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双龙之珠

我的书架

双龙之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人硬抗下肖垭的招式,铠甲尽碎,众人抬头一看,只见铠甲之内空空如也。

“逃走了,金蝉脱壳吗?”先生拿着书道。

肖垭见了,立刻拱手拜谢,“多谢先生指点,我的紫龙掌威力大增。”

“这一式就叫它紫龙怒吧!”

肖垭一听这个名字,立觉这招威力有所增加,于是再拜称谢。

“我有些乏了,”先生收拾着桌上的棋子,“这棋,改日再下吧!”

众人行礼告辞,先生则收拾了棋子,回到了房间。

见四周无人,先生立刻遁入到自己的战术空间。随后将紫龙怒的原理刻在地上。字迹映出重影,重影化作紫龙模样,腾飞空中。先生看着天上的龙四处腾飞,不禁摇了摇头。

“哥哥,怎么啦?”

“九九归一之后,其余的不好融合了。”

“哥哥,要不你练练势龙怎么样?我看这个不错!”

“我也想,可惜练不了。这招是藤媛儿创造出来的,我虽知道原理,可练不了。”

“为何?”

“因为势龙,虽然初练成是由势构成。但随着她小龙不停吞噬其它招式,现在恐怕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势龙恐怕已经是成熟的噬龙了,那个是适合她的,不是适合我的。要知道,藤媛儿自身就是这样,以庶出的身份刻苦修炼,遇到比自己厉害的,能模仿几分就模仿几分。所以才会创造出噬龙,若她肯具体一步步教我,我倒也学得会,现在我只知道大概的原理,要想练成,有点困难诶!”

“那哥哥为何不向她请教?”

“你觉得对于他来说,是变强更重要还是面子更重要。”弓女冷言冷语道,“人家的招式是他指点创出的,你认为他能拉下这个脸去学?”

“丑丫你别她胡说,我不去学是因为不适合我,而且我只需要大概的原理。苍龙载道,载的是道,一种可能性,不只是苍龙怒的变化招式,还有各种五花八门的理念都融合在苍龙怒之中。”

弓女冷笑一声,走到先生面前,“这么说,你对势龙一点儿都没兴趣?要知道,那可是能一劳永逸的招式。”

“我……一点点吧!”

“我说了吧,他就是个口是心非的小人。”

“我说弓女姐姐,你最近好像挺针对我的。”

“这话该问你自己。”

“哥哥你先研究你的大招,我跟弓女姐姐不打扰你了。”丑丫说着,拉着弓女消散了。

回到心魂界,丑丫把弓女拉到树林深处。

“丑丫,他这么对你,你干吗护着他。”

“弓女姐姐,”丑丫看了看四周,“其实我已经是哥哥的了。”

“你说什么?你是说那小子在你活着的时候就……”

“不是的,是雪神。”

“雪神?”

“我和雪神可以感觉相通,所以每次哥哥和雪神一起的时候,我都能感同身受。无论是触感还是其他的……都十分明显。”

“你可以和雪神感觉相通,难道说……”

丑丫猛点头。

“行了,我不会针对他了。”

肖府的另一个房间,肖绝尘也遁入战术空间。

肖绝尘将所有妖火融合成一只混沌,再使用狂龙起吞噬,狂龙混沌爆开,修炼再次失败。

“尘小子,你最近也太拼了。”

“没办法,老旷又指导我姐练出了紫龙怒,我再不努力,等他练成苍龙载道,铁定让他嘲笑。”

“你们就不能一起商量一下吗?”

“老师,你让我找他?算了,我已经看到他那副得意的嘴脸了。”

“那你就慢慢练吧!为师替你把关。”

肖绝尘再次尝试,依旧失败。

“尘小子,要不要为师给你指一条明路。”

“师父你说。”

“势龙。”

“算了。”

“你不想学?”

“让藤媛儿将势龙教给我,除非我拿混沌诀去换。”

“你曾经不是很大方地准备教混沌诀给云儿吗?”

“那能相比吗?老旷毕竟让我炼化了战术空间。”

整整一天过去,两人在自己的战术空间之中没有半点精进。夜半时候,肖绝尘提了两坛酒,敲开了先生的大门。

“进来吧?”

肖绝尘坐在椅子上,与先生对饮。推杯换盏之后,先生将杯子放到桌子上。

“你的应龙诀有点问题吧?否则你不会来了的。”

“居然没有嘲笑我?看来苍龙载道也不顺利吧!”

二人各自说了自己的问题,丹仙听了,说道:“原来如此,你们被障住了。”

“什么?”

“你们都想着让一方吞噬另一方,殊不知,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力量就已经开始打架了。”

“这……应该是肖二公子的问题吧!”

“你也一样,”丹仙道,“苍龙载道的重点是苍龙还是载道?”

“中间载体!”二人立刻从座位上站起。

“肖二公子,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是以前我遇到师父的地方。”

于是,二人大大方方从肖家立刻,来到一个极其偏僻之所。

二人盘腿而坐,各自施展苍龙怒和狂龙起,狂龙起身带妖火,苍龙怒九九归一。

三眼灵猫现,掩盖二人身上的天机。渐渐地,狂龙长出双翅,全身变成黑色。九龙合一的那条巨龙颜色统一成青色,双龙盘旋在各自身边。

“凝!”二人同时喊道。

双龙渐渐消散,化作一黑一青,两颗珠子。黑珠里是一条长着翅膀的龙,青珠里是一条青色巨龙。

月色正好,二人躺在地上,先生闭上一只眼睛,看着珠子里面。

“老旷,你看啥?”

“我看这颗珠子什么时候能破碎?”

“应龙出生之后。”

“凭什么应龙出世于苍龙之前?”

“因为我已经凝出了一只混沌,而且把应龙珠喂给它吃了。”

“你太着急了,”先生说着,将苍龙珠放回战术空间,让它吸收刻在空间里的万法原理。

“哟,你也挺急的!”肖绝尘笑道。

“肖二公子,你觉得《势龙诀》怎么样?”

“很厉害!恐怕不输《混沌诀》。”

“那你想不想学?”

“你准备教我?”

“我告诉你原理,你尝试把它创造出来。”

“什么?这么说你也不会?”

“我要是会,就不用如此执着于苍龙载道了。”

二人一拍即合,立刻尝试创造,结果以失败而告终,二人同时望向丹仙。

“你们蓄的静势不够静,从第一步你们就错了。”

二人叹气。

“老旷,你别灰心,若真是藤媛儿无意所创,她也教不了别人。”

“呵呵,我为了试出她能不能教给别人,特意把情欲封印交给她了。”

“然后呢?”

“萱丫头学会了,不过她架打得少,威力远不及藤家的丫头。”

“我说老旷,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不知道让你那个憨徒弟去偷学。”

“大哥,我不要面子的?”

“死要面子活受罪。”

先生站起来,往肖家而去。

“尘小子,你好像比云儿开心一些。”

“对呀!倒霉的时候看到别人跟自己一样倒霉,自然是令人高兴的。”

丹仙看着他和先生远去的方向,宠溺地摇了摇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