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斗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夜之时,旷凌云曾肖绝尘睡着,拿出一颗珍珠,往里面注入灵力,旷凌云脚下出现一个空间法阵。

到了荒漠的另一边,旷凌云施展雾女的法术——浓雾。

“这些事情,你可以让为师帮你。”

“哇!师父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呀?”

丹仙比成鬼脸,“因为师父是鬼呀!”

“这一点儿都不好笑。”

旷凌云用竹叶和竹枝在浓雾里制作了许多陷阱。

“你?”

“师父,什么?”

“你心思很活。”

“谢师父夸赞。”

“你知为何我不传你本事吗?”

“师父说我心思活,所以怕现在也是我计划的一环?”

丹仙一捋胡子,“若你本事在我之下,我确实会这么想。所以我在洞里故意离间你和你的灵侍,有那么一刻,我觉得你身上有一股力量已然胜过了我。”

“原来如此。”

“不过很奇怪,那股强大的力量,竟被一股比它小一点的力量压制。”

“师父真是慧眼如炬。”

“你的灵侍,老夫见过三个,他们给我的印象十分奇怪,他们十分完整,完全不像一个灵侍。”

“师父您是没看到我极度愤怒时,操控他们的样子。”

“就我的观察,你的灵侍并不能被你操控。”

旷凌云欣喜若狂,“真的吗?”

“不过,正因为你无法操控他们,故而你们之间的信任度会变得异常牢固,然后就会产生情绪共鸣。”

“情绪共鸣?”

“比如你刚刚所说,你在极度的愤怒里控制了他们。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是愤怒控制了你们所有。”

“可那一夜,他们都不记得了。”

“你记得吗?”

旷凌云向丹仙拱手称谢,丹仙闭眼点头。旷凌云回到原来的洞口,见肖绝尘还睡着,便一脚把他提醒。

“老旷你干吗?”

“换班。”

肖绝尘抓了抓脑袋,起来了。旷凌云躺下睡觉,刚刚睡着,一个五彩光球将其罩住。

“孔雀屏!”丹仙心道。

“师父。”

“尘小子,他帮我们多争取了几天的时间,你们赶快乘机变强。”

“那他干嘛睡觉?”

“人家布了一夜的陷阱,你好意思?开始吧!”

“等等,我们去战术空间了,那他不是危险?”

“放心,没事的。”

肖绝尘将灵力注入到心识中那把破破烂烂的钥匙里。肖绝尘一下子进入到一个异空间,在这里面,人如负重物。

“开始吧!”

“老旷!他怎么在里面?”

“我给扔进来的。”

“师父,我是说他为什么不受影响?”

“那个光幕护住他。就是再把重压增加五十倍他也不会受影响。”

“那师父,我开始了。”

肖绝尘打坐,将灵气外调,借助空间重压将其压制在皮肤表层。肖绝尘身上渐渐形成一层金色的薄膜,薄膜渐渐增厚,形成一身铠甲。

“我终于凝出灵铠了。”肖绝尘站起来,一拳把石头打碎,“在重压空间里竟还有如此威力。”

丹仙点了点头,却不想方才的响动早惊动了旷凌云。旷凌云一醒,自动保护他的光幕立刻消退,然后,就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鬼压床。

“我去,什么情况?”

“这是尘小子的重压空间,他怕你有危险,我就把你扔进来了。”

肖绝尘走到他身边,“哟!这不是剑圣盖聂先生吗?先生有何指教?”

“你!”旷凌云想拿手指他,可是根本抬不起手。

“哟!盖先生难道要施展你的绝技百步飞剑?不知盖先生还记不记得你在寝室拿晾衣干练百步飞剑把我电脑打烂之事。”

“靠,老肖你在报复人。”

“不敢不敢,我哪敢报复你,你可是堂堂剑圣。”

旷凌云微微一笑,“老肖,你练混沌诀怕不怕热。”

“不怕。”

“那寒冷呢?”

重压空间一下子变成夜晚,温度极低。

“原来你也有战术空间,不错。但为什么我的重压效果还在?”

“这是并战空间,当战术空间感受不到对手另一个空间的威胁时,空间就会暂时融合,形成并战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你们的灵力依旧不会消耗,但对手的灵力会消耗得更快。”

“两个空间消耗吗?确实厉害!不过老旷,我现在穿着灵铠,我的灵恺含火,不冷。”

“是吗?”旷凌云倾城一笑,气温骤降,“你忘了我本来就有寒性法术。”

“老……老……老旷……啊切……”

“来呀,互相伤害呀!”

