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肖绝尘1

我的书架

肖绝尘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间四周大地,有七大魔兽山群,据传,魔兽山群与神兽山群相连。

其中最南的魔兽山群中,一个化灵境的中年人率领一群弟子围着一只黑色的豹子。

“两百年修为的紫雷黑豹,要是得到它的内丹,咱们总宗主的修为一定可以突破瓶颈。”

“无耻人类。”黑豹谩骂。

这两头正一触即发,山崖之上,一个妩媚的少年正趴那儿看戏。

“你不帮忙?”心魂界内,剑姬出声。

“帮。”

“那你还在这里看戏?”

“其一,他们实力多少我们还不知,贸然出手,说不定会吃亏;其二,现在帮他们只是个人情,但到他们斗得两败俱伤之时,我无论帮谁都是救命之恩。”

……

“所以看戏吧。”

“烈焰斩。”中年汉子提前大刀喊到,随后刀分出百十道带火的斩影,黑豹身上的紫雷袭出,一口气便将斩影击碎。

“动手。”

众人听闻命令,立刻围攻。紫雷四散,逼退众人。

“畜生看刀。”中年汉子一刀劈来,黑豹不及躲避,发一道紫雷抵挡,中年汉子抗下紫雷劈下,黑豹中刀后撤。

“拦住它。”中年汉子服下一颗丹药,身上的伤渐恢复。

众人将黑豹围住。黑豹露出獠牙,恶狠狠得看着周围一群人,身上血流于地。

山崖上的少年将姿势从爬变为平躺,“那群人有够笨的。”

“怎么说?”

“兵者,诡道也。若我是那中年汉子,必会提前在刀上淬上毒,这黑豹主要的攻击手段是其施展的紫电,这紫电亦是灵力的变化而已,如能使黑豹中封锁灵力的毒,现在胜负已分。还有啊!刚刚那一刀虽然砍得漂亮,但喊那一声是什么鬼!他又不会使势,结果呢,这笨蛋不仅硬抗了一道紫雷,还影响了刀的力道,若他刚刚不喊,悄无声息一刀下去,那黑豹的伤至少再下去半寸。”

“卑鄙。”

“谢谢剑姬姑娘夸赞。”

“姓旷的,你说得倒是容易。你倒是预测一下接下来的形式。”

“接下来还不简单,”旷凌云翻身趴着,“这黑豹受了一刀,已处下风,虽然那个大叔也挨了一击,但人家有补充灵力的丹药,跟他耗,傻子才干。若我猜得不错,黑豹现在正在蓄力,准备一击必杀,首先解决那个大叔。”

话刚完,只见黑豹张开嘴,口含雷球,一下子吐向中年汉子,中年汉子横刀而当,不想被雷球震碎,中年汉子亦被震飞。落地之时,中年汉子单脚跪地,手抓地,另一只手拿出丹药,正要服用,只见山上一道剑气飞来,中年汉子头颅落下。旷凌云凌步空中,饶有趣味地看着地下的人。

“是他杀了师父,这臭婊*子跟那畜生是一伙儿的。”人群不知谁这么喊了一声。

“那是,御灵境,这些人基本都是都是主灵境的。”黑豹心道。

“小丫头,快跑,你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他们果然是一伙儿的。”

“宰了她。”

“我说,你们一群主灵境的蝼蚁,又不能使用化灵级别的法术飞行,怎么宰我?”

黑豹心里只想吐血,“他们是主灵境的蝼蚁没错,可你是比主灵境更低一等的御灵境,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式飞行的。”

旷凌云手持若女剑,落步于地。

“蠢材呀蠢材,你在空中,他们奈何不得你,你下来不是自己找死吗?”

旷凌云抬手,四指内勾三次。

“上。”

“灵蛇步。”旷凌云低声道。

众人刀砍斧劈,但都被旷凌云一一闪过。

旷凌云心里冷笑,“得亏你们是同门,招式大同小异,避过第一人,便能避过所有人。”

旷凌云在众人身边来来去去,如一条灵巧的小蛇。但黑豹有所顾虑,毕竟这姑娘只是御灵境而已。

黑豹身上散出紫雷,“姑娘,天上去。”随后紫雷袭向众人。

旷凌云腾在半空站立,紫雷袭向众人,被连手挡下。

“威力果然变小了。”黑豹不甘道。

“势成。”

