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家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绝尘看了周围二十人,又见他们对姐姐的命令如此遵从,心里不禁大喜。

“能将肖公子逼到如此程度,还算不错。不过,肖二公子只想逼退你们,未动杀心,否则方才那招狂龙起就能解决你们所有,所以,从今天起,训练加倍。”

藤宏立刻将众人带下去。肖垭与先生走到肖绝尘面前。

“尘儿,你怎么来了?”

“我……”

“想是肖二公子担心你我二人的安危,故而暗中保护。”

“尘儿!”

“确如先生所说。”

先生看看他二人,拱手行了一礼,笑道,“想必,你们姐弟有许多话要聊,宁某也要教他们一些新的兵阵变化,就不打搅了。”

先生离去,肖垭的眼神立刻变得严厉起来。

“尘儿,现在跟我说实话,为何跟来?”

“我以为你们……”肖绝尘低声说道。

“以为什么?”

“以为你们出来约会的。”

“尘儿。”肖垭厉声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不检点的女子吗?”

“姐姐的人品我是信得过,可他的人品我就不敢保证了。”

“先生的人品怎么了?我看挺不错,是个谦谦君子。再说,他不是你请回来的吗?”

“可是姐你不知道,这小子有俄狄浦斯情结。”

“什么情结?”

“就是……他……”肖绝尘本想说他喜欢比自己年龄大的女子,但回头一想,自己说过头了有可能弄巧成拙,于是改口道,“他很好!”

“尘儿,你知道我为何如此礼遇先生吗?”

“擅长阴谋诡计。”

“不错,上次夺宝,虽然未伤到查尔家和清罗家的筋骨。但先生的智谋却让我刮目相待,每一个看似无用的行动,都有较深的考虑。”

“能阴死那么多高境界的强者,当然有一定的本事。”肖绝尘心道。

经过肖垭的一番劝慰,肖绝尘总算“放心”了。

见弟弟放心,肖垭提出让肖绝尘去看看他们肖家的秘密武器。如此大开眼界的东西,肖绝尘怎么会放过,于是跟随姐姐而去。只见那二十人,或五人一组,或四人一组,又或两人一组进行攻击。

藤宏高举白旗,二十人阵势又变。

“这是猎阵,”丹仙道,“传言这是上古时候,通兵法之人观察猎人合力捕捉猛兽而创,此阵专门猎杀修为高深之人!”

“老旷脑子里的鬼点子可真不少!”肖绝尘传音入密。

先生来到肖绝尘旁边,“这件秘密武器肖二公子可还满意?”

“先生,这阵法可是叫地泽二十四?”

“没文化,真可怕。这叫猎阵。”

“猎阵不是失传了吗?”

“并没有,这个阵法记载在秋雪之国的图书室里。”

“秋雪帝国?”

“对呀!偷偷告诉你,我娘对这个阵法都颇为推崇。”

“我说先生,你能不能再出几个主意,大幅度提高肖家的实力。”

“然后你爷爷就会更加礼待我,这样一来,你姐就不必如此殷勤,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流言蜚语。”

肖绝尘脸色尴尬。

“对了,清罗家据说有一位被放逐的清罗万对吧?”

“没错!怎么了?”

“没什么。明天我跟你姐姐下围棋的时候,你把你爷爷叫过来吧!”

“不是,先生!如果你真心要跟我姐交往,我并不反对。只是吧,师父说过,你身上被下了情欲封印,这个……”

“放心好了,我跟你姐真的是君子之交。对了,我专门设计了个防御阵法,你布在你姐房间吧。”

肖绝尘一听旷凌云亲自给姐姐设计了防御阵法,面上又有了忧色。

“宏儿,你带他们训练,我先回去。”

“是,先生!”

肖垭见先生突然离去,心里猜到跟肖绝尘有关。

“尘儿,你说了什么失礼的话?”

“姐,你连我都不信任了吗?”

“我怕你关心则乱。”

“放心,我没说什么失礼的话。先生让我明天带爷爷去看你们下棋。”

“此话当真?”

“那自然是真的。”

回说先生,回到肖家之后,就将北境的《地县志》拿来看,随后又对照地图,人物志看了一夜。

第二天中午,先生在屋里睡午觉,肖垭不敢打扰,一个人坐在凉亭里摆着棋谱。肖烈见孙女无聊,便陪孙女下起棋来。一个半时辰之后,先生方开门。

一到凉亭,众人立刻拱手行礼。先生不看众人,自坐到肖垭之前。肖垭见了,立刻坐下与先生对弈。

肖烈站在旁边,心中自然不快。可此前孙女有交代,先生喜欢安静,尤其是对弈之时。

“大小姐的棋艺大有长进。”

“是先生教导得好!我一早就想来感谢先生,先生亲自为我设计了个防御阵法,昨天还让尘儿将其布在我的房间。肖垭感激不尽!”

“大小姐客气了!”

“先生今天白天睡得挺久,可是被子太凉?”

“昨夜看了一下此处的县志,随后对照了人物志,又对照了许多传言传说和各种地图分析,倒是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

“先生可否说一说?”

“比如上次的无名山洞,里面藏着的是一位灵圣的宝物。可这位灵圣是谁没人知道,而上次肖家得到的宝物又没有多少。于是我仔细查了查,发现这位灵圣,姓金,平生极爱各种宝物。而且此人素爱藏宝,其藏宝的地方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先生说完,饮下一杯茶。

肖烈听了,顿时动了心思。

“但在此人死后,藏宝之地大多被盗。连北境也不例外,但我最后查阅资料,发现此人来北境带来和掠夺的宝物与被盗出的宝物不符。我怀疑有人盗而不宣,秘密使用,于是又查阅了宝物出现的时间节点,发现还有遗漏。于是我就对比各人所绘地图,再根据此地志怪名录,在地图上标记了几个地方。”

肖烈听到此处,感觉全身凡是毛发生处,都奇痒无比。

“先生真是厉害。”

“对了!肖二公子,听说此前在宝洞里,你得到一本炼制傀儡的书?”

“确有此事。但那种傀儡没有多强的战力。”

“怎么?除了打架以外,那种低成本的傀儡就没有用途了?比如代替查尔家和清罗家趟陷阱。”

肖烈听了,立刻拱手称谢。

“先生,那地图……”

“这局棋下完,我自然会给族长。”

肖烈拱手称是,同时用眼神暗示肖垭赶快认输。

肖垭见了,越发认真起来,仿佛不下赢这局棋,先生就不会把地图给她一样。一个时辰后,肖垭输了十子。

“先生,我想再请教一局。”

肖烈听了,差点气得吐血。

“罢了,今天乏得厉害,还是改日吧!”先生说着,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份地图,“今天大小姐没有尽兴,这份地图,全当赔罪。”

肖烈听了,喜不自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