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二次婚礼1

我的书架

二次婚礼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三人正要解决风欲,见前面一条红色长龙出现,旷凌云见了立刻逃跑。

肖绝尘,藤媛儿心中不解,只见站在红色长龙上的人以龙首为跳板,从上腾起,红色的长龙消散。那人右手成爪,一爪而下,血刃扩大飞来,将风欲劈成两半。

肖绝尘、藤媛儿从龙首上下来,双龙消散,应龙珠与势龙珠出现在二人心识之中。二人驾云前去,见对方是一个女子,而且额上有像旷凌云一样的月牙印。

“敢问姑娘是何方高人?”肖绝尘拱手问道。

那女子手一勾,一个瓶子收了风欲的肉身飞来。

“姐姐也是银月苍狼族的吗?”

女子一笑道,“不错,我叫寒青,应母亲之命前来相亲。”

“相亲?”

“不知二位可认识一个叫旷凌云的?”

“刚刚跑的就是!”

“多谢二位!”

寒青立刻往旷凌云离开的方向而去。

且说旷凌云,见到寒青后心觉不妙,立刻掉头逃跑。不一会儿想到,自己驱龙而跑未免目标太大,立刻卸了招式,苍龙消散,旷凌云心魂界出现了一颗苍龙珠。

龙珠一出现在心魂界,一扇侍灵门自动打开,将龙珠吸去,这一个侍灵门,是旷凌云的意识所待之地,这也是丑丫给旷凌云的建议。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苍龙珠似乎便强了一些。”刀翁道。

“无知,玉珠初诞生之时,每战斗一次,就会变强一分。有的玉珠甚至不需要特别修炼,就会自动成长变强。”剑姬道。

“那势龙珠本身就能吸收对手变强,如果再加上这种的特性话,那也太没天理了吧!”弓女道。

“放心,打不过你的!”鹿神道。

“我说还是战术空间好,你们看老大用所有命元树发出一击,但片刻就全部恢复,而且还茂密了不少。”火云雀趁机拍了鹿神的马屁。

“并战空间之中,自身的灵力依旧不消耗,多出来的灵力,是平分对手的。”鹿神解释道。

旷凌云没心思听他们解释,只顾一路前奔。

“旷十郎,你给我站住!”

旷凌云听了,跑得越发快了,不想背后中了一掌,所幸对手没有伤他分毫。旷凌云下意识转身,寒青立刻锁喉,推着他往下界而去。旷凌云摔到风寒宗里,众人见了,担心不已。再一看,见一条红色的龙抓着旷凌云,旷凌云面前站着一个拥有月牙令的女子。

“寒青,你这个泼妇!”旷凌云伸手乱抓,但哪怕旷凌云把手伸到最长,也抓不到她。

“旷凌云,你要敢吐口水我就把你买到妓院里去!”

“你……你大姑娘家家的,当众说这样的话,也不嫌害臊!”

“你管我!说,为什么一看见我就跑?”

“你每次去我家都欺负我跟九哥,我们哪回没跑?”

此时,肖绝尘藤媛儿也赶来了!藤媛儿跑到木萱的身边,肖绝尘则走回肖家的队伍,把两颗治愈伤的丹药给了自己的大哥肖墨以及灵兽猛虎。

“旷凌云,舅舅告诉过你关于你我的事没有?”

“我们不可能的,你没发现我身上不对劲吗?”

寒青闻了闻,笑道,“你还真被她玷污了!”

“你才被她玷污了!”

“你想你的大老婆来玷污你的小老婆,没看出来我们的小公主口味这么重!”

“你胡说八道,我可是男的,要玷污,也是我玷污她。”

寒青听了,大笑一声,笑道:“十公主怎么会是男的呢!”操控红龙将爪子一放,旷凌云狠狠摔在了地上。寒青放眼四望,见一个拿刀的小子正恶狠狠地看着自己,“小子,你对我不满?”

那小子刀指寒青,“你若再对我师父不敬,我对你不客气!”

一道红色的光幕出现在藤宏面前,藤宏一刀把光幕劈成两半。

“这感觉,是暗劲,不过武器怎会有暗劲?”寒青心道,“不对,若这刀真有暗劲,只要掌握了它,对付天魔族的铁甲军不是易如反掌了吗?”

“小子,若有一天,你能到诸天之界来。我封你做我的开路先锋!”

说完,召唤一只长着翅膀的狮子,手提旷凌云,骑上狮子而去!

“寒青姐,问你个事儿?”

“除了有关你我婚姻之事,我一概不回答!”

“不是的,我想问你,风欲的变化是不是天魔化?”

“是!我从一百一十年前就暗中观察他!我发现此人身上确实有魔气。”

“后来呢?”

“后来为了证实这个观点,我把一本秘籍放在一个秘境之中,然后引导他找到!”

旷凌云听了,立刻火冒三丈,“我说风欲怎么会灭掌!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害得好苦。”

寒青听了,立刻怒道,“我本来打算顺藤摸瓜,找到隐藏在人间的奸细,被你这么一闹,全破坏了!”

“不好意思,这根藤上没有瓜!”

“你说什么?给我说清楚!”寒青抓起旷凌云问道。

“是这样,我来北境的时候,听说了肖家,查尔家和清罗家的往事。相信寒青姐姐也听过吧!”

“略有耳闻!”

“寒青姐姐,如果我猜得不错,当年支持查尔家和清罗家对抗肖家的,就是天魔族的势力。后来这股势力被肖家和风寒宗所灭,姐姐你当然查不到他们!”

“可风欲不是天魔化了吗?”

“姐姐,我曾在清罗家和查尔家发现了两个阵法,那两个阵法十分古老,后来我根据资料尝试还原阵法模样,我发现那是天魔族的秘术,效果是可以召唤天魔王的灵气。”

“你是说,风寒宗在剿灭那股背后的势力时,起了私心,悄悄把召唤天魔王灵气的阵法藏了起来?”

旷凌云猛点头。

丹仙突然出现,“此事我可以作证,云小子曾把那两个法阵拿给我研究过。”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

寒青让飞狮停到地上,把旷凌云扔下,旷凌云把一个卷轴塞进寒青怀里,寒青打开一看,原来是彻底炼化空间的方法。

“那个……寒青姐姐,冯公子的灵魂肯定早已转世,只是世界太大了!”

寒青一听旷凌云提起冯公子,眼里立刻含了泪,那泪将落未落,最后生生让寒青憋回去了,“你若碰到了,记得告诉我一声!”说完,骑着狮子去了。

“云儿,她刚刚不是……”

“她刚刚说什么大老婆小老婆之类的,都是逗小孩子的话,在她眼里,我跟九哥都是不被大人扶着就会摔跤的娃娃而已!尤其是我,她压根儿没把我当男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