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藤媛儿不透露愿自己再得造化的事情,肖绝尘见藤媛儿口风紧,不在询问。至于岳天运,此时更无心情听这些闲事。只有那封公子,一路问东问西,弄得媛儿心烦不已。

“岳师兄?”媛儿高声道。

“怎么啦?”

“我在那个变态城主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封信,好像是写给你的。”媛儿拿出信纸晃了晃。众人好奇,忙叫岳天运拆开看了看。媛儿一字一句念道:

“运儿,我实无伤你的心思。但你怎能背叛我?不仅娶了那个贱人,还高价请了那个会《势龙诀》的木家丫头贴身保护。其实相比较你的师兄,我一直更喜欢你,我教你师兄的《雷霆豹拳》怎么说也只有八品左右,但上古秘法《兰指》是我打算传与你的。不过此前你与姓旷的和姓肖的对付我,我实在气不过,便将兰指的的修炼心法改了一些,我知道《兰指》那姓旷的贱人也会一些皮毛,所以改后未改前,你若动用十层功力使用《兰指》,心脉必伤。改良的方法我已写在信后,你自己看一看。此次借助帮主的能力变成活死人,我也想通了,你联合外人杀我,我不介意,你父母的事情,是我欠你的。但我也死了一次,相信能还了那一身债。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重新开始。我现在已是灵圣的水平,本以为从此可以保护运儿。但肖绝尘和旷凌云二人的实力过于可怕,我怕还来不及将这些心里话说出来就惨遭毒手。故而留此信给你!”

众人饶有兴趣地看着岳天运,那岳天运正在气头上,正愁不知如何发泄。听说这城主给自己留下了一封信,正好借题发挥,所以一听媛儿声音停了,立刻使用雷息把那信化成飞灰。

“岳兄,说说感想。”封公子笑道。

“不是所有善良的人都是傻白甜,也不是所有的恶人都诡计多端!比如老旷,虽然算计凶狠,但他从未伤天害理。至于这狗屁城主,虽然不善心计,但杀人放火,强取豪夺的事情也干了不少。”

岳天运不再说话,跟随众人回到了封公子家中。此时,旷凌云正从睡梦中醒来,笙儿与藤宏正在照料他。众人经过这一夜的大战,都十分困倦,于是各自回房休息。但旷凌云刚刚睡醒,此时怎么睡得下,于是一个人在院子里溜达。跟随他身边,只有藤宏和笙儿。那旷凌云溜达了一阵,见柱子里有个人影。旷凌云心下奇怪,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岳天运靠在柱子之上。

“岳捕头?”

岳天运对着旷凌云拱手一拜,道:“旷兄,若以后有用得着岳某的地方,岳某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旷凌云听得一头雾水,忙把藤宏往前推。

“藤宏老弟,以前听旷兄说你会时空之力,可否请你送我回家一趟。”

藤宏立刻召唤出蜂鸟,打开空间之门,岳天运没有半分犹豫,大步跨进。

回到了家里,妻子柳小芷吓了一跳,忙叫丫鬟给丈夫准备晚膳,随后又问丈夫怎么突然回家。那岳天运不说话,只在椅子上静坐着。妻子陪坐身边,将茶水放在桌上,也不说话,只缝着手里的衣服,像是个没事人一般。

大约过了一刻钟,岳天运道:“小芷,天冷,你进去吧!”

“还早呢,不打紧!”

“小芷,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嗯,你说。”

“咱们怜柳国的一个边城,发了地动,我想把肖公子赠的丹药换成银钱,购些米粮之物,送过去!”

“那旷公子和媛儿姑娘送的东西呢?”

“旷兄的秘籍,别人难以识得,不送也罢。至于媛儿姑娘送的吊坠嘛,却是难办,就先留着吧!你意下如何?”

“这样,很好!”小芷依旧缝着衣服道。原来,这媛儿一听岳天运提起丹药之事,便知晓了大致的因果,却不点破了。

“哦,对了!旷兄失忆了。”

“什么?”柳小芷惊道,“旷公子于我们家是有恩的。”

“你不用担心,旷兄的记忆,是他自己封印的,很容易解开,不碍事的!我本打算邀旷兄来家里休养,但旷兄与肖公子亲如兄弟,如今又是失忆之中,不好开口。”

“既然现在不好开口,等他记忆恢复了,请他来云城来玩个几天,也是不错的,那旷公子,毕竟也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二人正说着,耳听丫鬟端了几样小菜过来,柳小芷起身与丈夫斟酒盛饭。

“你现在怀了身孕,别太操劳了!”

“一点儿小事,不打紧!”

“对了,家里没事儿吧!我听掌门说,木姑娘住到家里来了?”

柳小芷见瞒不过去,笑道:“木姑娘来这里做生意,确实一直住在咱家客房。头几天,那掌门叫了几个帮手,不过都被木姑娘打跑了。”

岳天运不禁笑了一声,“现在我可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柳小芷摇摇头说道,“人之一世,但求无愧于心。书曰:苍天者,何其茫也;黄土者,何其广也。若是遇人便要分个高下,纵是天下第一,迟早也得累死。”

岳天运不禁一笑,“娘子教训得是。”

却说在这柳府上的一片云彩之上,雪神抱着兔子看着下界。

“这岳天运也不知是积了什么德,居然娶了一个如此贤惠的女人。”

“宁融雪,你说的话我一向不爱听,但方才这一句,我认同。”

“我说婆婆,你这追得也太紧了吧!”

“我也是真佩服你呀,雪神!居然把那一块灵魂碎片都找到了。”

“懒得理你!”雪神说着,驾着云往临风洲而去,女狼神紧随其后。

却说木萱住的客房里,藤媛儿刚刚教会木萱涅槃道。可这二人听到柳府有动静,木萱立刻拿出映世境看看里面的端倪。

“媛儿,他们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藤媛儿方把柳小芷被挟持之事,以及方才自己与岳天运共救流媚儿的事说了一遍。木萱这才恍然大悟,说道:“也不怪他们了!”

“萱儿,我先过去了!”

“嗯,记得别玩太疯了!”木萱扔给了媛儿一把蛟龙之骨打造的一把修长的女式宝剑。

藤媛儿接过剑,祭出势龙珠,只见其中一条橙色的龙出现,那龙化作一圈一圈橙色的空间波纹,媛儿跨进里面,回到了临风洲。
sitemap