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神秘之人3

我的书架

神秘之人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荒野外的茅草屋里,带着面具之人享受着女子的按摩。面具者拉着女子安肩的手。

“我还是不放心你出去,那邪王爷是何等厉害的高手,竟然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有这等厉害的人物,我……”

“放心,我不过是一个黑市的小老板,她的目标怎么也轮不到我身上。”

“可她要是冲着那枚丹药的话呢?”

“那就更不必担心了,那枚丹药自从在城里出现后,木家拍卖行进去的小偷没有五十也有一百。现在木家嫡子木锋正要来调查木家分部,现在,他才是活跃在杀手视线里的人。”

“你就待在这里不好吗?”藤姑娘趴在带面具人腿上。

“放心好了,我会没事的。”

“我真想时时刻刻守在你的身边。”

“对了,宏儿呢?”

“在外面练功。”

同一时刻,旷、肖等人来到邪王府。

“音奴,你没事吧!”邪王爷一见到旷凌云,立刻询问。

“多谢王爷挂怀。”

“音奴你这几天住在王府,肖公子,烦劳你保护音奴。”

“我说王爷,此时你重伤在即,众路诸侯对连国虎视眈眈,这百姓疾苦你到不关心了。”旷凌云道。

“哼!我现在没机会担心这些。”

“看来此人不堪重用。”旷凌云心道。

“你说说那杀手吧!”

“那杀手是应该是雪神的护卫。”

“雪神?”

“他们以手中的剑为名字,已经不知多少代了!比如昨夜刺杀我的,她和以前拿着那把剑的人叫同一个名字——惊鲵。”

肖绝尘旷凌云立刻对视。

“喂!老旷,这……”

“果然是惊鲵!”

“音奴你见过那把剑。”

旷凌云从乾坤玉镯中取出“渊虹”,肖绝尘见那剑已是六品宝剑,立刻拿了过来,以地灵火煅烧,将其升级为五品,然后以灵魂之力探查。

“老旷,你没有融合五金之魂。”

“这只是渊虹的赝品。正品还差一个重要材料。”

“合适的天外陨铁是吧?”

旷凌云将“渊虹”拔出,问邪王可认得,邪王说知道是画上的剑。

“惊鲵和这把剑的正品,源于同一个故事。”

听着二人的对话,韩邪有几分相信肖绝尘所说的,音奴并没有失忆。

见众人迷惑,于是旷凌云连跳带舞,从《百步飞剑》一直说到《君临天下》,半点细节都不肯落下,要不是肖绝尘阻止,恐怕他连《天行九歌》也一起说了。

“然后,我跟老肖就莫名奇妙地来到这个世界了!”旷凌云喝了一口茶。

“确实相似之地太多了,越王八剑,八绝剑,除了总的名字外,其他都是一样的。而且,六护卫中确实有一把不在八绝剑之列的剑——乱神。”

“所以音奴你并没有失忆对不对?”

“嘿嘿!我也早说失忆为了接近音觞姐姐,可你们都不信啊!对了,”旷凌云坐到韩邪旁边,“除了越王八剑,其他名剑,像水寒、雪霁、太阿在不在?”

“这些未曾听说。”韩邪心里很复杂,一直以来,他都在说服自己,音奴的确失忆了,可如今完全确定,他有些接受不了。

“太好了!”旷凌云跳将起来,“那我就铸造出其他名剑,然后带着这些剑回地球砍沈导,看他娘的还敢不敢拖更。对了,音觞姐姐呢?”

“她出去帮我守城门了。”

“音觞姐姐,虽然一片赤诚,可要知道,实力才是最有分量的话语。”

“报……”一个报令官进来,“周围诸侯集结了十万大军,准备攻打邪城。”

“玉寒秋,也许这场战争将是我超越你的起点。”旷凌云心道,随后,坚定往外走去。

“老师,老旷他……”

“由他去吧!”

旷凌云来到城墙上,见远远地乌压压一片。音觞见旷凌云来了,走到他身边。

“放心,音奴,你是王爷的挚爱,我会……”

“音觞姐姐,你杀过人吗?”旷凌云不容她多说。

“杀过,为了王爷!”

“那就好。”旷凌云自往军账而去。来到军账里,旷凌云将地图打开,细细观察。

“敌军?”

“啊?”

旷凌云看了眼前面的指挥官,拔出“渊虹”,一剑将他头颅斩下。

“音奴!”音觞心惊。

“敌军?”

