐在虚空中一动不动。

  “呜呼!真的是爽呆了!终于解放喽!自由的感觉真的是太!好!啦~”张含沛从天窗处探出脑袋,肆意高喊道。

  “你小心点!”苏清璇笑着一把将张含沛从车天窗下扯下来,“这车开得这么快,你若是一不小心被风吹走了,我可没办法给烟姐交代。”

  “啊!”张含沛一不小心脑袋磕到一下,脸上露出痛色。“清璇!要是把我撞傻了,以后可该怎么办啊?你来养我啊?”

  “瞎说什么!”苏清璇脸上微红,在张含沛的胳膊上狠狠扭了一下。随即她冷哼着:“看来你还没有吃够教训!今天我就替烟姐好好教训一下你!”

  “好了,好了!”魏鸿笑着说,“清璇,张含沛那小子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吗?这家伙就是嘴贱!谁不知道我们的清璇大小姐心系大才子藤光霁啊?你们两个的花边新闻已经在学校里传得到处都是了,哈哈哈......”

  “魏鸿,你也想尝尝我的‘如来神掌’是吗?”苏清璇皮笑肉不笑地冷哼道,说着还活动活动了手掌,作势要一巴掌糊上去。“可千万饶命!我还开着车呢!要是出车祸,那可就是一尸五命!呸呸!是一车五命!”魏鸿连忙摆出一副乖乖低头认错的姿态,叹道,“更重要的是,你出事了,藤光霁藤少爷还不得心痛欲绝!”

  听到前半句刚刚脸色缓和下来的苏清璇,听到后半句话时整个人身子一僵,“魏鸿,脑袋是个好东西,你最好多安几个上去!我真怕有时候直接把你脑袋拧下来!我和他没关系!还要我说多少遍?”

  “我看不像是没有关系吧,整天黏在一块,我看那藤光霁恨不得眼睛都要摘下来放你身上!”张含沛在一旁酸溜溜地说道。

  “什么黏在一块?!什么眼睛摘下来,你在说什么啊?!”苏清璇一恼,狠狠瞪了一眼张含沛。后者悻悻地摸了摸鼻子。“还有你!魏鸿!你是不是也不会好好说话!”苏清璇冷笑一声,已经将手伸到魏鸿的后脖颈处。“藤光霁和我就没关系!”苏清璇再次重申。

  “别!可千万别!这次可不敢了,我的苏大小姐。我可是开着车呐!等会儿出车祸了,我倒是没什么,要是撞伤了你的玉体,老奴可担待不起啊!”魏鸿感觉到后脖颈处一阵发凉,顿时求饶,但求饶的话一到嘴边却又是变成了阴阳怪气的调调。

  “魏鸿,你还说张含沛那小子作死,我看你才是花样作死大赛的总冠军,那张含沛顶多拿个第二!”唐歆抿唇笑了笑,看着魏鸿嬉皮笑脸的模样,摇摇脑袋。

  “我们还是说说该去哪吧?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逃课!”苏清璇嘟着嘴,气呼呼地坐会位子上,挤到一声不吭的段文乐身旁。“还是我们文乐最好,谁像你们两个一天到晚没个正行!”

  “嗯?”段文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鸟窝状的头发抬起,他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好像......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他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叫他的人,打了个哈欠,又睡了过去。

  一阵尴尬又不是礼貌的沉默。其余四人默契地没有出声,显然早就习惯了段文乐的个性。

  “所以......开车的!我们这现在究竟是去哪啊?”苏清璇一拍魏鸿的肩膀,问道。

  “还能去哪啊?当然是带你们去见见世面!”魏鸿没有转过脑袋,笑着回答道。“你们几个,也就张含沛玩得比较疯一点,真是愧对你们豪门的家室,大家都是有钱人,要玩就玩得疯一点嘛!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这个世界的多姿多彩......”

  “哎哎哎!你可别带上我!”张含沛不乐意了,“我怎么就玩得疯了!你少在我家璇璇面前诋毁我!”张含沛用脚连踢正前方地魏鸿的驾驶座。

  “不是,我说真的!我们好不容易逃一次课,何必还在海都玩啊?更何况海都这点地方,我们这么多年了还那里没去玩过?而且接下来今天之后接下来几天都是假期,我们为什么不去更远的地方,你们说我们干脆直接去威义怎么样?”魏鸿转过脑袋朝着张含沛挤挤眼,坏笑着提议。

  “好啊!威义可以啊!威义虽然没有我们海都地方大,可也算是个文化名城了!”苏清璇眼睛一亮,她从小就是父母家长眼里的乖乖女,在海都的名门贵胄里只逃过一次课的恐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苏清璇就是其中一个。苏清璇本就出自书香门第,苏清璇耳濡目染之下对这种文化名城自然是极感兴趣。

  唐歆也含笑点头了,段文乐自然没人管他的意见,连这次逃课他都是被架出来的,否则还指不定在哪里睡着呢!

  “张含沛!你的意见呢?”魏鸿半转过头问道,嘴里的揶揄语气谁都能听得出来。

  “我?”张含沛故作羞涩地开口,朝着苏清璇抛了一个媚眼,“自然是我家璇璇去哪,我就去哪喽......”

  “呕~”众人齐齐作呕,连一向好眠的段文乐都惊醒茫然地左右望望,看着其余几人作呕的表情,下意识地大张嘴巴,眼看着就要跟着做出呕吐状。

  张含沛连忙拖住段文乐的下巴,“文乐,没你的事啊!继续睡继续睡......”

  “我收回刚刚说的张含沛作死第二的话!”唐歆举手说道,一脸嫌弃。“我还是太小看张含沛这厮的下限了。”

  “那就出发吧!威义市!我们来喽!”张含沛再次站起来,从车顶天窗朝前方大喊道。一块指路牌在车辆高速行驶中被迅速抛到车后,上面赫然写着:

  “向前300千米,威义市。向前350千米,秀容市。”

  :。:

看过《先驱之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