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 第690章 种子

  不出所料,剑童再次进来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两位小少爷呢??”

  “在里面。”

  小绿已经发现,剑群并没有阻止它进去,只不过,也完全没有解散的意思。

  “别问我,你刚走它们就从凤殊身体里出来了,也不像是防着我们,可摆出这种防备的模样来,到底是给谁看?”

  要是给泡泡看,压根不会将君临也围起来。

  小绿百思不得其解。

  剑童身上吊着一个大箱子。

  “我要怎么进去?”

  小绿莫名其妙,“直接飞进去啊。它们又不拦着。”

  剑童闻言慢吞吞地开始靠近。

  “老伙计们,我要进去了,麻烦让一让。箱子里头都是少爷们的各种日用品,吃喝拉撒睡一应俱全。”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它的话,剑群露出了一条小通道,让它带着箱子进去了。

  绿色的光点也跟着飘了进去。

  “小绿,还是你来吧?我可不敢碰少爷们。要是不小心划伤了他们的皮肤就惨了。婴儿都是非常娇嫩的。”

  剑童虽然很希望能够亲自伺候凤殊的两个孩子,可是到底还是怕自己现在的剑身闯出祸来,很好地忍耐住了这种渴望。

  小绿也犯难,“我怎么来?枝条又进不来。这里到处都是绿髓,直接泼他们一身?”

  “那要不先不穿衣服?反正也不冷。先给他们弄一点特制的婴儿营养剂。”

  “他们现在还睡着,也要喂?不是说应该先喝母|乳吗?肚子饿的话,会哭吧?总不能两个都是傻小子,饿了都不会哭。”

  剑童将盖子弄开,“你之前真的一点哭声都没有听见?”

  “没有,我要是听见了还会这么着急?都怪泡泡,故意分散我的注意力。可恶的家伙,也不知道肚子里打得是什么如意算盘。”

  “可能是真的胸有成竹吧。不管怎么说,两位小少爷都平安出生了,现在只要小姐能够早点醒过来就好了。要不然梦梦醒过来也好,它最起码可以帮忙给小少爷穿上衣服,喂吃喂喝,还有帮忙如厕之类。”

  “如厕?”

  “就是把屎把尿啊。”

  “把屎把尿就直接说把屎把尿,怎么还要用谁都听不懂的词汇。”

  “那是小姐和我那个时代的说法。”

  绿色的光点飘到了剑身上。

  “我觉得不如你试一试。他们现在还不太能够控制身体,所以只要你小心一点,穿衣服总是能够穿上的。”

  剑童却不敢造次,“不行。他们都趴着,我总不能直接用剑去将他们挑翻过来吧?抬手抬脚之类的又怎么办?而且衣服质量再好,我一剑下去,也容易烂。”

  “好吧,有道理。”见他真的打开了里边装着婴儿营养剂的盒子,小绿不由砸了咂嘴,“真的要现在喂?”

  “不行吗?”

  剑童也不知道要不要现在喂,他对照顾小孩子没什么经验,尤其是刚出生的婴儿,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还是先放着吧。真的饿的话,一定会哭的。人类的小孩不都是这样的吗?健健康康的婴儿,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但总会饿醒的。饿了就会哭。冷了也会哭。想要拉屎拉尿也会哭。哪里痛了也会哭。一旦没什么反应,只是呼呼大睡,多半是处于舒服的状态中,让他们安静地睡就好了,别的都是多余的事情。”

  小绿到底年岁长,虽然没有实际经验,但是听得多,看的也不少,说起来多少有些底气。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就这么傻看着?”

  剑童总觉得要做些什么才行,否则真的有种自己多余的感觉。

  “他们身上好像不是很干净,还有羊水胎粪什么的,要不你帮他们洗澡?”

  “怎么洗?我又不能抱他们出去。你用绿髓洗?反正之前也弄湿过,这一次小心一点就好。小心不要弄到小少爷们脖子以上的部位就好。”

  小绿闻言抽气,“我的绿髓是可以乱用的吗?你居然拿来和洗澡水相提并论???”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出生的时候羊水之类的肯定都倾泻到你的绿髓里面了,反正都脏了,洗一下又不会更脏,不是吗?总好过去外面弄水进来,到时候绿髓就被稀释浓度了。”

  小绿恨恨道,“稀释总好过被污染!”

