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秋雪之国6

我的书架

秋雪之国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秋雪之国的首都,有一座雄伟的宫殿,宫殿里每一寸土,没一块砖上都有数十个法阵。宫里的花朵四时不败,树果每日会结三次,殿内冬暖夏凉,座椅墙壁,不洗自洁。

这就是闻名天下的雪王宫。雪王宫占地四千五百里,据传修建此宫殿用了整整七百年,宫殿里每一个法阵构成一个大型法阵,可聚集灵力,可调节冬夏,更能御敌强兵。

在秋雪之国,修炼之人最大的造化就是到雪王宫里做仆人。雪王宫内,灵力浓郁,比之神兽山群也不遑多让,故而里面的人修行速度飞快。当然,也不是对每个人都是造化,比如旷凌云,如果他进入里面就会极度不适,感觉就像是明明已经吃得很饱了,但别人还是往嘴里硬塞食物一样。

故而雪神没有带他来过雪王宫。而且雪王自己也常跑外面住一阵子。

雪王走进寝殿,路上看到一个身穿夜行衣的女子。女子给雪神行了个礼,雪神示意她可以离去,女子自去。雪神心道:“这眼睛有几分熟悉。”

进入寝宫,芬儿立刻迎上前来。雪神坐到床上,打开床头的暗格,从里面拿出一块灵魂碎片。

“芬儿,你说我现在要不要这样做?”

“就是做了又如何?这旷凌云不过是女狼神的义子。”

“别小瞧这个义子,他的名字可是那个贱人的名字倒过来谐音。”

“那又如何,不过是恋儿小姐不愿叫灵云罢了!再说,您只是拿回了属于您的东西。”

宁融雪反手将碎片放进暗格的盒子里。

“我得试一试他,若他通不过考验,我就只能这么做了。若通过了嘛,就这样跟他过下去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王上,你大了他三千多岁。”

“所以我有耐心等他再变成熟。算算时候,他该出来了。”

雪神离开,到自己的屋子时觉察到有客人来了,立刻出门。

“哈哈!雪神,你变迟钝了嘛!”一个黑袍人停于空中。

“哟!天魔王的座前大将军,少见。看样子,已达后一境了。”

“没想到我会潜伏在人间吧!”

“我的话,确实想不到,但寒秋呢!”

“如果他还活着,我会到人间来吗?”

“算了,我换一种问法,你觉得,你超过我了?”

“说来惭愧,我现在接不了你一招。”

宁融雪冷笑一声,那黑袍人一掌袭来,宁融雪手臂一挥,黑袍人吐血下落。宁融雪本欲回去,但觉不对。

“哈哈!这是我想到的同归于尽之法。宁融雪,你之所以厉害,全靠这筑命法燃烧性命的方式施展强大的招数,所以破解之法就是让你在的燃烧性命的时候无法停止。”

“您倒是用心了,”宁融雪压制着燃烧速度,“学得这等秘法。”

“哈哈哈哈!没想到,不可一世的雪神竟死在我这个小人物手里了。咳咳!同归于尽了吗?我好像还是不亏。”

“雪儿。”旷凌云兀然出现,抱住了宁融雪。

“你快走,这是让对手命元持续燃烧的邪法。”

“邪法,既是邪法便可转移。”旷凌云将雪神抱到墙角坐下。

“没用的!”

