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 第543章 问题

  凤殊压根就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回到她边的。

  “梦梦来找我了,然后我就来了。”

  凤殊精神大振,“梦梦?它什么时候去找你的?”

  “之前啊。它说它要突破了,压不住,所以一感应到我就立刻把我带回来,让我看着你,别让你再闯祸。好人,你闯什么祸了?”

  凤殊感到很奇怪,“我没有觉得自己实力有长进,它受到我的限制,怎么可能突然突破?”

  “好人你也厉害了啊,有长进,别伤心。”

  凤殊觉得它只是在安慰她,“长进在哪里?我自己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现在可以进来了,之前我进不来,所以你肯定长进了。”

  它的话说了等于没说。要知道,没有结契之前,梦梦就已经可以自由出入她的识海了,她连一点掌控权都没有。

  凤殊换了一个问题,“那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有这样的长进的?我最近都没有怎么训练过。”

  尤其是在不确定那股黑色能量是不是就在附近伺机而动的况下,梦梦又消失了,除了一些柔韧锻炼,她放弃了所有的联系,包括运行心法。

  刚才在君源的星舰上,她才又抓紧时间运行了一次。

  “我不知道。”

  鸿蒙突然就跳到了她的怀抱里,“可能是好人的配偶带来的。你现在魂体合一了,就像这体天生就是你的一样。”

  凤殊心里一紧,魂体合一?难道她之前魂体不稳

  毫无预兆地,她突然想起了诸葛婉秋说的话来,当时明明是很清晰的话,但是到了她的耳中,不知怎么的,就变得模糊不堪了。会不会是看出来了她的灵魂与体其实不是同一个人的事实?

  “你猜的?”

  “不用猜啊,好人你以前总是动不动就昏厥,那只有魂体不稳的人才会这样。好在凤家的人第一时间帮你食补了,要不是你的太,你还不能好的这么快。”

  凤殊只觉得自己喉咙发紧。

  “食补?”

  她跟他们吃的是一样的食物,难道她的分量还是分开做的?

  “哦,也可以说是药补。诸葛婉秋的精神力天生具有很强的治疗能力,你跟她住一起这么久,每天都接受她的治疗,这是一方面。还有就是给你吃的东西,都是她亲手做的,很多都是药材来的。”

  “你怎么知道的?之前没有听你说过。”

  “梦梦刚刚告诉我的,就是怕你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它金光闪闪的体慢慢地又变成了灰扑扑的颜色,就好像之前的变化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梦梦现在在哪?”

  “我肚子里。”

  “……”

  凤殊下意识地看向它的肚子,惊疑不定。

  真的假的?

  “你吃了它?”

  “不是,不是,我已经可以固定空间了,它说不想听见你喊它,吵死了,就躲进去了。”

  鸿蒙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就跟个随移动的房子一样。好人你要不要进去看看?”

  “我可以?”

  “嗯。”

  “好。”

  凤殊两眼一花,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它的空间里。

  跟从前一样,金光闪闪的,家徒四壁的,空间。

  她一瞬间就感应到了梦梦的存在。

  让她哑然失笑的是,它居然就在她的头发里。

  “梦梦”

  它没有回答她。

  凤殊伸手到自己的头顶,精准地将它夹住,带到眼前。

  还是跟之前一样,小的就像是一根头发。

  她疑惑了。

  实在不知道它所谓的突破是怎么进行的。

  里头似乎没什么好看的。

  既然梦梦也安好,她就没有必要再担心它了。

  “鸿蒙,让我出去。”

  话音刚落,又是一眨眼,她便回到了房间,就好像从头到尾都站在原地,从来没有消失过。

  “你以前展示给我看的空间,其实就是你的肚子?”

  “嗯。”

  “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鸿蒙抓住她的衣服一路往上爬,最后蹲在了她的肩膀上。

  “当然有啊,更大,更牢固,最重要的是,我可以清醒地控制它了。”

  也对,之前空间一出现,它就会漂浮在里头,陷入沉睡。

  “可是如果空间本就是你的肚子,你以前怎么会飘在你自己的肚子里边?”

