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神兽山群4

我的书架

神兽山群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神兽山群,大修炼洞。

苍狼女主提着篮子,站在一个男子面前,静静地看着他,仿佛一辈子也看不够。这个男子与旷大郎很像,只是他更霸气外漏一些。

过了许久,男子睁开眼,“灵儿。”

狼女主将篮子放在一边,“天哥,修炼可还顺利?”

男子摇了摇头。

“天哥,你真的不愿学我的幻真剑诀。”

“灵儿,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曾经我是这个世界的顶点,可现在呢?你比我强,老二老三比我强,雪神比我强。兵神……以灵魂之态在这个世界纵横了那么多年,我不信他不会回来。”

“天哥,你不要想这些了好吗?”苍狼女主扑倒旷天怀里,“那玉寒秋就是个疯子,疯子说的话怎么能信。”

旷天怅然若失,“若是三千年前,我也觉得他是疯子,可就是这个疯子话,一次又一次应验,梦幻时代,诸神黄昏,哪一次他没料准。”

“诸神黄昏根本就是他们的阴谋。还有那个什么狗屁羽化灵仙境,说什么到了那个境界就可以以意识决定自身的强弱水准,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灵儿,诸神黄昏不过是他为本就要到来的劫难取了一个名字罢了。至于灵仙境……”

“天哥,你告诉我,你的心里是不是还想着那个小贱人。”

“芸灵你多虑了,雪神的心里,永远只有兵神。”

立刻从他怀里挣脱,往外走了两步。“你看,你心里就是还有那个小贱人,你刚刚就在吃醋。”

旷天从后面抱住了她,“灵儿,我的心里怎么可能还有她,他们离间了我们的孩子。”

旷芸灵转过来,“那你说雪神是小贱人。”

“她是小贱人。”

“你说兵神是疯子。”

“他是疯子。”

“你说他们是狗男女。”

“好,他们是狗男女。”

旷芸灵破涕为笑,将篮子提起 里面尽是灵果,“天哥,我给准备了些吃的。”

“灵儿,谢谢你。”

“对了,天哥,这个给你。”旷芸灵将一个卷轴交给旷天。

旷天一看,是拔剑术。眉头一皱,将其扔到一边。

“唉!你别扔啊!”旷芸灵将其拾回。

“这拔剑术三千年前我就会了,也不知道姓玉的为什么要创造这么一部平平无奇的功法,还逼着求着我来练。”

“天哥,昨天外面的天地震荡的动静你不会不知道吧!”

“天地震荡?太远了,没那么强烈。”

“天哥,你记得我说我收了一个义子。”

“知道,老十嘛!怎么,他弄出来的?教得不错。”

“天哥,我从来没让他修炼过。昨天,老八把这拔剑术给了他,他看了一眼就……”

“看一眼……若是诸神黄昏之前,这个水平倒也不稀奇。”

“孩子呢?”

“睡着呢!”

睡梦中。

“江雄,江雄!”

“谁?”

“是我。”

“宁师父!”

“来找我,快点!我……想你了。”

“宁师父。”旷凌云惊醒。

“老十,母亲让我带你去见父亲。”

旷凌云看了看这个高大的男子,笑道,“大哥,你背我过去。”

那高大男子一听,直接将旷凌云扛到肩上,大步向外而去。旷大郎健步如飞,没多久便来在了大修炼洞。

“母亲,老十来了。”

旷天细细看自己这个义子,只见这孩子,面容娇小,不妆而媚,齐腰长发直刘海,外加樱桃小口一点点。

“这是你收得义子?”旷天惊呼。

“云儿,这是你父亲。”

“父亲。”这一声父亲如百灵婉转。

“这……灵儿,这是给老几的童养媳。真是有心了,这孩子名字还叫旷凌云。”

“云儿,”旷芸灵道,“你身体好些没。”

“过来。”狼女主将卷轴交给旷凌云,“你说说这里面的门道。”

