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弃后逆袭很嚣张 > 第202章母后应该放下心来

第202章母后应该放下心来


  她觉得这浪子回头,简直金不换,是最好也没有的。

  所以,她一定要准备好一切帮助这家伙来一个移情别恋,至于慕容澈对于自己的理智与情感,董慕滢倒也没有认为那是慕容澈的一厢情愿,而是觉得,慕容澈实在不应该将她这个归人当做过客。

  董慕滢唱着一首没有人听过的曲子回答了自己的厢房中。

  秦子衍在下午的时候已经到了龙城,回到了龙庭以后,先去拜访独孤后,皇后关切的,用那种担忧的,甚至夸张的语声,问道:“董慕滢呢,现如今可好了?”

  说真的,在皇后的眼中,这董慕滢已经无疑是是自己的儿媳妇,虽然,她对于儿媳妇的要求是很高的,不过面对董慕滢,她还是有一种由衷的喜欢。

  从语气中就可以看出来,这些日子,其实也是在悬心。

  “母后不用担忧,她好着呢,蹦蹦跳跳,能吃能睡,过半个月就好起来了,届时,会过来亲自拜访您的。”

  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完,看着独孤后脸上的神色终于变得平静了下来,这才问道:“现在何处呢?”

  “在……恶狼谷。”他说完,唯恐独孤后不清楚恶狼谷是什么地方,待要解释的时候,独孤后立即点头,“你不用说,我自然是知道。”

  “母后,您呢,这几天还好吗?”秦子衍问一句,立即往前走,殷殷切切的看着母亲,独孤后也是适时的看着秦子衍那宝光四射的眼瞳,看了良久以后,终于微微的吸口气,用一种游离的语声,说道:“茶不思,饭不想。”

  “现在儿臣回来了,母后应该放下心来。”

  “头悬利刃,你要母后如何放得下心,母后倒是有件事情要问问你,你务必和盘托出不要隐瞒。”看到独孤后那种认真的神采,秦子衍立即认真的点点头。

  独孤后欲言又止,看一看周边的女侍与内侍监,立即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一边说,一边拉住了秦子衍的手,二人坐在了旁边的绣墩上,独孤后看一看这里左近已经走了一个鸟兽散,这才语重心长的说道:“上一次你中毒,太医束手无策,你调查过没有?”

  “母后要听真话?”

  “自然!”独孤后的语声变得坚定了起来,有不怒自威的感觉,她厌烦的就是被人欺骗,但是偏偏每一天她听到的假话总是比真话还要多。

  “好,儿臣告诉母后,那是一种奇特的杀人手段,毒箭木分泌出来的液体加入了很多香料,暂时不会要人命,长此以往,就会……”

  “好在你居然死中求活,这是叨天之幸了。”现在还是心有余悸,一边不安定的拍胸口,一边又死死的看着他的脸。

  其实,很少这样子用不确定的,不稳定的口吻与人说话,不过这是私下,而面对的也则是自己的儿子,难免一个人间慈母的形象立即展露出来。

  “你实说,这是什么人下毒?”独孤后迫问一句,她确定,自己的儿子不会不去调查的,也确定,如儿子这般聪明过人之辈,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某些人谋害自己,还无动于衷。

  更不可能,他是没有斩获的。

  他用一种惆怅迷惘的神态,叹口气,说道:“母后,这幕后黑手是秦逸风,端王秦逸风。”他说完,用一种肯定的神色观察着母后独孤后的举动,独孤后先是一怔,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一抹淡淡狠戾而又无可奈何的光斑从独孤后的眼瞳中流窜了过去,良久以后,这才将拳头紧紧的攥住了,“你现在知道了,这事情是何人做出来的?”

