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前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旷凌云来到查尔家的藏书室,一本一本地翻看书籍。如今的查尔家,归肖家所管理,只是最近肖家太忙,管不了许多。

“出来吧!”

一个少女的灵魂从黑石上出现。

“媛儿谢谢公子!”

“没想到,疯老头给我的破石头有这等作用。”

“公子在查什么?”

“我原本让萤火姐帮我查探三昧真火的维持法阵,结果不理想,最近她告诉我有有趣的东西在这里,让我亲自看一看。”

“什么东西?”

“有关天魔王的记载。还真没想到,清罗家和查尔家居然对天魔王了解得如此清楚。我大概能猜到几百年前,是谁暗中支持他们两家反抗肖家的了。”

“公子真是睿智。”

“少拍马屁,”旷凌云将书一合,寻找着密室开关,“没想到,你还挺痴情的。若不是你死后一直跟着木姑娘,又怎会被我抓个正着。”

“其实,我只是个下人,大小姐没必要如此待我。”

“这话错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之降世,何有贵贱之别?若你活着,大可与藤姑娘公平竞争。”

“不!大小姐跟藤姑娘……很好。”

“明明很在意,何必呢?”

“我……我总不能堕落到抢姑姑的恋人吧?”媛儿坐到石阶上。

“姑姑?”旷凌云道,“你不是看上我那傻徒弟了吧!”

媛儿撑着脑袋点头。

“真是羡慕我那个傻徒弟,有一个这么乖巧的女儿。”

“谢师爷夸奖。”

旷凌云翻箱倒柜,终于找到密室的开关,一个书架轰然大开。旷凌云拿出一颗夜明珠,珠光照耀,犹如白昼。

“师爷的宝贝可真多!”

旷凌云拾级而下,见台下有一个废弃的法阵。阵姬立刻现身查看。

“阵姬姐,怎么样?”

“你叫姑姑鹿神姐,叫我阵姬姐,这辈分怎么拧的?”

“……”旷凌云尴尬不语。

“这法阵在诸神黄昏时记载较多,是天魔族常用的。这个嘛,应该是一个传送召唤类的法阵,不过已经残破不堪了。”

“毁了它你不心疼吧!”旷凌云道。

“随便,这个法阵十分低级且古老!不仅只能单方面传送,而且效率极其低下,只能传送纯能量体的东西,跟现在的时空法阵根本比不了。别说诸神黄昏的时代了,就是拿到现在,也没多少人愿意多看一眼。”

旷凌云听了,自然不客气,一掌将法阵打碎。随后,旷凌云马不停蹄地赶到清罗,在密室之中,果然又发现了差不多一样的法阵。旷凌云见了,没有多想,立刻将其打碎。

出了清罗家,见藤家姐弟来到此地。

“你们打探清楚了?”

藤媛儿摇了摇头。

“藤姑娘你先回去,事情原委,宏儿告诉我就是。”

藤媛儿听了,立刻驾云回去。

“说吧!”

“我跟我姐询问了许多人,大家对奔蛟的描述各不相同。”

“具体说一说。”

“有的说那怪物很非常巨大,有的说那怪物,很长,还有许许多多奇怪的说法。”

“有没有共同点?”

“有。”

“说说吧!”

“那个怪物长着龙头,身上全是鳞片,而且此物出现,必有浓云大雾。”

“看来,奔蛟是真的出现了!”

“师父,你怎么这么确定?”

“奔蛟是蛟龙和马杂交而成,速度极快,一般人看不到其真面目。”

“还有一个共同点。”

藤宏拿出一份地图,里面标记着奔蛟常常出没之地。旷凌云细细看了,心差点凉了半截。

“这头孽畜,是跟着我的?”旷凌云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很快就会被风寒宗的人盯上。”

“啊!师父,那怎么办?”

旷凌云唤出鹿神,将自己和徒弟传送到神兽山群。神兽山群之内,灵气充盈,藤宏一进入里面,心魂界内就出现了三扇侍灵门。

“师父,我之前没有造好的侍灵门全部成型了!”

旷凌云点头不语。

“师父,我们去哪儿?”

“找我石姨去。”

二人驾云前行,在一座石山旁停下,旷凌云走到洞口,拱手一拜,“十郎,给石姨请安。”

话刚完,里面立刻出现一声爽朗的笑声,“哟,是十丫头来了!”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一个女人从洞里走出。藤宏见了,心里大惊,这女子看上去比我姐大不了多少,师父怎会称姨呢?

“石姨,我今天带了弟子来见您,稍微留我一点面子。”

石美人望旷凌云身后一看,果见一个小子对旷凌云恭恭敬敬的。

“哟,十丫……十郎收徒弟了?一起进来吧!”

藤宏随师父进去,见里面别有洞天,里面四处是发光的珠玉,可见度与外面无异,四周更有亭台楼阁,假山假水。三人来到一个凉亭,早有侍女逢上灵果灵酒。

“都坐吧!”

旷凌云在石凳上,随后向藤宏点头示意,藤宏在旁边坐下。而石美人则绕饶有兴趣地看着旷凌云,嘴角不禁一笑。

“石姨,怎么啦?”

“岁月可真是无情啊!一转眼,十郎也有几分长者风范了!”石美人的语气伤感了许多,“我只想问,当年我们神兽山群的小公主哪里去了?”

旷凌云将一枚乾坤戒逢上前去,“石姨,这是在人间收的一些小玩意儿。”

“小玩意儿?”

“这里面大部分是现人间各地的建筑图纸和模型,其余的都是一些灵丹、攻诀、法阵之类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石美人手敲桌子说道,“说吧!”

“石姨,最近在人间,出现了一头奔蛟。”

石美人听了一笑道,“那丫头你可找错人了,这事儿呀,该问你娘亲去。”

“我娘?”

“也罢,这一段事儿我就说给你吧!你自来到这里,你娘就取了一滴血,那血在此处数年,吸收灵气,变得强横起来,可做强行认主的媒介。”

“师父,什么意思?”藤宏低声问道。

“就是说,那头奔蛟,是十丫头的坐骑。至于召唤坐骑的阵法嘛,我这里也有……”

石美人话未完,旷凌云已将一个法阵扔到旁边,不会儿,一头龙头马身,全身披鳞的野兽出现在法阵中间,那怪物发出马一样的嘶鸣。

“这就是师父的坐骑,好帅!”

“你待在石姨这里,不许乱跑,我要找你的时候,自然会召唤你。”旷凌云对奔蛟说道,随后又向石美人拱手一礼,“石姨,给你添麻烦了!”

“你既叫我一声姨,有何麻烦的?”

“如此,我们先告辞了,等不忙了,我再来做客。”

石美人点头不语。师徒二人起身欲走,耳听石美人说了一声且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