“有近十万之众。”旁边的人立刻跪下回答。

“构成?”

“各国边境十城各出了一万。”

“韩邪不喜欢打仗,所以争对邪城的边境之城兵力没有那么多,十万是虚数。统领是谁?”

“不知。”

“为何不知?”

“那些军队在城外集合后,就一直按兵不动,所以我们不知。”

“原来如此!”

“那音奴姑娘,我们的……”

“你们依托韩邪的力量,懒散惯了,我知道。”

旷凌云虽然人美声甜,但此时说话却不容人质疑。

“音觞姐,可愿出城杀敌?”

音觞坚定点头。

“好!音觞姐,咱们邪城由于受韩邪保护,多数人将当兵视为美差,所以兵大概有三万左右。,现在军队刚刚整顿好,有三件事必须做,其一,你立刻告诉所有将士,就说韩邪已死。”

“什么?”

“其二,命所有将士只带一天口粮,其三,我们出城之后,用巨石巨木将城门封死。”

“这……”

“为了王爷,你敢吗?”

“好!”

旷凌云将渊虹放进乾坤玉镯里,拿出若女,同音觞带领兵士出城,兵士听到城门里想起巨石巨木滚动之声,心里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

旷凌云站在音觞的身后,音觞右手举起宝剑,叫了声“冲”,邪城三万军士冲向对面十万大军,由于十城联军此时还在商量由谁统领大军的问题,面对邪城的攻击毫无准备,正不知所措,一道剑影飞来,将军账内的各路首领一齐斩杀。

十万联军内部本就松散,再加上各自首领被杀,更是军心大乱,而邪城军士誓死如归,奋力杀敌,只用一天就将敌人杀得大败而归。来到军账,见到几具尸体,心里震惊,他们身上的伤口与邪王爷身上的伤口,来自同一把剑。

音觞带着人打扫战场,旷凌云则躺在军账的地图上,“来得太快了,完全没有胜利的喜悦,这个联军本是想趁邪王爷重伤,兵贵神速,迅速占领邪城,但是由于太过仓促导致内部完全是一盘散沙,最后用上项羽的釜沉舟的战术,只要统领军队的人不是太笨,想不赢都难。”

音觞跑到营帐,“音奴,好消息!王爷已经恢复了。”

“肖绝尘是炼药师,这种事很正常嘛!”

“我们打了胜仗你不高兴吗?”

“为什么我丝毫没有打赢了的感觉?”

“音奴。”音觞蹲下看着他。

“音觞姐姐,你是不是处子之身?”

“姐姐的身子,是要留给王爷的。”

旷凌云从怀里掏出一本功诀递给音觞。

“修炼时的注意事项,我已经写在里面了。”

“音奴,你这是……”

“打怪掉的装备而已。”

旷凌云站起,跟随气味,远去,在一条河边,他再次见到了这个世界的惊鲵。

且说旷凌云寻着气味寻过去,终于在小河边找到手持惊鲵的女子。那人蹲在河边正在洗剑。

旷凌云走上前去,见那女子确实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那个,方才多谢姑娘。”

女子不说话,只笑盈盈地看着他。

“那个,姑娘,我可以看看惊鲵剑吗?”

女子将剑收入剑鞘,递给旷凌云。旷凌云接过宝剑,拔出一看,果然跟动漫里的一模一样啊!那女子看着旷凌云,一脸幸福的样子。

“那个,这位姑娘,你就这样把剑给我了,若是现在有坏人过来怎么办?”

女子凝空一握,一把修长的的宝剑握在手里,样式与惊鲵有几分相似。

“这是,杀气凝形。”心魂界内,刀翁与影鬼同时出声。

剑姬冷冷一笑。

“刀兄!”

“豹兄,此女手段在你我之上。”

“那是!雪王宫的八绝剑,哪一个是浪得虚名。”竹妖道,“当年我与雾女暂获肉身时,向护卫雪王的六绝剑发出挑战,结果被他们一招制服。”

“原来你们竟然如此无用?”