  剑童怕惹恼它,到时候没人帮忙服侍两个小家伙,赶紧讨好道,“污染物你可以集中起来,我帮你带出去。”

  “不用了,可恶,我和你生什么气?脏东西我已经扔出去了。”

  除了一开始它没有反应过来,泡泡继续沉睡后,它就回过神来了,脏东西基本都被处理了,当然,只是清除出这个地方而已。

  小绿尽管不情愿,到底还是按照剑童的提议,浪费了一部分绿髓,将两个小家伙的身体仔仔细细地清洗了一遍,还顺便将他们小心翼翼地翻过身来,让他们仰躺在父母身上。

  “有没有婴儿床之类?睡在人身上总没有特制的床上舒服。”

  “有。”

  剑童立刻将一张压缩的婴儿床挑了出来,放大。剑群的包围圈也瞬间扩大了。剑童将婴儿床放到了绿髓形成的水平面上。

  小绿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绿髓,托着两个孩子,慢腾腾地放到了婴儿床上,然后将所有的绿髓都瞬间抽走了,一滴不剩,以保证他们身体的清爽干燥。

  “睡得真香,应该很好养才对。凤殊不醒也没什么,大不了不喂母|乳。又不是女孩,以后根本就不需要生孩子,有专门的婴儿营养剂就可以了。多亏了君临能够来回带东西,要是没这个能力,他们现在还真的缺口量。凤殊就算有母|乳,也不可能满足两个小孩的食量。”

  绿色的光点停顿在半空,像是喃喃自语。

  剑童也飞到了它身边,俯视两个孩子。

  “可能还是像君先生多一点,你觉得呢,小绿?”

  “还需要看?本来就都像君临,他们大哥也像爸爸。什么时候生个女儿,肯定就像凤殊了。说起来也真是亏了,生了三个孩子,居然就没有一个是像她的。”

  “有什么关系?反正都会跟着小姐姓凤,是凤家血脉。”

  “你这么说好像君临嫁给凤殊,而不是凤殊嫁给君临。”

  小绿觉得多半这两个孩子还是会姓君的,第一个孩子都姓凤了,总不可能一个都不跟父亲姓。

  “君先生应该不会在意孩子姓氏的问题,跟妈妈姓说不定更讨他欢心。要知道,小姐现在可没有对他动心。他还怕小姐转眼就会喜欢上别的人,跟人跑了呢。

  孩子都长得像他,不管姓什么,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他的种。姓君的话,小姐搞不好直接将孩子扔君家了,也许会回来看望孩子,但是肯定不会太过频繁。

  要是姓凤的话,孩子就算不跟着母亲,而是同样留在君家长大,但是因为是跟母姓,肯定会被人经常提醒姓氏的问题,这样的话,他们自己也会渴望加强和母亲的联系,小姐本来就心软,到时候肯定没有办法拒绝自己孩子的要求啊。君先生只要得到孩子的心,以后能够和小姐见面的机会不要太多。”

  只要能够见上面,追求的招数就可以不要命的使。一招不行就换一招,总会有一招半式是管用的。

  “很多人天天见面年年见面都没用,不来电就是不来电。泡泡对君临很看好,我倒觉得结果一般。做爱人还是差了一点机缘,总觉得少了一点东西,而那一点又恰恰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是画龙点睛的那一种类型。不过做朋友还是不错的,双方都是值得托付后背的人。

  算了,这种事情怎么讨论都是没有办法得到一个切确答案的,就算有答案了也没用,他们要是不照做,我们想的再好也没用。”

  小绿看着两个孩子的肚子,突然间“咦”了一声,下意识下降到一个孩子的腹部上。

  “怎么了?没洗干净?”

  剑童依旧维持在原本的高度,他怕靠的太近,自己太过激动,或者两位小少爷有什么动作,一不小心刚好碰到就麻烦了,流血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怎么觉得他们肚子里好像有我的白果?”