“老……老……老旷……啊切……你先解……解……解除……寒……寒冰……术。”

“这么凉爽我为什么要解除呢?”

“咱……咱们……用……空间……之……之力……正……正大光明……对……对抗。”

“你是主灵境,我是御灵境,你还练出灵铠,还会飞,我跟你光明正大打,我脑子瓦特了!”

“你……你……你不……四……四川人吗?怎……怎……怎么说……上……上海话。先……先……别闹,我……我……我们……各……退一步,我……我……减压。你……你……撤温。”

“好!”

重压减下来一半,旷凌云站起身来,一个响指,空间变为白昼,土焦欲燃。

肖绝尘长舒一口气,“舒服多了!老旷你承受力太低了,我刚刚进入重压空间比现在重。”

“诶?老肖,你怎么不把你战术的空间和灵铠联通。”

“什么?”

“当然,会削减部分战力。但对手的攻击也会被战术空间吸收。”

“师父,这靠谱吗?”

“我怎么没想到?”

经过一番调整,肖绝尘的灵铠与钥匙联通。

“既然联通了,为什么不把灵铠收进钥匙,这样一来,只要心念一动,灵铠就能穿到身上。”

丹仙望着旷凌云,“云儿你对战术空间很熟悉?”

“还好啦!”

“趁这个机会,要不让老旷凝出灵铠。”

旷凌云满眼希望地看着丹仙。

“云儿不需要。”

“师父,为何?”

“说出来,怕你嫉妒。不过,要是有方法将风耀天拖进这个融合的战术空间,你们的获胜的希望就会非常大。”

“你们不会吗?”

“你会?”

“这不挺简单的吗?只要用灵力覆盖一定的范围,再用钥匙将灵力范围的所有事物拉进来不就行了吗?”

“老旷,你经常用这玩意儿?”

“没有啊!”

“不对,老旷,你之前怎么不用这招?”

“这招只能对付实力比自己低的,若是碰到实力高于自己的,说不定自己的空间都被对方炼化。”

“什么?”

“怎么啦,老师!”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说的是真的?”

“据古书记载,诸神黄昏的那个时代,的确是这样的。”

这次吃惊的变成了旷凌云。

“那个时候,许多绝世大能喜欢制作战术空间进行买卖,只要有钱,一个人可以拥有数个战术空间,自然也会有人研究空间互吞之法。在这种情况下,战术空间确实不能随便使用。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丹仙说完望着旷凌云,有些吃惊。

……

天亮了,二人从战术空间脱离出来,打坐休息。休息一阵子,二人又到空间里对打提升实力。如是六七天,旷凌云终于适应了重压空间,但肖绝尘明显有些乏味了,旷凌云便提出制定战略。

并战空间里,黄昏之时。

“老旷,你觉得应该怎么打。”

“我需要有关风耀天的情报,全部情报。”

“风耀天,师承风寒宗宗主,这位宗主也是风晓敏的师父。风耀天拜入风寒宗的时候,这位宗主乃是灵圣之境。”

“这么低?”

“云小子,并不是他的境界低,而是他没有展示自己真正的境界,比如你杀的七宗十二派总宗主,在他未死前,没有谁知道他竟然到了一等灵皇。”

“原来如此,不想让人推测出自己天地封神的时机。”

丹仙捋着胡子,默然点头,这个孩子,战斗技巧,自身修行速度,远不如肖绝尘,但于世事人心,一点既透。

“还是说风耀天,风耀天如今的境界已到了灵宗境,而且修行功法由风宗主和各位长老亲自量身打造。为人嚣张,风晓敏的退婚书便是他给我的。”

“就这些?”

“我曾败在此人一招之下,那时候我还没被风晓敏退婚。”

“好消息,我们杀了他。风寒宗的宗主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坏消息,此人不是阳龙派的掌门,不好对付。”

“为何风寒宗不找我们麻烦?”

