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来小说网 >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 第837章 找死

  毛发扎人。

  “先别这么高兴。你认真想一想,梦梦什么时候开始调整过来的?”

  “调整什么?”

  “就是悲痛欲绝得想要自杀,转换成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不再沉湎于过去的种种。”

  凤殊心想她也有过自杀的想法,冲动起来的时候甚至想要伤害无辜的凤昀,尽管并没有真的自杀,可却对君临付诸实施过杀死某个人的想法。

  那几年,真真是活得不像人。心态完全崩溃了,如果不是有凤昀和凤圣哲两个人的存在,如果不是有君临的出现,如果不是月岚星的那一场爆炸让她完全失忆,恐怕她会更加的浑浑噩噩。

  “啊,它说是因为我太弱了。有几次都差点死掉,它为了救我,不得不打起精神来。虽然后来它将我训练得坚强了一点,但我还是很弱,在它眼里简直就是没了照顾就活不下去,还特别爱哭,不上进,它为了不让我丢兽族的脸,便勉为其难养着我。”

  鸿蒙笑得很欢快。

  “你是故意这样做的?”

  “也不是。一开始我是怕它,在它面前又真的弱小得连只蝼蚁都算不上,它一凑过来我就被吓哭了。

  要是没有遇见梦梦,我可能懵懵懂懂地就长大了,也可能没长大多少就半路夭折了。梦梦说我这种运气好到爆棚的家伙,要是能够安然度过幼年期,以后只会运气越来越好。但是不管什么事情都一样,都有需要付出的部分,我需要付出的部分就是幼年期会特别长,没有教导的情况下,可能一生都是幼年期。我遇见它是极其幸运的事情。”

  凤殊眨了眨眼。

  怎么感觉好像是梦梦在忽悠它一样?被折腾着长大,却还是认定了梦梦是自己的幸运星?

  “后来呢?后来是怎么越相处越好的?”

  “后来它忘记了要自杀,我呢,忘记了要害怕它。它心情好了,我也自在了,笑的日子更多,哭的日子几乎没有,慢慢就像其他朋友一样,吵吵闹闹的就这么过来了。要不是遇见好人,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么快就离开那里。”

  “要是没有遇见我,你原本打算是什么时候离开密地的?”

  “梦梦说等我过了幼年期之后,它确定我有自保之力了,就不会再管我,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它原本没有打算和你一起的?”

  鸿蒙跳到了她的肩膀上,“没有。我们都没有要一直在一起的打算。不出意外,我们都非常长寿,要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以后,才有可能突然之间寿终正寝。时间太过漫长了,就算分开,也还是会有很多再次相遇的机会。”

  好吧,寿命长的家伙的确有这个底气说这种话。

  “那你独立之后准备去哪里?”

  “好人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啊。”

  凤殊闻言哭笑不得,“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别看梦梦现在总说要我解契,实际上它已经打定主意要跟着我了,一直到我死,它都会留在我身边。你要是不离开,也同样要和梦梦在一起生活。”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的独立是指自己承担自己,而不是非要离开谁。很多家伙看着像是在独自生活,但其实从来没有真的独立过,做什么事情都还是要别人来帮忙决断,好一点的有能力做决定,却没有能力实施,再好一点的能够决定也能够付诸行动,但是却没有能力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总而言之,到头来都还是要依靠别人来收拾烂摊子。”

  凤殊挑眉,“你的意思是,所谓的独立是完全由自己决定要如何做,并且真正的付诸行动,最后又自己一力承担后果?”

  “当然。”

  “对于兽族来说可能是这样。但你有没有想过,对于人类来说,我们是生活在群体之中的,极为少数的人才独自生活在深山老林之类的地方,与世隔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得不和自己的同类生活在一起,由此发生种种关联,所以很多利益纷争,有一句话也叫‘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江湖’。”

  鸿蒙想了想,“好人,你说的‘江湖’到底指的什么?争斗吗?”