“你这只蠢猫若是知道八绝剑的第一任主人是谁就不会这么说了。”

“且。”神雷金豹一脸不屑。

“我告诉你蠢猫,八绝剑中,转魂、灭魄的第一任主人就是旷音、旷静姐妹。”

此语一出,众皆失色。

“至于惊鲵的第一任主人,据说是旷恋儿。”

“八姐?”旷凌云心惊道。

“不过,就我们打听,旷恋儿虽曾是惊鲵的主人,却不是第一任。”

且说心魂界外,女子看着旷凌云表情有些古怪,立刻将杀气消散,出声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旷凌云将剑还给女子,嘿嘿一笑。

“跟我来一下。”女子将旷凌云带到树林里,在一个火堆里掏出一个泥球。将泥球打开,里面包裹着一只叫花鸡。

女子拔出惊鲵,将鸡分成两半,然后将其中一半递给旷凌云。旷凌云见了也不客气,立刻大吃特吃起来。

女子看他把那半只吃完了犹未饱的样子,立刻将只吃了一两口的另一半递给了他。旷凌云依旧不客气,三下五除二将它吃得干干净净。

女子温柔地看着他,说道:“放心吧!从现在开始,我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

“那个……韩邪是不是被你打伤的。”

“是啊!因为他不给你自由。”

“什么?那,那个韩邪可是灵皇的水平。”

“所以,我有能力保护你。”

“那个,这位……姑娘,那什么?你没有受伤吧!”

女子摇了摇头,旷凌云心里大惊。

“那……那个,我听说要成为八绝剑的继承者,就要杀死前一任继承者,这个,是假的吧?”

“是,也不是。若能从剑里超脱,只需要留下自己的杀气便可以。比如我,杀的就是上一任持剑者的杀气,不过挺困难的,毕竟那杀气有持剑者超脱时的实力。”

旷凌云心道,“难怪她如此强横,要知道,想要杀死上一任剑主杀气,自身的杀气就要强于对方,而杀气并无生命,所以一旦杀死上一任的‘杀气’,其杀气就会汇入此人体内。也就是说,八绝剑每换一任剑主,便会增强许多。难怪上次雪儿遇袭六绝剑没有来护驾,恐怕除了她以外,其余的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主人。”

那女子看着旷凌云,一笑,“你放心,我是真的真的不会伤害你的。不仅如此,凡是伤害过你的,我一个也不会放过。那个城主求了五年时间,现在还有四年。”

“那就是说,一年前围攻我的那些强者……”

“没有一个漏网之鱼,全部被我杀了。没办法,姓肖的打扫得太不干净了。”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先问问,你到底是男子还是女子?”

“男的。”旷凌云没去追究她既然跟踪自己这么久,为何连自己的性别都没弄清楚。

“心里面呢!”

“也是男的。”

“那太好了,咱爹死也安心了。”

“你说什么?你,你没认错人吧?”

“怎么会认错呢?你跟娘长得一模一样。”

“那……那这么说,你是……”

“我是你如假包换的亲姐姐。”

“什么?”

“我们其实姓玉,爹叫玉天宏,娘出嫁前不知道,出嫁后叫玉小云。我叫芳儿,你叫秋儿。”

旷凌云站起身来,连续后退了两步。

“好吧!我就从头说起。”

……

邪王府内,邪王爷正在责怪音觞,问她为何不把音奴带回。到傍晚时候,旷凌云终于回到邪王府。

“音奴,惊鲵他没有伤害你吧?”韩邪关心道。

“老旷,你见到惊鲵了?”

“对呀!她跟我说:也许在未来的岁月里,你都要独自去面对危险和艰难,或许你永远都不会像其他的孩子,享受父母的呵护和温暖。但是你要记住一点,你所拥有的爱,并不比任何一个人少,你的生命,原本就是用巨大的代价换取的。所以,我的孩子,你不要害怕,你要坚强!”

肖绝尘扶着额头,心道,深度中二,鉴定完毕!

“那个女人是你母亲。”

“不,他是我姐。”

“那你不该使渊虹,应该用干将莫邪。”

“你?”

“不是老旷,我给你提供思路,你可以尝试左手使刀,右手使剑。反正你上辈子是左撇子。”

旷凌云没有理他,自己回到了房间,音觞跟着他。

“音奴,王爷待你一片真心,你也太冷淡了。”

“音觞姐姐,你看好了!”

旷凌云在房间内跳起舞来,音觞看着,心自羡慕,若自己有这等舞姿,那王爷怎么会不多看她一眼。音奴身段柔美,衣裙飘摇,如千蝶共舞,又如彩鸟纷飞,音奴踮起脚尖,旋转身体,最后双手捏成兰指蹲下收式,房间里,无数兰花莲花飘浮。

“音奴,这是……”

“兰指和莲花印需要配合天女舞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音奴,你!”

“如果有一天,韩邪被人杀死,这城中百姓,还得有劳姐姐看护。”

旷凌云说完,回到床上躺下睡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