“先卖个关子!对付此人,我打算使用疲劳战术。”

“疲劳战术。”

旷凌云在地上画两个相交的圆,指着中间相交的部分,“这是并战空间,其余两边分别你的重压空间和我的酷天寒夜,在这个格局之下,我们只能进入自己的领域和并战领域,而风耀天只能待在并战空间。”

“你是说,车轮战。”

“不错。”

“哦,明白了!一马全歼敌顽,五兵大闹王宫。”

“杀机妙在有无中,得势寡能胜众。”

“亦可以弱攻强。”

回说风耀天,在荒漠中寻了许久,终于找到了线索。当看到满天的浓雾,风耀天还在心里嘲笑,笑他们在大雾里的浓雾反而暴露了自身,于是身先士卒,带领众人攻进里面,但进里面一看,只发现地上有一个由稀薄灵力构成的空间传送阵。风耀天冷笑一声,用灵力补充传送阵,随后站在阵中,传送至旷、肖二人所在的山洞。

“二位,麻烦你们以后使用空间法阵的时候,在上面再加一个自毁法阵。”

浓雾起,风耀天立刻感到身体有些沉重,随后,感觉有些热。但他修为高深,稍微运转一下灵力就顺畅了。随后拿出一把黑色的扇子,开扇一扇,浓雾扇去,温度正常,身体虽然沉重,但已无大碍,只是地方变成了寸草不生地表裂开的荒地,时间变成了太阳初落时分。

“幻术吗?还不错。”

“苍龙怒。”

风耀天凝出灵铠挡下。旷凌云从远处走到他面前。

“美人儿,你以为就凭你们能对付我?”

“风哥哥说笑了,奴家怎会对付你?”

“是吗?那能请美人儿解释一下,七天前的事吗?”

“您说哪个呀!七天前,奴家仰慕风哥哥的风采。哥哥又说要迎娶奴家,奴家自然非常高兴,只是哥哥是风耀宗的弟子,就如那翱翔空中的雄鹰,奴家怕锁不住哥哥心,所幸就跟肖公子一起杀了哥哥。奴家得不到哥哥,也不要别的女子得到哥哥。”

重压领域里,肖绝尘正以灵魂之力观察这边的情况。

“我靠!不说好的车轮战吗?老旷怎么跟他调起情了,我特么明天吃的饭都快吐出来了。”

“好好看着,学学人家。”

“我学他这个,老师你没开玩笑吧!”

“我是说学人家对付敌人多用用脑子,据你说,风耀天刚进入灵宗,就擒了一个反对风寒宗的灵圣强者,所以他才步步小心,方才一击不过是为了逼出他的灵铠。”

“原来如此,逼他使用灵铠后,在战术空间里,多拖延一分,他的灵力就会多消耗一分。”

“专心观战吧!”

并战区域里,风耀天听了,走上前去,将扇子合上拖起旷凌云的下巴。

“既如此,就请解除幻术吧!”

“难道哥哥不喜欢这个浪漫的地方?”

“等你跟我回了风寒宗,你要我在这个幻术里待多久都可以。”风耀天打开扇子,转过身,前走两步,“所以现在……”

旷凌云立刻拉住他,“哥哥,前面是墙壁,跟我来,奴家带你去宽敞的地方。”

旷凌云说完,施展凌空步,转身而去,风耀天紧随其后。肖绝尘立刻解除重压。

“这次你反应挺快的。”

“老江现在打的是情报差,姓风以为自己周围是幻术,老旷便当这里是幻术,利用飞行,消耗他的灵力。既如此,我就所幸把戏做足一点。若他知道自己在战术空间,必会以最快的速度击杀我们。”

过了两个时辰,风耀天在飞行中终于磨完了性子,停了下来。

“哥哥怎么啦?”

“你不用演戏了,姓肖的还有多远。”

“哥哥这是说什么?”

“哼!风某是好色,可不好男色。戏陪你演足了,把宝炉交出来。”

“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那肖绝尘不过是一介不解风情的武夫,哪里比得上哥哥风雅。”

“行了!”风耀天把灵力注入扇里,扇子立刻化作一把宝剑,“一把剑,一壶酒,天高地阔仍我游;百花落,千松枯,一剑英雄都作古。旷公子好生逍遥。”

旷凌云扭了扭脖子,面色尴尬,“看来这次演砸了。我说,既然是这样,你还跟我演?”

“我若不配合一下,岂不是对不起旷公子的演技。”

旷凌云向天上发一道紫雷,“老肖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赶来。这期间,咱们赌一把如何?”

“赌什么?”

“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肖绝尘吐槽道。

“我赌,我能打破你的灵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