  “母后已经调查过了,且已经确定了。”

  “母后已经与浣贵妃披沙拣金一般的调查过了,这幕后黑手也是……秦逸风!”说“秦逸风”三个字的时候,他几乎要恨铁不成钢。

  “但是母后束手无策。”他看着独孤后。

  “母后不是心慈手软,而是觉得,他的斑斑劣迹并没有让你父皇看到一桩一件,秦逸风是聪明的孩子,所以,你不可轻举妄动,你应该明白,他连一丁点儿的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来。”

  独孤后向来机敏,对于刺探讯息,也是有自己的不二法门,想起来上一次给自己下毒的事情,他也是感慨良多,过了多久才开始怀疑起来自己的毒是秦逸风下的,这样巧妙的手段确实是厉害得很。

  且暗含了天时地利人和,简直是立于不败之地。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变了,道:“那么,应该如何?”

  “冷眼旁观就好,现在你回来了,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母后上一次以为,他的目标是你,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母后,也没有想到董慕滢会在危难关头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保住了母后……“

  “她并没有什么目的,不过是出于一种本能而已!”秦子衍唯恐被母后误会,立即解释一句,不过独孤后立即点头,“本宫自然一清二楚,你回来就好,母后从来没有看到你对任何一个女子上心,她除外。”

  “所以,母后问你,是不是要据为己有?有时候,什么东西都要先下手为强。”这是慕容氏的论调,此刻,他的面色轻颤了一下,带着一种不满的口吻责备一句,“董慕滢不是什么东西。”

  “是一个人,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独孤后立即解释一句,他稍微满意了不少,独孤后又道:“所以,我可以做这个媒人,对吗?”

  “儿臣虽有心于她,不过她并不会真正与儿臣在一起。”

  独孤后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居然中间还有一股阻力,不免认真的窥探一下他的脸,道:“如何,不愿意和你在一起?”

  “母后应该明白的,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一句完毕以后,独孤后的脸上立即冷若冰一般,他以为自己因为这一句唐突的话得罪了母后,哪里知道母后很快扬眉认真的叹口气。

  喟叹道:“母后这一生并没有真正享受过一个女子应该有的家庭生活,母后自然是希望你一生一世与她在一起。”

  真的没有想过,自己的母后生长在深宫的教条中,居然很快帮助他打破了这个教条,秦子衍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过想一想,想当然尔,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母后一生一世在后宫中,多少女子同时分享过父亲的爱,这样的遭遇,她真的不想要让董慕滢在重演一次了。

  她以前何曾不是一个弱女子,但是嫁给了皇上以后,终于也是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现在,大家都看得到独孤后的厉害,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些是如何来的。

  她看着自己的手掌,这么多年了,她这双纤纤素手原是应该给丈夫做衣冠的,但是,这双手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杀了多少人,虽然杀的人都是罪有应得之辈。

  “母后居然这样子认为,儿臣刚刚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一边说,一边叹口气。

  独孤后又道:“你莫要以为错过了她以后还会有更好的人,其实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一个人的一辈子,只能爱一次,这一次一定要拼尽全力,因为过了这一次以后,再也没有那样浓郁的爱……”

  “……以及那种想要给他付出一切的人……”独孤后说着,认真的握住了秦子衍的手,神经质的看着秦子衍,“去吧,好好争取你自己的幸福。”

  “但是儿臣以后是皇上。”他想要听一听母后的看法,历朝历代,皇上都是三宫六院,不知道有多少伤心的女孩子从美丽绝伦的豆蔻少女,变成了闺怨的老太婆。

  个中滋味,独孤后早已经尝了一个遍,此刻,立即冲口而出,“喜欢一个人,苟日新,在日新日日新,要是厌烦一个人,偏偏压迫这个人与自己在一起,其实……并不好。”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我站在你的身边,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明明不爱你,还愣是要站在你的身边,作为树的姿态,和你在一起。

