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一会儿,藤诀和藤丽兄妹二人来到山洞旁,还把藤宏抓着。看到山洞尽毁,二人衣衫整齐,不禁心惊。

“恭喜藤媛儿小姐,练得如此神功。”旷凌云立刻拱手。

“神功?”腾丽怒道,这是她和哥哥花了大价钱布的局,就这样不清不楚地被骗了,心里着实不甘,拔出剑来,“那让姐姐我领教一番。”

藤丽一剑刺去,藤媛儿苍龙怒的气势未散,龙势将其弹开,藤宏立刻跑到姐姐后面。藤丽受伤,藤诀决定不再纠缠,立刻带着妹妹离开。

见他二人离开,藤媛儿立刻拉了藤宏跪下,“请先生收我弟弟为徒。”

“请先生收我为徒。”

旷凌云见了,心有不满,这藤宏也太没主见,姐姐说什么就什么。但看在他母亲姓江的份儿上,旷凌云还是答应了。

“不过,先生,这苍龙怒虽然威力不错,但此招需要蓄势。敢问先生可有改进之法?”

“有,蓄静势。”

“静势?”

“不错,将静势藏与体内,战斗之时,化静为动,凝聚成龙。”

“先生,如果将静势成龙会怎么样?”

“我没试过,你可以试试,我给你把关。”

“多谢先生!”

“记住,势可吞万物,可吐万物。”旷凌云说这一番话时,身边蝴蝶纷飞。

“是。”

藤媛儿盘腿而坐,收纳天地之势,势在其体内四处游走,贯通奇经八脉。过不久,静势化成一扇门,门里出来了一条十厘米长的小龙,如同刚出生的小蛇。藤媛儿有些失望。

旷凌云以一息雷电攻击,小龙一口将雷吞下,然后口含灵球吐向旷凌云。旷凌云心惊,将雷球打散,而龙身有长了一厘米。旷凌云心道,“原来如此,这龙可以吸收招式成长,而消化不了的,就会转为攻击力攻击对手。那超过你承受的上限又会怎么样呢?”

旷凌云手握一个紫色雷球,抛向小龙,小龙一口吞下,然后飞到旷凌云身边爆开,所幸旷凌云立刻现出孔雀屏,倒是无恙。旷凌云看向藤媛儿,藤媛儿一点头,立刻查看心识,只见一条半米长的龙在心识之中,藤媛儿感觉得到,这条龙,三日之后,自己才能使用。

旷凌云听说,说道:“你现在,在蓄静势凝聚一条龙试试。”

藤媛儿听了,不多想,立刻照办。不多时,又一条小龙出现。旷凌云点了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旷凌云将一把扇子抛给她,“这把扇子就给你了,当然你也可以送人。比如:那位轩公子。”

藤媛儿脸色一红,不知所措。

“放心好了,我不会嘲笑你的。我家两个姐姐也跟你一样。”

“你,不是失忆了吗?”

“对呀!我是失忆了。所以你什么也没听到,我什么也没教你,更没有收你弟弟为徒。”

“我们知道了!”

旷凌云摆了摆手,下了山去,一回到自己客栈,就见孔雀女给自己收拾东西。

“丑丫,你干吗?”

“哥哥不是要搬去那个客栈吗?”

“谢了!”旷凌云道。

旷凌云坐在床上,看着孔雀女,不觉得心神荡漾。渐渐地,全身开始燥热。

“哥哥,你起来一下,我换被子。”

旷凌云一下子把孔雀女按在床上,随后不停地吻她。

“不可以,哥哥!”

旷凌云抚着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眼里都冒出了火星。

“凌云哥哥,丑丫知道你现在很难受,可丑丫是灵侍,那种事情,真的没办法做到。”

“没关系,丑丫!我可以用蝶梦将你复活。”

“哥哥不要骗我了,能做到的话,哥哥早就做了。丑丫的灵魂已经跟哥哥融为一体了,那种事,已经不可能了。”

旷凌云听了,立刻起身,把桌子上的东西摔在地上。丑丫立刻抱住他,过了好一会儿,旷凌云总算平静下来。

心魂界内,寒姬抱住弓女,不让她出去。

“他把丑丫当成什么了?”

“小旷也许不是有意的,他刚刚中陷阱,误中了媚药。”

“那他怎么那么久没发,刚刚一见丑丫就发了?”

“还不明白,因为他身上的情欲封印对丑丫不起作用。”剑姬道,“女狼神和我在战神空间里说过,旷凌云所有的灵侍里只有丑丫没有兵神的气息。”

“难道说……”

丑丫自行消散,雪神打开空间之门,来到旷凌云旁边。

“来吧!”雪神张开怀抱。

……

旷凌云迷迷糊糊,见雪神在床边穿衣服,他揉了揉眼,“你不会要回去了吧?”

“你不废话吗?你娘现在天天盯着我,没一刻松懈的。”

旷凌云长叹一口气。

雪神做到床边,“这样,你替我办一件事,好不好?做到了,我就跟你天天厮守在一起。”

“这话说的,我要办不到呢?”

“办不到,你就跟我天天厮守在一起。”

“有区别吗?”

“有啊,我跟你厮守嘛!你说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反之,就是我说去哪你就得跟我去哪里。”

“好啊,那我办不到。”

“潜台词的意思就是说只要有我的地方你都愿意去吗?挺让我感动的,若是前世我也能发现你这么好该多好!好像也不行,你那时还要读书。”

“好吧!说吧,什么事情。”

“诸神的黄昏后,国家的力量开始削弱,各个国家被宗门和家族把持,国变为了州。我要你重建国家制度。”

“啊……”旷凌云歇斯底里大叫,“就没有可以用拳头解决的活儿了吗?”

“有那样的活儿,我自己都可以搞定了,再说,这事儿用拳头不也可以解决吗?就像怜柳国。不过,我会来悄悄看你的,不会让你太难受。”

旷凌云冷笑一声,国家的意识若不能深入人心,就算建立起来也是虚妄。雪神在旷凌云额头亲了一下,离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