  这么一想,凤殊便懵了。

  “本来就是这样啊,一直都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鸿蒙理所当然地表示,一切都是正常的。

  凤殊没有跟它争执,反正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你刚才说,梦梦现在突破是因为我实力长进了,而我所谓的长进就是魂体合一了,之所以这样,是得益于太对我的悉心照顾,还有那个跟我精神力结印的人突破了,那你现在能够感应到他的况吗?”

  鸿蒙用爪子挠了挠她的耳垂,“不能。好人,你是不是胖了?你这里胖了。”

  凤殊伸手弹了弹它的肚子。

  “别闹。梦梦都能够间接受益于他,为什么你不能?你跟我一样结契了,不是吗?”

  “可是不一样啊,我跟你是一样的,你跟那个雄也是一样的,但现在梦梦是在你之下的,它要受到你的限制,相应的,也会间接受到那个雄的限制。他实力上涨了,你实力也会上涨,梦梦自然也会从中获益。反过来,要是那个雄受伤了,你也会受伤,梦梦也会受伤。”

  凤殊好半晌才有办法继续说话。

  她想起了凤对于结印一事的解释。

  如果鸿蒙的判断也是对的,这意味着,她受到那股黑色能量袭击的时候,君临也是有所感应的,所以泡泡才会立刻赶来应援。但泡泡也许并没有跟他结契?按照当时她感觉到的严重程度,它要是跟君临结契了,意味着它受伤她也会受伤,而且因为处于弱势地位,会受伤更严重。但她虽然的确受伤了,最后还是醒了过来。而且,还再一次跑到了君临所在的空间去,在他浑是血失去意识的况下,她却意识清醒,还能把他弄到水潭里去。

  想到这里,凤殊皱了皱眉,她还真的想不起后面的事了。她为什么要把人弄到水潭里去,而且自己也跳了进去?搞得好像殉一样。

  她摇了摇头。

  “好人,能吃饭吗?我好饿。”

  “现在还不是吃饭时间,你不能忍忍?”

  “饿。”

  凤殊从空间钮里掏出来十管营养剂,“先应付着。”

  “可是不好吃。”

  “我知道,但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了。”

  “不能去餐厅做给我吃吗?我闻到了,有很多好吃的味道。”

  鸿蒙耸了耸鼻子,像是真的闻到了美妙的味道一样,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来。

  “我们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小心为好。你忘了,梦梦现在还在突破,我们不能给它添麻烦。”

  “好吧。”

  一提起正事,鸿蒙还是很好说话,皱着小脸喝了五十管营养剂,才打了个饱嗝,“我吃饱了,好人。我要睡一觉,有事就叫我。”

  “好。”

  它用头顶蹭了蹭她的下巴,便闪进了她的识海。

  凤殊在房间里慢慢地踱步,转了十来圈,才躺到了上。

  接下来她要做什么?

  最重要的,是要尽快回到两个孩子的边,趁着他们还没有成年,相处几年。虽然她天生就不是亲近孩子的人,但既然是她把凤圣哲带到这个世间的,她就得负母亲的责任。而凤昀,是她亲弟弟。

  不管是上一辈子的凤家,还是这一辈子梧桐星的凤家,这一代都缺少一个男丁。

  凤圣哲虽然姓凤,但到底是君家的人。就算孩子同意,她也不能丝毫都不考虑君家人的意见。但凤昀,如果他本人愿意的话,她是可以全权做主的。

  问题是,她现在几乎可以说是十成十不是梧桐星的凤小九。关键点在于,她跟梧桐星凤家有什么关系?

