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二次婚礼2

我的书架

二次婚礼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旷凌云被寒青带走后,也无人去追,风寒宗的人都看得出来,那女子与旷凌云关系匪浅。

经此一战,藤媛儿成了最大的一匹黑马。在此之前,旷凌云、肖绝尘早已声名在外。八方客栈之内,紧挨旷、肖二人的位置旁边,一个位置被空了出来,这便是藤媛儿的位置。那些说书的,唱戏的,早把媛儿的故事传遍四方。

可藤媛儿对此毫不知情,每天在轩公子拍卖行里修炼,闲了就给轩公子做饭、洗衣服、洗脚。木家的家主现如今依托轩公子,心里不禁有些不满,他的女儿嫁给轩公子,如今生死不知,他岂不气愤,但见识到藤媛儿的实力后,心里毕竟忌惮,可犹豫再三后,木家家主还是决定找轩公子问个清楚。

这一天,藤媛儿被音觞约了出去,木家家主来到轩公子跟前。

“木先生有什么事吗?”

“敢问轩公子,年前老朽小女嫁您为妾,现如今,她在何处?”

轩公子一听,泪如雨下。

“可是小女出了什么意外?”

“木萱是你的女儿,你为何现在才问?”

“我……”

正此时,萱母走来。

“老爷!”

“你怎么在此?萱儿呢?”

萱母看了眼木萱,请求式的点点头。木萱将面具摘下,同时服下易容丹的解药,立刻浮现出一张美丽的脸庞。

“没想到闻名于世的轩公子竟然是一位女子!”

木萱听了,心如刀绞,泪流不止。

“我真该杀了你为媛儿报仇!”

一听此话,木家家主才认出此女何人。轩公子的身份,给木家家主的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愤怒。

“逆女,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不说,还与女子成婚,丢尽我木家的脸面!”

“没错!所以呢?”

“来人,将此逆女给我拿下!”

半响未有动静。

“木风家主,还当你是风寒宗的走狗?”

木家主一想到女儿在木家最为难的时候落井下石,不禁气愤不已,随后发出数十道风刃攻击木萱,他的风刃虽然跟风欲远远比不了,但他想木萱也不是那三人,他还是能制住她的。

风刃逼近木萱,一条三丈长的银色白龙盘旋在木姑娘四周,白龙一口将风刃尽数吞下,白龙长了小节,张开大口,一发势龙炮随龙吟而出,结结实实打在木风身上。

木风重伤,被萱母扶住。

“姓木的,别给脸不要脸。若不是看在娘对你有情的份上,你木家的男丁早就被我杀光了!风断何在?”

风断从天飞来,单膝跪在木萱面前。

“你听着,从今天起,我便是木家的家主,若有人不从,杀无赦,包括木风!”

“是,家主!”

木萱听到回答后,转身而去。

风断立刻扶起木风,“木兄不必担忧,萱姑娘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过几天气消了,说不定还是会让你来作木家家主的!”

“我木家出现这等丑闻,我还有何面目见人?”

“木兄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这木姑娘和藤姑娘确实是真心相爱,藤姑娘待木姑娘确实是十分的好,作为大人,儿女只要幸福便可,至于所谓的家族面子之类的,不用看得那么紧!”

“风兄啊,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木兄,事到如今你除了接受还能怎么办?你的家底都抵给你女儿了!打吧,你也打不过她。干脆尝试接受!”

“风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木兄诶!认清现实吧!木萱姑娘的实力已在我之上了!更别提藤姑娘了,现如今就是天地封神的强者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了!你就庆幸你不是萱姑娘的对手!”

木风一听此话,方才醒悟,自己刚刚的行为会把木家的根基毁灭。若他真的把木萱打成重伤,他小小的木家,能承受住藤媛儿的怒火吗?

风断见木风被自己劝回了头,立刻趁热打铁,“木兄现在何不顺水推舟,成全她二人。而且呀,您日后若添了孙子,过继一个给木萱姑娘,这木家的家业,不又回到了木家的手里吗?”

萱母一听此语,立刻不悦,心道,难道萱儿就不是木家的人了吗?木风听了风断之语,立刻豁然开朗,径直往木萱的住处而去。

木风穿廊过桥来到木萱的私院。

“你来作甚?”

“方才,是为父不对!至于媛儿姑娘,我其实已经厚葬她了。”

“我知道!”

“这个……你跟藤姑娘成婚,为父也未曾送你们像样的礼物。”木风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盒子,“这里面有两套上等的裙子,是用妖棉制成,算是为父送你们的礼物。”

“放哪儿吧!”

木风将盒子放下,又道,“这讨伐风欲一战,我看旷凌云和肖绝尘的兵器实在不错,好像只有藤姑娘没有趁手的武器!”

“你想说什么?”

“闺女呀!我是想给藤姑娘找一件合适的武器。而且为父还收集了不少秘籍,你看要不要让藤姑娘选一选?”

“你觉得媛儿不够强大吗?”

“这倒不是,我是想技多不压身嘛!”

“没看你给我秘籍?”

木风一听,立刻问女儿想学什么?

“《妖木操》。”

木风一听,心里不禁有些难受,这妖木操,是木家的密门功夫,与邪王爷和勾女的玫瑰刺一样,属于二品功法,木家此前由于防备风寒宗,此等功夫一直不敢外露。小时候的木萱曾看到父亲教过大哥,木萱偷偷学了一天,却被大哥发现,最终被父亲毒打了一顿。

“好,为父教你!”

于是木风把这一招妖木操细细讲给木萱听,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每次使用妖木操对敌的过程讲给女儿,“这妖木操一旦使用就不能留下活口,这是以前的规定,现如今你掌握更厉害的本事,这招瞒不瞒都无所谓了!”

为了让女儿看清楚,木风以最高水准施展妖木操,妖木之藤像一片乌云,覆盖了整个天空。忽然远处飞来一颗不起眼的珠子,珠子在妖木藤上爆开,但威力不强,爆炸的范围只有二十厘米左右,但爆炸之后周围的一切事物往爆点收缩,不过三秒左右,满天的妖木藤消失地无影无踪。

苍天之上,藤媛儿驾云归来,手里抱了一堆功法秘籍。飞到院中,藤媛儿把这些功法秘籍往地上一扔。

“姓木的,这些你拿去,算是你把你家秘术教给萱儿的报酬。”

木风极其尴尬地望着地上的秘籍,不知该说什么?

木萱见父亲尴尬的样子,终究不落忍,立刻道:“媛儿,今天又来了几批人?”

“六拨人,被我拉进战术空间解决了!还有不少人想抓我弟弟要挟。”

“结果呢!”

“他的幽冥空间又多了几具尸体呗!我担心你的安危,就赶回来了!”

“哦,对了!父亲刚刚跟我商量,说要给媳婿找一件合适的兵器,媛儿是想要刀还是枪?”

“媳婿?”

“父亲他不知道该称呼你是儿媳还是女婿,所以就编了一个词。”

藤媛儿看了木风一眼,只见他尴尬而笑。刚刚他发现,媛儿扔的卷轴里,有不少二三品的功法。

“木风家主这态度转得也太快了吧!”媛儿嘲笑道,“我记得萱儿刚到连国,你派了不少人追杀她!”

木风一听,脸羞得通红。

“我的要求也不高,你把萱儿的母亲扶为正妻。还有,我要跟萱儿再拜一次堂,我要堂堂正正,风风光光地嫁给嫁给她。”

木风向二人恭恭敬敬行了一礼,羞愧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