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前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旷凌云正指导弟子练功,只见风断前来,说有大事发生。

二人立刻赶到轩公子拍卖行,原来是风敏护着木家家主来到,旷凌云何等聪明,一见便猜出大概出什么事了?

“不知木家家主以何种承诺寻求轩公子的庇护?”旷凌云一针见血问道。

“旷公子慎言,如今已没有木家拍卖行了!”轩公子道。

“哟!风妹妹也来了?”旷凌云道。

“云姐姐好!”

“木族长,敢问发生了什么事?”

“是师父!”风晓敏道。

“风宗主?”

“为了逆丹和逆器,师父几乎走火入魔一般地四处掠夺,开始的时候只是针对与风寒宗敌对的势力,现在……”风晓敏说着,摇了摇头。

“唉!当日在风寒宗,我见风欲宗主英雄不已,本想将宝物赠他让他坚守人间正道,却不想反而害了他。”旷凌云假装感慨道。

“云姐姐不必自责,师父的路,早就走偏了!若不是师父急于求成,我也不会知道原来风寒宗原来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之事。恐怕其中我也参与了不少。”

“风妹妹不知情,所谓不知者不怪。”

风晓敏摇了摇头,“今天跟我出来的,都是风寒宗里不愿同流合污的弟子。”

旷凌云看了看这些弟子,见其中一人修为颇低,心下立刻明了。如今,风寒州境内,国王与风宗主一丘之貉,放眼望去,只有一位皇子是一股清流,手下也颇有些正义之士。

旷凌云走到那位修为颇低的人面前,拱手道,“风琴殿下,陛下已为殿下备好了住处。”

风琴点头,对其能看出自己的身世有些惊讶。旷凌云转身对风晓敏道,“风妹妹有何打算?”

“云姐姐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住在肖家!我现在就让肖公子来接风妹妹。”

……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肖家内堂,内堂中间坐着的是肖垭。众人正要行跪拜之礼,肖垭摆手表示现在不必多礼。

“旷公子!”肖垭道。

旷凌云点了点头,拿出一个盒子,“请诸位在此盒中输入灵力。”

众人输入灵力,随后意识被吸进盒子。

“这是哪里?”木家家主道。

“木先生不必担忧,此处是只是我们商量对策之地。”

不一会儿,邪王爷,勾女,十五歌姬等人相继出现。

“绝尘小友,可还记得老夫?”

“许烈前辈!枪圣前辈也在!”

“少爷!”

“疯老头,你也来了!”

“诸位,”肖垭道,“想必,大家已经知道木家的事了吧!”

“木家的事,我表示同情,”勾女道,“但风欲比我们早进入天地封神,再加上逆丹逆器将成,我和师兄实在爱慕能助。诸位见谅,师兄是连国王爷,我是黑林国的长公主,所以顾虑较多。”

“邪王爷呢?”肖垭道。

“若风欲只是天地封神,我愿与之一战,不过若他到真神的话……”

“哈哈哈……”肖垭大笑,“这逆丹和逆器可是旷凌云送给他的,先生,解释一下吧!”

“陛下,宁先生已过世了,还请陛下节哀!”

“老旷,你别卖关子了。”

旷凌云看了看众人,一笑道,“凡是经过天地二雷锻过的剑,必会自行选择主人。”

“就像渊虹吗?”勾女笑道。

旷凌云脸色立刻不悦,“我给风欲的凤瑶剑,早已有了心仪的主人,而且此剑练成后,剑上的微型法阵就会吸收方圆七百里的灵力,其中包括人体中的灵气。随后自行升级,变成九品宝剑。”

“九品!”

“这剑会随时间而成长进化!”

众人听了,不禁称妙,旷凌云这是一箭三雕,其一,借助风寒宗铸剑,其二剑成之时吸收风寒宗的灵力,削弱其战力,其三,剑虽逆天,但此剑初生才九品,对众人造成不了威胁。

“至于逆丹,”旷凌云接着说道,“的确会让他看起来像真神境一般。”

“秋儿你的意思是,风欲服下丹药后,依旧是天地封神境。”

“不,是真神境,不过是特殊的真神境。”

“特殊?”

“就是只有封神实力的真神境。”

“哈哈哈哈……”众人大笑。

“音奴,你还是这么调皮!”音觞宠溺笑道。

肖垭神色凝重,众人看着她。

“先生,那逆丹还有什么效果?”

“禀陛下,那丹药里的法阵需要灵力维持。”

众人面面相觑。

肖垭冷笑一声,“就是说,那个法阵会加剧风欲的灵力消耗。”

众人听了,痴呆地看着旷凌云。

“老旷呀老旷,我就说嘛!你小子怎么会光明正大跟人对决?”

“秋儿,等此间事情结束了,你我就回秋雪国吧!”

“云姐姐,你真的要走?”流媚儿道。

“诸位呢?”

邪王爷勾女望了眼对方,各自走到自己歌姬面首那儿去了。

“我的话,寻找机缘突破。”许烈道。

“我想再创几招新招。”枪圣道。

“老肖你呢?”

肖绝尘看了看众人,“莫海学院已经催了好几次了,我该去上学!”

木萱和藤媛儿没有说话,她们是生意人,事情结束了自然是做生意呗!至于藤宏,则表示要跟着师父学本事。其余人,也都说了之后的打算。众人说了以后的打算,不禁怅然起来。正是说起未来计,不忍就别离。怎奈除魔后,各人自东西。

若是未来死去的风欲见到方才一幕,怕是会非常绝望吧!

商量完了,众人退出盒子。肖绝尘拍了拍身上,见旷凌云正在整理身上的裙子。

“老旷,风寒宗灭了之后,你真的要回家吗?”

“没有啊!”

“秋儿,你不想跟姐姐回家吗?”

“我想跟老肖上学去!姐姐你呢?”

玉芳儿一听问自己的打算,脑海立刻浮现出飞舞花瓣之中,芬儿自己和自己一起跳舞时的场景。

“玉姑娘?”藤媛儿见玉芳儿发呆,不禁摇了她一下。

玉芳儿惊得啊了一声,见了周围人,道,“咱们还是准备大战吧,这风欲不好对付呢!”

众人相视一番,正要商量,忽见外面一个仆人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