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足球裁决天下 > 三百二十七 最棘手的看客

三百二十七 最棘手的看客


  本来红蜻蜓和自己是不相干的两条线,却第一次听韩哥抛出716的梗,意思好像还是系出同源,古万兵实在忍不住,插话道:“可是,韩哥,我们,真不是716变回来的。”

  韩单冷哼一声道:“其实早就发现对我怎么找上你们的,你们有很大的误会,一直没工夫扯这些细节,今天正好给你澄清一下,我不知道你所谓的变是怎么一回事,但你们四个都是靠716那天的表现才打动了我。”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古万兵很是委屈: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我们确实是到这个世界第一天就是这个体质啊,并没有越活越年轻——是一开始就年轻,踢球没有让我们变得更好,只是让我们保持了良好的水平,然后没几天就打回了原来的水准——哪用等什么716?

  没想到最尊敬的李续洋前辈来补刀:“于神和田泰是直接被韩英璀否了,你和李闪乾的试训视频我却有找老汪看过,实在是不堪入目——所以,我很奇怪,老韩你是怎么发现他们的?恕我直言,如果这几个小子真的奇货可居,哪怕你在五山一言九鼎,恐怕也没什么卵用,不是你的菜,没理由一直关注着他们啊?”

  这一切还得感谢新疆葡萄,正因为他们独树一帜的存在,让韩单下定决心在辽阔的新疆做了一次针对男子足球的人口普查。当然,如果他事先知道在此之前,蹴后和博哈尼已经做了一次人口普查,可用的男童都不曾剩下,也就没有后来所有这些事了。

  为了这次人口普查,韩单组建了一支庞大的球探部队。队伍由来自全国各地精心挑选的超级球探组成,虽然韩单说的轻描淡写,可就像李续洋刚才说的,出了五山,他什么都不是,为了成立这支超级球探部队,可想而知他没少低三下气地求爷爷告奶奶。

  赵冬和谭朋本肃然起敬:没想到船长付出了那么多——养这么支队伍,没少烧钱吧?

  总之,分了几个时段,开始了地毯式搜查。

  这个世界什么最贵?足球人才最贵!

  为此韩单想要在所有潜在对手没反应过来之前速战速决。

  所以很快,新疆淘金计划宣告失败。

  失败了,精英们当然就不用在新疆赚那辛苦钱,各回各家。来自全国各地,就回全国各地。剩下还不死心的韩单决定自己一个人再在几个在意的区域进行二刷。

  “7月16日,金州的球探说看到了四个超级厉害的素人。”

  古万兵委屈巴巴地看着韩单,韩单知道那意思——既然是厉害球探怎么也不至于把堂堂四天王当素人吧,古万兵至少还是芭比兔的重要战力储备,所以还是专门解释了一句:“虽然他们过去都是业界有名的厉害角色,轮到现在,健全的只有眼光。”

  那一天,金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流业余队6比2狂胜金州城市超级联赛的夺标热门。最诡异的是天命的胜负系数在一开始就站在了二流业余队那边。

  球探说:“一定是因为有那四个人的缘故!为了他们,您必须来一趟金州,迟了你会后悔的!”

  韩单就去了,这四个人自然就是虚品四天王。

  当然,不独有四天王。不少地区的球探陆续都有反馈,而共同点是——这些人都是716当天涌现出来的。

  “你还记得汤炎吗?”

  李续洋当然记得这个踢假球的杂碎。

  “他也在716那天回到了自己的巅峰时代。”

  李续洋看了看麦罗比法,又看了看古万兵,最后目光落到季猛身上:“所以,与其说是找到最佳的肉体,不如说是找到最好的自己?”

  季猛耸肩,难得抬下前天下第一的杠:“没有这么文艺范啦,应该是完美复制最好时候的身体感觉。”

  麦罗比法释然:是这个意思!我本来和古万兵感觉差不多,韩单当时也说我回到最好的时代,现在来看确实716才是分水岭。

  李续洋问韩单:“会不会就是蹴帝做的?”

