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奴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临风洲的一条野道上,一众歌姬驾着马车行驶。歌姬们有说有笑,开心不已。

“熏儿,你说你听过谁唱歌好听来着?”

“那自然是连国的音奴了!”

“音奴?就是那个艳冠玉雪州的歌姬!”

“不错!那音奴虽为男子,生得却比女人还妩媚,在连国之时,不知有多少达官贵人为他吃醋断肠呢!”

马车最里面的一个女子听到此语,哼了一声。

“笙儿姐姐,你觉得呢?”

“问我作甚?”马车里最里面的女子道。

突然,马车停下。

“各位姑娘,路上躺着一人!”

熏儿立刻下车,众歌姬紧随其后。熏儿来到地上躺着那人面前,一看,心里大惊。

“音奴?”

众歌姬也大惊,笙儿细看了看,心道:果然妩媚动人。众歌姬赶紧将音奴抬上马车,只见他嘴唇干裂,熏儿忙给他喂了口水。过了好一会儿,音奴方才睁开双眼。

“音奴,音奴……”

“音……奴……”

“音奴,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跟随邪王爷了吗?”

“我……我叫音奴吗?”

“音奴……你……你……音奴,你认得我吗?”

音奴摇了摇头。

“怎么会这样?”

“既如此,何不让音奴妹妹跟着我们呢?”

“音奴,你意下如何!”

“姐姐既认识我,我便跟着姐姐!”

一众人来到临风洲的白城,熏儿找了一处落脚的地方,是一个类似青楼的地方,大门的牌子上写着莺歌燕舞。音奴跟随众人,在领头的歌姬——薇儿的安排下,各自住下各自的房间。但是音奴由于是刚刚加入,所以不好安排。

“笙儿姐姐暂时是一个住着,要不把音奴安排在笙儿姐姐那里吧!”熏儿道。

“我跟生人住着不习惯。”笙儿冷冷地说道。

“笙儿姐姐,”熏儿立刻过去拉了她的手,压低声道,“笙儿姐姐不必担忧,音奴虽为男子,可我也说了她妩媚之处举世无双。放心吧,以前在连国之时,聃儿姐姐就是跟他睡一屋的,而且,我还听说聃儿姐姐曾引诱过他,可他根本不为之所动。”

“他那时一直跟那个聃儿睡一屋吗?”

“那也不一定,那是音奴经常到达官贵人家里通宵唱歌助兴。不过,音奴却从未跟哪个男人睡过觉!”

笙儿眉头微皱,眼里闪过一丝奇异的目光,“却是为何?”

“音奴厉害呀!把那些公子王孙的胃口吊着呗!若是谁要他留宿,他便去其他公子之地唱歌跳舞。如此调着别人的胃口,自然让那些人挂在心中咯!整个玉雪州里,哪个公子王孙的梦中情人不是他呀!”

笙儿哼了一声,走到薇儿安排的房间之内。音奴怯生生地跟去,笙儿进了房间,立刻收拾起屋子来。音奴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要么进来帮我收拾,要么消失。”

“笙儿姐姐,我还是单开一间吧!”

笙儿没有说话,音奴自退出来,找到薇儿,提出单开一间,但薇儿以房间没有的理由拒绝了!

音奴听了,不好麻烦别人,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

“听着,”笙儿的声音让音奴一颤,“这里不养闲人。”

音奴低眉顺目地站在笙儿旁边,“我虽然失忆了,但可以跟着大家学唱歌跳舞,我不会拖累大家。我也是可以挣钱的。”

“这世上还真是有恩将仇报之人呀!”

“我……”音奴听出了话中之意,“姐姐说我该怎么办?”

“这样,你留下给我收拾屋子,洗衣服,倒净桶。”

音奴心觉委屈,强忍着眼泪。

“你的床在那边。”

音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笙儿怒了一声,“你还杵在这里干吗?”

音奴惊慌失措,连忙回到自己床上。可一躺下,不禁心伤起来,七天前,自己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从哪里来的?是哪方的人?姓甚名谁?如今好容易遇到认识自己的人,却不想落到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手里,他想不明白,既然熏儿认识自己,她为何不让自己跟他一屋。但随后也相通了,虽然他生得妩媚,可到底是个男子,与女子同睡一屋本就不妥,可现如今此处没有多的房间,安排在最凶的笙儿这里,是当下最为合理的了。

当天晚上,音奴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是尸山血海。音奴想要逃跑,可无论他怎么跑,都跑不出去。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无数声音萦绕。

音奴全身冒汗,从床上惊坐起来。拿眼一看,原来天已大亮。此时笙儿早已起床,现在正坐于镜前梳妆打扮,她让音奴穿上下人的衣服,蒙上面干活。

“笙儿姐姐,你们今晚要开始接客了吗?要不要备些药物?”音奴擦着地板说道。

“这里是青楼,不是下等妓院!还备药物,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还记得这些!”

被笙儿一顿抢白,音奴再不敢说话。

“音奴你听着,以后凡是我房间里有客人,你不许进来,如果有急事找我,在门口叫我。还有,不许摘下脸上的抹布,不许在客人面前发出声音!听到没有?”

“是!”

“还有,我会教你识谱唱曲,你若是在街上或其他地方听到好听的歌,就把曲子和词记录下来交给我,不许给别人看。听到没有?”

“可要是我没记住呢?”

笙儿冷笑一声,“你会记不住?听说,你在连国卖唱之时,整个玉雪州的青楼都开不下去了!如此大才之人,又怎么会记不住听过的曲子呢?不过,话说回来,你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比如不少姑娘因此逃出了火坑!”

音奴羞得满脸通红,擦着地板不做声。

“好了,你出去吧!”

音奴听了,连忙出门,在门口,熏儿站在那里。音奴向她打了声招呼,自出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