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黑风高之夜,一个蒙面人抛着钱袋子。

“姓旷的,你终于死了。老子服的丹药要破而而后立,要不是你废了老子,老子那得这等机遇。”

“丘伤,你好啊?”

“谁,谁呀!”

“我说白天的围剿那些人怎么配合的如此默契,原来背后是你这小丑。”

丘伤一个风球术往后抛去,几颗树崩断。

“升到灵圣后,风球术威力提高了不少嘛!”

“你是谁?出来。”

“你还是看看周围吧!”

突然环境一变,从夜晚变成了白天,四周全是一两米左右的山。大地之上,蔓延着野草一样的烈火。丘伤立刻飞到天上。

“幻术吗?肖绝尘,你以为你现在还是我的对手吗?”

“哟!这就飘了?”

丘伤回头一看,肖绝尘坐在一座小山之上,任其火焰摆动,烧不了他的身上任何。

“果然是幻术!”

“老旷不让我报仇,但你除外。”

“凭你小小的化灵境也想对阵我,难不成,你也有狼神月牙令?”

“我是没有狼神月牙令,但战术空间你听过吗?”

“战术空间?哈哈哈,肖绝尘,我可是灵圣之境,已经掌握了空间之力,把我关在这里面,我随时可以把它炼化。”

肖绝尘冷笑一声,“那你还等什么?”

丘伤立刻炼化战术空间。

“我说你也太着急了吧!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聊聊,比如,你为何会知道战术空间可以反向炼化之事。”

“哼!告诉你也无妨,这是王爷说的。”

“王爷?”

“云城城主,你以为今天追杀旷凌云的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上古之时诸天万神围剿兵雪二神之地——弑神山。所以这里有关上古之神的资料,也是其独有的。”

“下一个问题,云城的城主为何要对付旷凌云。”

“我为何要回答你?”

“刚刚你不是已经出卖你们城主,不,你们王爷了吗?”

“刚刚老子是想回答你的问题,现在不想了。”

“是吗?换句话说,就是我现在可以杀了你了。”

丘伤一听肖绝尘要杀自己,乐得哈哈大笑。

肖绝尘一个响指,重力增加,丘伤落到地上,火焰立刻焚身。

肖绝尘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掐住丘伤的后颈,将他提起,“若是在碰到老旷之前遇见你这样的对手,我确实可能歇菜了,不过现在嘛……啧啧啧,怎么?你这堂堂灵圣境界的强者在我这小小化灵境面前如此没有反抗之力吗?”

“姓肖的,你别得意,你练出了逆丹,你以为你能活得长久。”

“哼!丘伤,你以为江雄为什么要毁丹药,真是为了所谓的天地大道?他是为了毁灭证据,如今就算有人说我能练出逆丹,证据呢?逆丹在哪儿呀?谁看到了?对,斗丹大会的时候是有人看到我练出来了。不过,但凡身上有修为的,都死江雄剑下了。剩下的,不过是百姓的传言,谁信呀?哦,不对,有许多百姓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逆丹。不过你提了我,既然我能练出起死回生的丹药,那老旷有的救。”

肖绝尘将手一放,火焰之中,丘伤化作灰烬。

城主府,王爷正在写着律法条文。

“王爷真是够忙的,连老旷的葬礼都没去,不觉得亏心吗?”

“肖公子不防进来一叙。”

肖绝尘进入屋里,看了看法律条文,“十户一组,五户半组,互为监督,一人不轨,无人知,同罪,知不报,加之。怎么?王爷想学商君?”

“我不知商君,这些是我与旷公子所谈之后悟出来的。”

“原来如此?”肖绝尘将金鞭放到王爷肩上,“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知无不言。”

“你怎么知道七宗十二派是老旷干掉的。”

“此事不难查,有人看到旷公子收了一个妹妹,那个妹妹被七宗十二派的人抓了。那夜天象大变,但山上所有尸体,只有一个姑娘被葬在土里,这些难道不足以推断出一切?”

“所以你就将消息泄露了出去,既把将亲人弟子送到七宗十二派的高手的矛盾转移,又利用旷凌云清除怜柳国周围无数势力。”

“肖公子,你可知道,七宗十二派与周围诸多大型宗派都有互派弟子,你知道我们的处境吗?”