“不就是需要同样修炼了筑命诀的人作对象吗?幸好从那个密室里带走了这个法阵卷轴。”

旷凌云摊开卷轴,注入灵力,燃烧命元,然后将邪法转移到自身上来,旷凌云身上泛起金色火焰,一见黑袍人,立刻走到他面前,“就是你打伤我老婆的。”旷凌云将黑袍人提起来,一顿狂揍。

黑袍人依旧哈哈大笑。

“我让你特么笑,我老婆活得好好的,你看清楚了。”旷凌云扒开黑袍人的眼睛。

“怎么可能,”回头看向旷凌云,大惊,“你?你居然拥有了肉身。”

“特么要你管,苍龙怒。”旷凌云一拳将黑袍人揍飞上天。

雪神心魂界内,一颗燃烧着的干枯的拇指大小的命元树被移到旷凌云的心魂界内。命元树燃尽,化作无穷灵力。旷凌云全身泛着火焰,他回头一笑。

“雪儿,下辈子,我还要娶你。”

随后打开心魂界大门,意识遁入进去,不等众人说话,旷凌云念起净灵咒,“谢谢你们!”心魂界刻着蝴蝶的大门吸收了磅礴的能量后渐渐开启。旷凌云的身体在大火中消散。

神兽山群,大修炼洞,女狼神正给旷凌云缝新裙子,正缝着,手指被针扎了一下。

“天哥,你说云儿怎么还不回家?”

“估计是被外面的花花世界给迷住了!”

“等云儿回来了,咱们就给他讨个老婆好不好?”

“不是招个女婿。”

“看云儿的意愿,若他不喜欢女孩子,我也由着他。对了,我昨日特地出去擒获了一头奔蛟,准备给云儿当坐骑。”

“你呀,就惯着他吧!对了,你觉得,寒家的青儿怎么样?”

“青儿为人太霸道,好多公子都不敢惹她,再说……”

“还是去说说吧!那姑娘咱们知根底。”

女狼神不语,依旧缝着裙子。

秋雪之国,雪神望着一堆灰烬,心道,“一定给我赶上。”

不一会儿,灰烬散,化作灵线。灵线缠绕,变成一个巨茧。

“成了。”

巨茧破碎,露出一个较小的茧。茧再破,一直到拇指大小。

雪神拾起茧,回到雪王宫,将茧放在床上,不一会儿,茧破,蝶出,蝴蝶纷飞,化作灰烬,灰烬重组为四五只蝶,如此往复,无数彩蝶的灰烬凝成两个人影,一个是躺在床上的旷凌云,一个是若幻若真的女子。

雪神没有立刻去照料旷凌云,跑到女子面前问道:“他的蝶梦一天可以施展几次?”

“一次。”

“这么少”

“但每天的次数可以叠加。”

“那还好,可,这样一来不就不容易进化了吗?”

“要看他如何使用了。”

“你就叫蝶姬吧!”

女子点头,消散而去。

心魂界内。

“起来!”鹿神踢着旷凌云说道。

旷凌云睁眼,见众灵侍看着自己。

“那什么?我……”

“你想给我们自由,谢谢您的心意了,不过,我刚认了个好妹妹,还不想走。”

“抱歉!”

“旷小友不必自责。”刀翁豪迈笑道,“我们会陪你到最后的。”

“老夫还不知道你究竟有多卑鄙呢!”

“诶!雷豹前辈你。”原来紫雷黑豹变成了一直全身泛着金色雷电的金豹。

“老夫借蝶梦进化成神雷金豹了。蛻下的紫雷,你就拿去用吧。”

“神雷金豹?”

“老夫现在的雷电是金色的神雷。”

“公子!”

旷凌云回头,见一对黑衣情侣。

“你们……难道是影发双鬼。等一下,发鬼?”

“有劳公子挂怀,我妻现在可以以灵力成发,所以有了普通人的身躯。”黑衣冷峻的男子说道。

“老大,”火云雀哭着撞到旷凌云怀里,“蠢牛都进化了,我还是麻雀。”

“蛮牛。”

“嘿嘿,大老大。”蛮牛抓着脑袋,现在他的样子是一个赤裸着上身的豪迈汉子。

“丑丫她们呢?”