  “绝无可能。”

  李续洋不懂:“为何?”

  “球探的情报基本涵盖全国各地,我一个芭比兔也吃不下那么多人,这四个是因为数据不亮眼无人问津,很多716崭露头角的厉害角色当即被俱乐部预备队主动吸纳进去。之前,田泰试训都被韩英璀直接拒绝,现在能有这种趋势,背后倒是肯定有蹴帝的意思。”

  李续洋忍不住问:“后来呢?”

  “后来,迅速地老去——其实也不算老,是身体状况回到自己原本该有的样子。”

  顿了顿,韩单又补充道:“他出台归化新政不就是因为他觉得现役职业球员太弱,没有办法的办法吗?”

  季猛苦笑道:“不是蹴帝的话,到底是谁出于什么动机要做这么难的事?”

  韩单问李续洋:“你想要的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李续洋耸肩道:“无所谓,我知道你这件事就够了。谁做的不重要,至少不会是低于蹴帝的存在。而且这福利已经领过,我是没有份的了。”

  韩单饶有兴致地问他:“既然如此,你还没想好下一步怎么走吗?”

  “我的人缘太差,尤其是需要对蹴帝宣誓,在保皇党这边踢球这种事对我太难。但逼不得已的时候,这种选择也不得不做。”

  韩单居然笑了:“你没想过去击败蹴帝吗?”

  李续洋摊手道:“他都吓得去抱归化的大腿,我站他这边反而更有被利用的价值。”

  韩单指了指场上:“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答案?”

  李续洋话锋一转:“你们这场还吸引了一个最棘手的看客。”

  谭朋本他们想说无论对哪方势力,你才是最棘手的看客。

  季猛知道他瞧不起自己,生生忍住没问出来,就听韩单问:“谁?”

  说的是文琴不群的孔怖。

  谭朋本很是不屑:“他和你比算哪根葱?”

  李续洋似乎有些诧异:“你们这些五山足球人眼界这么高的么,他都瞧不上?”

  韩单转过来看着李续洋道:“你别理他,他不管事,只是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看重这个人?”

  李续洋则注意到一提孔怖,韩单果然变了颜色,忖道:你到底是单纯因为同一个工种所以认识更充分一些,还是和我想到了一处?

  嘴上还是一如其名,继续懒洋洋地:“我到这里第一个关注的就是他,和过去就红得一塌糊涂的郑掷亿不一样,这家伙是突然蹦出来的。我找人去查过他的来历,却是高度机密。也找过厉害的人专门请教,他们很确定地告诉我,不同于新疆的人造人,这个人过去就有,而且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算出来的,总之他的结论来说,这个人没有什么大的改动,过去就是这样——对了,虽然老谭不管事,老赵你总应该知道吧?”

  赵冬一时有点懵:“我应该知道什么?”

  “都是宋朝的,你总应该评估过他的实力吧?”

  赵冬想了想道:“还可以吧,比起当年最好的你还是差了很大一截,但在这个时代已经相当可以了。”

  李续洋笑而不言,韩单忍不住问他:“你又是怎么看的?”

  李续洋收起了笑容,难得严肃认真地道:“在看过九万人体育场那场比赛前,这是唯一一个会让我感觉哪怕全盛的我都搞不定的现役球员。而且,从我第一次看他的比赛就这么认为了。”

  韩单知道此人在足球方面向来不打诳语,什么夸张的修辞从来不用,就更是震惊了。

  “你觉得他比郑掷亿还难对付?”

  赵冬拼命回想安娜和不群的那场偶像剧比赛,明明是演戏,那小子使出了吃奶的劲,可问题是那也稀疏平常啊。

  李续洋看着韩单心想:这番话你应该是能听懂的吧?如果你不止是局限于自保。

  “和关知差不多,我也不是厚古薄今那种人,在我九万人体育场那场比赛看来,郑掷亿全力以赴时候的个人能力已经超过中国足球史上的任何人。”

  赵冬实在想不出来什么特别牛逼的地方,忍不住插话:“那孔怖呢?”