旷凌云嘴角微笑,周身气势化作百丈长龙,众人惊,散之不及,被苍龙怒正面击中,多数当场死去,其余活着的正要逃散,喉咙被一齐隔断。

“啊,灵侍。”

“漏网之鱼如此多?”剑气成形,化成一个白衣女子。

“第一次正经打架嘛,还不熟悉。”

旷凌云与剑姬落步到黑豹之前。

“你先别感激,我先把我跟这小子在山崖之上的对话说与你听。”

“小子?”紫雷黑豹瞪大了眼睛。

剑姬将山崖之上的对话全部告诉黑豹。

“原来你是想坐收渔翁之利,既如此,你的灵侍为何又要告诉我真相。”

“这还不简单,因为你快死了呗!”旷凌云摊手,“放心,我会安葬你的,至于你的内丹,我不取别人也会取。你要毁灭也无所谓,反正那几个人已经把招喂够了。”

“喂招?”黑豹一口血吐出。

“所以,你要因为打扰了喂招觉得愧疚的话,我取你的内丹时不要太怨恨就是。再说你也不亏呀,我刚才若走了,刚刚那个大叔服点药,再拼着一身本事不要,铁定搞定你。我们萍水相逢,至少替你报了个仇。”

“哈哈哈哈,好个无耻的小子。”黑豹大笑,将内丹震碎,“小子我的功力现在全部散于灵魂之内,有胆量让我成为你的灵侍吗?”

“你这么客气。”

“我只是想看你小子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成交,在下旷凌云,狼将军旷天与女狼神旷芸灵之十子,前辈可叫我旷十郎。”

“哼!”

吸收了紫雷黑豹的灵魂后,旷凌云就翻弄尸体。

心魂界内。

巨蟒出现在莽荒之中。黑豹从门内出来。

“紫雷黑豹先生这么有闲心?”

“老夫本在休养生息,听外面有动静,出来看看。”

“您还在生气?云儿拿旷家压你确实不该。”

“云儿也是无奈,”四周凭空多出一扇门,一个头上顶着透明鹿角的女子从门内出来,“我们是在神兽山群里成为他的灵侍,对我们,他的防范自然小一些,对了,他的意识不在这里时听不到我们的对话。”

“什么?”

“其实云儿还是挺善良的。”

“蛇婆你当他亲孙子,自然这么看他。”虚空又多出一扇门,剑姬从里面出来。

“你是刚刚的剑姬姑娘。”

“旷凌云,你给我进来。”

……

一个无底深渊旁边,旷凌云拖着尸体扔进里面。正拖着中年汉子的无头尸身,身上几道灵力溢出,分别化作一个白衣女子,一个鹿角女子,一条青莽,一只黑豹。

“你干吗?”剑姬道。

“毁尸灭迹呗。”

“毁……毁尸灭迹……你就不能把这些尸体先装进乾坤戒乾坤瓶里?”

“那样就没痕迹了!”

“你不是说要毁尸灭迹的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如果我收进储物瓶里再扔,这个宗门的人找来,就会以现场痕迹最大程度还原。而扔进这里面就不一样了,我刚刚查看了周围植物生长情况,加上地上从前的一点点痕迹,我推测下面有许多尸体,所以这下面应该还有很强的障气和怨气。想象一下,若是这宗门的人知道自己门人在底下会怎么样,为了弄清楚真相,他们一定会设法下去寻找尸体。然后,下面的怨毒就会帮我们解决他们。”

“所以,你打算把老夫的尸体也扔下去?”

“怎么会!我只是把您的尸体放这儿而已。这样别人就会以为是你临死前把他们扔下来的。”

“你?”

“让这阳龙派多死几个人,给您老报仇也方便些。”

旷凌云朝魔兽山群外面而去,随手往上一抛,一块腰牌落到深渊。随后腾起空中。落进深渊,拔出若女在山壁上写道:一把剑,一壶酒,天高地阔任我游;百花落,千松枯,一剑英雄都作古;江湖近,庙堂远,一念帝王江山断。旷凌云书。

“你写的什么?”剑姬问道。

“几句顺口溜。”旷凌云说着,头也不回往外走去。

蛇婆看了摇了摇头。

“这样才有意思。”黑豹说道。

“蛇婆,您为何摇头。”

“我叹女狼神的苦心白费了,这几年,女狼神教他女工舞蹈,就希望他不要太像男孩子,就练功夫,也是挑选脱离于舞蹈的阴柔招式给他练。”

说毕,几人灵力所化的身体渐渐消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