“放心,大家的实力都或多或少地得以增强了。而且都在。”

“可我为什么还是御灵巅峰。”

“因为你的主要战力是灵侍,”萤火姬道。

“没错,”一个若换若真的少女出现道,“所以我下意识增强你的是对灵力的超强适应。这样,你就不惧去灵气充裕的地方,对他们的招式也能更能很好地接受。”

“对了,我妹妹现在在闭关,有事别找她。”

“放心,剑姬姑娘现在如在我面前,我出现,是有两件事要告诉你们,其一是有关蝶梦事情要给你们说清楚,其二,是关于浮屠塔的,这塔已经被激活了。”

……

旷凌云睁开双眼,见雪神正看着自己。

“雪,你没事儿吧!”

雪神摇头,握住他的手,将他带进自己的心魂界。

“这是,”旷凌云张开了嘴巴,无数参天的命元树布满了心魂界,“多少啊?”

“这个命元树林大概有半个个神兽山群大。”

“我的天,如果被那邪法全部燃烧……”

“哪有那么容易?这些命元树挨得虽紧,但彼此独立。那个黑袍人对我用的招式我在两千年前就碰到过了。”

“那你当时……”

“要不是为了激活你的蝶梦和浮屠塔,我才不演这么累的戏。”

雪神摘下一片叶子,跑到旷凌云的心魂界,旷凌云亦跟着去,雪神将叶子打入旷凌云的命元树中,命元树发出几道光芒,光芒落地,长出新的命元树。一瞬之间,旷凌云的心魂界也有了一片小小的森林。至于最初移来的那颗,全部用于激活蝶梦和浮屠塔了,由于不是旷凌云原本的力量,故而未曾补给。

“你是怎么办到的?”

“出去说。”

御花园里,旷、宁二人相对而坐。

“还记得我给你的战术空间吗?”

“记得。”

“那是玉寒秋的作品,原本是个残次品,我后来补全了给你。”

“是吗?”旷凌云明显有些醋意。

“那个酷天寒夜我好像也有几个个,原本我就是把人拉到里面去打。”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无论你如何使用筑命诀,都不会有半点消耗,而蝶梦发动之后,不管之前是否有补给,只要消耗过都会补回。”

“所以蝶梦的次数除了自己,不要让别人知道,不过战术空间还有另一个作用。”

“什么?”

“你就不奇怪,对手在战术空间里消耗的灵力那儿去了?当然这也是要分对手的,比如你被拉进别人的战术空间,那他空间的就可能被鹿神姑娘炼化,从而改变空间的所有权。”

“原来如此。”

“你一点都不介意吗?”

“什么?”

“有关玉寒秋。”

“他是他,我是我,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他的。”

“超越他?好!你现在所使用的蝶梦为玉寒秋所制作,但他没有让它进化,若你让它进化,便算你超越他了。”

“水放得有些过分了吧?蝶梦的发动条件已经有人告诉我了,虽然蝶梦逆天,但要其进化不是难事。”

“好吧,第二件事,玉寒秋擅长阴谋诡计,你要是能在不适用灵侍的情况下,帮一个家族或门派变成一个庞然大物,能做到吗?”

“没问题。”

“还有个条件,”雪神拿出三个瓶子,“为了增加游戏难度,你把这三个灵魂收为灵侍。”

“太卑鄙了。”

“也不是说完全不用,就一个限制,打架的时候不能用。当然我做了退步,你也得退步,你出了秋雪之国,得再收灵侍。”

“好,我们击掌为誓。”

二人击掌。

“对了,虎符带上。”

“带这个干吗?”

“要是有小妖精勾引你,得让她知道你是我宁融雪的男人。”

旷凌云新增的三个灵侍分别为寒姬、竹妖、雾女,其中,竹妖是一个拿扇子的英俊公子,雾女是其妻子。临走的时候,宁融雪对旷凌云使用了情欲封印,被封者,不仅不能对出封印者意外的人产生情欲,而且只要离开封印者一丈以外,被封者就如天生无欲一般。

在秋雪帝国的藏书阁待了三个月后,旷凌云离开了秋雪之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