“我不是老旷,这些我不会关心。”

“旷公子,我原想推荐他为我国丞相,但他婉拒了。如果他答应,那灭七宗十二派的人,就是肖公子。”

“你倒是坦诚。”

“肖公子可否给我五年时间,若是不放心,在我身上放秘法,放诅咒都随你。”

“你想变法?”肖绝尘收鞭离去。

“对了,神虎派有镇派妖火,虎吓,他们亦是围攻旷公子的门派之一。”

临走前,王爷提醒了一声。

第二天,神虎派整个宗门的人离奇消失,镇派之宝,虎吓不知所踪。

山洞之内,肖绝尘即将突破,进入灵宗境。

“尘小子,稳住,稳住!”

一个时辰之后,肖绝尘突破至灵宗境。

“没想到,被老旷改良后的空间,还可以无视任何伤害吸收妖火,我还真是欠他不少呀!”

“现在是先报仇还是先找药材。”

“当然是先复活老旷。”

肖绝尘出得山来,准备买些合适的药材,但是大街上,门门紧闭。偶尔从远处传来童谣:旷凌云,名十郎,仗剑逍遥游四方。死云城,狼神殇,十月人间血河漾。

肖绝尘来得柳宅,敲门进屋。岳天运将人迎进屋内,柳小芷给他逢了一杯茶。

“敢问岳兄,最近……”

“近来城里颇不安定,旷兄死后不久,城里就传出旷兄别名旷十郎,乃上古传说狼将军与狼神之子。然后……”

“什么?旷十郎。”

门外突然出现敲门之声,家人开门,原来是城主来访。

“肖公子在!太好了,请尽快炼丹,小王已经把物事准备好了。”

“城主。”岳天运行礼。

“城主这是让我练什么丹?”

“自然是那起死回生的丹药,要快,否则,别说怜柳国了,整个人间都是一场灾祸。”

旷凌云急忙来到城主府,见曾经围攻旷凌云的高手都面如死灰。石棺已经被抬到城主府。

“既然肖公子来了,咱们先把石棺敲开。”有人提议。

但当大伙儿,将石棺打开,却见石棺里空无一物。

城主闭眼,“不用看了,女狼神已经来。”

有几个强者吓得心肝具裂,当场死去。

“把尸体处理了。”城主默然道,“诸位放心,若女狼神来次,所有责任,我一人承担。”

“城主这话说的,您觉得凭你能跟银月苍狼族对话?”

丹仙觉察不对,立刻传音入密,“尘儿,事情不对,此事应是疯皇所为。”

“疯皇。”

“此地不宜久留。”

深夜里,山林之中。一个面相狰狞的老头连滚带爬地往山林深处爬。脚下一绊,摔到在地,抬头一看,见一众男女站在眼前。

背后传来一阵如风铃一般的声音,“老头儿,你跑呀!接着跑,别停。”

老头爬着转过身,眼里全是兴奋,“大小姐,您饶了我。”

“大小姐?”那人冲上去对着老头一顿拳打脚踢,他的眼睛是绿、金异色瞳,“你特么那只眼睛看我像女的,都特么说是名十郎了,你还大小姐大小姐的,大你妹呀!你特么这么咒我,信不信我娘第一个收拾你。”

“我信,我信,小少爷,我信。”

那人打累了,坐在石头上歇气。老头爬到那人跟前,“小少爷,虽然您现在凝出了石化之瞳和泯灭之瞳,但您已经以月牙令祭天地,接下来十年里,请让小人保护你。”

“我需要你保护?火云雀。”

“是,老大!”一个红衣女子应声上前。

“把他揍到连他妈也不认识!”

“得呐!”火云雀听了,立刻动手。狰狞老头想着展现实力,全力应战,但交上手后,立觉难以应对,这女子手上的火焰,他必须花十成功力抗衡,可这小姑娘不禁火厉害,拳法也不俗,大有大巧若拙之相,百招之后,老头渐渐落败。

然后,悦耳的求饶之声不绝于耳。看到老头变成了猪头,那人终于气消了,站起来转身而去。

“这老头怎么办?”长着鹿角的姑娘问道。

“姐姐你把他扔给我爹当沙包。”

那人一听,立刻跪在地上叩头谢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