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都市之无限选择系统 > 第666章 水族馆

  花钰此时从白荒眼中看到的,那就是白荒对于自己极为纯粹的感情。

  其实花钰一直都很清楚,不论以前还是现在,白荒对她的感情只有酒吧大姐姐而已,除此之外就没了其它任何元素。

  也许是她年纪比白荒大上一些的缘故,所以白荒从来不会将她当做可以搭讪的女孩子看待。

  当然,也可能是出于她以前欺负白荒的次数太多,导致白荒下意识里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很可怕的大姐姐,也就是宛如噩梦一般的存在。

  没有哪个男孩子会想主动跟噩梦搭讪,道理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吧。

  “今天晚上我想让你陪陪我。”花钰以妩媚口吻说道。

  “......”闻言,白荒身躯立刻往后侧移了一下。

  说实话,白荒现在是真的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好端端的怎么就把话题引到奇奇怪怪的方向了。

  原来花钰所指的重要事情,就是为了让他今晚陪一陪花钰吗?

  主要在于,以花钰此刻显露出来的妩媚,那摆明就不是什么正经的意思。

  陪着陪着,该不会就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花钰能不能不要这么带坏他?

  这不是通往幼儿园的车,他必须要赶紧下车才行!

  瞧见白荒吃瘪的样子,花钰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咯咯咯,小鬼头,你想到什么不好的地方去了,我是让你陪我在街上逛一逛,没什么别的意思,你该不会是自作多情往不好的方向幻想了吧?姐姐告诉你哦,你可不要趁着夜黑风高欺负姐姐,否则姐姐一定会向千怜妹妹告状的。”花钰笑着。

  额头泛起黑线,白荒真是被花钰弄得无语了。

  花钰这绝对是贼喊捉贼好吧,明明是她自己故意将话题引到容易令人幻想的程度,结果现在却要让他背上作风不良的黑锅。

  行吧,反正不是什么大事,这锅他就背了。

  “那花钰姐想去哪里逛,你说个地方。”白荒开口。

  “水族馆,我现在只想去水族馆。”花钰回复。

  听到水族馆这三个字,白荒心里立刻秒懂。

  他跟花钰之间发生过一些有趣的故事,其中一段故事就是发生在水族馆里面,这是白荒和花钰共同拥有的记忆。

  “走吧,我开车带你过去。”白荒率先站起身。

  “你知道我要去哪家水族馆吗,别的水族馆我可不去。”花钰一边起身一边讲着。

  “知道,方舟水族馆对吧,那里即是水族馆的同时,也是一家水产餐厅。”白荒开口。

  听了白荒说的,花钰自然是十分高兴,看样子白荒并没有将以前的事情给忘掉,至少这足以证明白荒不是过度喜新厌旧的家伙。

  走在白荒旁边,花钰原本是想勾着白荒手臂。

  但当想到白荒现在是有女朋友的时候,花钰又是立刻收回自己的动作,以免自己跟白荒产生过度亲密的肢体接触。

  今天晚上是找白荒陪自己逛水族馆并且吃饭的,可不是为了跟白荒发生某些肢体接触,这是她心里一直在提醒自己的地方。

  走出公园,花钰上了白荒开着的劳斯劳斯。

  伴随一阵轰鸣响动,白荒驾驶劳斯莱斯离开附近。

  开车期间,由于自己的长发一直被晚风吹拂起来的缘故,花钰拿一个橡胶圈给自己扎了单马尾发型,这样一来清爽多了。

  “小鬼,你现在不愧是嫁入豪门的成功人士啊,出个门都是劳斯莱斯傍身,姐姐表示很佩服。”花钰笑着说。

  “花钰姐你别闹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总是喜欢调侃人。”白荒稍微无奈。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变,但你这小鬼却是提前变了,这还真是很不公平呢。”花钰看着夜色倾诉,她说这番话的音色很轻,似乎并不想被白荒听见。

  不过听力极好的白荒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因此他就跟花钰讲着:“那你说说看,我哪里变了?”

  “还能是哪里,当然是你的感情状态啊,以前的你是单身,现在的你已经脱离了单身行列,而姐姐我却仍旧是单身,真是令人难过呢。”花钰说着。

  “既然不想单身,那你找一个男朋友不就行了,或者找一个女朋友也行,我强烈建议你跟楚璃相处试试,你们两个应该特别合得来。”白荒乐得不行。

  “去你的!”花钰当场翻了一个白眼。

  别过头,花钰嘴角扬起些许弧度。

  简单的几句斗嘴,让花钰回想起了以前的日子。

  以前的白荒多可爱啊,每天任由她肆无忌惮地欺负,而且也从来不会反抗,捏起脸来更是让人爱不释手。

  可惜时光终究是会悄然流逝,到了现在白荒已经成年,她没办法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地欺负白荒,以免闹出什么乌龙。

