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芳儿的战力2

我的书架

芳儿的战力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玉芳儿斩杀一众罂粟男妖,却听见旷天和旷九郎来此。

“姑娘好本事!不过看你使的几把剑……你是秋雪之国的人吧!”

“是又如何?”

旷九郎剑玉芳儿剑上带有火焰的图案,大喜道:“爹那个是不是兵灵附体?”

“吾儿眼光不错!去吧,若为父没看错,那是用凤骨打造。你且将她杀了,为父自有办法将那把剑从她识海取出。”

“可是……”

“她身上没有任何有关老十的气味,不过是长相和气味类似罢了!”

“可是爹,若她没有识海,只有心魂界怎么办?”

“放心好了!现如今,这世上拥有心魂界的人只有兵神、雪神和你弟弟。”

云层中的旷凌云听到自个老爹这一番言语,心中不禁感叹:“老爹呀,时代变了!”

却说旷九郎见自个老爹打气,自然没有客气,立刻提刀砍去。

“小心六把护卫之剑。”

说时迟,那时快,六把护卫之剑距离旷九郎不过毫厘。旷天一掌劈去,掌气六分,将玉芳儿的六个刃气分身打退。

此时,旷九郎知道对手厉害,立刻大怒一声,血铠法相。旷九郎的血气凝聚,变成几百丈高的巨人。

可玉芳儿又岂是寻常之辈,还没有等巨人成型,早施展出剑海沧澜,万剑飞去,似海如波,将巨人打得支离破碎。旷九郎立刻凝聚血气到刀刃上,随后一刀劈下,血色的刀刃之气犹如残月,那刀刃扩大飞来。

玉芳儿见此招来得厉害,恐怕封神之下,只死不伤。于是立刻竖剑当前,红色刃气杂乱飞出,面外对手强大的招式,玉芳儿想象着自己打败他的身影,随后气势大盛,气势与刃气混为一体。化作一只火红的凤凰。玉芳儿将剑一挥,凤凰飞去,与血月对拼爆开,化作无数凌乱刃气。

“你怎么会使老十的招式,我十弟哪儿去了?”

话刚问完,但见无数粉色剑气直奔自己而来。旷九郎连忙闪避,却见自己的要害居然是往掩日的剑尖奔去。旷九郎提刀挡开,又撇见黑白剑气混杂一起奔自己攻来,旷九郎一招灭掌打散。

“老九,后面。”

旷九郎立刻拼命前飞,快到父亲面前之时,觉得一阵风轻轻拂过了自己的后脑勺,心里不住打着颤。

旷天更是心惊,“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啊!姑娘,老夫同你过一两招怎么样?”

玉芳儿剑上泛起淡淡的红光。

“哦?升级为八品了!”

“这位前辈,我手里这把剑叫凤瑶。对付前辈的,是芬儿姐替我寻的一把新剑……”

“果然是雪王宫的人!”旷天心道。

“这把剑叫迷津!”玉芳儿说完,只见身上灵气分散聚集,灵气先成剑,后成身。

旷天心惊,从对战之初,这女子施展的都是刃气分身,这种灵力分身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这种灵气之身,与旷十郎的灵侍非常相似。

只见那分身轻轻拔出剑,只见剑身似乎是由雾气构成,剑柄挨着剑身处是一个圆弧。

“不得不说,芬儿姑娘确实挺疼你姐姐的。那迷津剑,是用我雾妖一族里最残暴,最冷血的妖怪的身体和灵魂打造而成。很厉害的!更为可怕的是,那剑柄挨剑身处,嵌入的珠子就是同雾珠,就是它让剑身变得虚无缥缈的,”雾女道,“我的攻击手段也是找它学的。”

“雾女姐姐你有攻击的手段?”旷凌云大惊,“对了,雾女姐姐能不能教我凝聚雾珠?”

“凝聚雾珠?我还想别人教我呢!先看看吧!”

且说回战场,那芳儿拔出剑后,旷九郎见那剑奇特,便盯着看了许久,未几,直觉头重脚轻,如沉醉一般。旷九郎猛摇了摇头,总算“清醒”。

“老九,专心一些,当心走火入魔!”

一听到父亲的提醒,旷九郎立刻回神静气,随着一声惊雷,大修炼山轰然爆开。九朗踏云天上,见十郎正在蛇神山,旷九郎施展灵力侧耳倾听。

“蛇婆,我九哥出关了!九哥可真厉害,我明天也要父亲亲自教我,我要父亲把我教得向九哥一样厉害。”

旷九郎突然眼前一黑,周围事物全然不见,等到视力恢复,只见眼前依旧一片浓雾,浓雾深处有一个女子,没有拿剑。

“你身上怎么会有我十弟的味道?”

“吾名雾女,是旷凌云的灵侍!”

女子消散不见,女子虽然离去,但浓雾未曾消失,只是淡了许多。

“刚刚可真是危险,若不是妾身及时出手,一旦你九哥迷失,就会彻底和浓雾同化,最后跟雾一起烟消云散。”

“谢了!”

刚刚九郎虽然得救,可是浓雾不散,他看不清方向,但他并不担心父亲,毕竟父亲是除了母亲、二姐、三姐以及坏女人外最强的人!

旷天深处浓雾中心,只觉四周异常熟悉。再往前去,却见有人争斗,旷天拨开云雾,见是二女三女同旷芸灵共斗雪神。旷天正欲上前帮忙,却听妻子提醒小心。回头一看,见十郎一掌劈来。

“逆子!”

“天哥,十郎被兵神夺舍了,你快制住他。青儿已经进入十郎的心魂界,你们里应外合,救出十郎。”

旷天三下五除二,立刻救下十郎,随后众人合力击毙了雪神。几人决心回到神兽山群休养。

数年后的一天,一个小女孩儿跑进大修炼山里。

“爷爷,爷爷,我娘快生了!”

旷天跟随小女孩儿脚步而去,来到狼神山前,耳听得山里传出寒青的叫声,旷十郎在山前走来走去,样子十分焦急。

“不行,我得进去。”

“混小子,站住!”旷天怒吼道,“女人生产,你个大老爷们进去干吗?给我站这儿。”

旷凌云极不情愿地站住。

旷天马上松了语气,“放心好了,里面有你娘!”

不一会儿,旷芸灵抱着孩子笑着出来了。

又过去几个月,旷天的孙女骑在旷天肩上,旷十郎则陪在抱着孩子的寒青身边,其余众子女接在身边自己身边逗着小孙女。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旷芸灵道,“十郎孩子都有两个了,你们呢?亲都没成。”

“算了算了,灵儿!孩子们也不是不想成家。只是之前咱们家大敌还在,现如今大敌已经不见了。这孩子们的婚事嘛,交给我了!”

“也好!十郎的婚事也是你操心的。对了,天哥,我心里有几个人选你看看……”

旷天同妻子列出一众名单讨论考虑,却觉得有些地方不对。立刻凝气回神,但见周围浓雾四起,旷天爆出灵力,浓雾自然散去。再见眼前,却见玉芳儿单膝跪云,双手撑着剑柄,嘴角一道鲜血。

“前辈果然厉害!”

“你也不错,居然把我困进了幻境。”

“只可惜,只困住了前辈瞬间,要是多一会儿。我就能一剑封喉了!”

旷天心道不妙,立刻四处寻找,见旷九郎飞到身边,才放下心来。

“看来你这剑也不怎么样嘛!连我家九郎都困不住!”

“若不是秋儿助他,那一瞬间我至少能杀他十次!”

旷天一听,怒从心中起,举刀变要结果了这女子,但刀刚刚举起,就被一股暗劲挡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