  秦子衍看着母后,他从来没有见过母后这样歇斯底里的模样,看起来,母后对于父皇的爱,是浓郁的,是真诚的,是不存在一分一毫假象的。

  不过,他也是明白,从一开始,这个冷厉的女人其实不是嫁给了皇上,而是嫁给了江山,嫁给了社稷,她劳心劳力,幸而是保养得宜,不然整个人早已经垮下来,退位让贤了。

  好在独孤后乃是真正一个不屈不饶的铁娘子,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过来了。从独孤后的脸上,他看到了一种莫名的沧桑,良久良久以后,秦子衍这才叹口气,“儿臣明白了。”

  “正因为你未来会做什么,这才可以有金口玉言,与其让那样多的女子囚居在后宫中,一日一日的花容失色,不如与一个自己倾心的人在一起,这样才是好的。”母后的声音平静。

  所有的都说了以后,他的心情大好,想不到,母后与自己简直一模一样。

  这是独孤后的婚姻观,而有其母必有其子,独孤后的爱情观与他的,居然也是一模一样。

  “母后,儿臣喜不自胜。”

  “你是未来的帝王,有什么,何劳问母后,自己去做则好。”一边说,一边淡淡扬眉笑了。

  “母后,儿臣很是开心。”

  “不要得意忘形,那个七将军还有一口气儿,你尚且回来的不晚。”独孤后一边说,一边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衣袖,衣袖上的刺绣精美,是龙纹与凤凰,飞腾起来的龙凤。

  两人的目光对望了一眼,他恭敬的行礼完毕以后,朝着地牢去了。

  地牢里面阴森森的,有一种常年不见日光的潮湿,其实,这地牢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又像是动物的血盆大口一样,可以将人吞噬,但是绝对不可以将人吐出来。

  此刻,他已经到了地牢中,他并不喜欢到这里来,甬道上好像墓道一样,黑漆漆的,纵然头顶有牛油蜡烛燃烧,不过还是充斥着一种从头到尾的黑暗,这黑暗好像是与生俱来一样。

  目光看着捆绑在高台上受刑的人,这是凌迟处死,一般情况,一个月才可以真正死一个人,何以这人的生命力会如此的顽强,完全是因为西局的公公会杀人的手段。

  这些内侍监都是人格分裂的,且,这些内侍监一个个多多少少对皇城里面的统治阶层有不满,因此上,将自己的怨毒都花费在了制造那种杀人不见血的工具上,他们的工具简直是琳琅满目。

  而且,他们的工具简直让人目瞪口呆,也完全不会让你看出来,这刑具是如何用,而又用在上面地方的。

  一个人,一个人的人体,为何可以这样厉害的给折腾呢?他在黑暗的机会鬼火一样的位置,站定,内侍监看到世子到来,一个个过来行礼,然后回归本源,各司其职,好像没有他的到来一样,他喜欢这种紧绷的紧张感以及这种紧张感造成的庄重与肃穆。

  目光环视了一圈,从琳琅满目的商品一样的架子上,落在了前面的位置,看到一个老态龙钟的内侍监手忙脚乱的在凌迟这个七将军,他上前一步,正要说话,有内侍监匆匆过来。

  将一碗参汤送到了这受刑人的嘴巴里面,然后这受刑人气息奄奄的喝了,秦子衍这才明白过来,为何这人可以这样遭罪居然还不死。

  此刻,内侍监看着秦子衍,立即恭敬的行礼,秦子衍上前一步,问道:“还有几天,这人可以一死了之?”

  “这才是十七天,您知道的,还有十五天。”这内侍监的豆眼看起来好像狐狸的眼睛一样,冒绿光,或者是在监牢中生活的时间长了。

  给人一种莫名的古怪与狠戾,此刻,秦子衍微微吸口气,目光看着前面的位置,良久良久以后,这个受刑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是那种非常慢的缓慢,慢到了让人几乎没有办法去形容。

  那已经惨无人色的眼睛里面因为看到了一个人而觉得欣慰,他这几天每一天都让人脔割,着实痛苦,此刻,他不知道是喃喃自语还是求助于秦子衍,“救我,救我……”

看过《弃后逆袭很嚣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