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再遇肖绝尘1

我的书架

再遇肖绝尘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州,八方客栈分店,这个分店里没有说书先生,平日客来客往的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位置。

“听说了吗?”

“木家拍卖行,明天要提前开门。”

“那也于咱们无关,买不起的。”

“话不能这么说,听说隔壁怜柳州七宗十二派被灭,大量奇珍异宝现世,说不定这次能开开眼界。”

“如此说来,今年的有看头了。”

“那是自然,我还听说肖绝尘打败了烈火门,抢了他们的的圣火流炎。那烈火门的弟子没了圣火,便将宗门内值钱的东西抢劫一空,说不定那些宝物还会出现在拍卖会上呢!”

角落里,一个带着面具的年轻人将酒一饮而尽。

“师父,七宗十二派真的是旷兄干掉的吗?”

“人类凝出狼神月牙令,必定会狂性大发,我只是推测是他。”

“如果旷兄是江雄,那我真的很难相信是他做的。”

“他有那么善良吗?”

“不!他喜欢玩猫捉老鼠,碰上七宗十二派这样的大老鼠,不玩儿腻了他才舍不得下手呢!”

“明天师父练的七品回血丹不知道能卖多少?”

……

第二天一大早,木家拍卖行大开门,肖绝尘站了一个好位置。

“首先拍卖的是七品回血丹。起拍价,四千灵玉。”

“五千。”

“五千七。”

“七千。”

“九千。”

“一万。”

“一万一次,一万两次,一万三次。”

“师父,才一万。”

“一群鼠辈,老夫的药怎么会如此价贱?”

“第二件,是从七宗十二派拓下的空间法阵阵图。”

“尘小子。”

“是。”肖绝尘立刻用灵魂之力对法阵扫描。

“怎么样?”

“的确是他的,可他是怎么做到的,那个总宗主可是一等灵皇。”

“这个法阵已经破损,难道价值能超过刚刚的丹药?”

“这个法阵是没有那么高的价值,但法阵上有灵力残余,而且这个灵力不是七宗十二派里任何人的灵力。起拍价,一万灵玉。”

“哼!谁会买这个?”

“一万一。”

“师父。”

“终于有人开始在乎真相了。”

“真相。”

“像七宗十二派这样的大宗门,一般是不会得罪强大的对手,可这样一个精于人情事故的宗门被一夜灭门,不觉得奇怪吗?”

“对呀!”

“既然宗门精于人情世故,那么谁会灭他们呢!而且手段如此残忍。”

“然后就出现了一种假设。”

“灭他们的有可能是一个神智不正常的高手,如能查明是谁,也许还能避免一场灭顶之灾。”

最后,这一件东西被一个实力不强却十分有钱的家主拍下。

“下一件宝物,”女人解开一个残破的小号炼丹炉,“残炉。”

“什么?”

“有如此宝物,难怪我的丹药会价贱。”

“怎么啦?”

“此丹炉又名残魂炉,据说有丹药师的灵魂和器师的灵魂存于之内,可以自行炼化丹药。”

“这么厉害!”

“起拍价……”

“你们看,头发丝。”

一道黑影遮住所有人都视线。

“丹炉不见了。”恢复视力后有人喊道。

“尘小子。”

肖绝尘立刻飞到房顶,只见旷凌云正抱着丹炉。

“你是什么人?”

“你们继续拍卖,我到青州北方的荒漠去耍耍。”说完立即消失了。

“空间法阵,尘小子。”

肖绝尘立刻毁掉旷凌云脚下的时空法阵。

“看不出来,你挺细心的,不用我的时空法术,特意在脚下设计了一个法阵。”

“没办法,肖兄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我前世的哥们,要让他看到我用出空间之力,还不被打击死?”

“这就是你选着的灵侍?不过我就奇怪了,明明依靠我的空间之力可以很容易盗走,咱们何苦演着一出?”