  “江湖就是江湖啊,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天下,现在也可以理解为浩瀚的宇宙?”

  凤殊说完自己就先笑了。

  “为什么不是有江湖在的地方就会有人?”

  “啊?的确也可以这么说。就算替换上别的种族也一样。”

  “才不是这样。我们兽族就干脆利落多了,不像人类,真的是到哪儿都屁事一堆。”

  凤殊眨了眨眼,“蒙蒙,脏话可不能学太多。

  “这是脏话吗?梦梦说屎尿屁是自然产生的,是最平常不过的东西,为什么要忌讳?

  你们人类除了婴儿,屎尿屁基本都不干净,很多时候还特别臭,但我们兽族却不是这样。有很多品种的屎尿屁都是很干净的,其中一些甚至还是香喷喷的,并且营养价值非常高,极为少数的还有着特殊的功用,不单只我们兽族知道要保留好,连你们人类也争着抢着要,可以说真的是浑身都是宝,不管是毛发还是皮肉骨血,屎尿口水之类的也同样大受欢迎。”

  凤殊没有想到它会说这么有味道的话题,不由哭笑不得。

  “是我错了,蒙蒙,我们换一个话题吧,怎么样?”

  “好啊,好人想要和我聊什么?”

  “你想要独立的话,最主要还是要争取梦梦的同意,毕竟它才是你的监护者,我顶多算是你们的朋友。”

  “嗯,我知道的,不会让你难做的,好人。我只是希望你也清楚我的选择,到时候不要觉得我是在和梦梦闹别扭就好。”

  “怎么会?你脾气这么好,向来就不是会闹别扭的类型。”

  “但还是提前说明要更好啊。做人要有始有终,梦梦说这是凤初一教的。”

  凤殊笑了起来,“蒙蒙,你是兽族,不是人类,没有必要像我们一样思考与行动。梦梦是凤初一的伙伴,被他一手一脚带大的,自然深受影响,但你不是啊。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生活在人群之中。”

  “好人,我虽然以前没有在人类之中生活过,但梦梦自己就顶成千上万个人了,你觉得我会和那些完全在兽族长大的家伙一样吗?”

  “嗯,当然不一样,只是相较于梦梦而言,你受到的束缚应该更少才对啊。人类世界有人类世界的通行法则,兽族也有兽族自己的规矩,没有必要太过去深入学习不同种族的种种限制,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了。哪怕你们是长寿一族,寿命也是有限的,在有限的时间里,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到最喜欢的人事上面,这样才不枉此生。”

  鸿蒙莫名其妙地听出了一点老气横秋的萧瑟感来。

  “好人,你其实还很年轻,没有必要像个老人一样。”

  “啊?我什么时候表现得像个老人了?”

  “就刚刚,你说话的语气,像是老人家。”

  凤殊回想了一下,好笑不已,“是吗?好像的确是像老人家啊。要不是蒙蒙你提醒,我还意识不到呢。”

  “真的假的?好人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常常像个老人?”

  “当然是真的。虽然常常被师傅笑话我是个小老太婆,但他和大师兄一直都拿我当小孩看待的,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真的是个老人,反而总是觉得自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

  “那倒有可能。不过好人你还是要学会变得更加开朗一些才行,要不然将来见到你大儿子,他肯定会笑话你像个老奶奶。”

  凤殊还真的被它逗笑了。

  “没有想到你也会说这样的笑话啊。”

  “我没有开玩笑。小孩子的心思都很敏感的,他和自己同龄人的父母一对比,就知道自己妈妈有多老气横秋了,说话时候大道理多得很。”

  鸿蒙大概怕她伤心,又接着道,“不过好人你在我们面前永远都是小孩子,不管你年纪多大,永远都是梦梦和我比你要老,所以你不用怕的。”

  “谢谢安慰。”

  “不客气。”

  一人一兽相视一笑。

  “要不要回去?”

