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仙境 > 仙子姐姐5

我的书架

仙子姐姐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与肖绝尘等人见面后,笙儿就以调养身体为由,严令音奴出门。

笙儿想,若音奴是旷凌云,那能把他打到失忆的人,实力一定深不可测,如此便不能让他抛头露面。若他不是,让他故人看见他,别人必会知道连国的绝世歌姬已经来到此地,如此一来,音奴不是又被卷入了风月场里。

经过两日的调理,音奴总算恢复了神色,中秋佳节这一天,他在镜中看了又看,瞧了又瞧,确定自己脸上没有半点异样才放下心来。

入夜之后,音奴坐在窗边左等右等,心如火烧。中秋佳节,也是莺歌燕舞最繁忙的时候,笙儿想要陪同音奴等待,怎奈分身乏术。

只说月上三更,笙儿的房间突起大雾,音奴回首往前,却见自己已然身处月宫之中,他心尖上的女子正掩口抿笑。

“仙子姐姐!”音奴立刻走到她身边坐下。

“这两天气色恢复得不错!”

“只是心里依旧牵挂仙子姐姐。”

女子拿手轻轻一挥,桌上立刻出现几盒精致的月饼,音奴尝了两三个。

“若不是因为姐姐是神仙,我真怀疑姐姐以前认识我!”

“其实,我两天前就来了!”女子立刻将话题岔开。

“那……”

“我本想立刻就来见你的,可是……”女子将脸转过,脸色渐红。

音奴细细思索,方才想起上一次分别时的许多细节。于是音奴将头转向一边,手指悄悄靠拢女子,女子立刻将手收回。

“那个……你还是跟我说说人间之事吧!”

音奴听了,便说起近些日子听来的新奇之事,可是女子看着音奴,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音奴说着,渐渐也觉得无趣。

一时之间,两个人便傻傻地看着对方。在不久,音奴凑上前去,吻在女子的唇上。

……

女子趴在音奴身上,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她的皮肤被窗外的微光照到,犹如一块披霜的美玉。

“仙子姐姐真像一块暖玉。”

“你不乖了!又变得轻浮起来了!”

“仙子姐姐,对不起。”

“怎么了?”

“姐姐掉落在人间的布偶,我到现在还没有去寻找。”

女子一笑,“你不必去寻了,我已然找到。”

音奴心中疑惑,自然出声询问。

女子拿起一面镜子,放在音奴眼前,“看,我的布偶不就在这里吗?”

“仙子姐姐又跟我开玩笑呢!”

“谁跟你开玩笑,你呀!确确实实是我缝的布偶。只不过你长期吸收月色精华,通了灵性。后来玉兔顽皮,叼着你到处玩耍,才不小心让你掉落人间的。”

音奴听了,心里一阵欣喜。

“至于你怎么修成人形的,我就不清楚了。”

“仙子姐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我怕你接受不了。”

“怎么会呢?我……我太幸福了!原来,原来我跟仙子姐姐相处了这么久!”

看着音奴傻傻的样子,女子掩口抿笑,“你呀!我其实早就提示过你了。”

音奴听罢,细细思索,方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仙子姐姐曾叫自己小熊仔,而且自己提出寻找布偶时,她也特意提醒了自己,那只布偶,是照着刚出生的小熊缝的。

“仙子姐姐,我太笨了!”

“没关系,我不嫌弃小熊仔笨。”

二人又缠绵了一番。

女子起身,穿上衣服,“王母娘娘午睡快醒了!我得回去,等娘娘寿辰过了,我就来接你,小熊仔!”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本就是我一针一线缝的。在你还没有灵智之时,我就整晚抱着你睡觉,自从你掉落人间,我好久都睡不安宁。”

“那姐姐可说好了!”

“说好了!”

一阵清风拂过,音奴回到了阁楼之中。

雪王宫里。

兔子化作人形,给归来的雪王奉上一杯茶,窗外剑身划破风的声音传进雪王耳中。

“出去看看。”

雪兔立刻将雪神扶起,同雪神来到院子里。

“哟!这不是仙子姐姐吗?你在这里偷懒,就不怕王母娘娘降罪吗?”芬儿笑道。

“你这婢子也来嘲笑孤!”

“唉?我现在可是陛下的姐夫。”

雪神坐在台阶上,撑着下巴看着英姿飒爽的玉芳儿,饶有兴致地说道:“怎么我不见你像姐夫,倒是有几分嫂子的模样!”

“陛下!”芬儿跺脚害羞道。

雪兔见了,也不禁笑了。

“好啊!你这只小兔子也敢嘲笑我,过来,让我打你两下。”

“主人!”雪兔可怜巴巴地看着雪神。

“去吧,打架蛮好玩儿的。放心,你是孤的灵侍,她不敢伤你。”

雪兔跟随芬儿去了旁边的院子,芳儿一收势,落到雪神面前。

“姐姐!”

“王上!”

“姐姐进步真是神速,这奇铁也快灵化了吧!”

“芬儿给我指点了不少。现在我的剑意分魂已经完全各自适应,可以让她们自行挑选和研究各自的剑法了!”

“那就好!”

“王上,秋儿他还好吗?”

“好得很,都给其他女人睡一个房间了!若不是看着那女子的魂魄跟他多少沾边,我铁定要收拾他一顿。”

“不会啊,秋儿不是那种不检点的人!就算是在连国,他也没有做出半点越轨之事。”

“他现在失忆了。”

“什么?”

“放心好了,他的记忆是被他自己封印了的,若是他的灵侍出现,记忆立刻就能恢复。”

“谢天谢地,秋儿没事!”

“对了,芳儿姐!你为何不用蝶梦复活你的父母。”

“何苦呢?所谓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好容易走完了这一世,何必了?再说了,我既复活了这一世的父母,势必也要复活前世的。这样下去,哪有休止?”

“难得啊!芬儿倒真会调教人。”

二人正说话,却听旁边啊得一声。她们连忙过去,却见雪兔变出原了型,现正咬着芬儿的手指不松口。雪神为之倾倒。

“王上,这兔子急了怎么还真的咬人?”

“兔儿,回来!”

兔子送了口,依旧化成一个女子,只是脸上挂着委屈。

“王上,这只兔子吧!虽然有真神境的修为,可却没有半点战斗技巧,居然直接动嘴咬人。”

“我本来就不是用来打架的。”兔子委屈道。

“好啦好啦,”雪神抚摸雪兔的脑袋说道,“我们一起去吃月饼!”

众人走入原来院子,芳儿回头望了眼明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