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符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

听到旷凌云说了个大概,肖绝尘为点了点头。

“所以,你传了那个女子本事之后,就回去了?”

“没错!”

“没错个鬼,你欺负丑丫那一节又忘了?”心魂界内,弓女说道。

旷凌云不理她,“就是这样,再往后,音觞就把我带到邪城,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对了,老旷!你那练功的衣服还有没有?”

旷凌云从玉镯里拿出一条腰带给了肖绝尘。

“腰带前的玉石,只要往里面输入灵力,就会有惊喜。”

肖绝尘立刻绑在腰上,输入灵力,立刻感觉身体加重。

“我靠!这玩意儿比我的战术空间厉害。”

“老肖,怎么把里面的衣服脱下,我明天再告诉你。哈哈哈!”旷凌云大步跨出去,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可怜肖绝尘在房间里挣扎。

旷凌云回到房间,见音觞坐在自己的床上。旷凌云一改嚣张的气焰,立刻迎了上前,施了一礼。

“音奴,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音觞摊开手。

旷凌云看了,立刻抚摸身上。

“我就说嘛!堂堂八绝剑,怎么会突然来到小小的邪城杀人。如果说惊鲵是为了保护弟弟,那黑白玄翦来做什么?接替任务?什么任务?保护你吗?哦,不对!你好像很了解内情。也许真的是保护你,毕竟一般人身上是不会有秋王的虎符。”

旷凌云冷冷地盯着她。

“好像忘记说了,我以前的职业是扒手,就算是放在储物戒里的东西,我也能拿到。”

“够厉害!”

“说,为什么要接近王爷?”

“音觞姐姐,我可是被你强行带回来的。而且,你也知道,我其实一直想跑。”

“可以你的身份若想真的离开王府,也太耗费周折了吧!”

“我说音觞姐姐,你就一点不担心王爷吗?虎符拿着,若是见到黑白玄翦,就给她。也许今晚还能救王爷一命呢!”

“今晚?”音觞立刻出去。

边境黑市。

邪王爷正盯着一个黑壮男子,此人是黑市的一个小头目。不一会儿,房顶之上站着一个人,此人全身披甲,拿着一把黑白分明的剑,带着面具。

黑壮男子见了,立刻逃跑。面具人见了,立刻追去。拿剑之人从上面跳下,一剑斩下,被株玫瑰当下。

那人把剑从中间拆开,变成一黑一白,“看来,惊鲵没有处理干净!”

“果然,你们的目的不是为了保护音奴,而是为了让轩公子称霸黑市。”

“挺聪明的!”

“作为杀手,你们的实力的确不错?可是,也正是由于你们是杀手,所以目标太过明显。这几日,黑市里死的人全是跟轩公子作对的。”邪王爷一边说着,身边的妖藤出现,妖藤上开边了玫瑰花。

芳儿见了,知道此人没有丝毫留手,手持双剑斩去,剑气乱舞,袭向邪王爷。邪王爷深知这人实力强大,于是操控树藤,将自己包裹成一个巨茧,剑气虽然斩了攻击的藤蔓,却没有伤到邪王爷。

邪王躲在藤茧之中,将开放的玫瑰当成暗器扔去攻击对手。玫瑰花一旦接近对手就会爆开,乱舞的花瓣锋利异常,若是一般之人,定会当场送命,可手持黑白玄翦的芳儿哪是一般人,邪王爷七八朵花炸开,她也未曾损伤一根头发。偶尔攻向她的藤蔓也进不了她三尺。

“好生厉害。”邪王不禁感叹,“不过她好像是刚刚拿到这把剑的,招式有些生疏,感觉上,就像拿我喂招。不好!”

邪王心道一声不好,只见芳儿双手舞出无数剑气,一口气将所有花朵斩碎。随后,黑白两种颜色的杀气袭来。

“动用真本事了吗?”邪王爷运气灵力,一朵开放的玫瑰在脚下生成。随后玫瑰合成花苞,将邪王爷包裹里面。黑白两道杀气袭来,将藤茧斩得支离破碎。但处于花苞里的邪王爷却无伤害。

“真是麻烦,要是普普通通的杀戮任务,我以刃气分身持惊鲵,本体持黑白玄翦,怎么可能墨迹这么久?”

渐渐地,周围碎掉的藤蔓花瓣腾空而起,它们开始凌空组合,变成一把把宝剑,剑尖对准芳儿。

“去!”

数十把剑飞来,一条一丈左右长的龙横过而来,将剑尖全部咬掉。芳儿双剑相架,斩出叉型的剑气,将剩下飞来的宝剑斩碎。而刚刚那条龙口大张,龙口含着这个由残破的藤蔓和花瓣组成的球。

“龙势炮。”龙飞天,把口中的球用力吐出,球在空中燃起火焰,攻向邪王爷。于此同时,黑白玄翦发出两股强大的剑气。

“不好!”王爷心道一声,花苞已然破碎。芳儿与角落里的藤媛儿,一前一后,向王爷走去。

“那个轩公子,是你们秋雪之国的人吗?”邪王爷手拿着一支玫瑰,注意着后面的人的步伐。

“势龙。”天上丈龙飞下,护卫在藤媛儿身边。

“偷袭还是免了吧!”芳儿说道。

“先生的易容丹可真是神奇,不仅容貌,连声音都改变了!不过,芳儿姑娘身上女性特征过于明显,必须披上灵铠才能完全掩饰住。不然,若让人看出八绝剑竟然都是女子,定会惹人怀疑!”木萱心道,拿着黑色的扇子从暗处走来。

“轩公子!”邪王爷看着金色面具人说道。

房顶之上,旷凌云与肖绝尘正爬着看戏。

“怎么样,老肖?我说了这场戏好看吧!”

肖绝尘额上不停冒汗,这凌空步在身穿重物的情况下,很不稳定。

“我去,拿黑白玄翦的真是你姐?”

“没错,虽然剑气,杀气的模样完全不同,但她与那持惊鲵之人的灵魂气息很接近。

“我去,老师你怎么来了。”

“尘小子,我们就来赌一睹,这韩邪能不能撑过今夜不死?”

“师父你偏心,不带我。”

“这些全在你的局里,我们怎么赌?”

“师父你错了,其实这韩邪能不能活,就看音觞能不能及时把虎符送到。若是她办到了,那么一切暂时维持现状,若是她没有送到,我就扶持音觞当连国国王,帮我们对付风寒宗。”

“是吗?那我就赌他不死!赌资,就是做一个听话的徒弟。”

“那我赌他死,赌资是一个丹方。”

三人渐渐往邪王走去,不一会儿,藤宏从远处而来。

“姐夫,那个黑大个子已经被我解决了!”藤宏对木萱说道。

“什么?”邪王爷心惊道,“这小子只有入灵境的水平,那个黑个子可是御灵境啊!”

“王爷,请你上路了!”芳儿提前手中宝剑。

“且慢,剑下留人。”音觞远呼。

“师父,你输了。”

音觞快速跑到韩邪面前,将虎符呈上。芳儿将虎符收下,剑指韩邪,“这虎符并不能保你性命,但是可以有一个让你回答一个问题的机会。韩邪,你对风寒宗怎么看?”

“我连国每年都要向它纳税,你觉得我会怎么看?”

“这么巧?正好,我要吃掉木家拍卖行。”轩公子收扇道。

“原来如此,木家拍卖行与风寒宗蛇鼠一窝,所以你才要借剑。”

“走!”

四人立刻离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