旷凌云将拔剑术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这个很明显呀!这个拔剑术需要提前蓄剑势,势越足,威力就越大。所以我就依葫芦画瓢尝试创造,然后就创出了凌空步与苍龙怒。”

旷大狼心道,“我去,说的是人话吗?依葫芦画瓢,然后就创出招式。”

“让我看看成果吧!”旷天笑道。

旷凌云拿出一把木剑,竖剑当前。风起,围绕旷凌云。旷天紧盯着旷凌云,只见其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

“什么,我一个真神境在这入灵境未到的小子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再见旷凌云全身渐起,空中飞石枯枝皆化作粉末。

“杀机妙在有无中,得势寡能胜众。”兵神之音现与旷天脑海,旷天两眼冲红。

面前,龙吟之声已出。

“哈哈哈哈哈哈,得势又如何,玉寒秋,老夫今日跟你一决高下。”

“不好!天哥,控制住自己的心魔。”

“玉……寒……秋……”

旷凌云睁眼,见旷天袭来。不慌不忙,空中后退一步。左手并指从剑身划过,剑身化作粉末,但其聚于空中不散。旷天灵力暴涨,旷凌云心知不敌,随后一想,自己死过一次之人,何怕再死,气势再增,将真神境的灵力反压回去。

“哈哈哈哈哈哈,玉寒秋,果然是你。”灵力再增。

旷凌云心道,“哼!来此一世,又要匆匆离去,上辈子老被聂荣嘲笑,罢了罢了,死前我就中二一次吧!”

“苍生涂涂,天下寥寥;诸子百家,唯我纵横。”

百丈巨龙狂吟而去。

“不好,云儿想同归于尽。”

“娘。”

大修炼山轰然爆开,巨龙巨狼天空相杀,不一会儿,龙狼爆开,周围云散七千里。旷凌云从空中掉下,被狼女主接住。

“哈哈哈哈哈哈,玉寒秋,我已经超越你了。灵儿,我回来了,我回到世界的巅峰了。”

旷芸灵左手搂着旷十郎,右手凌空一握,手里立刻出现一柄细长,秀丽之剑。随后,慢慢向旷天飞去。

“雪神,我已重回巅峰,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天哥,醒醒。”

“雪神,兵神,你二人阴谋谋划,让我二女三女乱*伦相恋,后指使她们盗我八女,又惑言我八女认二娘三娘为母。至使我银月苍狼族抬不起头,此仇不共戴天,吾今必血刃尔等。”

“爹,娘!”

“各位,百年难得一见啊!”

“旷天已经到这个程度了。”

“芸灵的……那是……幻真剑诀。”

只见旷天额上狼神月牙令已现。一掌劈下,百十种颜色的巨大掌印从天而降,随后,百十个掌印合成一个,立刻又缩成核桃大小,地上诸多生灵看呆了。旷天这一掌,威力巨大,如今无论天上地下,能破解这一掌的,唯有四人。他的妻子旷芸灵便是其中之一。

只见旷芸灵,飞身而去,丝毫不惧这毁天灭地地一击。但其心里却有一丝犹豫,她要接下这一招并不难,但接下之后,这一掌剩余的能量,足以将神兽山群以及整个天人两界全部毁灭。

“只能用幻真剑诀了。”

旷芸灵右手之剑轻轻挥过,剑尖扫过核桃一样的掌。那毁天灭地的力量顿时消散,无影无踪。

“嚯嚯嚯,这就是幻真剑诀,小米你看清楚了没。”

“爷爷,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是天下第一剑诀——幻真。”

“哇!”小米一脸崇拜。

“此剑诀,人,剑,气化为幻影,再以幻影斩杀敌人。斩过之后,敌人并无伤痕,但只有苍狼女主意念一动,以幻为真,被斩之人就会出现之前斩过的伤痕。由于是幻影,故而不仅自身不需防御,亦无视其他任何防御。”

“那不是说苍狼女主天下无敌了?”