  “之前不是说白果都进了小姐的肚子吗?小少爷他们搞不好就吃了不少,现在体内有白果的味道也正常吧?”

  剑童觉得既然小绿是一棵特别的树,那么它结的果子当然也会有特殊的功效,吃进去之后,搞不好一辈子都会带着它果子的味道。

  只不过,这样会不会带来另外的麻烦?譬如让一些识货的人知道小少爷们跟小绿这样的树是有关联的,或者最起码,他们是知道哪里有小绿这样的树的,到时候会不会成为某些人的猎物?

  他打了一个寒噤。

  不,不会的。要是只是吃了一点白果,就是这种后果的话,凤殊身上的秘密多了去了,她可是拥有一棵完整的时光树,而且还是成株,是会开花结果的,会瞬移会治疗的,不管怎么看,味道都更加浓厚。

  也许,其实凤殊已经成为某些强者的猎物了?只是刚好她掉到了这个地方,所以才避开了他们的追踪?

  剑身使劲摇了摇。

  不可能!

  梦梦隐藏能力这么强,小绿隐匿工夫更加厉害,连一整个星球都可以藏起来的家伙,不可能连一个人的气息都遮不住。逻辑上讲不过去。这种事情是压根不值得担心的。

  剑童不知道的是,事实上,他自己的一瞬间了悟,和小绿、泡泡之前的谈话结果不谋而合。

  “我说的不是气味,而是完整的白果。奇怪,他们肚子里怎么会有完整的白果?难道之前凤殊并没有吃掉?不对啊,明明都吃掉了,怎么还会有完整的?怎么搞的,难道之前她只吃了一点,刚好剩下了两个就塞到了孩子的肚子里?可也不对啊,胎儿那时候还在发育,根本就没有办法将白果吞吃进去而不产生负面反应的……”

  小绿想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也许是最后时刻才进入小少爷们的肚子也不一定。”

  “怎么可能?白果都进入凤殊肚子这么久了,早就消化了。就算凤殊有心留给孩子也没有办法。不,如果有心留给孩子,根本就不会将白果吃进去,干脆等孩子出生再喂给他们就好了,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刚出生的孩子不能够吃白果吧?”

  “那还没有出生不应该更不能吃?”

  小绿说完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太过拗口了,再次飞到与剑童齐平的位置。

  “我没有看错,他们真的肚子里有一个完整的白果。”

  “现在看起来又没有不良作用,你担心什么?”

  剑童不明白它在纠结什么。

  “你知道白果为什么会出生在树端吗?而且跟其他的岁月果明显不一样?”

  “为什么?”

  小绿叹了一口气。

  “那是我的种子。其他岁月果一般都无核,就算有核,也没有生机,所以没有办法孕育出小苗。唯有白果,孕育了生命精华,种下去,遇到合适的时机,就可以生根发芽,最后长成和我一样的时光树。”

  剑童惊悚了。

  “你的意思是,现在你的种子掉到了小少爷们的肚子里,到时候会直接把小少爷们当做土壤,直接生根发芽?那我们小少爷……”

  “停!不是你想的那么一回事。”

  小绿立刻打断他的话,免得他说出奇怪的言论来。

  “人的身体可不是宜居环境,除非有小世界这样的先天环境,否则没有真正的泥土,我们是没有办法生根发芽的。你想什么呢?”

  剑童却依旧紧张兮兮的,“小绿,你认真想想,你的种子是不是真的不会在人体内乱发芽?我记得很多植物就是不需要泥土都可以生长的。”

  “别的植物会不会我不管,我说了自己不会就不会。”

  小绿很讨厌他这种想法,“不要把我想成奇怪的树。我可是很正经的,我是好树,而且还是一颗由人类亲手种下浇灌才得以长大的树,才不会忘恩负义到去吃人类的肉喝人类的血。”

  “那可不一定。人类天性就是忘恩负义的多,兽族和植物难道会比人类更加无私?说到底,我们都是同一个宇宙的生物,处于同一个时空规则之下,大方面的……”

  剑童话音未落,就被愤怒的小绿直接踹飞了。

看过《重生星际之凤九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