“问题是这个炉子现世了,许多人都知道了。如果突然不见,许多大家族一定会拼命搜捕,到时不知道又有多少无辜之人枉死。”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旷凌云不语,念起净灵咒,“有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决定比较好。”

丹炉如灵魂出窍一样,又脱离出一个纯灵体的丹炉。灵体丹炉又冒出两缕青烟。

“萤火姬的调查果然没错,你们就是丹炉内的炼丹师红和练器师青。”

“你是何人?”

“给你们自由之人。虽然将灵魂封入丹炉是你们夫妻生前所愿,但困久了,相必也快崩溃了吧?”

“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成为他的灵侍。”鹿神说道。

“灵侍?比起困在丹炉里,确实好得多,但依旧不自由。”

“随你便了,反正我目的达到了。”

“小友,再见!”

“且慢!青哥,我还是想练出一颗一品丹药,我知道这很自私,可我……”

“哎!被困了那么久,突然给我自由,还是有些不适应,罢了,先做你的灵侍缓冲一下。”

二灵遁入炉灵之中,旷凌云自不客气,将其收进心魂界。一进心魂界,便看见影发二鬼。

“二位前辈,方才得罪了。”

“无妨,无妨。”

“二位请跟我来。”鹿神引导二人到一个门前,将门推开,“这就是二位的屋子。”

“多谢姑娘。敢问姑娘为何要做这位少女的灵侍?”

“这话不要对云儿说,他呀,是男孩子!”

那夫妻二人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且说旷凌云正抱着炉子端详,耳听得一声狂龙起,旷凌云立刻闪避。

“我去,搞偷袭。”

“来,旷兄,咱切磋切磋。”说完又是一击狂龙起。

旷凌云手持若女,一招苍龙七怒打出,七条龙将肖绝尘的招式化解。

“我去,姓肖的你有没有人性,都到主灵中期了还跑来打我这个小小的御灵境。”

“我特么打的就是你这个不长进的东西,这么久了还是御灵境,亏我还以为七宗十二派是你灭的。”

旷凌云一边回击肖绝尘的招式,一边将炉子放进储物玉镯,“老肖,你怎么也这么庸俗,以境界论实力,我们好歹一起砍过灵宗强者。”

“你特么还飘了是不,砍灵宗强者,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惹了多大的祸?还砍灵宗,有本事把我也砍了,我只是主灵境。”

旷凌云左手一记手刀,刀影斩去,被肖绝尘挡开。

“不错嘛,来,再来两招,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百步飞剑,你的渊虹呢?拿出来让哥瞧瞧。”

“我靠,聂荣,真特么是你。”

“我叫肖绝尘,记好了。姓江的,你不挺能惹事儿,知不知道惹事是需要本事的。”

肖绝尘后退与旷凌云拉开位置,将武器一收,升出右手食指,“落山一重一指山。”天上一座长得像手指的巨山落向旷凌云。

蛮牛立刻出现,冲向落山,“想动我大老大,问过我没有,蛮牛震天拳。”

蛮牛一拳将山打碎,火云雀立刻出现,“你这头蠢牛,你忘了老大不可以使用我们的力量!”

蛮牛听了,立刻跪坐在火云雀前面,抹着眼泪说道,“我错了,老大!”

“师父,那是?”

“新的灵侍。那头长着牛角的大汉,力气很大,破坏力惊人。至于那只小麻雀,体内有你不能吞噬的三种火焰之一——三昧真火。”

肖绝尘走到旷凌云旁边,火雀和蛮牛自行消散。

肖绝尘拍了拍旷凌云的肩膀,“特么有事儿跟哥商量呀!炉子拿来。”

旷凌云摇头。

“特么拿来我看看。”

旷凌云心不甘情不愿地将其递给肖绝尘。

“灵魂之力消失,你收作灵侍了是不是?”