“真正的无敌,恐怕当属人间秋雪帝国的雪神。”

“老爷子不对吧!雪神,虽然拥有筑命诀,可以无视任何副作用而使用各方禁术,但幻真剑斩过,可以随主人心思无限产生伤痕。”

“小伙子,雪神真正引以为傲的是蝶梦。”

“蝶梦?”不少人同声道。

“蝶梦,兵神所创,雪神所修。三千年前,兵神以魂魄之姿兀然现世,以异世旷世之作《道德三千言》和《庄子》指导天地人神妖魔共同修炼,时天地之间强者以亿万几。当年,兵神玉寒秋,在《庄子 梦蝶》一文中创出天地第一绝学——蝶梦。”

“那蝶梦有多厉害?”众人问道。

“老夫不知,只知道三千年前,四传奇联合对付天魔族,雪神施展蝶梦,苍狼女主,得以启发,创出这天下第一剑。”黑炎狮说完,立刻传音入密,对自己孙子道,“小米你听着,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会使蝶梦者,拼尽全力逃跑。蝶梦的发动,以死亡为契机,发动之后,只身一切化作一场幻梦,此人在现世的一切伤害皆化作虚无,当年,雪神施展蝶梦之后,不仅灵力,命元与战前无异,而且一生修炼时任何时候损耗都能再次补回。当年雪神在入灵境时使用蝶梦,在她使用之后,半个时辰以内乃无敌之姿,半个时辰之后天地封神。”

“哇!”小米惊呼。

“这老头,明明知道,就是不说。”

回说旷芸灵与旷天,那旷天施展出的平身绝学却被妻子化解,又将其余招式与妻子对拆,不想被一一化解。旷芸灵见他气势渐弱,便以左手抱着的旷凌云为引,买了个破绽,旷天早已失去冷静,右手变爪,往旷凌云抓去,被妻子按住命门,随后周身大穴,尽数被封。

旷芸灵两只手各搂一人,落至地上。

那旷天一见周围无数生灵,终于冷静了下来。拱手道,“各位,打扰了各位的安宁,旷某赔罪了。”

“无妨,只是这大修炼山……”

“交给我们。”旷二娘说着,与三娘结印,大修炼山立刻恢复如初。

“这是……时空复制。”

旷天叹息一声,回头看旷凌云已昏迷,心觉抱歉。

大修炼山上。

“灵儿,你真不怪我?”

“我很高兴,天哥!我知道你不会对他们留情。”

“云儿的伤怎么样了?”

旷芸灵躺在地上,看着夜空。

“很重吗?”

“没有大碍,那孩子很聪明。在对攻之时以己之势,将你灵力卷入再对付你。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旷天在妻子旁边躺下。

“天哥,你还有什么不放心?”

“那一刻,我……”

“云儿和他们的前世是一个地方。”

“云儿呢?我去看看他。”

“不要,我今天要你陪我。”

“好!”

蛇神山。

“这是地球。”旷凌云道。

“老江!”

“聂哥。”旷凌云惊道。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唉!不好。媳妇跑了,我被人砍了。老江,来世再见。”

“不,聂哥。”

旷凌云惊醒,四周一扫。一条巨蟒盘山,蛇头高悬。身边则是自己刚刚认识的哥哥姐姐。

“哥哥,姐姐。你们怎么在这里?”

“老十,可以呀。老爹可是封神境,你居然能接他一招。”

“对呀!好厉害。”

巨蟒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旷凌云咬进。随后立刻离去。

“蛇婆娘,放开我弟。”旷大郎单手拦下九郎,“大哥。”

“蛇婆不会伤害老十。”

巨蟒到瀑布之前。将旷凌云放到石头上。

“孩子你听着,有一件事情你必须清楚。”

“嗯!”

“你之所以接旷天一招不死,是因为狼女主早在你出生时便用灵力护主了你。这本是防我的。”

“婆婆,我代我娘向你道歉。”

“云儿,愿意听婆婆讲故事吗?”

“嗯!”

