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邪城都炸开了锅,邪王爷刚刚恢复,今天街上就出现了如此多尸体。

邪王带领众人前来查看,看到这些尸体,邪王爷不禁起鸡皮疙瘩。

“王爷,全部都是一剑毙命。”

“不对劲,”旷凌云道,“刚刚我看了尸体,他们应该是被多个凶手杀害的。”

“何以见得?”

“从这些人的站位,伤口的位置、形状、深浅来看,这里的招式,没有办法连在一起。”

“会不会是此人掌握岳兄的分影杀?”

“不会,老岳的分影杀,重在瞬间杀敌,出奇制胜,虽然他用分影杀也能解决他们,但这绝不是他,因为这些伤口并不是特别深。”

“的确,这些人的伤口不深,但是位置十分致命,分影杀做不出这等刁钻的攻击。”

“先将尸体抬回去,再向人打听,看有没有人认得他们。”

旷凌云默然离开,肖绝尘跟在旁边。

“你老姐的实力又增加了不少!你现在要去哪里?”

“老姐的出现,必定引起风寒宗的警觉,没办法,计划要提前了!”

“计划?什么计划?”

“自然助你们肖家干掉风寒宗的计划!你帮我稳住韩邪。”

“没问题!”

旷凌云来到郊外的一间茅屋,旷凌云轻扣大门,一个金面具的人将门打开。

“先生!”面具人行了拱手礼。

“藤姑娘可在?”

“在里面!”

旷凌云跨步进去,女子起身,笑道,“音奴姐姐近日可好?”

“木家的嫡子已经快到了,恐怕计划得提前了。”

“什么?”

“木姑娘,在这里你就不用带面具了。”

女子摘下面具,露出一张美艳的脸。

“先生,如今邪城里杀手肆掠,木家嫡子又将到来,下一步行动恐有困难。”

“放心好了,我给你们请了一位清道夫。”

话刚完,一个女子持剑而入,剑身分黑白两半。

“这是……黑白玄翦!老姐,你的剑不是惊鲵吗?”

“惊鲵被我彻底炼化,变成了我的刃气分身,这把剑刚刚会用。”

“那老姐,近日就辛苦你了!”

“没事儿!我会保护好他们的,毕竟,同类不多。”

“好,那我去看看宏儿!”

“音奴大哥,宏儿他……愚钝,让你费心了!”

“放心,他会成为藤家的家主。对了,老姐,记得服用我给你的易容丹。”

旷凌云出得门来,左眼变成碧绿色,右眼变成金黄色,额上狼神月牙令现,杀气陡增。借助鹿神的力量,旷凌云来到一片稀疏的树林里。

一颗树边,一个只比旷凌云小两三岁的男子靠在树上睡觉,旷凌云见了。拿起一根碗来粗细的木棍,朝那人狠狠一棍打去。

“还睡,还睡!一个小小的心魂界,你用了一个月才形成,还不知道努力。你姐把你交到我手上,是特么让你睡觉是吧!”旷凌云边打边说。

那人挨了打,心里委屈,但是半句怨言都不敢有。

“你还敢委屈,”旷凌云棍子又上了身,“你还委屈,作为藤家庶出子女,你还不努力,知不知道你娘指望你成才,忘了藤家的嫡子嫡女怎么陷害你姐的?”

“师父,我错了!我不敢偷懒了!”那人立刻跪下请罪。

“侍灵门怎么样了?”

“刚刚做出两扇?”

“两扇?罢了,以你的资质,已是不易了。”

“师父!”

“你跟我来!我先给你找灵侍。”

“是!”

旷凌云正想打开空间之门,忽然感觉藤宏身上有异常的东西,旷凌云立刻搜起身,发现了他身上有一颗拥有空间之力的鸟蛋。

“这是?”旷凌云以灵魂之力暗查,“原来如此,这颗坏死的蜂鸟之蛋由于在一个乾坤戒里待得太久,也拥有了时空间之力。徒弟,这鸟蛋哪里来的?”

“小时候,一个伯伯送给我一个空间戒指,后来大姐把戒指抢去了!就留了这个给我。”

“原来如此。”旷凌云心道,“若是有办法把里面的灵魂提出来就好了,可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有很强横的法阵才行,邪王爷吗?不行,这里面的灵魂太脆弱,以他的法阵修为,完全办不到,难搞啊!”

“有什么难的?”旷凌云脖子上的琥珀吊坠泛光,化出一个女子。

“你会?”

“若是论时空法术的修为,抱歉,别指望,但如果是法阵的话嘛!另当别论。”女子伸手。

旷凌云将蜂鸟蛋放在她的手心,只见一个极其简单的法阵在掌心出现。随后,蜂鸟蛋分出幻影。女子冷笑,有一个出现法阵,幻影蛋壳破开,一只蜂鸟出生、长大,飞到藤宏的面前。

“小子,发动噬灵诀。”

自此,藤宏拥有了第一个灵侍,藤宏立刻跪下磕头。

“别慌谢我,把你的蜂鸟召唤出来。开始下一课!”

藤宏平掌,一只小鸟在他的掌心蹦来跳去。藤宏看见,开心地笑了。

旷凌云灵力泛起,鹿神出现。

“姑姑。”

鹿神点头,随后就向藤宏和蜂鸟讲述战术空间的制作方法。一个时辰之后,鹿神讲解完毕。

“鹿神姐姐,麻烦你把时间再拨慢一点。”

“好!”

“蜂鸟,你听着,三天,三天你做不出战术空间我立刻杀了藤宏。”

旷凌云的心魂界内,火云雀飞来飞去。

“老大是不是太严厉了,这姓藤的小子,本来悟性就差。你说呢,蠢牛!”

“我不知道。”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竹妖摊开扇子。

两天半之后,蜂鸟的战术空间完成,旷凌云让他把钥匙扔进另一个门里。随后淡淡说了一句,“下一课,跟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