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玉芳儿2

我的书架

玉芳儿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雪神的“建议”下,芳儿“心甘情愿”地住进了雪王宫。

由于他是旷凌云的亲姐,芬儿的身份也“水涨船高”,每天不再需要伺候雪神。而芳儿每天的生活就是,练剑、做饭、洗衣服、和芬儿玩闹。

渐渐地,惊鲵之中的杀气越来越少,芳儿甚至能在惊鲵不在手中之时,以杀气凝剑。

“啪啪啪!”雪神拍手,“不错,不错!芳姐又精进了不少。”

“王上!”芬儿拱手行礼,“这些日子,芬儿一门心思凝练杀气,吸收的灵力全部转换为命元了。”

“是吗?姐姐请闭眼。”

芬儿见了,立刻叩头,“多谢王上。”

芳儿不解,但依旧照做,雪神把一个发光的茧往她眉心一按,芳儿立刻觉得命元森林里藏了一个东西。

“不打扰你们幸福的小日子了!”说完,雪王离开。

芬儿立刻跑上去抱住芳儿,“太好了,太好了,这可是王上最新制作的,比我的还要好。”

芳儿不知所措,但既然芬儿高兴,她也高兴。

半夜的时候,雪王宫来了两位客人,是一对母女,然后,她们就在此处住下了。芳儿觉得,不管来了谁,都和自己无关。每天依旧练剑。

某一日,芳儿正练剑,一个额上有月牙的女子站在门口看着她。

“啧啧啧啧……”女子摇了摇头,“都说八绝剑剑主是一代比一代强,怎么我看不是啊!这惊鲵的杀气弱了许多呀!”

芳儿瞧她一眼,将剑一收,往房间而去。旷八娘一下出现在她面前,绕有趣味地看着她。芳儿后退,八娘前去。

“原来如此,彻底吸收了惊鲵的剑气,厉害呀!”

“你想干嘛?”

“我呀,我想吃了你!”

“我已经嫁人了!”芳儿自然看出她想干嘛,那夜,芬儿第一次和她缠绵时,就是这个眼神。

“嫁人,别开玩笑了!你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男子的气息。”突然,八娘眉头一皱,“不对,你的气味怎么有些像老十?”

“八娘!”女狼神严厉叫道。

旷恋儿听了,立刻赶到女狼神的身边。

“娘!那个女人不对劲,她不仅长得像老十,身上的气味也想老十。”

“你才发现!我早就闻到这里有一股跟老十很像的气息。若我没猜错,那女子,当是十郎的胞姐。”

“没想到雪神竟然能找到她。”

“那又如何?为了老十,我把她收为义女,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不怕爹起色心。”

“起不了,你没发现那女子的气息太偏阴了吗?”

“您是说,她跟女人交#合过。”

……

回说玉芳儿,刚刚差点被八娘调戏,等那芬儿一回来就大哭起来。问她怎么回事,她只哭泣。

“从现在开始,我不许你离开我半步。你既然强行要了我的身子,你就得时时刻刻在我身边,我只愿和你一起。”

芬儿抱住她,“放心,没事儿的,若那旷八娘再欺负你,我一定杀了她。”

“我……我现在干脆去找秋儿。”

“现在吗?”

“嗯!我已经知道了,她们是将秋儿养大的狼群,但是他们毕竟是妖族。”

“好!不过有一件事情要提前做。”

“什么?”

“情欲封印。”

“我愿意,但效果必须是双向的。”

“当然得是双向的。”

于是当天夜里,二人在房间里一面抚摸着对方,一面在对方身上画阵印。完成之后,芳儿靠在芬儿的肩上。

“你真的会每天来找我吗?如果我走得太远,这个阵势还有效果吗?”

“放心好了,我不是说了吗?情欲封印,又叫天涯咫尺,无论相隔多远,只要思念,必会瞬间移动到对方那里去,除非这两个人有会极其厉害的空间法术。”

“可你怎么回来?”

“放心好了,我房间里还有些特殊阵法呢!”

第二天一大早,芳儿就被秘密派出,临走的时候,芬儿悄悄把黑白玄翦交给了芳儿。当然,女狼神也知道芳儿离去的事情,她本想阻止,可是又不好出面,毕竟那是自己闺女#干出来的好事。

而出了秋雪帝国后,芳儿立刻就听说了旷凌云死去的消息和肖绝尘大闹云城之事。芳儿悲痛万分,跑到怜柳国,向城主问清楚全部人员名单后,将围杀过旷凌云的人全部杀死。

正当她准备杀死城主时,芬儿告诉她旷凌云没死,人就在连国,又说此城主是旷凌云的一步棋,现在还死不得。

芳儿听了,立刻跑到连国邪城,刚到城里就听说旷凌云跟邪王爷的故事。于是就有了夜袭王府的一幕。

第二天,芳儿终于和旷凌云相认。芳儿就将近些年的事大致说了一些。旷凌云回去后,芳儿拿起惊鲵准备去城里找一间客栈,但刚一进城,就发现手里的惊鲵不见了。

近些日子,她在这战乱纷争之地,或自保,或除暴安良,拿惊鲵斩杀了不少高手。故而惊鲵终于支持不住,彻底灵化了。见惊鲵剑无故消失,一群杀手突然出现在芳儿面前。

“她现在没有武器,好机会,杀!”

芳儿一抹冷笑,右手凝空一握,惊鲵再现,众人心里一惊,但玉芳儿剑已至,当场把这首领的喉咙刺穿。其余人跳起前冲,芳儿幻化出无数粉色影,每人手里都持有一把与惊鲵相似的宝剑,将这群杀手瞬间秒杀。芳儿手里的惊鲵和幻影消失,心魂界内,惊鲵的杀气又增了几分,不仅如此,就连命元树,也长高了不少。

“看来要对付黑白玄翦里的杀气了,还是先去找秋儿吧!”

雪王宫内。

“芳儿已经彻底降服了惊鲵。”芬儿道。

“那把其他剑都准备好了,等过个十天半个月,她降服了黑白玄翦,就把剑全给她。”

“十天半个月?”

“没错,一回生两回熟,只要彻底降服了第一把,其他的,不用说了。”

“是。”

芬儿无比开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