“这个故事很久远,大概有三千七百年了,那时人妖魔各自为政。当时妖主就是你现在的父亲旷天,后来,魔族异族联合,成为天魔族。而且诞生了一个天魔王,妖与人被迫联合,期间妖主收养了一个本族小女孩儿,那便是你的母亲旷芸灵。小女孩儿自小爱慕狼将军,最后,在一次又一次的大战中,二人相依为命,女孩终于让狼将军接受了自己的心意。”

“挺好的故事。他们倒像以前故事里的光源氏和紫夫人。”

“后来,狼将军希望收养另一个人间女孩儿,她便是后来的雪神。可是因为前车之鉴,芸灵没有让这个女孩儿靠近自己的丈夫。如此又过百年,芸灵终于肯为狼将军生下第一个孩子。那个孩子长大之后,狼将军向雪神表达爱意,谁知雪神不久就离开了,并且在人间的一个角落建立了秋雪国。当时,无人知道为何那个国家为何叫秋雪,有人说雪神建国时在秋天,而那一年的秋雪之国因为雪神的到来下了一场大雪。还有人说,狼将军对雪神的表白是在秋天,因为雪神名字里有一个雪字,狼将军使用灵力让整个世界银装素裹。”

“那真相呢?”

“真相是,雪神自出生后就有一个灵魂陪伴着她。那个灵魂悄悄打听各门各派功法,挑取合适供她修行。那个灵魂给自己取了个名字——玉寒秋。秋雪之国,其实只是他们为自己准备的婚房罢了。自那以后,二人寻遍世界,只为给玉寒秋寻出合适的肉身。”

“他们找到了吗?”

“没有,没过多久,天魔族与人、妖的战事再起。那时,他们二人也掺与进来。兵神以其旷世之才,无上心机,让人、妖两族节节胜利,而封印了天魔王的狼将军、兵神、雪神、女狼神则被世人合称四传奇。再后来,兵神指导天地各处之人修炼,时强者无数。”

“可他们现在的关系好像没那么好。而且,二姐,三姐她们……”

“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当时雪神夫妇与银月苍狼族亲如一家。当时的狼将军,还让二娘、三娘拜入兵神门下。”

“那不是很好吗?”

蛇婆摇摇头,“谁曾想,狼将军送女学艺,竟包藏祸心。雪神倾心兵神,天下共知,狼将军却借探女之机,多次向雪神表达爱慕之心。可那玉寒秋是何等人物,早在送女学艺之时便已料到他的心思,于是二人谋划阴谋,使了一出离心之计。兵神传给二女一套剑法,其名为彩凤灵犀,这一套剑法需要彼此心灵相通,二娘、三娘是双生姐妹,做到这个并不困难。可最关键的是,这套剑法要练得大成,还需彼此真心相爱。当时,兵神教授功法,雪神则给她们讲自己编造的异世界同性相恋尤其是女性同性相恋的故事。”

“这手段,确实妙。不过,依我看,爹挺正直的,不像这种人。”

“等到二娘、三娘将剑法练至炉火纯青,兵神又传授她们其他厉害的杀招。这天下呀,多的是流言,狼将军追求雪神之事一夜之间为天下人所知。二人以此为理由将狼将军驱逐出秋雪之国,狼将军大怒,欲要率兵攻打,谁知又传出旷家二女、三女同性乱*伦之事,狼将军欲捉拿两女,不想她二人的本事已在狼将军之上。在此之后,狼神一族,就少有去人间的了。”

“娘呢?”

“你娘早料到会有与雪神决裂的一天,为了对付雪神,正苦苦修炼呢!等她出关,兵神已与银月苍狼族决裂。”

“后来呢?”

“后来的故事,婆婆以后慢慢讲给你听。云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可知我为何会讲这个故事。”

“小人之心罢了!爹会对自己养大的女子动情,自然也会担心母亲养大的男子动情。谢谢您,蛇婆。”

“你爹妈该担心你了,以后闲下来就到蛇婆这里来听故事吧!”

旷凌云以女子的姿态向蛇婆行了个万福礼,随后立刻往大修炼山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