  “进里面干什么?大家都在聊天。那些人也都没有醒,醒了也有人看着。”

  “老实说,鸿蒙你其实是不知道要和梦梦怎么说独立的事情,所以才会宁愿躲着是吗?”

  “没有。我怎么会躲着梦梦?”

  鸿蒙越发觉得她奇怪了,“好人,你是不是太累了?”

  “为什么这样问?我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要不然你怎么会这么问?我有需要躲着梦梦的事情吗?”

  凤殊呵呵一笑,“没有,还真没有。”

  “那就是了。我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梦梦的。它连我小时候做过的糗事都知道,以前都没有瞒过,怎么可能现在要瞒着它?”

  “以前是没有能力瞒着吧?”

  鸿蒙想也不想道,“嗯,也的确没有。”

  “你还真的很容易被说服啊。”

  “那是因为好人你说的有道理。”

  “这里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我想去别的地方转一转,看看有没有药草,你也要跟着去?”

  “嗯,要啊。不过能不能让我先到湖底去看一眼?梦梦说得我都好奇死了。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的藤蔓,居然这么厉害?连它都不认识。”

  凤殊半信半疑,“你确定能忍得住不将那藤蔓给拔了?”

  “拔了干什么?又不能吃。”

  “它结果了,霹雳蚁很喜欢吃。”

  鸿蒙眨巴了一下眼睛,“我也要试一下。”

  说完一下子就溜了,速度快得凤殊都来不及抓不住它。

  不过她也不算笨,意识到自己跳下去也无济于事,便立刻在意识里喊梦梦出来,“鸿蒙突然跳进界湖去看那株藤蔓了,我不知道它会不会……”

  梦梦一瞬间就从小世界冲出来,招呼也不打一声,便跳入了湖水。

  她原以为下一秒钟鸿蒙就会被揪出来,结果等了又等,快要半个小时的时候它们才一起破开水面,浑身湿漉漉地回到她的眼前。

  “你这家伙,我都跟你说了,不能放它出来,不能放它出来,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

  梦梦没好气地瞪着凤殊,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

  “蒙蒙,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拔了那株藤蔓。”

  凤殊心惊胆战。

  “要不是我拦得快,它就整株吞进去了。”

  “好人不用担心,我才不会这样做。只是将果实全部吃了,还咬了一小截,打算在里面种活了,到时候再移植到密地里去。”

  “都说了你多此一举。我们之前已经弄了一段回去种了。”

  “你们种的是以后要给霹雳蚁它们吃的,我弄的这是要带回家里去的,怎么能一样?好人之前都说了,就是为了给霹雳蚁做口粮才会试着要扦插的,总不能和它们抢东西。毕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况它们又有功劳又有苦劳。”

  “我也没说不让你这么做。只要不破坏掉植株,损坏它的功能,随便你怎么咬。还不是怕你不知道轻重,才会这样拦着你?”

  “那我不知轻重了吗?就吃几个果子,你就这么生气。我都到了独立的年纪了,梦梦你可不能总把我当幼崽看。”

  梦梦愣了愣,“你说是什么?”

  “我要独立。”

  “你独什么立?!”

  “不,我就要独立,我不是幼崽了,不能总是依赖你。”

  鸿蒙使劲晃动身体,想要将毛发上的水珠给晃掉。

  梦梦沉下脸去,“你要是胡说八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活埋了?!”

  “好人,你看,它就是这样,永远都听不见我说话,再过几百上千年我都不可能独立得了。”

  “谁让你独立了?就你这烂实力还想要独立,一万年之后我就考虑考虑。”

  不知道是触动了它哪根神经,梦梦的脾气爆炸起来,“是不是太久没有修理你,所以就开始放肆了?以为实力上涨了那么一点,就很厉害了是不是?连我三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达到,你就想要独立?你以为独立是轻松又好玩的事情吗?没有那个本事还大言不惭,你知不知道这种行为叫什么?找死!”

  梦梦以前也发过很多脾气,或大或小或真或假,但是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一样,给凤殊以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

看过《重生星际之凤九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