  她的样貌,跟诸葛婉秋真的太像了,要说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不太容易。

  凤殊转了一个,不由苦笑。

  她还记得,在梧桐星适应凤家生活的时候,她就翻来覆去地思考过这个问题。而当初,她隐隐觉得自己不是凤小九,而是别的份时,可是一直倾向于她不过是碰巧跟诸葛婉秋长得像一样,却下意识地认为没有任何血缘上的关系。

  短短几年而已,她现在已经本能地把自己当做梧桐星凤家人看待了。甚至在真实份已经浮出水面的此时此刻,心里排斥那种自己跟凤家人没有任何关系的想法。

  一念至此,她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门。

  她刚才在联邦军舰上的时候,就应该第一时间联系凤家人的,结果却因为得知了自己的真实份而忘记了。

  算了,总有别的机会的。

  现在要紧的是,怎么离开阿曼达界的星舰,恢复自由。

  这么说好像把自己看成了囚徒,但她自己心里清楚,不管鲁焕祖孙俩对她多么友好,那股黑色能量还是让她对阿曼达界的人敬而远之了。

  它给她的感觉,很不好。

  像是要毁了她,但又带着极大的克制,只是恐吓了她一下,并没有下死手。

  如果说经历的时候,或者说刚刚醒来的时候,她还弄不清楚其中的细微区别,那么在长时间的一遍又一遍地回想与分析之后,她现在已经清楚地知道,对方的确是冲着她而来的。

  不管它是不是阿曼达界的界主,它的目标都是她。

  她说不好是不是憎恨,但可以明确的是,她感受到了恶意,想要摧毁她整个人的恶意,不像是没有理由的鄙夷。

  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默默地忍受着鸡皮疙瘩纷至沓来。

  她要尽快离开。

  但问题又来了,苏一航还在闭关,好像突破得并不顺利。

  现在她已经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要带着素加一起走了。他看起来像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追随她。要命的是,她也做出了承诺。

  可是到头来,她不是凤小九。她甚至有可能跟梧桐星凤家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这种况下,她还要坚持带他走吗?

  她不能带他一起去君家。

  在君临还是失踪的状态下,她带着一个男人回去看孩子,就算光明正大的,也会让外人想入非非,流言四起。就算她跟君临之间没有任何感,她也要考虑孩子的感受,考虑君家整个家族的声誉。

  就算现在已经是星际时代了,在某些事上,却跟从前的时空没有什么不同。尤其是,当家族实力雄厚的时候,盯着它的人就会越多,仇家也会越多,对方的实力也越强。要是被抓住了小辫子,就算不会伤筋痛骨,甚至只是不痛不痒的,但总归会面子上难看。

  而一个大家族的面子,就是名誉。对于阶层来说,名誉是很重要的。

  她现在真的是后悔自己为什么鬼迷心窍地接受了素加的追随了。不管怎么安排,好像都不能让各方满意。

  不过说到底,她一个不喜欢边有人随侍的人,怎么就会莫名其妙地接受了素加的请求呢?她可不是个心软的人。

  想到这里,凤殊不由自主地又翻了一个,将认识素加的过程前前后后地想了几次,最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好像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觉得他靠近她是居心不良的。她顺其自然地就接受了他是她的人的这个事实。她理所当然地享受了他的服侍。

  就算是在从前的时空,她边的贴丫鬟,也不能让她这么快地就接受了对方是自己人的这个想法。

  为什么?问题出在哪里?难道素加也是天生精神力特异,对她发动了精神力技能,而她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凤殊翻坐起来。

  想再多都是没用的,不如直接去问。

  她下穿鞋,手还没伸到门把上,却又愣在了当场。

  为什么她会想着直接去问他就可以得到答案?如果对方是怀着企图接近她的,她怎么可能得到诚实的答案?为什么她潜意识里就认为,他是值得信任的?

  她不是个复杂的人,但她也不是单纯到会迅速深信别人的小女孩。

  凤殊垂眸,内心翻起了惊涛骇浪。

  该死,她居然这么迟才发现了自己的反常。

  素加绝对有问题!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看过《重生星际之凤九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