  “就像老韩你说的,我这个文化人是装的,我不是太清楚该怎么定义,该说意识层面,或者思想境界?反正这估计就是蹴帝一直想拉拢他的原因。”

  韩单帮他补充:“而且他一直不领情,但是也没有公然作对,就在文秦不群混日子——他们队那个球霸叫谁?以前天都的?”

  赵冬终于遇上一个自己会的,问道:“你说李密理么?”

  李续洋点头:“是,那家伙八成也是蹴帝的人,一直在打压他,估摸着也是要逼他表态。”

  同为蹴帝人的季猛表示不能理解,心道:虽然这条线的底细我不清楚,但是这种组织内部的事,道理上你不该请教我这个金牌卧底?难不成他还有其他什么情报渠道?

  嘴上倒是客客气气地问:“既然蹴帝想拉拢他,又这么看重他,怎么会安排人去打压他?”

  韩单冷哼一声道:“是为了方便更好的平台把他收纳了。”

  大家一时陷入沉默,即便是对孔怖有诸多不爽的季猛也得承认,蹴帝是特别看重孔怖的,一直以来都是龙之队的重点考察对象,什么成绩都没有做出来,在过去毫无根基资历名不见经传的非顶级联赛的小角色就已经被幕后推手捧为蹴国第一边后卫。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厮还一次次把好心当驴肝肺,龙之队拒绝了好多次,平时工作表现也一直不死不活,好容易大家说好要不死不活演一出的时候,这家伙又杠精上身非要来真的,干劲上来谁都拦不住像搅屎棍一样闹得大家差点下不来台——这样的事精,蹴帝还不放弃,他到底是有多香啊?

  李续洋道:“蹴帝还是很有战略眼光的,郑掷亿个人能力再强,强不过一个天命新鲜出炉的顶级外援。但是如果能提高一个团队的意识层面,这是多少个顶级外援都做不到的。所以山东齐行能够逆袭下陆中草。”

  韩单对此表示赞同:“郑掷亿的表现确实惊艳,真正起关键作用的还是建设体系的关知和彭俏杰。”

  李续洋转向季猛:“皇上身边的红人既然在这了,透露点内线情报呢?关于孔怖,最新的工作进展你总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

  当着前天下第一的气场,红人不敢造次,老老实实交代:“蹴帝最近采纳了专家组的建议,准备运作他去山东齐行。”

  李续洋和韩单对望一眼,都在想:果然!这是要双管齐下啊!一方面用归化来武装顶级豪门保下限,另一方面受关知模式启发,利用孔怖来吃关知留下的遗产。

  钱刀常虽然死了,体系的脉络已经清晰地展示出来,放弃了实在可惜,尤其那些破格提拔的新兵蛋子正在高速成长期,与孔怖这种更高阶的思想最有可能实现无缝对接,孔怖在这样的环境下应该也会毫不保留地施展抱负。

  季猛也想明白了:“他出现在这里,应该也是收到了风声,基本做好了决定,今天之后就收心,老老实实地做他的职业球员——”

  话说到这里,知道要糟糕,赶紧住口,但已经被韩单盯住。

  “停什么啊,有个但是怎么不说了?”

  谭朋本,赵冬,乃至古万兵都有些同情季猛了:果然是五山一霸,人家哪里有但是了?活生生给你硬栽一个。

  谁知李续洋却给补上了:“但是,如果芭比兔输了,他的心很有可能就收不回来了。”

  韩单很是镇定,跳过谭朋本等人,看着同样惊慌失措的古万兵:“这就是最后关头把你刷下来的原因,想来你也知道了,从一开始你就不在这最后11人中间。”

  古万兵有些难以置信:“你是说于神他们都有这种觉悟?”

  “不管怎么说,赢就是硬道理。终究是要谈判的,赢了,可以由你来提条件,他几乎不能反对;只是没有输,那就得真谈;输了,就是任人宰割。我是个比较务实的人,我给他们的要求也不高,不能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足球裁决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