旷凌云听了,先猛点头,然后又猛摇头。

“你特么成哑巴了。”

“不是,老肖,这个炉子吧!他是这么回事。它……”旷凌云又突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老江,你要这里面的灵魂我不反对,但好歹你也想法子偷来,明目张胆地抢,你有几个脑袋?就凭你刚刚的灵侍保护不了你。”

“尘小子。”

“老旷,他们来了。”

不多时,就来了好几批人,初略计算,大概又二三十支人马。旷凌云夺下残炉,抛到空中,掌心发出紫雷,将其打碎。然后又将提前准备好的假魂震散,最后以净灵咒净化,不留半点痕迹,这旷凌云是在秋雪之国的书库里苦练的造假之术。

一个线条明细的书生,将扇子打开,“姑娘做事,何必如此决绝。你喜欢这个炉子,跟了公子我,这炉子天天让你把玩都可以。”

心魂界内器师丹师气愤非常,他们费九牛二虎之力筑成宝炉,却经常被世家的子弟拿去给自己的小情人把玩,现听得如此言语,顿时火冒三丈。

旷凌云听了,兰指放腰间,向他行了一礼,“公子垂爱,奴家感激万分。”

肖绝尘将脸拉向一边,一副这人我不认识的样子。

“既然你毁了本公子的丹炉,那你就嫁给本公子做夫人吧!”

旷凌云又施了一礼,“请公子容禀,奴家毁炉,实在是情非得已,这炉中双魂,乃是我母亲先祖。奴家不忍先祖受煎熬,故而……故而……奴家任凭诸位处置。”

“这……这可如何是好……”

“这小子,好算计,”丹仙道。

肖绝尘同样传音入密,“直接占领道德的最高点,这些追来的人中,不乏有许多自诩为正人君子的人士和门派。若到这种程度,他们还苦苦相逼,传出去就不好听了。”

“且,怎么处置,当然是……”

“他妈的,老子从跨了整个怜柳州,只为得到宝炉,你个小娘们说毁就毁了,老子要个说法。”

众人立刻赞许,都道要说法。

旷凌云听了,立刻瘫倒地上,掩泪哭了起来。众人一时又不好发问,只能看着,旷凌云哭一直哭到众人全部安静下来,才拿出一根手绢,一面搽拭眼泪,一面抽泣,“奴家自知道各位来此不易。难道奴家来这里就容易了?奴家打听两年,方才打听到先祖的下落。为了找到先祖,奴家的盘缠都用光了。后来,遇到几位大哥,说是可以帮我,奴家本以为遇到好人了,可谁知……谁知……他们是人贩子,他们把奴家买到了青楼,若不是奴家有点本事,奴家的身子,就不保了。后来奴家拼死逃出,一路乞讨来在这里,可后来一想,衣衫褴褛见先祖,是为不敬,又卖身给人当丫鬟,挣了点钱,买了这身体面的衣服。今天奴家只告了半天的假,一会儿回去晚了,不知道老爷还有多少鞭子呢!”

肖绝尘默然看着,一副我就静静地看你表演的样子。当然,对于旷凌云的这种行为他不意外。旷凌云前世的母亲,就是一个戏唱得非常好的人,而旷凌云小的时候也唱过花旦。江雄小时唱的孟姜女哭长城,肖绝尘还记忆犹新。

但这些情况,别人不知道啊!有不少人听了,心里已经打了退堂鼓。其中一个女子来到旷凌云面前,将腰上的钱袋解下,放到旷凌云手上,“姑娘,这些你拿着,尽快把自己赎了,回家。”

其余人见了,分分掏出钱来。

“姑娘,拿着,别嫌少。”

“尽快赎了自己。”

“姑娘,钱拿着,我的也不多,早点回家,告诉你娘先祖的事。”

“拿着,早点回家,别让你娘担心。”

……

原本说要娶旷凌云的公子,也不好意思再提之前的事。见众人散去,也跟着离开了。

心魂界内。

“老大……好厉害……”

“不是……这算个什么说法?”弓女问道。

“大概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