  长大成人之后,终究是会懂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彼此也会潜意识里相敬如宾。

  现在的花钰,是最能感觉到这些的。

  开车到市中心区域,白荒和花钰一同来到方舟水族馆。

  这家方舟水族馆今晚的客人并没有特别多,与平时比起来那就是尤为清静。

  但对白荒和花钰而言,他们两个都是比较喜欢清静的地方,这样的氛围他们都觉得挺不错的。

  方舟水族馆一共有六层,分为地下三层和地上三层。

  地下三层都是淡水鱼类。

  地上三层则是海水鱼类。

  由于花钰想吃海鲜,白荒就带着花钰搭乘电梯上了第三层。

  一眼望去,第三层只有几十人在观赏鱼类,大多都是一男一女的情侣状态。

  走到左侧位置,白荒和慕千怜一同坐在餐桌旁边。

  距离两人十几米之外的位置,那就是一面又一面的特制透明钢化玻璃,其中灌注着海水以及游动着海水鱼类,所有客人都能一边吃饭一边观赏鱼类游动。

  拿出手机,白荒扫了一下桌上的二维码,这里点餐并不用去前台,直接通过手机点餐即可。

  “花钰姐你想吃什么。”白荒问。

  “我啊...想吃你呗。”花钰笑着回复。

  “正经点!”白荒没好气讲道。

  “好吧,我想吃章鱼小丸子,还有一份小金枪鱼,必须要蒸的,最后再要一小碗米饭。”花钰叙述。

  按着花钰的意思,白荒给花钰点了上述食物,同时多给花钰点了一杯椰汁,否则以花钰的脾气,那等会肯定是要把他的饮料据为己有,他对花钰的套路可是很熟的。

  “小鬼,你点了什么?”花钰好奇问。

  “一份蛋炒饭,外加一杯芒果奶昔。”白荒如实说。

  这一听,花钰当即懵了一下,“不是吧,来到这里你竟然只点一份蛋炒饭,这里的海鲜都很不错的,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吃螃蟹的吗,确定不要来一只帝王蟹?”

  “这...不用了......”白荒着实是哭笑不得。

  “怎么,难道你的零花钱不够用吗?千怜妹妹把你的钱全都收起来了?”花钰问道。

  “没有,她不会做这种事情,我现在只是纯粹想吃蛋炒饭而已。”白荒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啊。”花钰点了点头,她还以为白荒已经进化成妻管严了呢。

  视线移动,花钰静心看着不远处透明玻璃里面的鱼儿。

  看着看着,花钰即是看到了一副大鱼吃小鱼的画面,紧接着那条大鱼又被更大的鱼吃了,一直在持续着自然界的循环。

  “对了,白荒,你和千怜姐姐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去京都,开学的时间应该差不多快要到了吧。”花钰讲道。

  “没多久了,也就再过一小阵子。”白荒回复。

  “哦,那你去京都读书之后,应该只有半年才能回来一次,到了那阶段,我们姐弟两个怕是很难见面咯,你可别忘了我这个姐姐才好。”花钰看似随意说着。

  “要是我哪天会忘记花钰姐的话,那肯定代表我失忆了吧,或者是去西天见如来佛祖了。”白荒自己调侃着自己。

  “呸呸呸,你瞎说什么呢,不许说不吉利的话。”花钰瞪了白荒一眼,真是想打人的情绪都有了。

  “花钰姐,我走了之后你可就没有伴了,要不你还是找点事情做吧,比如发展发展自己的事业什么的。”白荒提议。

  “切,你在那瞎猜测什么呢,你走了就走了呗,我怎么可能会没有伴,只要我随便招一下手,就会有成群结队的人巴不得跟我作伴,你真当我没人要啊。”花钰气鼓鼓发言,她认为白荒这是在质疑她的魅力。

  “话虽如此,但以花钰姐那么挑剔的眼光,恐怕一万人当中也挑不出一个可以作伴的人。”白荒讲。

  闻言,花钰微微皱起柳眉,“喂喂喂,小鬼,你该不会是在变着法夸奖自己吧,暗示自己是万中无一的存在?”

  “不不不,我向来只喜欢低调,是你自己说我万中无一,又不是我说的。”白荒无奈摊开手,摆出一副实打实欠揍的模样。

  “行啦,跟你说件事情吧,我这次真的打算扩大酒吧的经营规模了,认认真真干它一次。”花钰面露正色。

  “怎么,花钰姐是打算租下酒吧附近的地面吗,也就大概五栋房子的面积。”白荒讲。

  “不,你猜错了,我是打算同时在三十多座城市建立酒吧的分店,才不是小打小闹呢。”花钰说道。

  “玩这么大,那你如果需要帮忙的话记得找我,资金这方面我也能提供一些帮助。”白荒讲述。

  “你的好意姐姐心领了,不过姐姐并不缺钱,多的不敢说,几个亿还是拿得出来的,本来是准备留着当嫁妆,现在没人可以嫁,只能全部拿出来创业咯。”花钰顺势翘起腿。

  “行,那我就预先祝贺花钰姐马到成功。”白荒笑着。

  接下来一段时间,白荒和花钰面对面继续在那闲聊,将外界环境彻底隔绝开来。

  即便是在之后的吃饭期间,白荒和花钰都没有消停过,他们有许多事情可以聊,毕竟他们见面的次数本就是寥寥无几。

  这一聊下来,直至到了晚上将近十一点的模样,也即是水族馆打烊的同时,白荒和花钰才结伴离开水族馆。

  对花钰来讲,她今晚是很满足的,即逛了水族馆,也吃了一顿味道很不错的海鲜。

  当然,和白荒畅聊那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走到停车场,白荒开车带着花钰离开附近,时间不早,他得送花钰回酒吧休息。

  “白荒,你这么晚回去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我担心千怜妹妹会对你实施家法,比如跪搓衣板什么的。”花钰吹着晚风讲道。

  “不会,你想多了,她那么一个温柔贤惠的人,怎么可能对我家法伺候,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定制过所谓的家法,遵循和平相处的方式。”白荒回复。

  “哦,那就好,如果你回去真要遭受家法的话,那就是我的罪过了。”花钰作势松了一口气,其实也就是装装样子而已,她哪里会真的心疼白荒。

  甚至于一想到白荒被慕千怜家法的画面,花钰心里就有一股莫名的激动,简直不是一个刺激所能解释。

  “话说,花钰姐,你刚才怎么又改成直接叫我名字了?”白荒随口问。

  “没什么啊,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呗,小鬼也好,白荒也罢,都是一样的意思。”花钰认真说。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都市之无限选择系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