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旷凌云抱着宁融雪,嗅她脖子上头发的气味。

“别这样,很痒!”宁融雪说着,将身一番,一只手勾住了旷凌云的脖子,“小熊仔,你长得也太漂亮了,每次弄我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是同#性#恋。”

“我倒是觉得我是一个抛妻弃子的坏男人。”

“可我知道我的小熊仔不是的。”

“雪儿,其实我就算在秋雪之国。我也可以养活你的!”

“你要帮我治理秋雪国吗?”

“秋雪之国好不容易才让国王变成国家的象征,我若插手,不是会让你的努力白费吗?”

“那又如何?我相信你能治理好。”

“能治理和能去治理是两码事,国民应该依靠自己,不是强大的国王。”

“我的小熊仔如此懂事,我很欣慰。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会饿死,毕竟我拥有秋雪之国百分之一的税收。虽然最后算的时候,被黑去了不少,但我也无所谓。”

“秋雪之国好像是商业最发达的国家吧!你这么有钱,那我出来干嘛?干脆跟你回去算了。这人间怎么样?与我何干。”

“可不行哦!”宁融雪点了下旷凌云的鼻尖,“国家的崩溃,是雪儿的债。”

“等我替你还完了债,我就厮守在你身边,再不离开。”

“好!”宁融雪在旷凌云额头上亲了一下,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随后将秋雪国的玉玺交给他,“我的权力也没有完全被架空,至少玉玺还在。只要别闹得太过分,我顶多就被国民#代表#大会批评一下。还有,关于风晓敏的处理,我很满意。”

时空之门大开,雪神跨步进去。

神兽山群,大修炼洞。

“灵儿,你这是何必?”旷天望着生气的妻子道。

“要不是看你毫不留情往宁融雪砍去,我是绝计不原谅你的。”

“你看,你看,你又多心了!我都说了,我去只是为了带回老十。”

“老十呢?你带回来了吗?”

一听这句话,旷天再按捺不住不住,立刻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说:“若不是雪神阻拦我能带不回老十吗?对了,老十最近不老实了,手脚有些不干净。”

女狼神轻蔑地哼了一声。

“老十的狼神月牙令已经祭了一次天地,十年之内,他与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区别!”

“所以呢?”

“所以我必须带回老十。”

“带回他,你觉得你真能带回来?”

“有什么带不回来的,虽然十郎有些手段,但说到底不就一个小小的御灵境吗?”

“小小的御灵境?当年你的心上人,现在你的儿媳——宁融雪。人家可是以入灵境,杀死了无数神境的强者。”

“那是诸神黄昏之前。”

“说得像宁融雪不是诸神黄昏前的人一样。”

旷天不说话。

“天哥,你仔细想一想,老十跟你对战的时候,有多少灵侍没有出手,又有多少灵侍甚至都没有出现!”

“怎么说我也是老十他爹……”

女狼神立刻打断他,“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老十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灵侍,他们没有出力,只是觉得暂时没有必要而已。”

“你是说,老十的灵侍,已经胜过了我。”

“这倒不见得,毕竟你也没怎么认真,但就出现的灵侍来看,他们还不是你的对手。”女狼神隐瞒了剑姬之事。

只说旷玲听到父母争吵,心生埋怨,悄悄提剑出去,施展时空法术来到雪王宫。一到门口,就见芬儿守在门外。

“含光剑主。”

“五娘?少见了!”芬儿凝空一握,一个剑柄握在手里。

“含光剑。”芬儿手里剑影已现。

“五娘,你爹娘又吵架了?”

二人正要动手,八娘立刻从里面飞奔出来,抱住了她。

“五姐,我的心上人被抢了。姐你可得为我做主。”

“老八你别妄想,我绝不会帮你强抢民女。”

“五姐,我心上人是被芬儿抢去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让我心动的女子,你说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旷玲不想参与她们这种无聊的事情,转身就走,却见其母正在面前。

“既然你来了,就跟着为娘吧!”

怜柳国,王爷府,书房内。

“大半夜的,王爷还在制定法律条文,看来王爷对这次变法志在必得。”旷凌云出现在王爷面前。

“先生!”王爷抬头。

“王爷不好奇我为什么没死?”

“怜柳国的消息还是灵通的。”

“听说,我姐和老肖给你了你五年时间?”

“不错。”

“给我向天下传一句话,我给你十年时间变法。并且,”旷凌云把一张纸放到桌子上,“这玩意儿可以给你。”

“这是?秋雪帝国进出口的降税文书。先生,这……”

“你们是国家,秋雪之国也是国家,相比较自产自销能力强大的宗门和家族,秋雪之国更愿意跟国家打交道。”

“一句话,两个条件,先生不觉得亏了吗?”

“商君车裂,吴起被乱箭射死,历来变法的鲜有好下场。当然,为了一个流芳百世的名声,王爷也不惧。所以,我的仇,自然有人为我报,我不需要着急。而怜柳国强大的榜样,是我所需要的。”

“要传什么话?先生请说。”

“告述世人,旷凌云被家人抓回秋雪之国了!然后,肖绝尘三顾茅庐请了一位姓宁的先生去肖家。”

“就这样?”

“就这样。”

回到客栈,旷凌云封住周身大穴,超规模榨干体内的灵力进入心魂界,随后一连服下二十颗上品易容丹。

“这样一来,我就完全像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人了。”旷凌云审视自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