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法兰西之狐 > 第三百六十五章,分配(2)

第三百六十五章,分配(2)


  虽然拿破仑很努力,但是只要在约瑟夫的管理范围内的事情,嗯,那个家伙就是个暴君,从来听不进人家的合理的意见。总之就是,拿破仑磨了一番嘴皮子,却没能说服他大哥,然后他做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离开了约瑟夫的办公室。

  不过一出门,拿破仑脸上的不快就消失了,他满脸是笑的上了马车,回到了自己的杜伊勒里宫,如今那里已经变成了执政府。

  拿破仑回到执政府,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了下来,他的秘书尼诺对他道:“第一执政阁下,拉普拉斯先生已经等您等了一段时间了。”

  “啊,请他进来吧。”拿破仑说。

  尼诺便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巴黎高师的校长,法兰西科学院的副院长拉普拉斯便跟着尼诺走了进来。

  “啊,拉普拉斯先生,请坐。”看到拉普拉斯进来了,拿破仑站起身来道。

  “谢谢,谢谢。”拉普拉斯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望着拿破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拿破仑自然知道拉普拉斯的意思,于是他喝了口水道:“拉普拉斯先生,我刚刚从我大哥约瑟夫那个固执的家伙哪里来。是的,就是为了普罗米修斯奖的事情。那家伙真是个固执的家伙,而且特别护短,嗯,你和他打交道的时候也不少,你肯定也知道这点。”

  拉普拉斯伸长了脖子听着,却并不出声,他知道,拿破仑和他大哥的关系其实很好,别看拿破仑在这里给约瑟夫扣各种帽子,但是这种事,拿破仑可以干,其他人最好还是不要乱掺和。

  “我和他争吵了一整天,他始终坚持,第一个数学奖一定要发给他的助手高斯。嗯,您知道,这家伙,可固执,可护短了。于是我就拍着桌子痛骂他以权谋私,然后他也拍着桌子骂我最后,他同意做出一定的让步。他保证明年和后年,都会留出一个名额给巴黎高师。”

  “明年和后年都留出一个名额给巴黎高师?明年巴黎高师也能得到一个名额?”拉普拉斯吃了一惊。

  老实说,拉普拉斯鼓动拿破仑去和约瑟夫争夺名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的确,约瑟夫平时一副道德楷模的样子,很是符合一般人心中的一心放在科学上的不重名利的大科学家的样子。但是拉普拉斯知道,大科学家什么的,并不见得就真的是道德楷模,别的不说,就以法兰西科学院的荣誉院长,巴黎大学的荣誉校长拉瓦锡先生为例当初他给拉瓦锡先生当助手的时候,可没少被拉瓦锡巧立名目地扣工资。

  如果涉及到名誉什么的,大科学家那就更是比如说著名的牛顿爵士,为了独占万有引力的发现,和胡克斗得一塌糊涂,甚至后来在胡克死后,牛顿当上了英国科学院院长之后,还不肯放过胡克,不但将胡克的实验室摧毁了,甚至还捣毁了胡克唯一的画像,以至于后来存世的胡克画像都是想象图。

  而约瑟夫这家伙,做出一副不慕名利的样子,那是因为无论是名还是利,他都不缺了。利就不说了,约瑟夫这家伙已经有钱到了都不太看得上这一百万法郎的奖金的地步了;至于名,如今就拉普拉斯的观察,如今的约瑟夫,最看重的名声已经不是数学家和科学家了,他如今最重视的是“教育家”的头衔了。如果你当众称赞约瑟夫在科学上的成就,约瑟夫多半会面无表情,毫不在意的表示,自己只是做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罢了。但如果你称赞约瑟夫善于培养学生,那他立刻就会笑得两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角一直向上弯到耳朵根上。虽然他嘴上依旧会装样子地说:“主要是我运气好,遇到的学生都特别特别的聪明,哈哈哈哈”

  有时候拉普拉斯甚至想,约瑟夫和拿破仑的的确确的是兄弟,两个人对自己最擅长的东西都喜欢做出一副“这也没啥”的样子,却都喜欢给自己弄一些多少有点偏离自己的主方向的名声,比如说,拿破仑就一心想要混进科学家的队伍,而约瑟夫呢,如今一门心思的想要当教育家。

  正因为如此,约瑟夫这家伙的护短也是出了名的了。一开始拉普拉斯就很担心,约瑟夫会不会以权谋私,干脆把这四个奖项都弄成他的学生和助手们的。当然,考虑到拉瓦锡先生的地位和他于约瑟夫是亲戚,再考虑到拉瓦锡先生对奖金的执著,约瑟夫估计会留一个化学奖给拉瓦锡,至于其他的,弄得不好,就要变成“我学生的,我学生的,统统都是我学生的”了。如果不是约瑟夫肯定不会同意,拉普拉斯都恨不得去问一句:“波拿巴院长,您还需要学生吗?”

  所以当拿破仑告诉他,约瑟夫同意在明年和后年都拿出一个名额给巴黎高师的时候,拉普拉斯几乎是喜出望外了。

  “是呀,明年呢,要发放物理和化学奖,嗯,化学奖我估计拉瓦锡先生肯定是不会放过的。除非有人肯拿出两百万法郎去贿赂他。”拿破仑心情不错,顺口就开了个玩笑,“不过物理学奖,可以在您和格拉朗日先生之间选一个。约瑟夫觉得,格拉朗日先生年纪已经比较大了,可以先把这个奖给他,以表彰他在天体力学上的贡献”

  “但是我在天体力学上,也很有贡献的呀。”拉普拉斯在心中呐喊,但是他没敢直接喊出来,因为他担心第一执政阁下会觉得自己不知进退。

  “至于您,约瑟夫觉得,后年的数学奖就应该发给您了。”拿破仑说,“拉普拉斯校长,我知道能早一年拿到一百万法郎,一年的时间里,哪怕就是放银行里,都能有不少的利息。所以把您放在后面一年,的确是需要您做出一定的牺牲的。不过您的牺牲,我会记得的。不会让您白白的付出的。”

  拉普拉斯当然希望越快拿到奖越好,这不仅仅是一年的利息问题,更重要的是,夜长梦多,拖个两年,万一万一约瑟夫的某个学生突然有了什么大发现,那不是立马就悲剧了吗?不过拉普拉斯也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最能依靠的人就是拿破仑了,而且拿破仑如今得到的结果已经超过了他最初的想象了。所以,他不能表现得太过贪婪。拉普拉斯并不是一个性格刚强的人,于是他便回答道:

  “波拿巴院长的考虑也是有道理的。”

  说完这话,拉普拉斯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唉,早知道,也许这个校长应该让格拉朗日来当的。”

  “拉普拉斯校长,您果然是一位能顾全大局的人。”拿破仑很高兴地说。

  在解决了分大奖的问题之后,拿破仑便开始继续为他如今心中最为重要的事情奥运会的事情忙碌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法兰西之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